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麻花離星爺近了一步

虎嗅網2018-08-11 02:58:14


作者:木村拓周


十天,《西虹市首富》靜悄悄拿下20億票房。超越《羞羞的鐵拳》是沒問題了,甚至已經有人開始猜它能不能超過星爺的《美人魚》和《唐探2》的33億票房,成為國產票房最高的喜劇


三年前《夏洛特煩惱》上映的時候,還得樑邊妖這樣的大V在知乎上用“先去醫院灌灌腸”這種話來推薦。三年後,“”四個字的金字招牌,已經成了自帶流量的票房保證。

但票房高走的另一面,是口碑的下滑。《西虹市首富》豆瓣評分6.7,比《夏洛特煩惱》的7.4低了不少,甚至不如《羞羞的鐵拳》的6.9分。

影評從評價體系上區分為兩派:


從產業角度,大多數人認同開心麻花成了中國第一個有“宇宙”的電影品牌,也讚許從話劇到大熒幕這個生產模式對劇本的打磨效率;


從電影本身的角度,微博上、朋友圈到處可見斥責這部電影笑點低俗、三觀不正的觀點,認為開心麻花不斷通過提供幻想來刺激小鎮青年的神經。

公説公有理,婆説婆有理。但斗膽問一句吧,低不低俗?

何文輝在《功夫》裏露出來的半個屁股,反派和周星馳之間“敲他老母”的雙關梗;《喜劇之王》裏吳孟達唱的“屎,你係一篤屎”;《師兄撞鬼》裏還有個鏡頭,周星馳和陳德容坐在長椅上,星爺發現自己勃起了,一把把雞兒掰彎——這個動圖到今天都在廣大微信羣裏傳播着。


誰能説周星馳不低俗呢?

放寬一點説,所有做喜劇的,Kevin Hart的東西低不低俗?Louis CK的東西低不低俗?《南方公園》的台詞低不低俗?彭浩翔那部《低俗喜劇》,全片髒話腥羶色,但核心在於映射和諷刺影視行業權力體系的失衡,又該怎麼算?Louis CK因為性騷擾崩皮之前的最後一部電視劇《百年酒館》,生生拍出了一部質感極文藝的致鬱系喜劇,但他的現場脱口秀演出還是充斥着屎尿屁梗。

喜劇大多數情況下是要解構崇高的,是要自嘲的,而所謂“低俗”是很有效的手段。抓住“手段”來評價一部喜劇電影,有點本末倒置。

觀眾們對周星馳的寬容度來自,雖然單個段子是低俗的,但放在整個電影裏,這些低俗的橋段很好地起到了“反高尚”的解構作用。“醬爆”的半個屁股,體現的是底層人民提不上的褲子,吳孟達(卧底時)罵周星馳是一坨屎,表達的是“小人物不配有夢想”。這些點和這些電影的內核,甚至周星馳所有創作的內核都是一致的,是一種現實主義的底層關懷。

所以説低不低俗不是評判一個喜劇電影的標準,更重要的是這低俗的背後是個什麼內核。

王多魚有了十個億,要在一個月內花光,卻發現怎麼花也花不掉。再荒唐的投資,到最後都輕易變成了翻倍的財富,直到下定決心用公益而非商業的運營模式才把錢花掉了。而另一邊,普通市民需要揮汗如雨,才能賺到一點點脂肪險的賞金。

這條主線其實隱藏了一個相當現實主義的內核:富者恆富、窮者恆窮。在貧富分化、社會資源集中於頭部少數人的今天,富人賺錢太容易了,窮人賺錢太難了。

這也是《西虹市首富》比《夏洛特煩惱》更進一步的地方,有了一個現實主義內核。另外,片中還在結尾用台詞説出了同性戀情節,前邊還有一處鏡頭給到,這在廣電總局將同性戀納入“非正常的性關係、性行為”之後,不可謂不珍貴。

從這個層面,斗膽説一句,除了票房,開心麻花在喜劇上,也離星爺越來越近了。

當然故事框架是買來的,原作是環球影業《釀酒師的百萬橫財》,麻花買下改編權之後,閆非和彭大魔花了一年半完成了加工。這是他們預期工時的三倍。但源頭到底買來的還是想出來的,其實並不重要,麻花以後還可以繼續買版權改編,他們的生產體系建立起來了。

可惜的是,這個現實主義的內核被一些段子和尷尬煽情的東西衝淡了。大家只關注到演員們用臉擋球,只關注到皇家大翔這個隊名,只關注到女主角蹩腳的台灣腔和沈騰口音間的違和。


另外,開心麻花的作品依然停留在滿足失意者幻想的層面,其中對女性形象的塑造也天然有着不尊重,所謂“三觀不正”,這也是我們編輯部內部在評價他們的時候會存在分歧的地方。這些疑問的解答恐怕要留給閆非和彭大魔傳説中那部大女主電影了。

但如果非要以評價《我不是藥神》《邪不壓正》《小偷家族》這幾部暑期檔熱門電影的標準,來指責《西虹市首富》低俗、沒有關懷,我覺得是評價體系的錯位。

這麼説吧,超過了《前任3》之後,票房比它高的國產電影,其實只有《戰狼2》《美人魚》《紅海行動》《唐探2》《我不是藥神》,以及“捉妖記系列”。開心麻花的東西躋身其中,不違和吧?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Hi,正在或是剛搬完磚的職場朋友

你有什麼「搬磚」故事?

請來參加#職場上的搬磚時刻#話題徵集活動

參與即有機會贏取限量復古版長城紀念T恤

↓↓↓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