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媽媽拼死生下雙胞胎,前後換掉50多個保姆!漸感力不從心:我的幸福正被憂愁取代

光明網2018-08-18 12:22:39

最近有媒體報道稱,有一對夫妻在4年前因34歲獨生子出了車禍去世,去年,他們開始嘗試試管嬰兒。今年他們遠赴台灣做了試管嬰兒。6月,67歲的妻子懷上雙胞胎,卻遭遇產檢難。她稱醫院都不收她,或建議引產。


這事在網上也引來很大爭議。遭遇網友批評的妻子很困惑:“就是喜歡孩子,咋跟罪人一樣了?”



回到8年前,安徽合肥市也有一位高齡產婦叫,她的剛結婚不久的女兒因煤氣中毒去世。曾是醫生的盛海琳通過3個月的藥物調理恢復了月經並且通過試管受孕懷上一對雙胞胎。經歷了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60歲的盛海琳產下一對雙胞胎女兒。


如今兩個孩子智智和慧慧已經8歲,即將上小學三年級。他們一家過得怎樣?前往盛海琳合肥的家中與他們面對面交流。用盛海琳的話説:生活一地雞毛,幸福感正被憂愁取代自己曾勸退前來諮詢的其他高齡失獨者,她的經歷很難複製,勸她們放棄高齡妊娠的想法。



四處求助,偶然一句銘言打動專家


“以前對金錢,我是概念,對社會上各種變化,我也沒有預料到,自己經歷了這一切才覺得自己剛剛起步。”盛海琳説,眼前的生活和她過去的生活是沒有辦法相比的。盛海琳和都是軍人出身,吳先生從軍校退休,而她曾是軍醫,轉業後在地方一所醫院當過院長,後來又從事過外貿工作,在經濟上很富足。


“如果不是那一場意外,我們的生活該多好。”盛海琳説。


她曾經的獨生女在結婚不久,跟男方回老家的當天晚上因煤氣中毒,小夫妻倆雙雙離世,這種悲痛讓她產生了死的想法,就在為女兒買墓地時,盛海琳也為自己置辦了墓地。


為了忘卻抹不去的悲痛,認為自己有強大基因的盛海琳決定再生一個,因為她接受了藥物調理恢復了月經。


盛海琳家的雙胞胎姐妹


對於一對即將60歲的夫妻來説,正常懷孕生產幾乎不可能,她向同事、戰友四處求助,先後去過安徽、江蘇、上海、北京等各大醫院生殖中心諮詢。


“訴説自己的遭遇和再生一個想法時,真的是四處碰壁,專家們都是委婉地拒絕了我,他們覺得我的想法簡直是天方夜譚。”盛海琳告訴記者,讓她特別憋屈的是,好不容易通過電話預約掛上了國內某知名專家的號後,自己被一連串質問。


“那位專家身後圍了十幾個徒弟,徒弟們聽到我的遭遇後很多落淚,專家卻冷若冰霜地反問我,你這種想法太自私,有沒有想過會違反倫理道德,我説怎麼違反倫理道德,我用的是我丈夫的精子。


專家又問假如生下來了,你將來死了,孩子怎麼辦?有沒有為孩子考慮過?


盛海琳告訴記者,後來她又去了合肥一家醫院求助,接待她的專家當時才40多歲,是位男醫生,年輕有魄力。


談話之中,盛海琳表態自己是軍人出身,有毅力,同時堅信“成功與風險同在”。後來,盛海琳知道正是這句話打動了這位年輕的專家。



此後,盛海琳接受了試管受孕,被植入了三個胚胎,其中一個胚胎流產,另兩個順利孕育。


在此期間,盛海琳先後遇到了高血壓、尿酸數值高達1700、低蛋白血癥、肝腹水等問題,同時還忍受着骨頭疼痛。


“我整個人浮腫得不像樣子,那個時候也來了許多媒體記者,醫院也頂着許多壓力,説我怎麼惹來這麼多事。”



“2010年5月25日9時許,盛海琳早產誕下一對雙胞胎,由此成為當時中國最高齡產婦,驚動了安徽本地的媒體。”


吳芳是合肥一家報社的攝影記者,他見證了盛海琳生產的全過程,並於日後和盛海琳一家建立了深入的聯繫,去年還專程到盛海琳家拍攝孩子七歲生日派對的紀錄視頻。


在他回憶中,當時的盛海琳十分虛弱,臉上佈滿斑點。因為是早產,雙胞胎一出生就被轉移到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新生兒科,通過暖箱進行重症監護。


説到進保温箱,盛海琳又回到一開始為何跟記者説自己曾經生活富足對錢沒概念的話題,她説,直到做試管受孕時才發現自己多麼缺錢。


兩個孩子進保温箱,最初一天花了3萬元,後來少的也要6000元。因此,那個時候就到處借錢。盛海琳笑着説,大女兒智智在保温箱待了33天,到她準備出院時,自己家的賬户上還剩餘6000元。


儘管如此,但盛海琳的心裏還是高興的。可沒想到臨出院,智智偏偏拉了一泡屎,體重不足4斤了,所以不能出院了,於是又在醫院住了4天。


如今的盛海琳和女兒


收入不低,但日子過得緊巴巴的


記者進入盛海琳在合肥的家中時,雙胞胎姐妹看到有生人來家裏就躲進了房間。沒過多久,她們又興高采烈地準備出門,去幫媽媽領取剛送到的快遞。


記者注意家中佈置,在電視機櫃上、沙發旁邊小桌子上、展示櫃中……到處都可以看見兩人的照片。


盛海琳家裏女兒們的照片


盛海琳的兩個女兒分別叫做吳尚智、吳尚慧,寓意為“無上的智慧”,當年起名時對兩個小生命寄予的期望,可見一斑。


如今,兩個女孩看起來活潑、健康,雖然只有八歲,但個子已經長到了1.3米。可是她們剛出生時,大的體重3.7斤,小的體重僅有2.9斤。


 因為早產,兩個寶寶住進了保温箱,由於盛海琳的情況特殊,當時沒有相應的保險或報銷政策,她説“當自己知道要全部自費時,腦袋要炸掉了”。那個時候,靠着同事朋友看望時的份子錢和單位的資助,才緩解了捉襟見肘的局面。


盛海琳説,其實自己決定生下這對雙胞胎的時候,並沒有考慮經濟方面的問題。愛人在部隊,她在醫院上班,因此,“生養第一個女兒的時候,經濟上感覺毫無壓力。”但這一次,盛海琳感覺不一樣了。


因為當時剛曝出“三鹿奶粉”事件,像很多父母一樣,盛海琳給兩個女兒購買了進口奶粉,這也是一筆不小的花費。之後在醫院、月嫂、保姆、教育等等項目上的花銷,一筆筆向這個家庭壓來。雖然從家庭收入來看並不算低,但養育兩個女孩,使得日子過得緊巴巴的。


為了掙錢補貼家用,盛海琳應企業的邀請,利用自己在健康方面的專業知識,往來於全國各地進行講座,和兩個女兒聚少離多。用她自己的話來説,在兩個孩子五歲以 前,與她們在一起的時間只有一年。


記者發現,比起一般同齡的孩子,雙胞胎姐妹倆從性格上顯得成熟一些。甚至在看到媽媽因為談到大女兒不幸去世面露悲傷的時候,她們會輕輕安慰:“媽媽,你不哭好嗎?現在有我們了。”


雙胞胎女兒


雖然是雙胞胎,在外人看來長相差不多,但在媽媽眼中,兩人還是有所不同。盛海琳覺得,姐姐比較早熟,妹妹則情商更高一些。


雖然因為生活的壓力常常愁眉不展,但只要聽到別人誇獎兩個孩子長得好,或者乖巧的時候 ,盛海琳的臉上還是會露出笑容。


近些年,盛海琳也在想辦法增加與女兒相處的時間。儘管覺得精力有些跟不上,她還是決定將兩個孩子從寄宿學校轉到家附近的一所小學。


矛盾與糾結:選擇陪伴還是掙錢?


 “我們想姐姐,如果姐姐活着該多好啊!”——吳尚智、吳尚慧還不懂事的時候,時常對媽媽這樣説。


“如果姐姐在,也許就沒有你們了。”——盛海琳無奈的語氣裏能讓人聽出一絲悲傷。



 “那就先生我們嘛……”——雙胞胎小姐妹依然童言無忌。


 “……”——盛海琳已經無言作答。


因為踏上了一條至少在國內沒有人走過的道路,很多時候遇到的都是其他人沒有遇到的問題,所以矛盾與糾結始終伴隨着盛海琳。


她並非不知道孩子需要自己的陪伴,卻因為需要賺錢而時常去往全國各地講座。


她並非不想省下月嫂和保姆的費用,但畢竟年過六旬,加之丈夫偏癱,實在無法應付兩個孩子。


盛海琳的丈夫


她並非不知道暑假裏的十來個培訓班會給孩子和自己的經濟帶來額外的負擔,但面對兩個正在頑皮年齡的孩子,實在無處安放她們旺盛的精力,同時也擔心她們比別人家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下午一點多,倆姐妹出門去上漫畫班。記者在盛海琳家的餐桌的玻璃枱布下,看到一張姐妹倆的“暑期課程表”,包括鋼筆字、小主持人、數學、圍棋、游泳等,安排的非常滿。


姐妹倆培訓班的課程表


盛海琳説,“我不能讓兩個孩子產生自卑的情緒,不想讓她們受委屈,我盡我的能力,讓兩個孩子在同等條件下不輸於任何人。”



關注盛海琳一家的吳芳對記者説,在自己眼中,盛海琳選擇高齡產子是為了從失獨的陣痛中解脱。但現實是,他們必須面對世俗的眼光,對孩子的吃穿住行,以及長大成人承擔責任。


這些年在和這個家庭打交道時,他能看到盛海琳的疲累,日夜為謀生計。老伴此前還中風偏癱,扶老攜幼的重擔全壓在她一人身上,但她並沒有將這些負面能量傳遞給孩子。相反地,她從小就教育她們,要學會生活自理。


60歲才上起跑線,未來路在何方


今年67歲的盛海琳依舊需要在外奔波出差進行保健講課,她説能掙一點是一點。記者問她,眼看兩個女兒一天天成長,自己有沒有覺得迴歸幸福和快樂。


“幸福正在被憂愁取代,我不快樂呀,你覺得我這樣的年紀在外面為生計奔波會快樂嗎?回到家還要面對一地雞毛的事情,累呀!精力跟不上呀!”



她説:“曾有人問她失獨之後又有了兩個孩子,是否覺得幸福快樂?其實身臨其中,幸福是暫時的,更多的是壓力和責任,有遠慮也有近憂。



為什麼生活會是一地雞毛?盛海琳舉例説,這些年她更換保姆達50多位,孩子幼小的時候,她僱一個保姆和一個鐘點工,時常出差回到家處理保姆之間的矛盾。


再比如説,8月11日那天,家裏一隻烏龜死了,老兩口還爭執了一番,她認為烏龜是熱死的,而老伴偏偏説要把烏龜放到陽台,除了老兩口爭執,兩個娃為烏龜的死哭得稀里嘩啦,她還得去市場上再買一隻。類似於這些令人心煩的瑣碎事幾乎每天都有。


盛海琳説,沒想到自己進入老年後與同齡人太不一樣,別的同年人都在曬自己旅遊照片,或者帶着孫子孫女一起玩耍,而她帶的是和別人孫輩年齡一樣大的女兒,雖然自己已經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但或多或少心煩,壓力大。


或許有一天,同齡的別人病倒了,有兒子兒媳接手孩子,假如自己有一天倒下了,誰來接手智智和慧慧呢?説到這裏,她説:“當年那位冷冰冰拒絕我的專家説的不無道理呀!”她沒想到自己60歲重新迎來一個起跑線,自己越來越失去朋友,因為沒有共同語言,所想所慮談不到一塊兒。


這些年,很多高齡失獨者慕名前來諮詢,她都勸他們“我的情況很難複製,要慎重。”有的人表示不理解説:“你自己生了,還勸我們不要生!”



記者注意到,談到這些,盛海琳也多次數落老伴沒有聽她的話,以至於中風偏癱。記者表示驚歎這對早產的雙胞胎個子長得這麼高,盛海琳説,這也是她覺得比較欣慰的地方。説到這裏,老伴吳先生唯一一次插話説:“有痛苦也快樂!”


記者順着這話問吳先生對於將來還有什麼想法?


他説,眼前先得保重好自己,才能保住這個家。盛海琳説,老伴有40餘年軍齡,加上教授級別,退休工資比較高,在外界看來他們很有錢,其實每月是“月光族”,家裏開支太大了,最重要的是,這些開支主要依賴於退休金。


無疑,對吳先生來説,在家裏即便什麼也不做,只要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就是對家裏的最大支持。


智智和慧慧照片


臨走前,記者忍不住問她,假如有一天他們倆身體衰弱到自顧不暇甚至倒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怎麼辦?盛海琳覺得沒有可以託付的人,至少目前答案無解。  




文章來源:紫牛新聞 

投稿、合作QQ:892726843(加時請註明微信投稿or合作)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