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8塊9的智能音箱:巨頭砸錢玩,小玩家如何求生?

創業邦雜誌2018-08-11 02:57:25

近期百度推出了“小度88購物節”,8月1日、8月8日、8月11日用户可以在整點以一折(8.9元)的價格搶購小度。當我們還在討論幾十塊錢的智能音箱時,百度直接把價格拉到了10元以下,可謂兇猛。



據一位在智能硬件領域工作多年的業內人士透露,目前一台mini款智能音箱的成本大概在100元左右。


從去年開始蔓延,巨頭們變換着各種方式降低價格:首發價、嚐鮮價、節日促銷價等。


  • 2017年7月5日,阿里推出天貓精靈X1,定價499元,雙十一期間售價99元。

  • 2018年3月27日,小米推出的小愛音箱mini,定價169元,米粉節期間為99元。

  • 2018年5月9日阿里推出新款智能音箱天貓精靈方糖,定價199元,首發價89元。

  • 2018年5月10日京東發佈叮咚mini2,定價299元,首發價79元


巨頭們不惜成本鉅額補貼的背後是對流量的執着,畢竟靠着互聯網流量增長起來的它們深信,人機交互方式變革在即,掌握了入口就贏了大半,隨之而來的海量數據、需求都會成為他們在市場話語權上的砝碼,所以即使不是智能音箱這種外在形式,在沒有更好的產品出來之前,誰也不肯輕易放棄。


尤其經過了去年一年的市場爆發期後,由於產品體驗普遍不如預期,公眾對於智能音箱的熱情已經慢慢變涼,想要延續公眾的注意,提升銷量,價格戰也是不得不做。


根據《IDC中國智能家居設備市場季度跟蹤報告》,2018年第一季度小愛同學智能音箱的出貨超過60萬台。7月5日天貓精靈在官方宣佈,從2017年8月8日正式開售,累計全渠道銷量為500多萬台。百度也曾宣佈6月份面世的小度智能音箱創造了90秒銷售1萬台的記錄。



巨頭混戰,市場空間一再被擠壓,對於創業公司來説,該如何應對?



Rokid算是一家從一開始就與價格戰反向而行的公司,無論是Alien、Pebble還是RokidMe,價格最低也要799元,Alien更是高達5280元。


Rokid向創業邦表示,“價格戰會損害產品品質,影響用户體驗,拉低品類認知,不是持久之計。Rokid是一家技術體驗驅動型公司,不會妥協產品品質與用户體驗,技術升級才是我們的競爭策略。”


據悉,Rokid 從成立第一天的時候,就制定了Home  AI、Portable  AI 和 Personal  AI的產品策略。Alien和Pebble,更多面向的是一些成年人或有孩子的家庭。今年推出的Rokid Me主要定位為專屬年輕人的個性隨身智能音箱。


Rokid美國團隊R-Lab一直在研究圖像視覺技術,未來的智能音箱不僅有語音交互,還會加入屏幕交互。


但對於採取差異化競爭的方式,業界也存在一些的不同看法,畢竟一切都在摸索中。面對價格戰的衝擊,同樣在走差異化競爭的CEO李志飛在接受創業邦記者採訪時表示“像我們這種用產品差異化來打競爭的公司,在30%價格差異的時候,消費者還願意為你的差異化來買單,但價格差異2-3倍的時候,產品差異化是非常無力的。


渠道多樣化


目前國內智能音箱銷售渠道多集中在線上,京東、阿里等巨頭牢牢掌握住了線上渠道,因此拓展更多元化的渠道也成了中小公司的突圍之路。


小雅智能音箱、出門問問都在佈局線下。小雅智能音箱會通過喜馬拉雅在幾十個城市的線下合夥人進行線下分發,並且與蘇寧、國美、3C數碼店和機場、高鐵等零售渠道合作進行品牌滲透。


與直接和線下渠道方合作不同的是,出門問問選擇了直接佈局線下體驗店。2017年12月,出門問問在北京新中關購物中心一層開設了首家線下快閃店。此後在北京、深圳、成都、武漢4個城市,出門問問佈局了8家智能體驗店。今年出門問問計劃會在全國範圍內的重點城市開20家線下智能體驗店。


出門問問CEO李志飛向創業邦記者介紹説,“目前,我們的線下還是一個投入期,這一塊的營收或者説轉化率還是比較小的,但總體來説,我們希望未來線下能夠佔到營收更高的比例,以前5%不到,現在想做到20%。”


線下渠道可以與線上進行相互補充,尤其是對於500元以上的智能音箱,通過線下渠道可以讓用户先體驗再購買。但佈局線下體驗店需要足夠多品類的產品,並且只有等到產品達到一定量級,才可以支撐線下銷售的高成本。


另外面對賽道擁擠的國內智能音箱市場,出門問問開始佈局國際化市場。李志飛表示“確實存在這些比如澳大利亞、新西蘭、新加坡等,它們經濟比較發達,存在切實的需求量,但互聯網巨頭目前的重點還在北美和歐洲,顧不上這些地方,但它們本地又沒有像我們這樣很有能力的創業公司,跟中國和北美還是不太一樣的。”


從內容切入


影響終端用户體驗的除了語音交互能力之外,內容也是重要因素。因此除了以智能家居互聯為主的路線之外,從內容端做智能音箱也是部分內容服務企業切入市場的一條路線。


喜馬拉雅的小雅智能音箱基於自身的內容優勢,打造“數字圖書館”,提供用户內容陪伴服務。將原來的APP場景化落地到家居場景,覆蓋到更多APP不能覆蓋到的人羣,並且可以根據用户的收聽行為記錄個性化推薦內容。


極致金融雲的智能投顧音箱是從自身金融數據出發,為個人用户提供專業的金融信息服務。讓用户通過語音交互的方式,查詢股票綜合信息、管理個人投資、提示風險等。


以內容切入的公司來説,不只可以通過技術、大數據,更為順暢且智能地幫助C端用户與內容做銜接,拓展用户使用場景,還可以根據B端細分場景輸出內容解決方案,比如醫療機構、養老院、金融機構等。


從技術環節切入


目前市場上以百度、阿里、小米在內的巨頭髮力的全是智能家居入口型產品,意在借鑑Echo構建生態平台。對於中小企業來説,如果從生態角度正面與巨頭競爭,難免成為炮灰。


縱觀智能音箱產業鏈,包括傳統聲學相關的OEM/ODM供應商、芯片供應商、語音技術服務商、內容供應商和渠道多個環節,這絕非是一家企業能吃得下。因此隨着產業鏈的不斷成熟,精細化分工會成為發展趨勢,巨頭擅長的是整合,這就給了中小企業機會,即圍繞產業鏈上巨頭的技術短板進行鍼對性補充。比如叮咚音箱的芯片主要由北京君正和全志科技提供,小度智能音箱的麥克風陣列技術由聲智科技提供……


尤其是當前巨頭一窩蜂扎入百元音箱賽道,沉浸在價格戰中忽視了用户體驗。通過從電商平台上搜索對比幾大主流產品不難發現,識別不準、音質差是用户集中吐槽的點。


分佈在智能音箱產業鏈的各家中小企業針對用户的需求提出專業的解決方案,比如前端麥克風陣列技術、自然語言處理技術、語音合成技術等,形成自己的核心優勢,也不失為一種巨頭環繞下的差異化競爭方式。


當然純技術創業競爭會愈發激烈,各家巨頭都開始自己組建技術團隊,對於創業公司來説,除了其他同類型企業之外,巨頭內部技術團隊也會參與進來,這種競爭可能會更激烈。


結語


智能音箱戰爭中,每個公司的基因不同,打法不同。巨頭擅長佈局生態、教育市場,創業者的優勢在於在垂直領域滿足用户需求,但歸根到底做好產品是關鍵。至於未來的競合關係如何,還有很多變局…..


- END -


MORE | 更多原創文章


  • 內涵段子復活?今日頭條再造“皮皮蝦”,兩個月時間狂吸用户70萬

  • 劉強東的汽車夢

  • 從“外骨骼”到“人類永生”,這位90後創業者的願景有點酷

  • 從OPPO/vivo到今日赴美上市的拼多多:幕後教父段永平再也無法保持神祕


推薦邦哥的好朋友“企業創投聯盟”,ID:cvcbang

商務合作請加微信:bangcbd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