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奶粉錢,她30歲開始打MMA,成為最能打的中國媽媽。

健身迷2018-08-16 10:51:54

女本柔弱,

為母則剛!


擂台上的對手,是在完善的規則下向你發起攻擊,而生活中變故的到來,則常常讓你防不勝防。


對於31歲仍拼搏在MMA()賽場上的來説,這就是她從單親媽媽到搏擊運動員所領悟出的人生真相。



1987年8月3日,苗婕出生於上海,從小體質不太好的她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練跑步。


但可能是因為腿太短沒有黃金比例的原因,不被跑教練看好,反倒是被一個柔道教練看中,一直説服她去練柔道。



本來苗婕的母親挺不情願她練這種打打鬧鬧的運動,但看着女兒林黛玉似的嬌弱體質,才抱着鍛鍊一下身體的念頭給她報了名。


誰也沒想到,苗婕這一練就把這練成了職業。



她參加了專業的柔道隊,進行集體封閉訓練,拿過全國青年女子柔道冠軍


直到後來感覺這種封閉的模式裏,做一切事情都由別人操控着,不可以也沒時間去學習文化課,會像別人説的那樣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開始想到去尋求自由支配的時間,完善自己的不足。



然而,人一旦習慣了某種生活方式,就往往要長久地受其影響。


苗婕從柔道隊出來之後,還是想做運動方面的事,後來在柔道啟蒙教練帶她去了一次館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這項運動。


為此能專心練習柔術,甚至辭去了中科院一份在實驗室有編制的工作。



而且在訓練過程中,她發現自己相對於柔道,要更喜歡柔術,在這方面也更有天賦。


打柔道比賽會緊張到,上場前教練要扇耳刮子吼她“不能緊張!上去! ”但是打柔術比賽,卻就跟老頭老太太逛街一樣。


她的柔術水平突飛猛進,在2010年拿了63kg女子白帶組世界冠軍,又在16年獲得紫帶組的世界冠軍,被稱為“中國女子柔術第一人”



在事業與夢想上,苗婕可以説是相當成功了,但生活中的她,卻沒多少歡樂可言。


因為在巴西柔術上花的時間太多,丈夫對苗婕很是不滿,把她和孩子的一切開銷都停了,後來更是乾脆提出了離婚。



那是苗婕最難熬的一段時間,當初為了支持丈夫創業,是她拿出了所有積蓄,但在自己面臨事業選擇的岔路口時,她的背後卻空無一人。


她唯一能夠感到慰藉的,是自己追逐柔術夢想過程中取得的些許成果,然而夢想這東西,很多時候總是難以變現的。



柔術紫帶級別的比賽獎金不高,很多時候只勉強抵了來回的機票錢,再加上還要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兒子,在平常打工的拳館裏也很難接到課。


開始最慘的時候,一個月手頭只有400~500元,光孩子吃飯都不夠。



怎麼才能生存下去?給孩子一個幸福的生活?苗婕把目光盯上了MMA(綜合格鬥比賽)。


雖然是柔術紫帶冠軍,但她沒有多少綜合格鬥的經驗,在站立和拳擊方面就是小白,再加上已經到了30歲的“高齡”,進了八角籠簡直就是在拿命來換錢。



果不其然,人生第一場比賽,她對陣具有冠軍實力的莉莉婭,被對手用組合拳壓在籠邊打到半死,以慘敗收場。


看到比賽的人都認為,苗婕肯定不可能了。



然而對於這位單親媽媽來説,生活的變故已經把她逼到了破釜沉舟的地步,誰都可以放棄,只有她不行。


為了孩子的奶粉錢,她必須堅持下去,也只能堅持下去。



苗婕毅然決然地再次踏進MMA的戰場,有了上一場慘敗的經驗,她有了一個瘋狂的應對策略——頂住對手的攻擊,拼命堅持,爭取在地面上利用自己擅長的柔術扳倒對手的機會。



就是靠着這種不要命的打法,捲土重來的她隨後迎來三連勝。


2017年9月2日ONE冠軍賽,首回合49秒的時間降服“埃及第一摔跤手”安娜·薩米爾,創造了ONE冠軍賽歷史上女子比賽的最快終結記錄



後來又在11月3日緬甸ONE冠軍賽,45秒用十字固降服波黑選手阿米拉·哈菲佐維奇,打破了自己之前的記錄。



每一個看她比賽的人,都為那股拼命的氣勢動容,但只有瞭解她的人才懂,這個單親媽媽只是想要讓兒子過得更好。



這個在八角籠裏果斷、兇猛,充滿殺傷力的女鬥士,在生活中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跟所有愛孩子的寶媽沒什麼區別。



一場婚姻留給她的,只有這一個寶貝,父愛的缺失讓苗婕打定主意不能讓孩子受一點委屈。


她一切拼搏的動力,都是為了孩子。



也是因為有了這個小寶貝,她所有訓練的傷痛,都能被瞬間治癒。

 

每當身體受傷出現淤青,聽到孩子湊過來説的:媽媽,不疼了,我給你親親就好了。苗婕就有了重新戰鬥下去的勇氣。



成為最能打的超人媽媽,不是為了證明什麼。


她始終都是一個媽媽的身份,她所做的努力、變得強大,都是為了能保護好最愛的人。



生活從來不會跟你講什麼道理,只會一個大嘴巴子把你抽翻在地。


鍛鍊身體,磨練心性吧,希望我們都能有跟生活叫板兒的勇氣。


歡迎添加教練微信

免費解答各種健身問題

健身迷
熱愛健身的人都關注啦!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