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安東尼開始,給你講什麼叫關係

楊毅侃球2018-08-16 10:53:19

終於,沃神消息:火箭順藤摸瓜,拿下了安東尼。

如果你問我這件事是好還是壞,毫無疑問,當一個八人輪轉的球隊鋒線失去了一個首發和一個主要替補的時候,你當然不應該認為在這個位置進行補充會是一件壞事。

特別當你只需要付出底薪合同時。

現在需要考慮的問題只剩下一個:更衣室。

很顯然,甜瓜和聖炮的毋庸置疑。炮哥在國家隊做小弟的時候,甜瓜的包他可沒少背,作為香蕉船小分隊主力成員,兩個人過從甚密早已不是什麼祕密。

而甜瓜和哈登之間關係又將如何呢?那可能就要看保羅和哈登之間關係如何了。

上賽季西決G6之前,保羅已經確定因為右腿拉傷無法出戰。哈登和保羅做了個什麼事兒呢?

兩個人閒逛到了凌晨2點半,哈登形容説:“我們就是笑着聊聊生活。”

相信我,關係沒好到那個份兒上,這個點我寧可在家和大橋未久做點精神溝通。

所以,以保羅為橋樑,甜瓜和哈登相處不會太困難。而且如果我們回溯甜瓜和往日隊友們的關係履歷,你會發現除了和林書豪之間有點不清不白的糾葛,甜瓜絕大多數時間在更衣室裏還是相當受人尊重的,如果不信,可以看看波爾津吉斯在甜瓜離開時情深款款的表白信,大致內容和今夏騎士奧斯曼寫給詹姆斯的情書別無二致。

但和教練處關係這方面,事情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歷數甜瓜共事過的教練中,前掘金主教練出書説他“是個真正的難題”;前尼克斯總裁菲爾·傑克遜雖然沒有親自下場,但也説過甜瓜“不可執教”;前尼克斯主教練霍納塞克也曾在甜瓜支開隊友第9237457次單挑時憤然轉身,留下一個F開頭K結尾的悲傷背影。

以及,2012年因為和甜瓜不睦而辭職的德安東尼。

彼時甜瓜正香,德安東尼不過是不斷重演的主教練與超級巨星博弈的又一個犧牲品。講道理這是7年前的事情了,但俗話説砸人飯碗如殺人父母,德帥是否能夠釋懷仍是一個疑問。

就在去年5月,德帥描述自己離開紐約的情景時還用了一個詞:“quit。”

當時他老婆洛雷爾就説:“別這樣,我討厭這個詞。你那叫resign。”

quit和resign在英語裏都有辭職的意思,但後面那個辭職相當於你走正常人事程序遞交辭呈走人,前面這個詞則充斥着摔桌子憤然走人的感覺。

德帥聽到愛妻的説辭後,轉身面對她,鄭重其事地重複了一遍:

“I quit。”

你體會一下這份強烈的情感。

雖然説未來一季火箭究竟能夠走到哪一步終歸還是要靠實力説話,但人際關係這東西看着玄學,對球隊的影響可真不算小,賬面實力出色但因為將帥不和或者隊友矛盾最終分崩離析的案例不在少數,達拉斯3J為一個女人拆夥的故事並不遙遠。

韋德2016年轉投時就説得很清楚:”當今聯盟已經完全不同了。這個聯盟的一切都要看關係,球星之間的關係。顯然,要打造一支球隊,總裁和總經理們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當談到自由球員市場,球星之間的關係比什麼都重要。“

“如果巴特勒沒聯繫我,那麼我不會來芝加哥的。因為我會覺得巴特勒不想我加入他的球隊。但是巴特勒主動向我示好了,他跟我説,我想要你加盟。這就不同了,這就改變了我的態度。”

韋德説的沒錯,球員之間的私人關係極為深刻的影響着當代NBA的格局。甜瓜2006年簽下5年合同,韋德説自己本也打算也這麼做,結果接到詹姆斯一通電話,就改3+1了,兩人又聯繫上波什,後者如法炮製,這才有了2010年熱火湊齊三巨頭。泡椒今年捨棄家鄉洛杉磯留在鵝城,一個重要的理由也是他和威少之間建立了相當密切的私人關係。霍華德説自己去奇才是因為沃爾一個電話,而考辛斯去勇士則是因為電話那頭庫裏的熱烈歡迎,也是同樣的道理。

當時公牛主帥對韋德的言論不置可否,他甚至表示自己更喜歡過去那個球星互相為敵的時代。不過在遮遮掩掩地對球員關係學説表達鄙夷之際,霍伊博格卻忘記了自己的屁股也沒有那麼幹淨。

沒錯,相較球員之間這些年才發展起來的強勢關係網,教練或者管理層之間的關係網的建立才叫歷史悠久錯綜複雜。

以霍伊博格自己為例,他身處在一個什麼關係網中呢?

首先他自己大學是在教練蒂姆·弗洛伊德手下打球。弗洛伊德非是旁人,禪師當年離開公牛,時任公牛總經理的克勞斯請來接替禪師的正是此君。1995年霍伊博格以次輪秀身份進入NBA,頭四年都在步行者度過,當時球隊的主教練是拉里·伯德,總經理是唐尼·沃爾什,另外還有一個人物也在當年的步行者市場部,叫大衞·卡恩。

1999年弗洛伊德執教公牛第二年,便説服克勞斯將昔日弟子霍伊博格收歸麾下,從這個節點開始,霍伊博格就和公牛牽上了線。在為公牛效力期間,霍伊博格結交了當時在公牛做球探兼助教的福爾曼,現任公牛總經理,而當時克勞斯的助手叫約翰·帕克森,現任公牛副總裁。

這還沒完,霍伊博格球員生涯的下一站是森林狼,兩年後因為心臟問題早早退役進入森林狼教練組,繼而進入管理層,此時球隊請來一位新總裁,正是卡恩。也就是在老相識卡恩的提攜下,霍伊博格由助理總經理被提拔到副總裁位置,直到四年後他重返大學母校愛荷華州大執教。

所以當公牛在2015年開掉錫伯杜,滿世界找新帥的時候,霍伊博格進入球隊視野便顯得順理成章。用一紙5年2500萬合同將霍伊博格帶入公牛的,正是福爾曼和帕克森。

福爾曼和帕克森選帥的過程中,業界對霍伊博格的一致好評也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雷吉·米勒讚美霍伊博格“為執教NBA而生”,伯德點評他“必然會受球員喜愛”,埃爾頓·布蘭德説他是“全能型好人”,沃爾什則把話説絕:

“如果有人無法和小霍共事,丫肯定有病。”

沒錯,這些跳出來為霍伊博格背書的,全部是他曾經的同事。

在NBA這種運作完備的頂級生意場上,甚少有誰是橫空出世,大多總是有背景或者各種關係,才能身處其位。

NBA裏的關係網究竟有多複雜,從教練的關係樹上便可窺一斑。佈雷特·布朗(76人)、布登霍爾澤(雄鹿)、博雷戈(黃蜂)、卡萊西莫、小將軍約翰遜、蒙迪蒂·威廉姆斯都可説是典型的波波系出身,阿特金斯(籃網)也曾經在布登霍爾澤手下做過多年助教。

波波一系則源自拉里·布朗,老布朗的另一個弟子叫金特里(鵜鶘),主要弟子就是剛去太陽當主教練的科科什科夫。老布朗的老師迪恩·史密斯,麾下還出了另一位NBA名教頭:喬治·卡爾。

喬治·卡爾的主要嫡系是麥克米蘭(步行者),而他在超音速時還帶過兩名助教,一者凱西(活塞),一者斯托茨(開拓者)。

有意思的是凱西和斯托茨也同時當過卡萊爾(獨行俠)的助教,分別是當年冠軍小牛的首席防守助教和首席進攻助教。卡萊爾這一系則源自拉里·伯德,伯德向上追溯,就要到紅衣奧爾巴赫。

另一棵巨大的教練關係樹則由現任熱火總裁帕特·萊利栽種,他麾下弟子有范甘迪兄弟、斯波爾斯特拉(熱火)、斯科特、菲茲戴爾(紐約),而克利福德(魔術)和錫伯杜(森林狼),又都同時在范甘迪兄弟手下當過助教。

當然,你在圈子裏摸爬滾打,並沒有一定之規,像斯奈德(爵士),從老布朗助教做起,歷經老K教練、波波維奇;科爾(勇士)則眾採禪師、波波和德安東尼之精華,隨後又出品了沃頓(湖人);裏弗斯(快船)也是人精一枚,球員時代在老布朗、萊利、波波等名帥手下效力,當上主教練後一手帶出了泰倫·盧(騎士)。像邁克·馬龍(掘金)這種看似身家清白的,也是自有來處,此前助教經歷不提,他爹布倫丹·馬龍,在一代名帥查克·戴利手下當了7年助教。

非要説沒有明顯關係,赤條條進入NBA還能取得成就的,也就史蒂文斯(綠凱)與德安東尼(火箭)二人而已。

所以説,就算是NBA如此運作精良的大生意場,也充斥着各種人脈關係網,更不用提NBA周邊的體育記者、經紀人們,那幾乎就是靠關係吃飯的存在。

確實,在職場上,關係或者背景往往只會給你提供一個上位的機會,再往後的發展和高度,終究還是要落到“實力”二字上,但首先你要讓人看到你才有機會展示你的“實力”。

太多人自怨自艾的事情在於:老子缺的不過是個機會。但你看到的只是霍伊博格們上位背後的人際關係網,你看不到的,是霍伊博格在NBA過去20年間如何苦心經營編織出了這張關係網。這種經營能力同樣是實力的一部分,想想NBA主教練不過區區30個席位,有能者居之,它是居不過來的。更多人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因為哪一點沒做好,從此失去機會。

為人處世這四個字,並非僅僅是一句落在厚黑學中的虛偽,更多時候,是真正需要我們去不斷揣摩的存在,古今中外,俱一理也。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