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5G:“6G”來了

網優僱傭軍2018-08-08 04:38:18

如同一個小孩呱呱墜地,5G已誕生,往後就要考慮其如何茁壯成長。既然5G將在2020年商用,那麼我們就必須考慮其持續的生命週期,一個超越5G的生命週期。


2030年之後,將是什麼樣子?



日前,國際電信聯盟(ITU)正式成立Network 2030焦點組(ITU-T FG on Network 2030),該焦點組旨在探索麪向2030年及以後的網絡技術發展,包括保持向後兼容的網絡新概念、新構架、新協議、新解決方案,以及支持現有的和新的應用。


Network 2030焦點組主席,華為2012網絡技術實驗室首席科學家Richard Li最近就Network 2030願景進行了介紹,為我們描繪一個邁向2030年及以後的新互聯網》時代。


下面小編就用我蹩腳的英文為大家大致翻譯介紹一下,如有不妥之處,歡迎指出,批評,更正。


邁向2030年及以後的新互聯網



移動網絡≈3GPP構架 + IP協議,但是,面向未來需求,當前的移動網絡存在如下問題:


1)在應用層,當前的TCP / IP無法保證吞吐量和時延


2)在PDCP層存在時延差異,由於無線重傳與TCP流控(flow control)不同步,導致TCP浪費地重傳數據包。


3)GTP複雜性:包括隧道建立/拆除處理、隧道報頭開銷、額外的C-P信令


4)協議的低效使用:

•“隧道”加“隧道”

•某些頭字段相互重複

•頭開銷很高,有時高達90%


由於時延和速率受限,當前的網絡無法保障未來新應用的交付,比如VR、全息、工業互聯網、觸覺互聯網、車聯網等。



傳輸網的頭開銷通常高達90%,MPLS-SR和SRv6開銷隨着跳數的增加而增加,然而,物聯網都是小數據包傳輸的,這導致傳送小數據包時,協議效率非常低,可低至10%以下。


為此,我們設計5G網絡,但面向未來,我們應該超越5G時代,應該考慮更長的5G生命週期,並應該有一個全新的視野。



2000-2020年,也就是我們目前所處的時代,主要是以多媒體服務和APP應用為主的移動互聯時代。


2020-2030年,也就是即將到來的5G時代,包括了eMBB、mMTC和uRLLC三大場景,這是一個萬物智聯的時代。


那麼,2030年之後呢?



Network 2030焦點組將探索新媒體、新服務、新架構、新IP四大領域。


新媒體:全息遠程呈現應用

要實現全息遠程呈現應用,要求網絡帶寬將增長到太比特級。


新服務:從“盡力而為”向高精度業務保障轉變


2030年後,網絡所提供的新服務包括:全息傳送(比如)、高精度服務(如遠程醫療、工業互聯網)、(比如AR/VR和自動駕駛)等。



要實現這些服務,網絡時延非常重要,比如,無線AR/VR應用要求時延不超過20ms,工業互聯網的時延要求在20us和10ms之間。



對於高精度和最佳保障服務,要求數據包傳送從“及時”到“準時”,傳統網絡“按需分配”的統計複用方式不再適合,網絡需新增用户網絡接口(UNI)、預約信令、新的轉發機制和自動化OAM等功能組件。



未來網絡速率越來越高,時延越來越低,所提供的服務將為用户帶來全新的體驗——讓人類的五種感官(視覺 、聽覺 、嗅覺 、觸覺、味覺 )完全沉浸在體驗之中 。



要實現多感全息通信,網絡需承載來自不同感官的多維信息,且要求近實時的時延,這就需要引入新IP使能網絡高精度服務。


新構架:地面和衞星通信融合的網絡


包括中軌道(MEO)、低軌道( LEO)衞星移動通信系統,比如SpaceX的Starlink、孫正義也投資的OneWeb、中國航天科工集團主導的低軌道衞星系統等。


新IP:解鎖未來新機遇

新的應用和服務要求我們探索新的技術。過去的分組交換方式存在逐包傳送、排隊時延長、易發生擁堵等問題,未來的交換方式或將採用類似鐵路軌道系統的交換方式,以減少排隊時延、保障可靠性,這需要在IP頭之後加入元數據(metadata)和控制信息。


最後,一張圖總結一下, IMT-2020 (“5G”) 與Network 2030有何區別?



網優僱傭軍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二維碼關注

通信路上,一起走!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