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7天融資1.5億,讓子彈飛一會兒

眾籌之家網2018-08-30 14:52:59

用子彈幹掉,需要幾步?

來源|AI財經社

作者|劉丹如


儘管錘子手機的聲勢漸弱,本人的帶貨能力依然強悍。8月20日,在錘子科技夏季發佈會上正式開放下載的子彈短信,兩天後就衝上了APP store社交榜榜首,一舉超越微信、探探等長期盤踞社交榜前列的巨頭,將它們壓在身下。


8月23日,這款上線僅3天的產品獲得了數千萬元融資,錘子科技也是投資方之一。羅永浩在微博表示,騰訊投資部已經在接觸子彈短信的研發公司快如科技。


在發佈會結束後,擁有1500多萬粉絲的羅永浩個人微博,基本上成為子彈短信的全職客服,除了回覆網友各種產品問題建議,還幫忙轉發子彈短信的官方微博發佈的推廣和招聘等信息。


8月27日,他在微博裏炫耀了子彈短信的融資進展:短短6天,51家VC,7家科技巨頭(中國一共有幾家“科技巨頭”?)的戰略投資部……8月28日,他又在微博裏確認了融資細節:令人髮指……上線才七天就完成了第一輪1.5億融資,五十多家投資機構,才見了不到十分之一……



儘管在微博裏,羅永浩表示無意挑戰微信,只為在意溝通效率的人羣打造一個細分產品。但不論是子彈短信的上線時間或產品功能,都在無聲聲張一場針對“微信”的有備而來。

01

拿出子彈


子彈短信目前最大的亮點就是語音轉文字。不同於微信的長按語音轉文字的隱藏功能,子彈短信通過與科大訊飛合作,研發出了實時語音轉文字。用户發送語音,對方可以同時收到語音和文字。


另一方面,微信語音播放時無論聽到多少秒,一旦中斷都需要從頭再播,但子彈的語音播放可以拖動進度條。


為提高溝通效率,子彈短信還提供了“稍後處理”和“引用回覆”兩個功能,前者針對人們已讀消息後忘記處理的問題,子彈短信可以將這類信息進行標記,被標記的信息會被分組,等待用户空閒時間進行回覆。


“引用回覆”是指用户可以針對某條消息進行回覆,這個功能QQ也有,但微信一直沒有上線。


“子彈的這些功能都是不少用户希望微信改進的地方,但之前微信一直沒有動靜。”發佈會一結束就下載了子彈短信的錘友王小羣説。


老羅的龐大影響力,加上一些用户對微信的某些功能早有不滿,子彈短信能用48小時衝上APP store排行榜便並不意外。



子彈短信掘出這些突破口,以提高溝通效率的思路,切入微信坐鎮近8年的通訊工具市場。除了補足微信的缺憾,它還提供跨平台溝通的功能,子彈短信的用户可以直接給手機通訊錄的用户發消息,同時引導對方下載子彈短信。


在發佈會現場,羅永浩演示了“全局懸浮球”和“列表頁快速回復”,這兩個功能可以讓用户不需要進入 App,直接在手機桌面發送消息,方便用户在開車等場景下語音回覆消息。


名人大肆宣傳助攻、新鮮的、針對微信的功能迭代……上線5天的App如一粒子彈,激起人們圍觀微信霸主地位受挑戰的熱情。


只是,子彈短信真的能撼動騰訊在熟人通信領域的絕對壟斷地位嗎?理論上,幹掉微信只需要三步:第一,發佈一款主打即時通訊功能的產品,並針對微信進行鍼對性功能佈局。這一步,在8月20日的發佈會上,已由羅永浩完成。


在現場,羅永浩演示了這款“超高效的次世代即時通訊工具”,為了演示這款由錘子科技離職員工打造的產品,羅永浩還當場曝光了自己的手機號,引發了一眾錘友現場為他打call。


但接下來的難度不啻於把大象塞進冰箱。

02

等待危機


難歸難,能在社交這個最引人關注的賽道上引起騰訊的注意,事情本身已足夠讓當事人和看客們興奮。


正面對抗微信太難了。壯如阿里也沒能阻擋京東、拼多多等後來者的崛起;百度壟斷搜索多年,仍舊有今日頭條彎道超車;唯獨微信上線8年以來從無對手,壓得整個社交領域都難以生存規模超過百億美元的產品,唯一的例外陌陌也是靠轉型直播自救。


理論上説,要想幹掉微信,第二步是要等到合適的時機。


客觀説來,子彈短信從研發到上線僅有3個月,靠這樣的急就章產品,即便自信如放話“壯大錘子收購蘋果”的羅永浩,也不敢承認有挑戰微信的野心。


羅永浩另有打算。



事實上,微信面臨的不只是外患。近兩年來,整個社交領域的發展都陷入了瓶頸。2017年,社交類APP周活躍指數下跌了8.61%。微信和QQ儘管盤踞了所有APP排行榜的前二,但在突破10億用户數後,微信的各項數據全面見頂。


獵豹移動2018年Q1報告顯示,與去年相比,2018年以來,微信的周活躍和周人均打開次數都有了明顯下降。QQ和QQ空間的月活更是從2016年開始持續下跌至今。


落寞的不僅僅是承擔着通訊錄功能的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的賽道里同樣門庭冷落。2016年,陌陌全面轉型直播後,成為一款與YY相似的內容產品,社交功能日趨弱化。為保住在陌生人社交領域的領跑地位,今年2月,陌陌以超過賬面現金的一半收購了市場第二名探探。


在陌陌與探探之後,再有社交新星誕生,體量也不到陌陌十分之一,落入千億美元規模的社交領域,只激起轉瞬即逝的浪花。


如果人們不再願意聊天,時間都去哪了?今年2月,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佈第41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截至去年12月,我國網民人均週上網時長為27小時,平均每天不到4小時。


這意味着,每一天互聯網產品的戰爭,都發生在這230分鐘裏。獵豹統計的2018年第一季度APP總數據顯示,短視頻成為最大的時間殺手。


人們花在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快手、抖音等短視頻的平均時間都在半小時以上。資訊類短視頻產品,如西瓜視頻的用户時長甚至能夠達到60分鐘左右。


抖音自然撼動不了微信在社交領域的地位,但短視頻搶佔微信的用户時長已既成事實。


危機不止於此。隨着微信深度浸入人們的生活,微信的附帶的功能日漸增多,通訊錄功能也愈發臃腫,溝通效率低下早已被外界視為微信的最大痛腳。


覬覦已久的人可以行動了:現在正是合適的時機,以體量更小、更純粹的社交工具去蠶食微信的份額。


今年2月,主打職場社交的應用脈脈完成 D 輪融資 2 億美元;今年8月,中國聯通大數據發佈沃指數移動應用APP排行榜,釘釘超過QQ郵箱,以5251萬日活衝上了商務辦公軟件的第一;新人子彈短信目前主要針對注重溝通效率的工作場景,儘管沒有對微信發起正面攻擊,但這些細分領域的產品,正一步步蠶食微信的使用場景。


蠢蠢欲動的不只是職場社交領域。今年6月,小米悄悄的更新了米聊的版本,與此同時,華為、OPPO、Vivo都在自家手機上推出社交產品。


目前,這些產品的動靜還遠比不上支付寶的“校園日記”,但硬件公司嘗新社交的趨勢已經十分明顯。


繼米聊之後,錘子是第一個將社交產品發佈至其平台的手機公司。儘管羅永浩撇清了錘子和子彈短信的關係,但子彈短信聯合創始人郝浠傑出身於錘子科技,半年前從錘子離職後立即成立了快如科技。


在36氪的採訪中,郝浠傑表示:“羅永浩也表示非常看好這個方向,錘子科技在技術、設計、宣傳上都給予了很多支持。”


子彈短信衝上APP store社交榜單榜首後,羅永浩最為興奮,兩天內發了無數條微博為子彈短信站台,為後台數據增長興奮不已。

03

社交難為


在社交領域,新面孔已經缺席了太久。


2000年前後,QQ崛起,人們“網上衝浪”時,再沒有比聊天室更讓人沉迷的事情。大街小巷的網吧裏,“咳嗽聲”、“敲門聲”此起彼伏,來自天南海北的好友申請讓無數人感到興奮。當時,很多人可以花一整天的時間,在網上陪一個陌生人聊天,這在現在難以想象。


在那個PC時代,社交明星不只有QQ,人人網、開心網、微博等都有眾多擁躉。


2011年,智能手機攜移動時代降臨。米聊、微信、陌陌等前後腳上線,成為新一代社交明星。但最終,在微信的強勢壓制下,比微信早上線兩個月的米聊一敗塗地,曾有機會進軍熟人社交的陌陌也只能退後一步,專注陌生人社交,百花爭鳴的局勢不再。


所有人都在期待令人眼前一亮的新產品,包括騰訊自己。從開始對外投資至今,社交產品一直是這家公司最為關注的領域,僅根據公開報道,騰訊就投資了20多款社交產品,其中,走到了下一輪的產品只有Snapchat。


為什麼沒有新品成長起來?陌生人社交產品抱抱的CEO舒迅告訴AI財經社,“中國所有以認識新朋友為目的的交友軟件,其實都是為騰訊打工。但騰訊本身不支持其他社交產品發展,騰訊的體系內是禁止社交產品投放廣告的。”


舒迅是最早一批互聯網從業者,2005年進入百度,先後擔任過市場部總監、公關部總監、百度貼吧事業部總經理。從1997年開始,他花大量時間泡在校園BBS上,到後來做貼吧,再到2014年自己做社交產品,舒迅研究社區社交類產品已有21年。


在他看來,社交產品應該是以建立關係為主要目的的產品,具體來説,就是認識新朋友和保持聯繫。陌陌崛起後,認識新朋友這一領域被視為還有機會,但卻忽略了微信和QQ在陌生人社交上的強悍表現。


QQ起家時,一個重要的功能是“按條件查找陌生人”;微信更是憑着“搖一搖”這個基於LBS的功能,迎來了第一波用户爆發。直到現在,儘管人們更看重微信的熟人社交功能,但“搖一搖”“漂流瓶”等陌生人交友功能仍舊瓜分了陌生人社交不小的市場。


向上,難以突破用户增長瓶頸;向下,社交類產品商業化困難。最終,陌陌、抱抱等陌生人社交產品紛紛趁着直播興起完成轉型,在社交之外尋求活路。


目前,還停留在社交賽道上的唯一新星只有探探,但其體量不足陌陌十分之一,而且也已是4年前的產品。


2017年至今,即便是最關注社交的騰訊也減少了相關投資,其他大多數投資機構對此間的興趣更是寥寥。


“新的社交產品很難出來了。”華映資本執行董事錢奕曾主導抱抱轉型直播後的B+輪投資,他告訴AI財經社,這是近兩年資本不再青睞社交的主要原因,“抱抱也是社交途徑走不通才做的直播。”


04

未來微信


“挑戰微信的邏輯應當回到微信當年怎麼挑掉短信和郵件的邏輯上來,不然都是小打小鬧,不解決本質問題。”


 視頻社交平台TIKI創始人吳永輝對AI財經社表示,微信當年的成功基於電信網絡升級為互聯網、功能機轉變為智能機、基礎技術和平台的變化,最終,才有了新通訊模式的誕生。


“從垂直人羣和內容角度出發的社交創業,很難做出顛覆性的社交產品,除非能在底層技術和機制上做一些突破。”吳永輝指出,目前,Facebook、Snapchat、騰訊實際上都在搭建底層技術的橋樑,試圖實現社交產品的自我變革。


2014年,Facebook花20億美元收購VR硬件公司Oculus時,扎克伯格就表達了對於VR和社交結合的憧憬。


2016年,Snapchat收購了一家擁有虛擬現實核心技術的公司Seene,在此之前,他們還收購了一家臉部追蹤和識別技術提供商Looksery。與扎克伯格一樣,Snapchat也在默默押注VR社交。


吳永輝正是受Facebook和Snapchat的影響。2011年之前,他在阿里巴巴負責旺旺、淘江湖、湖畔等社交產品的開發和管理。2014年創立老友科技後,吳永輝嘗試過類似Snapchat和視頻社交等玩法。


目前,他做的TIKI就是主打一對一的視頻社交產品,用户登錄後,系統會自動匹配異性進行視頻聊天。陌陌在TIKI之後,也推出了類似的快聊功能。


儘管看好視頻社交,吳永輝也認為,目前的硬件水平不夠,不足以支撐一款顛覆微信的新社交產品,時機尚未成熟。在他看來,包括錘子、小米、華為等手機廠商嘗試社交產品,都是因為硬件的創新越來越難,轉為在軟件上發力打動用户,即便是蘋果也不例外。


在經緯創投合夥人王華東看來,人們之所以更關注社交產品,是因為信息傳播的方式發生了改變,“PC時代,搜索引擎是傳播信息的核心紐帶;移動互聯網時代,信息在對話、溝通、互動中傳播,社交網絡成為當下信息傳播的核心紐帶。”


以Facebook和微信為代表的社交產品已經統治了互聯網很長時間,除了挑擂者,擂台上的扎克伯格和張小龍們同樣在尋找新的社交形態。


這正是幹掉微信的第三步:找到一種面向未來的社交形態。


2017年,Facebook在年度開發者大會上正式推出了基於VR社交的Facebook Spaces的公測版本。在Facebook Spaces裏,用户可以像玩遊戲一樣給賬號捏臉,設計自己在VR裏的虛擬形象。設置完畢後,用户就可以與其他VR形象對話。


類似場景早已被科幻作品描述了千萬遍:人們通過VR設備進入虛擬世界,在那裏,虛擬的你不僅能跟隨你的面部做出各種表情,還能完成一些現實中無法完成的事情。比如和異地情侶坐在一起看電視、逛公園,和蝙蝠俠一起攀登珠峯。


“科技加速度比人們想象的快得多。”吳永輝認為,這些場景並不遙遠,對於科技領袖而言,押注虛擬現實是值得的,對於社交創業者而言,做社交的意義就在於破局。


目前,子彈短信已完成了第一步;第二步征途上,也有一眾尚未成功的異路同行者;而最關鍵的第三步,還沒有人真正踩準方向。


目前,子彈短信的產品仍不穩定,用户吐槽不斷,在取代微信之前,子彈短信也許首先該快速解決產品大規模應用中出現的bug。


無論如何,這仍令人興奮。在強大的微信堡壘外面,終於彈出一顆也許能打破玻璃窗的石子。



25萬人被騙,“健康貓”的龐氏騙局崩塌

(點擊上圖查看)


 點擊閲讀原文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