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皇煲,做名揚世界的超級單品

大廚之作2018-08-27 21:27:46



仔皇煲




人如其名,高高的個子,一張國字臉,總挺着胸脯,巍巍然的樣子。眉間一道,相書上有講究:懸針紋主煩惱憂思多。恐怕別的都是糟粕,這句還是有點靠譜,薛國巍就是想的太多。他不是廚師,非要做飯;欠債一千萬,還覺得自己有機會讓自己做的飯代表中國範兒,名揚全世界。



人在北京做廣東人都不怎麼愛做的,這個北京北大荒知青的兒子,有點東北小夥兒的衝勁兒。也許是在黑土地生活的那幾年的某一個大雪天,小薛國巍頂着凍的紅紅的鼻頭推開家門,裹着大雪片子的風擠進來不及放下的棉門簾。那一刻,媽媽剛剛蒸好的米飯,肆意綻放着温暖的香氣。冷熱相接,熱氣上升,冷氣下降,循環往復,形成了一個散發着米香的圈,把年幼的薛國巍圈在了中間。涼涼的紅鼻頭上,凝出了香噴噴的細密水珠,反覆誘惑着薛國巍飢餓的小神經。估摸,那會薛國巍就皺起小眉頭,尋思怎麼樣能每次蒸的米飯,都這麼香。


童年的薛國巍往返於北京和北大荒之間,總在不停的認識新同學新朋友,他皺着眉頭,在變化中長大。薛國巍渴望着不變。不變,就要有標準。有標準就得能執行。




作為70後的這一代,都要自己尋找出路。薛國巍做過生意打過工,獨自打拼的日子,快餐陪他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飯點兒。吃着吃着,薛國巍覺得快餐不好吃沒關係,但是要穩定,這樣吃起來才有安全感。於是他從食客,轉身成了快餐店的高級打工仔。


他的目的就是讓快餐的味道不要變化,要有標準。但是,這一切在充斥着“少許”、“一點”、“爆炒”、“小火”字樣的中餐世界裏,很難。薛國巍眉頭的皺紋,終於入骨,成了直指內心的懸針紋。到底,有一天,薛國巍記起了童年裏那個大雪天縈繞着他的米香氣——米,是可以每次都做成一樣的。這是可執行的標準。



米能唱主角的的快餐是什麼呢?煲仔飯。


人生沒有白走的彎路。薛國巍這麼多年的米飯沒有白吃。他和自己的團隊一起制定了煲仔飯的製作標準,好幾百條,幾乎每條都有阿拉伯數字。外人根本想不到這是一本煲仔飯菜譜。而這份菜譜的神奇之處在於:一個從沒做過飯的人,只要按照步驟,就能做出一份標準的煲仔飯。



在不斷的變化中,薛國巍找到了不變的祕密。如今,他已經不用像參加選秀的選手那樣用過去的艱難,來圖謀評委和投資人的眼淚與同情。他皺着眉頭微笑,自稱“煲哥”,篤定的站在那裏,不疾不徐的講述怎樣做好一煲飯。踏實做好飯,就是中國範兒。


 

作者簡介


【錯錯】

怎麼吃都不會胖的美食狂熱者

美食節目導演,硬核吃貨

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

超級無敵宇宙中年美少女


 


不僅是一日三餐

更是人間至味




大廚之作

歡迎小可愛們關注喔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