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篇兒丨髮型幫助川普贏得了總統選舉嗎?

綠茵陳2018-08-03 20:58:11

有言在先:蹭一會熱度,也做一會標題黨。本文正文裏川普的名字只出現過一次,若是為他而來的,可以不用繼續看啦。

本文節譯自約翰·奈分格和馬修·克胡特(John Neffinger and Matthew Kohut)的英文著作《MS COMPELLING PEOPLE——THE HIDDEN QUALITIES  THAT MAKE US INFLUENTIAL》(魅力人格——讓我們具備影響力的那些潛質)。

唐納德·川普

頭髮對於我們外表整體上的力量和温暖展示很重要,甚至超過穿着。頭髮會暴露出有關身份的深層次問題,併發射出強烈的信號,關於種族、地位、文化偏好,甚至是政治傾向。想象唐·金(美國拳擊經紀人)或唐納德·川普(這人大家都知道,他剛剛贏得了美國總統大選。又譯作唐納德·特朗普或者唐牀破) :頭髮就是他們的個人商標。

唐·金

人們喜歡談論頭髮。過去一段日子,16歲的奧運會體操運動員蓋比·道格拉斯的馬尾辮和美國宇航局(NASA)的“莫桑比克人”都成了新聞熱點。

頭髮是如此重要的身體特徵,於是我們人類集體花費數十億美元用於理髮、染色,以及其他護理。一個流行的新口語叫“頭髮糟糕的日子”,這暗示着一整天不順利,心情不好。

髮型是一種平衡行為:它要同臉型相配,還要考慮整體造型、體型,以及人格特徵。髮型師通過剛直和柔軟來表現力量和温暖。投射力量的髮型,重點是角度尖鋭,並配以不連貫的直線。如果髮型有均勻的密度,並分層次打理,則會呈現出柔軟性。

在很多商務場合,跟服裝一樣,低調簡樸的髮型傳遞出最強的力量。“如果現身商業世界的人,看起來被自己的頭髮支配,人們不會認真對待他們的,” 被《Allure》雜誌 認為是國際政務設計界後起之秀的華盛頓政務區造型師喬丹·普林格爾説。“具體到個人,你得找到方法處理髮量,讓它和你的體型、臉型成比例。”相比之下,在需要創意的領域,一個醒目的髮型能夠通過吸引注意力帶來優勢,從而讓這個髮型的擁有者給別人留下難以忘懷的印象。

對很多男人來説,頭髮相對簡單。整齊或者整潔的髮型顯示出一定程度的自我控制,這反應出來的是力量。

事情的另一端是軍人或警察,他們的公開形象必然是要投射力量。在一些注重細緻外觀的專業職業領域,如法律行業,也傾向於短髮造型。不管男人的職業如何,更少的頭髮通常意味着更強的力量(至少外觀如此)。邁克爾·喬丹讓剃光頭成為主流,這麼多年過去,剃光頭依然是一種強烈的外觀形象——是力量,不是温暖。這對科學家和光頭黨來説都是一樣的。

相反,如果頭上草木叢生,給人感覺更加非正式,能夠讓人聯想起温暖的自由意志或者是不修邊幅的個性。鬍鬚,鬢角,鬍子,以及其他面部毛髮,會有無數變化,但是基礎判斷是一樣的:人們能夠看得出,這男人的外觀是有意為之,還是放任自流。

不過,對大多數男人來説,頭髮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一個男的因為外貌被責備的話,也會是因為花了太多時間修飾外形。除非髮型是為了某種特定效果,尤其是對特定的亞文化來説——比如一個真正的莫霍克朋克頭,或者一個把頭髮弄成凝膠釘子的澤西海岸人,否則,在頭髮上花太多時間會讓人懷疑是太自戀了。

在決定髮型方面,女性面臨更多選擇,而如何平衡又是比較棘手的。例如,如果頭髮只有生硬的切割線,對於一個女人來説,可能會讓人覺得她不會廢話連篇,從而投射力量,但是對另一個女人來説,可能讓人覺得她太“冷”,這取決於該女性的臉型、年齡、膚色和個性特徵。

“如果一個女人看起來已經很柔和了,你不會再給她加點温柔可愛的感覺,但是,另一方面,你也不想給她弄出一個氣勢逼人的形象來,那不符合她的個性,” 設計師喬丹解釋説。畢竟,頭髮是一個反應性格的非常個人的事情,人們會根據髮型做判斷。而且如果你剪了個糟糕的髮型,沒有達到想要的效果,你也不得不忍受一段時間。

擁有風格不僅僅反應你的品位——它反應你的態度。做得好的話,你的風格會補充完善你通過性別、種族、年齡和外觀對外發射的信號,這樣,你就可以自如地調整自己的力量和温暖的呈現輪廓,宛若天成。【end】

PS:營銷、傳播、外部溝通真是一個有趣的話題,對於我這樣生性內向的人來説尤其如此,翻譯本書也是基於該目的。川普的髮型,外形,不夠“專業”的談吐,曾經被嘲笑,但是他在社交媒體上的表現居然為他贏得了相對更多的支持,繞過了精英把持的主流媒體,使他的力量和温暖能夠有效地投射出去。新時代到來了。


綠  茵  陳

長按下邊的二維碼可識別並關注

哪怕再是山窮水盡無路可走,只要能先知先覺地在一腳踏空前悄悄離場,縱是屢戰屢敗,人生漫長,也還能繼續體體面面地屢敗屢戰(做個普通慫人的好處)
閲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