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管理學創始人左哈爾:組織是一個生命系統

華夏基石管理評論2018-07-30 18:58:47

  • 作者:華夏基石管理評論


華夏基石管理評論讀書系列


前言:過去,在西方管理學中,組織被視為是一個社會系統,但“量子管理學”創始人、哈佛大學的丹娜�左哈爾教授卻從量子系統動力學入手,在為企業做組織變革諮詢的過程中認識到:組織是一個系統,卻不是牛頓式簡單系統,即認為組織是線性、可預知、可控制和孤立的,由獨立的運作部分構成,可以拆解開來進行分析,整體就是部分之和的系統。左哈爾教授認為,組織是一個複雜自適應系統,也可説是一個生命系統。如果不轉變認知,繼續視組織為牛頓式的簡單系統,組織變革就永遠會停留在表面的敲敲打打的折騰,不會觸及深層組織的深層次原因,自然也不會有什麼真正的效果。

 

牛頓式簡單系統與複雜生命系統的區別


組織是由人所構成的系統,這些人不僅有思想,還有目的、動機、價值觀和個人偏見。以上種種都會影響到我們思維的本質和內容。和人類一樣,公司系統或組織系統也有自己的大腦。公司正是通過自己的大腦來進行內部管理,並決定如何與外界環境中的信息、需求和機會實現互動。


量子系統動力學詳細研究人類系統起作用的要素和人類系統特殊的本質,學説旨在找到能使系統最大限度地高效、持續運作的干預策略。而量子戰略動力學認為大腦是一個思維過程系統,旨在尋找組織中領導者或組織團隊重新建立條件和問題的框架,找到最有效的干預點,從而有效制定決策。


單從簡單科學層面來講,人類的確是生物系統或生命系統。但是,今天的科學認為生命系統是非常特殊的系統,因其獨一無二的特質而區別於大部分非生命系統。牛頓式系統模型直至今日在很多情況下依舊被應用於市場或企業組織等人類系統中。目前,大部分公司甚至尚未意識到它們還在使用單一的牛頓式商業模式,這種模式經常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除了牛頓式簡單系統,人們也開始瞭解別外兩種經典系統:“複雜系統”和“簡單的自適應系統”。這種機械複雜系統是非自適應的——它不能學習,也不能進化。系統的單個組成部分也不會通過互相之間或與外部環境間的互動而變化。遺憾的是,企業中大部分“系統思考”都是以這種非自適應系統為模型。這就是我們通常的系統思維不能帶來深層變革原因。


和簡單的機械系統或機械複雜系統相比,以孤立狀態存在且組成部分極少的簡單自適應系統卻能夠適應或演化。達爾文基因突變模型系統地描述了單基因有時會隨機突變。基因所在的環境一開始不會受到影響,但基因自身和整個機體都發生了改變。


大約40年前,隨着複雜性科學的興起,人們明顯發現,生命系統可能遵循着一種十分不同的進化模式。通過更深入地密切觀察生命在環境中的運作方式,複雜性生物學家進一步發現了一種名為“複雜適應系統”的新系統。這種系統有着互相作用的組成部分,可以持續與環境進行創新性交流。它處在混沌的邊緣。當環境出現危機,整個宏大系統(機體和環境)和其內部成分會“共同進化”。

 

組織這個複雜自適應系統的十點特徵


複雜自適應系統是非線性、不可預測的,嘗試控制該系統的行為是毀滅性的,且該系統不能被拆分成更簡單的獨立部分。處在混沌邊緣的生命系統必須被視作一個整體,而且整體大於部分之和。相比之下,牛頓式簡單系統是按照藍本設計好了的,或者説遵循牛頓三大運動定律,而複雜適應系統形成於自組織之中。牛頓式系統在任何情況下保持不變,不會受制於內部變化;而隨着不為適應環境並進化,對環境內部非常敏感的複雜自適應系統能夠創造性地探索未來。牛頓式簡單系統是穩定的,而複雜自適應系統可能極不穩定,這種不穩定性使之得以在混沌邊緣成長髮展。


無論是最小的阿米巴蟲還是我們自己或我們的組織和文化,所有有生命的東西都有能力成為這種系統。我們是平衡在混沌邊緣的複雜適應系統,對人而言,我們的免疫系統在混沌的邊緣尋得平衡。心跳和大多數大腦活動也是如此,我們創新思考進的自然精神活動當然更是如此。


複雜適應系統有進個特徵,賦予其世間獨有的創新運作模式。因為這些特徵會引起系統的創新性進化,我們可將之視為系統內部的變革原理。思維——即意識及其結構化內容——本身就是大腦遇到意義域時產生的複雜適應系統。因此,這些轉化原理也同樣適用於意識內的變革(學習、演化)。


我認為,這些轉化原理給予了靈商建立範式和打破範式的能力,還使任何旨在改變人類行為和動機的嘗試得以實現。這十個特徵是:


1)自組織。系統的內部沉睡着一種深層次秩序,但這個秩序是一種潛在可能,當系統的自組織和環境對話時,該秩序可以接納系統選擇採用的任何形式。


2)有限的不穩定性。系統僅存在於混沌的邊緣,恰好落在有序與混沌之間的不穩定區域裏。我們將之描述為“遠離平衡”。如果該系統完全不穩定,它會瓦解並陷入混沌;如果完全有序,就會變得死板且不能自適應。


3)湧現性。系統比其部分相加之和更“大”。整體有着單個部分所不具有的性能與素質,只有在系統適應環境並隨之進化時,整體才會具有湧現性。


4)整體性。系統沒有內邊界,也沒有可辯識的獨立部分。每個“部分”和所有其他部分相互糾纏、相互影響。部分是通過互相之間和與環境之間的關係來進行內部定義的。


5)自適應。系統不僅會一邊運作一邊學習,還會在探索自身未來時重新創造自身。這種對環境內部敏感的適應性部是包含在與環境相互自我創造的對話中。


6)進化突變。突變在系統未來最終湧現的結構中發揮着創造性作用。


7)可被外部控制破壞。系統脆弱地維持內部的秩序和平衡,當外界試圖施加控制時系統就會被破壞。系統的自組織會崩塌,然後系統會恢復成簡單或複雜的牛頓式系統。


8)探索性。該系統不斷探索其可能的發展未來,並在探索中創建自身。


9)重構環境。系統會在重構其環境的邊界與質量時重新組織其內在發展。


10)在混沌中保持秩序。系統會從混沌中創造秩序,產生“負熵”。它會給無形或無結構領域帶來新形式。還會創造新秩序,繼而創造新信息。


  • 説明:本文正文摘編自《量子領導者》一書,旨在分享新知,如涉侵權,請聯繫我們。


往期回顧

審思自我,洞悉人性,讀《員工心理學》| 週日薦書


何謂“長青”企業?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變與不變” | 讀書



點擊下方“閲讀原文”獲知更多華夏基石圖書信息
↓↓↓


https://hk.wxwenku.com/d/108188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