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玉蓮:守得初心抱夢迴,七巧玲瓏佐

詩評萬象2018-08-26 06:47:08


作者簡介:盧玉蓮 網名:怡芷清芬,清芬。喜歡淡雅的文字,猶如喜歡淡然的人生,秉一顆素素荷心,以鍵為筆,書心靈小我,低吟淺唱間,感受歲月靜好,純粹如初……


一、一片芳心訴與誰,字字排成舸



卜算子雨荷

前世幾回眸,今世修成我。靜對瑤池寂寞身,細雨眉邊鎖。

不擬訴清愁,怎奈愁相佐。滴破湖心振玉聲,一曲君知麼?


卜算子•夜荷

朧月照冰魂,清露盈新朵。灩灩波中幻影來,殊絕誰堪佐?

唯與鷺相知,豈懼名韁鎖。一任風襟染墨香,不共蛙聲和。


卜算子•偎荷

明月逐人來,漾漾心如簸。馳向平湖那朵蓮,可共漪中卧?

掬露濯塵纓,撥翠偎詩舸。幾世痴情結善緣,得遇卿知我。


卜算子•問荷

執念枉成痴,幾度眉輕鎖。問道湖中哪一枝,曾是前生我。

獨愛水雲間,寂寂思因果。擯卻紅塵萬萬千,韻裏開新朵。


卜算子•詠荷

出水蕩鷗波,昂首迎榴火。虐爾千般總未遲,風雨呈新朵。

不變是幽貞,無忘前塵我。守得初心抱夢迴,七巧玲瓏佐。


卜算子•

昨夢未曾休,又見冰之朵。靨帶盈盈細雨中,邀我來相佐。

搖曳舞清風,靜亦田田裹。不盡依依念愈濃,解語同安妥。


卜算子•賞荷再寄芳姐

彼岸雨迷離,此岸愁新鎖。欲問伊人知未知,最愛冰清朵?

俯首是鄉思,回首兒時我。一片芳心訴與誰,字字排成舸。

      


二、清逸皆源君子氣,不需襄



攤破浣溪沙﹒晴荷

初沐朝陽色正新,眸清神煥遠凡塵。非是冰心無所寄,不逢君。

霞做霓裳鷗做侶,詩為知己月為鄰。一曲縈迴雲水處,已醺醺。


攤破浣溪沙﹒雨荷

一霎風回態欲傾,痴搖碧傘護娉婷。聚沫攢珠添雅趣,戲鷗朋。

滴翠纖姿嬌楚楚,噙香秀靨馥盈盈。幾許幽懷隨夢隱,醉空濛。


攤破浣溪沙﹒風荷

款款羅裙一色裁,楚姿婀裊映霞開。無意臨流觀璧影,待誰來?

雙楫輕吟伊俯盼,幾枝新浴韻羞偕。搖碎珍珠神奕奕,捧香腮。


攤破浣溪沙﹒露荷

滴滴凝情未忍言,攢來珠玉匯涓涓。魂溢清芬追夢去,水雲間。

彼岸思時伊故故?紅塵憶處意綿綿。一點芳心融作淚,倩誰看。


攤破浣溪沙﹒霧荷

靄靄仙源似夢歸,尋幽不勝任迷離。一世風華何綽約?戀瑤池。

隔岸如披三尺素,偎人還露十分痴。楫轉頻傾渾欲挽,恁依依。


攤破浣溪沙﹒月荷

裁片澄輝做素裳,泠波擬鏡又何妨?清逸皆源君子氣,不需襄。

淡靄籠煙縈抱魄,薰風攜夢過橫塘。蛙鼓蟬鳴難入耳,夜無央。


攤破浣溪沙﹒殘荷

陣陣秋風不忍聽,尋幽還戀那湖澄。誰褪殘紅霜染鬢,恁心驚。

常恨花無千日好,便留香並一身清。別夢離離知未遠,待春聲。



三、脈脈亦生香,不語關關,卻把幺弦弄



醉花陰•酬荷

萍水相逢曾與共,闕闕清詞奉。吟處醉風儀,卓爾超羣,玉質猶堪頌。

無求憐惜無邀寵,執許煙波夢。脈脈亦生香,不語關關,卻把幺弦弄。


醉花陰•戀荷

玉是精魂雲是態,婉轉傾華蓋。裊娜馭澄波,仙梗輕搖,怡醉聞天籟。

纖塵不染逾千載,雅室曾嗟慨。脈脈亦生香,氣自融時,眷戀無疲怠。


醉花陰•偎荷

前是遙岑今又撫,戀戀紅塵處。倚翠共清波,極盡嫣然,皆作無聲語。

浮雲影綽斜煙渚,不擾萍間鷺。脈脈亦生香,醉了伊人,忘了婆娑舞。


醉花陰•探荷

拂柳分花思欲漾,怯怯猶張望。更待近前來,恰又風回,募地成相向。

田田織作輕紗帳,醉卧三三兩。脈脈亦生香,繾綣叢中,閒數漣漪蕩。


醉花陰•秋荷

秋褪殘紅霜染鬢,素貌何從認?藕斷卻絲連,根並荷香,自是情相近。

映波絮縷添丰韻,翠蓋猶堪遜。脈脈亦生香,醉了歸鴻,亂了誰方寸?



四、卻喜評章堪共雅,揮灑,筆端氣骨自相融



定風波•探荷即感(新韻)

久別今方趁晚晴,一池佳麗影娉婷。幾欲拈香偎玉面,嗟歎,素顏豈敢與君呈。

濡你清芬涵楚魄,期諾:何當不負此番行?卻喜評章堪共雅,揮灑,筆端氣骨自相融。


水調歌頭•探荷有寄

暮色攏青浦,煙柳繞沙堤。藕香暗自飄裊,漫卷上羅衣。照水纖姿楚楚,昂首丰神熠熠,漸次與人齊。便覺綠雲湧,紅粉正參差。

逡巡處,踟躕意,欲何為。鴛棲鷺隱,猶戀池畔不思歸。莫問情緣深淺,堪歎柔懷繾綣,卿我兩嬌痴。相看終無厭,脈脈會靈犀。


芰荷香•雨中賞荷

恁迷離,恰煙雲靄靄,細雨霏霏。映眸佳麗,宛若出浴瑤池。風裳水佩,曳瓊波、羅襪塵飛。望處不覺神馳,冰心滴破,珠玉生漪。

且縱澄懷逐夢遠,任淡濃思緒,勻入鴻泥。無堪凝睇,孰料念已成痴。今停徵棹,恐負了、澤國蛾眉。便擬素魄同攜,濡毫浸墨,雅韻欣期。


沁園春﹒大明湖賞荷寄感

意待何人,夢續何緣,魄許幾時?更薄施粉黛,臨流顧影;輕搖仙梗,倚翠凝眉。款舞羅裙,徐攢玉露,初沐新陽現妙姿。娉婷處,醉煙波浩渺,柳浪迷離。

怡然枉自神馳,對畫舸紜紜竟幻痴:或蘭舟爭渡,易安停棹;幼安翹首,宋室期歸。慨憶平生,沉吟佳句,若共今朝當素知。思聯袂,踐澄懷浩願,無負葳蕤。


摸魚兒•月下賞荷

夜猶臨、一泓明鏡,十分月色將滿。粼粼影破誰新試,恰恰魚兒迴轉。垂柳岸,堪愛處、孤標逸韻幽幽婉。暗香清淺。醉裊裊嫣紅,田田鬱翠,閃閃波如緞。

憑舒捲。意並薰風輕軟。前塵好是看遍。浮華盡棄終歸靜,今與卿卿諧挽。多繾綣。欣此際、柔柔巧剝心之繭。遐思忘返。滌數載塵襟,幾多俗慮,夢已共天遠。


摸魚兒•賞荷即感

漸行來、參差凝碧,娉婷裊娜煙柳。雲橋飛架驚鴻處,脈脈藕香盈袖。蜓佇久,欲探看、滿湖絕色誰人候。何求之有?自一襲羅衣,一懷執念,清韻最堪守。

君知否?幾載光陰輕負。回眸如夢如酒。也曾雨洗征塵面,拚把青春書茂。心已瘦。當此際、兼修還欲黌門叩。屏前案右。算識得良師,交逢益友,濁玉怎雕就?


摸魚兒•賞荷偶感張之洞父子與情緣

又重來、濡伊清韻,湖邊悦賞疏影。七分醉態何須計,卻恨三分還醒。風不定,眸掠處、金鱗撥亂纖纖梗。碧波如頃。藉一葉心舟,一番琴緒,漸入無人境。

幽懷騁,馳越川原逸景。招堤曾作彪炳。高標父子傳佳話,盡樹清廉明鏡。黎庶幸。甚念着、半山亭畔公之詠。時風日盛。慰史冊昭昭,澄輝熠熠,餘澤快然領。


注:貴州省興義市安龍縣是清代張瑛為官的地方,張之洞3歲隨父至此,在這裏度過了整個童年和青年時段,張父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留下了許多實幹偉績,張之洞更是天賦異稟,小小年紀便才華凸顯,佳話諸多。2010年安龍縣在招堤建廉政文化基地,他們縣紀委的一名工作人員從網上搜到偶的自度詞《詠蓮》並將至刻於招堤旁的石書上。時隔八年之久,清芬賞荷之際偶然念及招堤此刻應是荷葉田田,清芬四溢,感而紀之。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