羅輯日記001

羅輯2018-08-31 14:29:11

這個公眾號是14年開的,當時的是日更,但是,沒過多久就斷更了,後來幾度重啟計劃,卻屢屢斷更。


究其原因,是我對自己提出了不切實際的要求,我認為,我的文章,必須是關於一個高價值問題的深入,必須和大部分人的認知不一樣,必須由多層邏輯嵌套而成,然後,我要像剝洋葱一樣一層一層展開邏輯,直到推演出那個和大部分人認知不一樣的結論。


經過長期訓練,我這種推演能力越來越強,但是,尋找高價值問題,卻越來越難。換句話説,我把寫文章的過程變成了一項工程,而想找到要寫的話題,卻要高度依賴靈感。


這意味着,我的產能是過剩的,日更絕對沒有問題,話題才是最大的瓶頸。但是,根據經驗,大多數情況下,好話題不是直接跳出來的,而是我在思考一個很普通的問題,隨着思考的深入,被帶出來的。捕捉到好話題之後,我就可以用我的工程學手段把研究成果創造出來,我之前幾乎所有文章,都是這麼出來的。


但是,這樣做是有問題的。我早就知道,思考、、寫作,這三件事是非常不一樣的。


對於創作這件事來講,純思考是一件相對低效的事情,但我們不得不養成思考的習慣,因為,不是所有的環境,都適合交流或寫作,那麼,保持每時每地思考的能力,就顯得特別重要,而且,確實有很多靈感,是在各種不同的環境下產生的,一個熱愛思考的人,就能在各種情況下捕捉到各種想法。但是,獨自思考,有一個大問題,就是你很難把主體和客體分開,所謂主體,就是你,所謂客體,就是你的想法或者説是你的。之所以要分開,是因為,你沒法公正客觀評價自己的東西,所以會造成,你在頭腦中誕生了一個自認為美妙無比的想法,但是,當你講出來或者寫出來的時候,發現其實非常平庸。


獨自思考帶來的問題,通過交流是可以解決的,因為,當你把想法講出來的那一刻,主體和客體發生了分離。有一句話説的是,永遠不存在想清楚了而表達不清楚的情況,表達不清楚,就是沒想清楚,但是,很多時候,我們在思考的時候,並不自知。有一些人,當主客體分離的那一刻,就能意識到,自己的表達有問題,但是,更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表達有多混亂,這時候,交流的對象,就變得特別重要,他能給你反饋,向你提問,幫你完善想法。但是,一個好的交流對象是可遇不可求的,絕大多數人的交流能力只是閒聊的水平,漫無目的,混亂不堪,能夠進行有針對性的交流並能把話題不斷向前推進的人鳳毛麟角。


所以,性價比比較高的梳理想法的方式,就是寫作。沒有對象可以交流,就自己和自己對話,自言自語是個辦法, 但容易被人當成神經病,而且,自己説話自己反饋,反覆切換身份,也挺麻煩的,那麼,寫下來,就是更好的辦法。即使是那些不知道自己的口頭表達有問題的人,寫下來,也會發現,自己原來真有問題,那些宣稱自己善於説而不善於寫的人,他們説得也不是很好,只是通過情緒的引導,讓別人覺得他説得很有道理。沒有人可以拒絕寫作,除非他不想直面真相,就算那些寫出來也發現不了問題的人,只要作品不扔,早晚有一天會明白,自己曾經寫得有多爛,而這個過程,就是進步。


當然,如果你有能力客觀評價自己寫的東西,那麼,整個過程會變得很有意思:你頭腦中產生想法,想法變成文字,你開始和這段文字進行交流,交流的內容又不斷變成新的文字,話題得以推進。在你和你的作品對話的過程中,你的作品將逐漸擁有靈魂,從客體演化成另外一個主體,掙脱你的控制,開始自我成長。這個時候,你會有「下筆如有神」的感覺:不是我要表達,是文字通過我來表達。


除此之外,寫作還就有個好處,就是「凝固時間」,雖然當下,除了你和你的作品,還是沒有一個活生生的人和你交流,但是沒關係,你的作品,會在時間的長河中尋找有緣人,一旦找到,交流就會發生。幸運的是,互聯網讓這件事變得更加容易啦,比如,這篇文章發出,你立即留言,我儘快回覆,如果加了好友,就變成即時交流啦。前面説過,你想找到一個合適的交流對象極其困難,但如果你有了作品,那麼,在互聯網的幫助下,這件事會變得簡單很多。


因此,寫作是非常有必要的,哪怕只有一個迷迷糊糊的小想法,只要動手去寫,你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作品等着你。


之前,我表面上純粹用腦子去想,其實也是在寫:我要讓主客體分離,並想象出另一個主體,然後,與之對話,而且,我確實要通過一邊走路一邊自言自語的方式來完成這種對話,在這個過程中,不斷逼出靈感,靈感出現後,重新梳理整個結構,之後才把思考的成果轉化成文字,即便如此,很多時候,文字也並不是完全可控的。


這個訓練過程是非常有意義的,就是幫助我掙脱環境的限制,實現隨時隨地的深度思考,而且,在和高水平的人聊天的時候,多麼艱澀的話題,我都能接得住,原因很簡單,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還創造了一個作品,這個作品吸收了別人的功力之後快速演化成另一個主體,與我並肩戰鬥。


不過,我還是應該減少「純粹去想」的比例而增加「立即去寫」的比例。如果我能容忍我的作品不完美,很多時候,我是可以直接上手去寫的,這樣出來的作品,反而可能帶來驚喜,我的文章產量也將因此大大增加,從而實現我一直希望的「日更」的目的。當然,這樣有個壞處,就是我沒法保持我一貫的文章結構啦,就像這篇文章,基本上就是想到哪兒寫到哪兒,而不是有着極為清晰的結構,但是,這才是我真正思考的過程,之前那些文章的結構,都是二次加工的結果。


誰説我必須用同一種風格寫作呢?如果我就這樣讓自己的思維和文字肆意流淌,出來的東西,也未必是不好的吧?這也是一種風格,而且更真實。


我在多個場合説過,我們現在寫文章的方式,是被「書」這種載體塑造的,而「書」這種載體,其實是不必要的,當然,這是下一個話題啦。


但不管怎麼説,讓頭腦中的想法真實地流淌出來,同時,允許作品本身變為一個有靈魂的主體並肆意成長,那麼,這個作品,也許更有生命力。


我不打算給這篇文章起標題啦,因為,寫之前,沒確定主題,而寫完後,我也不想二次加工啦。這篇文章就是這樣,也本該如此。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