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把電信業的尊嚴與信心重拾回來

網優僱傭軍2018-08-11 02:57:37

2000年,我走出校門踏入電信業。時值2G大規模建設,我和工程隊一路顛簸駛進全國最貧困縣,翻山越嶺,摸爬滾打,在一座座山頭架起了基站。


我們天不亮就帶着乾糧上山,天黑才摸路下山,隨便找一户農家吃晚飯。啤酒加臘肉,那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時刻。我們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笑談着幹這行的人都有胃病。我至今還清晰的記得那塊肥臘肉一口濺得我滿嘴是油。


那時候的我們,激情燃燒,不辭辛勞,不懼未來。無論是在山區裏建基站,鬧市裏做路測,還是跟着大院裏的阿姨去相親,我們處處能感受到這個行業的尊嚴和自信。


然而,如今的電信業,牆內吐槽一片,牆外罵聲四起,這種尊嚴與自信已然不再。


大幅下降,卻無人理解


曾經的電信業,價格高不可攀,電話一路難求,這是事實。但幾十年來,電信業經歷了多輪資費下調和日益激烈的競爭之後,今天的資費真的還高嗎?


用數據説話吧。


根據三大財報以及工信部公開數據,2014至2017的四年中,三大運營商流量資費逐年大幅下降,均價分別為134.7元/GB、78.1元/GB、47.88元/GB、26元/GB,近三年的降幅平均達40%。


隨着三大運營商不限流量套餐推出,價格戰越演越烈。截至2018年7月底,國內流量資費降幅已經超過50%,遠高於國家提出的降費30%目標,與歐洲28國和新加坡的年均20%温和下降,以及韓國連續三年資費不下降,我國的電信資費降幅已居全球前列。


在通信資費比較上,通常參照覆蓋80%用户的資費水平更具可比性,結合我國當前移動用户月均DOU(數據使用量)5GB的現狀,對比一下各國數據流量在10GB套餐,或是不限量套餐的為10GB左右的套餐。



如上表,資費最低的是英國和意大利,分別為9.4元/GB和9.5元/GB,而我國三大運營商資費僅在6.8~8元/GB之間,彰顯了我國極低的資費水平。


再以限速門限40GB的不限流量套餐為例,我國的資費水平大概在199元/月左右。對比英國、意大利(大致價格在人民幣220 元/月)要便宜近10%以上。芬蘭、美國等國運營商推出的按速率計費(不限流量)和按內容計費等不同的套餐設定,費率在人民幣220~500元 /月之間,雖資費水平顯著高於我國,但用户的使用體驗非常好。


而法國SFR針對重度用户推出了20歐元不限量限速門限50GB的套餐,摺合人民幣僅150元/月,約合3元/GB,這是針對細分的高流量需求消費人羣進行的商業模式設計。對比看,法國SFR似乎要比我國運營商在商業創新上更激進,對用户較多的實惠。事實上,這是針對極少數細分人羣的套餐,並沒有普適性。


中國電信業資費下降幅度已居全球前列,但“資費高”的烙印已深深的刻在了消費者的心裏,根本無人理解中國電信業的用心良苦。


8月9日,中國移動發佈了2018年上半年業績報告,營收同比增幅不到3%,連續第二年增速放緩。中國移動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為58.1元,較去年同期的66.4元,降幅達到12.5%。在財報會議上,中國移動董事長尚冰表示,中國移動的用户增長和流量份額正處於一個下行的區間,最大的壓力來自於不限流量的資費套餐。


沒有利潤,哪來服務?


在流量時代,運營商的服務質量無非主要體現在覆蓋好、網速快。首先我們應該看到,我國運營商在提升服務質量上多年來所取得的顯著成績。


我國的4G網絡覆蓋廣泛, 4G基站總數截至2018年Q1超過336.9萬物理站,超過全球所有4G基站總數的50%,實現了所有城區、主要道路、旅遊景點及大部分重點區域的覆蓋。


如果以每百萬人口對應LTE基站數來衡量各國運營商在覆蓋上的投入情況,我國遠高於全球大部分國家的多數運營商。其中,中國移動以683位居第四,僅落後於芬蘭Elisa、美國Verizon、韓國SKT。


▲各國每百萬人口對應LTE基站數


在4G下載速率上,根據中國寬帶發展聯盟發佈了第20期《中國寬帶速率狀況報告》(2018年第二季度)顯示,截止至2018年第二季度,我國移動寬帶用户使用4G網絡訪問互聯網時的達到20.22Mbps,同比2017年第二季度提升50.2%,相比部分發達國家仍有差距。


但相比大多數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中國4G網速表現出色。尤其是在網絡覆蓋程度方面,中國4G名列全球前茅。要知道,很多國家空有較高的4G下載速度,但沒有很好的覆蓋,僅在城市地區能體驗到高速4G。


▲國外平均下載速率數據,來源:Speetest官方公佈的2018年6月眾測結果


可是,如果運營商一味競爭,一味降低資費,收入在下降,網絡流量需求卻不斷攀升,運營商沒有足夠的動力和資金對網絡進行再投資,最終受傷害的還是消費者。


以典型的印度市場為例,印度新晉運營商RJIO自2016年進入市場以後,依靠免費語音和超低廉的流量資費,僅靠一張4G網絡,僅用170天就發展了1.2億用户,如一條鮎魚般將印度市場攪得天翻地覆。


2016年9月-2017年6月,在RJIO的猛烈進攻下,印度運營商市場整體收入大幅下滑,下滑幅度高達26%。


這哪裏是競爭,明明是殺戮。最終導致的結果是,行業重新洗牌,玩不起的運營商退出了,以前多家運營商的競爭格局回到少數幾家運營商獨霸天下的局面。


RJIO這家運營商,僅擁有20餘萬4G基站,百萬人口站點數僅為107,網絡覆蓋其實很一般。伴隨着低價策略和網絡流量激增,RJIO網絡擁塞嚴重,平均下載速率在9Mbps以下,僅為國際平均水平的40%不到,僅為中國平均下載速率的45%,且很多地方根本無法獲得4G信號。


印度管制機構宣佈從2017年10月1日起網間結算費用降低57%,極大降低了RJIO的網間結算成本,這讓RJIO更加沒有動力進行基礎網絡的建設。


RJIO這種玩法,更像是個攪局者。從用户角度看,並未提升網絡體驗;從整個社會角度看,如果不持續推動基礎網絡建設,也不是推動數字化社會發展的長久之計。


與之相反,我們參考電信業強國韓國的發展歷程,當初韓國運營商與政府達成共識在網絡能力提升與資費下降之間尋求平衡,通過不斷提升網絡能力、推出差異化業務來改善用户體驗,與此同時韓國政府監管部門(MSIP)例行發佈網絡質量評估報告給公眾,督促運營商提升用户體驗。韓國運營商通過靈活的資費策略和精準的業務推薦,推動了移動視頻、物聯網(IoT)等創新業務,促成了今天韓國電信行業的繁榮和整個國家經濟的高速發展。


未來:拿什麼數字化轉型?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如今全球基本形成的共識是,傳統工業經濟正在向數字經濟轉型,“對於電信運營商而言,這是個美好的未來。”中國電信前總裁劉愛力在2018世界移動大會上海站的主題演講上表示,在這場以數字技術為標誌和驅動力的轉型浪潮中,“成為綜合業務提供商和‘管道+平台+內容’運營商已逐漸成為全球主流運營商的共同戰略選擇。”


前段時間看到一家德國研究機構的文章,叫《為什麼德國公司的數字化創新失敗了》。


文中指出,德國是歐盟的經濟強國,擁有優秀的工程師和全球最具價值的10大品牌,德國製造就是“品質”的代名詞,但德國卻正在錯過數字化創新這趟高速列車。


為什麼汽車行業的顛覆性創新不是來自德國?為什麼德國製造不包含領先的數字化產品?為什麼德國創新指數全球僅排名第九?


文中尖鋭的提出,德國陳舊的通信基礎設施嚴重拖了數字化創新的後腿。


在物理世界裏,德國擁有全球最快的高速公路。但在數字世界裏,截止2016年底,德國光纖寬帶普及率僅為2%。陳舊的通信基礎設施和緩慢的網絡接入成為了德國數字化創新的瓶頸。


這些年來,我國通信基礎設施不斷擴建升級,空前推動了整個社會數字化創新,這是有目共睹的。但對於電信業本身,運營商間的競爭打得慷慨激烈,設備和服務供應商的價格打到骨折,從業人員的收入越來越“感人”,毫不誇張的講,整個行業內部已是哀鴻一片。


運營商是整個通信產業鏈,乃至整個數字化社會的關鍵環節,如果在網絡能力提升與資費下降方面找不到平衡點,全行業的動力與信心盡失,不禁讓人擔憂像德國一樣會拖慢數字化創新這趟高速列車。


面向5G未來,我們還有什麼力氣去吹響了“改變社會”的號角?


所以,請先把電信業的尊嚴和信心重拾回來!


網優僱傭軍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二維碼關注

通信路上,一起走!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