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命案後續:司機身背56筆現金貸

眾籌之家網2018-08-30 14:53:06

讓債台高築的人擔當,無異於讓“老鼠看米倉”。

來源綜合|第一財經、錢江晚報等


8月24日,一名20歲的温州樂清姑娘因為乘坐滴滴順風車遭遇車主強姦殺害。距離上一次的空姐遇害案只有3個月,滴滴再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隨着幾天的發酵,命案背後的根源逐漸浮出水面,司機們的良莠不齊、烏煙瘴氣再度刷新了公眾對於滴滴的用人下限。


有關專家表示,應當在事前、事中、事後均承擔相關法律責任。本次事件中,滴滴在警方介入後仍然存在推諉現象,存在很大問題。在乘客提出有危險後,應該考慮主動聯繫警方。專家建議,實際介入資源分配的平台應當有自己的擔當,此外,應該考慮在網約車行業內引入充分競爭。

01

命案司機身背56筆現金貸


8月25日凌晨4時許,該滴滴司機、犯罪嫌疑人在温州柳市鎮被抓獲。據温州警方通報,殺害小趙的嫌疑人鍾某系四川成都人,今年27歲。


警方介紹,案發時鍾某曾向小趙要錢,然後小趙通過微信轉賬,給他了9000多元錢,收到錢後,鍾某將小趙殺害。


據錢江晚報報道,鍾某曾經欠下鉅額債務,他的母親告訴鄰居,鍾某不但花光了家裏的四十多萬,還欠下大量債務。


而鍾某主要借款的機構是P2P網貸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調查發現,鍾某在此前曾向51家機構借款,出事前一週內還曾向4家平台申請借款。


具體來看,51家借款機構包括汽車租賃、消費分期平台、消費金融公司、信用卡、小額貸款公司、P2P網貸等。從傳統金融機構到新興網貸機構,可以説,鍾某幾乎借遍了能借款的所有機構。


▲出事前一週鍾某向多個平台申請借款


另據瞭解,鍾某在過去半年曾在57個現金貸平台有申請記錄,成功了56次,其中最近一個月借款次數高達31次。


P2P網貸行業一般借款利率高達年化30%。也有利率稍低的,但是對借款人要求非常高,一般不是要求用房產抵押,就是要求借款人在政府,事業單位等就職,而這些條件,鍾某都不具備。


此外,鍾某還曾有過多次貸款逾期記錄,在2017年11月13日、2018年1月13日都曾有過逾期記錄。在第三方查詢系統內,鍾某的個人信用測評結果顯示為“建議拒絕”。


不難想見,鍾某已經陷入到借舊換新和利滾利的惡性循環中,導致數筆貸款出現逾期,信用狀況迅速惡化。女孩遇害前被迫向轉賬9000多元,從另一個方面看,這起命案也是因錢而起。


而滴滴在審查其資格時,沒有將個人信用作為考察指標。這樣失信頻發、債台高築的人擔當滴滴司機為公眾服務,無異於讓“老鼠看米倉”,陷乘客於危險之中。

02

司機羣烏煙瘴氣


除了信用問題,滴滴在司機的監管不嚴還體現在對“信騷擾”的漠不關心。


命案的前一天,也就是8月23日,犯罪嫌疑人鍾某就因圖謀不軌遭用户投訴,然而滴滴沒有重視,照舊派單,直到命案的發生。



據紅星新聞報道,25日清晨,這個疑似鍾某的微信號已經修改了頭像,並添加了微信簽名“大難不死,總會出頭。”


而類似鍾某的滴滴司機“性騷擾”女乘客的情況並不是罕見現象。


但滴滴官方的放任行為,讓大量有潛在犯罪可能的滴滴司機,還能通過滴滴平台繼續他們的獵豔之旅。


命案發生後,滴滴司機羣裏面對受害人的調笑更印證了這一點,對待一起由同是滴滴司機造成的慘案,他們的態度令人作嘔。在這些羣裏,“強姦”甚至變成了一個口頭禪。


可以看到,滴滴司機羣體已經烏煙瘴氣,存在大量有潛在的犯罪傾向社會渣滓。


而對於這些目的不純的司機,滴滴官方非但不制止,反而利用他們來開發社交化功能。


過去,順風車司機可以看到乘客的年齡、性別、職業、相貌等個人信息,甚至還可以在訂單完成後對乘客身材樣貌品頭論足並顯示在乘客的個人頁面中。


據報道,自上次空姐遇害事件後,滴滴隱藏了乘客性別和頭像。但是沒過多久又悄悄顯示出了性別,直到命案發生,還能看到乘客的性別。


而對於順風車的定位,已經被免職的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曾這樣評價:


這是一個非常有未來感、非常sexy的場景,我們從一開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這個方向打。


03

專家:事前、事中、事後三環節滴滴均需擔責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民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丁海俊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滴滴順風車更符合共享經濟的特徵,而滴滴出行平台所運行的快車、專車更接近於傳統的出租車模式。“除了司機與平台不是僱傭關係,其他都符合傳統出租車的模式”。


從法律角度來看,出租車公司對於乘客應當承擔哪些責任,滴滴出行就應當對乘客承擔哪些責任,順風車也應當按照這一標準來約束。這些責任體現在事前、事中、事後。


簡單説就是事前要對司機盡到審核義務,承擔審核責任。


事中出現問題,應當承擔救助義務和責任。在浙江這起案件中,滴滴平台在接到警方詢問後,依然以不能泄露個人信息為由敷衍警方的介入,就存在很大問題,“警方作為公權力,發現疑似犯罪事件並介入,滴滴平台再推諉,責任就很嚴重”。


事後責任就是出現了乘客的人身財產損害,承擔相關責任。從目前來看,根據現行法律,還不能看出滴滴出行這個公司的單位犯罪行為。


滴滴出行的運營主體是小桔科技,除此以外,還存在其他一些經營實體。丁海俊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最終由哪個主體來承擔這些責任,最權威的參照資料可以是滴滴出行的融資材料上確立的融資受益主體。


目前的互聯網公司,會出現運營主體、技術主體、研發主體等各設實體的情況,有可能在民法上找不到具體承擔責任的情況。從幾次意外事件的後續處理中,滴滴出行均明確提出願意承擔責任。出現了兩次惡性事件後,意味着滴滴出行可能在商業模式上存在問題。


從具體的責任和法律關係對照方面,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許浩律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滴滴出行的《順風車服務協議》中提出,順風車平台提供的並不是出租、用車、駕駛或運輸服務,其提供的僅是平台註冊用户之間的信息交互及匹配服務。如果用户的合乘需求信息被其他用户接受並確認,順風車平台即在雙方之間生成順風車訂單。


由此可見,滴滴平台在順風車服務當中,起到的角色僅僅是“居間人”。居間人就意味着滴滴平台僅僅提供信息交互及匹配服務,而不提供承運服務,並非承運人。


從媒體的報道中提及,浙江這起事件中,涉案司機案發前剛被投訴,但是滴滴平台未採取措施,第二天案發。


結合在本案中未及時採取救助措施,如發現客人可能存在危險後,沒有主動聯繫警方,滴滴平台有一定過錯,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受害方可以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相關規定,網絡交易平台作為第三方,應承擔有限責任:


一是在無法提供銷售者或者服務者的真實名稱、地址和有效聯繫方式的情況下,承擔先行賠償責任。


二是在明知或應知銷售者或者服務者利用平台損害消費者權益的情形下,未採取必要措施的,承擔連帶責任。


滴滴作為信息居間服務者,收取居間服務費用應該為消費者在使用其中介服務時人身財產安全提供更多的保障,比如,對順風車司機的資質應建立嚴格的事先准入、過程監督、事後協助的機制,儘可能防控風險。


從法律關係來看,滴滴提供的是一種中介信息服務。目的是促成車主方和乘客方達成運輸合同關係,乘客支取車費,滴滴從中收取一定比例的報酬。在法律上,中介方應當在其能力範圍內,盡到合理、謹慎的審查義務,對滴滴順風車司機提交的相關資料進行審核,發生危及乘客人身安全的緊急事件時要有應急措施。


北京大學市場與網絡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主任助理陳永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從平台治理角度,應該完善、理順兩個問題。


首先,作為網絡平台經營者,必須有自己的擔當,尤其是像網約車平台這種實際上已經介入資源分配的平台。有自己的擔當,可以體現在多個方面。比如勇於面對問題,不能消極對待問題,敷衍監管,對用户的投訴和批評認真對待,而不是應付或敷衍塞責,企圖矇混過關。


第二,比強化監管更重要的是強化競爭。監管者應降低無謂的准入門檻,如車輛軸距、司機户籍,等等,讓競爭者進來。如果沒競爭者,監管只能管一時,管不了長久。網約車平台體現得最為明顯。已有越來越多的聲音質疑滴滴出行已經形成了事實的壟斷,是出現各類問題的根源所在。


記者注意到,2016年8月,滴滴與優步中國合併,商務部對此進行反壟斷調查。2017年7月,商務部就這一調查的進展迴應稱,已多次約談滴滴出行,正對這一合併案依法進行調查。截至目前,這一調查尚無最新結論。



“致命”滴滴:5000億估值受拷問,順風車全國下線

(點擊上圖查看)


 點擊閲讀原文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