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器 CONTAINER | 羅清:“現代人已經不會真正地看了”

庫藝術2018-08-17 18:35:36



LUO QING


羅清作品中所出現的怪誕、痙攣和恐怖的人物形象,源於他對當代社會的個人經驗和內在感受。在他看來,精緻和乾淨只是個不穩定的浮象,生活到處都很粗糙,甚至骯髒、虛偽,並且充滿暴力。面對生活真實的殘酷,他在裏選擇誠實。在繪畫中,藝術家的認知、能力、思維被攪拌成為一個個體陌生而真實的存在。


羅清 肖像1 30cm×40cm 油畫綜合材料 2017






“現代人已經不會真正地看了”

採訪人_ 於麗娜


庫藝術=庫:很多人都喜歡“美”的事物,而您的畫面中,卻經常會出現一些“粗暴”和“醜陋”筆觸,為何要這做?


羅清=羅:我在小的時候可能能看到美;但成年以後,離生活近了,離人羣近了以後,我就看不到了。精緻和乾淨只是個不穩定的浮象,生活到處都很粗糙,甚至骯髒、虛偽,並且充滿暴力。隨着年齡的增長,人反而被生活鎖住,被很具體的事物包圍住。


庫:您在畫面中描繪了人的扭曲與掙扎,以及人性深處的焦慮和恐懼,為何熱衷將視角着眼於此?


羅:我在畫面裏,所表現的審美和扭曲可能出自於我的本能。因為天性、自由的束縛,都有本能的顯示,但我在繪畫的過程中,我沒想這些。它們埋藏在形和體的想象裏,在偶然性裏、破壞裏。我沒想與現實內容相關的事情,因為現實只是我的素材,不是我的目的。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壓抑、恐懼的情緒越來越遠,越來越麻木。畫面的樣子隨着年齡而變化,畫面就是那種簡單、麻木,甚至枯燥的樣子。我有時候想,畫家一生的變化,就是他一生不同年齡段所看到的樣子。當然也有越老越驕傲,越來勁的,比如弗洛伊德。


羅清 無題5 60cm×70cm 布面油畫 2017


庫:您繪畫的變形、沉重、晦澀,是否也映射了今天現實生活中,人們在信仰缺失後的迷茫與虛無?


羅:每個畫者都是一個個體,我看到的可能是——人和人羣捲進社會和體系規則的空洞;人在真實的生活和存在裏的沉重;這不單指某個階層或者某少數部分人的存在狀態,而是大多數人的被動或無奈的存在。大多數人從生到死的過程中,自我或者主動的可能性很小,人們的扭曲和沉重是很清晰的。


庫 :您的繪畫帶有一種殘酷性,您如何理解繪畫中的殘酷?


羅:隨着科學的進步,社會體制的完善和經濟的無死角的滲透,畫家已經不能像古代畫家那樣脱離社會,隱居生存。現在的畫家除了面對或順應,幾乎沒有了逃避的可能。這不只是繪畫可能性的殘酷,而是生活真實的殘酷,所以在繪畫裏我選擇誠實。


羅清 無題4 100cm×80cm 布面油畫 2017


庫:您選擇什麼樣的創作路徑——是否需要真實的模特或照片的參照?還是根據想象去畫?


羅:真實的模特,照片的圖像或是想象中的形象,都是語言的素材,感受的素材。方式的選擇,形象的來源在繪畫過程中都可能改變和調整,破壞和建立。在繪畫過程中,有很多偶然性,最後還原成真實的存在。首先人如果真實,語言也會真實。當然語言最好有新的方式,才能讓畫畫尤其內行興奮,畢竟畫畫這個行業的人天性挑剔,心裏都想着創造,哪怕是一點點創造,從這個方面來看,畫畫是個成功率很低的行業,因為繪畫史太長,前人幾乎沒給後人企圖的空間。


庫:您如何看待自己與所繪對象之間的關係?又如何將其內在精神進行挖掘、捕捉,並將之投諸到畫面中?


羅:如果你經歷夠多或夠敏感,你天天觸到真實以及真實的人,在通過交流、觀察時,他的思想和內心都會清晰。生活裏所有的真實,幾乎不用捕捉,它的軌跡就在你的眼前。所有的生活都可能會影響我、打擾我、改變我,不留痕跡;自然也固定我畫面的情緒。


羅清 無題2 100cm×80cm 布面油畫 2017


庫:您如何把學院派的技術轉換成個人化的藝術語言?


羅:學院的藝術是認識繪畫的過程,認識語言的過程。學院的系統性和學院訓練的積累從另一方面讓我認識到繪畫的方向,軌跡和可能性。這對我後面的選擇提供了參考,會讓我在判斷中明確方向。當然生活的積累,體驗的積累,個人的世界觀也都融入到你個人的畫面裏去了。繪畫的過程像攪拌機,它把你的認知、能力、思維攪拌成一個個體陌生而真實的存在。


庫:藝術史留給肖像畫的空間已經比較狹小,您認為如何在這個領域裏出新?


羅:對於我來説,或者對於很多從事架上繪畫的畫家來説,肖像畫是最難的課題,因為它的題材或者內容侷限性最大而繪畫史留下的語言創新可能性最小,技術層面要求最高,但我喜歡這樣的挑戰。有一點是普遍公認的,任何一次出新,一是來自於語言表達的突破;二是來自於內容,觀念或者是形象的突破。我還覺得創新的寬度和深度不僅限於此。


庫:作為一個當代畫家,您也受到過歷史上一些大師的影響,您如何看待繪畫中——傳統與當代,延續與顛覆之間的關係?


羅:藝術史是從一個原點長出很多分枝,每個分枝或者説每個方向又有延續。那麼説每次分枝和變化就是我們説的顛覆和創新,每一方向的創新又是延續。對於我來説,每一個方向每一個節點的大師,都好像告訴了你一個祕密,一個暗示。暗示了哪裏顛覆和哪裏延續。我看到了過去,現在和未來。


羅清 肖像3 40cm×50cm 布面油畫 2017


羅清 肖像2 30cm×40cm 布面油畫 2017


庫:藝術從天性出發即決定它是屬於當下的,每一個新的時代都有新的藝術家去表現,這種表現也是面向未來的。您在創作中,是否也考慮這些?


羅:以前我會想繪畫的未來,或者藝術的未來;現在的我,不會想那些問題了,我會想以後我的畫會變成什麼樣。當我離生活遠了以後,也許離繪畫就近了。或許真正的繪畫承載不了也不該承載那麼多內容。


庫:每個時期對繪畫的定義和理解不同,您如何定義繪畫?


羅:只要還有人在畫畫,總有可能會出現幾個讓畫畫覺得還有可能性的人。畢加索之後,有培根、弗洛伊德,後面又出了圖伊曼斯等,只能説越來越少。不是沒有優秀的人,是沒有了繪畫最好的時代。這個世界節奏有點快,觀念、攝影、影像切片式的現實,正好符合這個時代複雜、多面、碎片的現實表面。現代人已經不會真正地看了,也看不見什麼了。因為走神了。


羅清 無題3 50cm×60cm 布面油畫 2017


 以上為圖書精彩內容節選,欲瞭解完整內容,

歡迎購買圖書觀看,現火熱發售中




 容器——新繪畫切片研究 

《庫藝術》全新改版 


全新開本與排版方式,帶來更佳閲讀感受

收錄國內最富特色畫家個案

全新角度的主題呈現

烏爾裏希. 克里博教授擔任學術主持



 長按下方二維碼獲取此圖書 

 或點擊文末“閲讀原文” 

 垂詢電話:010-84786155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