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高温下,這羣醫生為啥每天一大早埋伏在草叢裏?

浙江新聞2018-08-10 09:41:03


進入8月以來,孔慶鑫的一天幾乎都是從和“較勁”開始的。


每年的這時候,都是登革熱等蚊媒傳染病發病高峯,防控壓力很大。作為杭州市疾控中心消毒與病媒防制所所長,孔慶鑫和同事們要輾轉於全市各個登革熱媒介伊蚊監測點開展工作。説得通俗一點就是,抓蚊子回去檢測,看它帶不帶細菌和病毒。這是防控登革熱的一道重要關卡。


用身體做誘餌
户外暴曬卻不敢喝水


“蚊子很狡猾,一般在早晨五六點出沒,它們也怕這樣的高温天。”孔慶鑫説,為此,消媒所的工作也只能被蚊子“牽着鼻子走”。8月2日上午,他們選擇了城東的金色黎明小區作為檢測點。一進小區,幾個消媒所的就找到幾處灌木較多的綠化帶,搭起了“蚊帳”。孔慶鑫説,“抓蚊子”的方法有兩種。第一種就是支起雙層蚊帳,用人工引誘,還有就是用器械抓。


同事捲起褲腿露出部分肢體,坐在雙層蚊帳的最裏面作為“誘餌”。孔慶鑫拿出一隻類似吹風機的東西,警覺地在外面一層尋找着可能自投羅網的蚊子。“蚊子是通過人呼出的二氧化碳來尋人的,你們離開一點,把空間留出來。”由於氣温上升得過快,蚊子一點都不配合,人工抓不太穩定,效果不佳。於是,他們決定用捕蚊器來試試,這種模擬二氧化碳以及人體汗臭的捕蚊神奇效率更高。


“看,逮住了一隻!”孔慶鑫召喚着記者們湊過來,他解釋:“這種就是伊蚊,老百姓口中的花斑蚊,在疫情發生的時候,它可能會攜帶登革病毒。一旦人被叮咬,就有可能被傳播登革熱。”


伊蚊 圖:視覺中國


一個多小時過去,孔慶鑫的收穫並不大,但他卻特別開心:“説明防蚊工作做到位了。”此時,他的上身已經被汗水浸透。


“為什麼不喝水呢?”記者問。得到的回答是,怕上廁所,影響了工作節奏。


孔慶鑫


被當成騙子趕出門
上門調查常吃閉門羹


事實上,老百姓防蚊意識的普及,是公共衞生醫生每天用堅實的腳步“逼”出來的。一户户人家敲開門做科普,就是其中的基本功。“吃閉門羹、把我們當成騙子、被趕出來是常有的,都習慣了。”同事們自嘲道。


當天,孔慶鑫敲開了金色黎明小區4幢一位住户的門。“您好,我們是市疾控的,想了解下你們家滅蚊的情況。”他自報家門。


“我們家沒蚊子的,不信你看看。”女主人倒是很自信。


被允許進入客廳後,孔慶鑫憑藉經驗,首先對餐桌上一盆節節高“發難”。他用手電筒一照,強光射透玻璃器皿,積水中蚊子幼蟲蠕動着身軀,甚至連成蚊都已經在飛了。


女主人睜大了眼睛,大為不解。她説,自己每週換一次水,不過確實沒注意“養”了這麼多蚊子。“家養水生植物每隔三五天就要換水洗瓶、清洗根鬚,還要注意容器的清洗,最好用熱水泡一泡。”孔慶鑫耐心地解釋。“這種節節高換水太頻繁不好養,看來我得換植物了。”女主人説。這樣的入户做調查,孔慶鑫每天要跑至少20户,大概一天下來要敲30幾次門。


此時室外氣温已經超過36℃,下來,穿着長褲的孔慶鑫已經全身濕透。


孔慶鑫


默默地做好幕後英雄


一個上午,孔慶鑫和同事抓了不到20只蚊子。帶着“戰利品”,他們回到實驗室。從制服,到白大褂,他幾秒“變身”。“想知道蚊子帶沒帶病毒,沒這麼簡單。”實驗過程漫長,大概需要四五個小時。


“一旦檢測出蚊子攜帶登革熱病毒,會怎麼樣?”對於這個問題,孔慶鑫説,要及時上報上級部門,並且按照指示開展化學滅蚊。“要做到第一時間控制疫情,避免人員感染。”


孔慶鑫當公衞醫生已經有14年,在他眼裏,自己更像是“特警”,一旦發生公共衞生事件,他們必定是衝在最前面的。去年登革熱疫發生時,他們就承擔了大量工作。還有再早之前的H7N9、西非埃博拉病毒事件,也都留下過他的身影。


“那段時間,白天現場,晚上實驗室連軸轉,都記不得幾天沒見到家人了。”他説,做這一行的確存在職業暴露的危險,但是平時的培訓演練就至關重要,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就是這個道理。“只要老百姓支持和理解我們的工作,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孔慶鑫説,自己甘願默默地做好幕後英雄,為老百姓撐起一把隱形保護傘。




猜你喜歡


痛心!杭州1歲男孩被捲入貨車車底,奶奶當場癱倒;國務院調查組公佈長春長生狂犬病疫苗案進展|浙江早班車


每晚5公里,杭州美女老師邊跑步邊家訪!她的這招,家長都説絕了


農夫山泉擬A股IPO?農夫山泉董祕迴應了


浙江這名幹部因為小問題屢“審”不改,被處理了!


來源:浙江新聞(記者 徐小翔 通訊員 嚴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浙江新聞(id:zjnewsapp)

為幕後工作者點ZAN!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