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專訪:為醜聞負責,中國科技公司虎視眈眈

鳳凰科技2018-07-23 03:32:07

iFeng科技
鳳凰網科技官方賬號,帶你直擊真相



科技新聞網站Recode週三發佈了聯合創始人卡拉·斯韋什(Kara Swisher)對Facebook公司創始人兼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專訪。兩人在採訪中討論了、數據隱私醜聞、政府監管以及Facebook分拆等話題。


扎克伯格稱,他設計了Facebook,如果有人因為數據隱私醜聞被解僱的話,那應該是他自己。不過,扎克伯格表示他現在不會辭職。另外,在分拆Facebook問題上,他認為分拆會為中國科技公司在行業內佔據主導地位鋪平道路。


以下是採訪要點:




俄羅斯借Facebook干擾美國大選


斯韋什:我就從今天的熱門新聞開始吧。你看過特朗普和普京的新聞發佈會了吧。


扎克伯格:我看過相關新聞。


斯韋什:特朗普説,沒有證據顯示俄羅斯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利用社交媒體干擾大選,也沒有做過其他與眾不同的事情。


扎克伯格:我們看到的證據非常清晰,俄羅斯確實在試圖干擾大選。


我們已經設法與政府合作。好幾個調查正在進行中,他們(政府)顯然掌握了遠遠更多的信息。但是,我們在大選前已經注意到了俄羅斯黑客組織,後者是俄羅斯軍事情報部門的一部分,我想我們的政府把這個組織稱之為APT28。他們在嘗試使用更多傳統入侵技術:對的賬號實施釣魚式攻擊,只是為了訪問人們的賬號。


實際上,我們在2015年年中就證實了俄羅斯黑客的入侵行動,並通知給了美國聯邦調查局。當我們在2016年發現他們在大選期間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實施類似活動後,我們也把這些活動通知給了我們認為面臨風險的一些人。


現在,我們正在其他領域逐步確認俄羅斯干擾大選的方式。他們設法運營一個配套的信息發佈平台,使用的是不同組織。這次不是APT28,而是“互聯網研究機構”(IRA)。IRA基本上就是建立一個假賬户網絡,旨在散播引發社會分裂的信息。


斯韋什:假信息。


扎克伯格:是的,就是造謠,引發社會分裂的信息。


在注意到這種情況後——我們認為我們在這一點上的行動太慢了——但是一旦發現,我們就制定了這個全面路線圖,使用一套技術處理這種類型的安全威脅以及釣魚式攻擊和更傳統的網絡攻擊方法。這套方法幫助我們應對了自此之後的所有選舉,包括法國總統大選、德國選舉等。


現在,我們開發人工智能(AI)工具來尋找這些假賬號,找到配套的虛假活動網絡,取締它們。我們讓所有人以這種不該有的方式做廣告變得更加困難。許多廣告透明度工具針對的是廣告商,尤其是投放政治議題廣告的人,它們會掌握大量信息,制定非常高的透明度標準。




假新聞


斯韋什:咱們談談新聞吧。似乎每一天都有更多人要求你對新聞下個定義。你們在面向出版商、公民以及其他人的新聞分銷能力毋庸置疑。站在你們的角度,你怎麼看這一點?就在我們的採訪進行時,一場國會聽證會正在進行中。保守派認為,你沒有為他們提供發聲的空間。以保守派新聞網站InfoWars為例,為何你們讓它存在,但不允許它通過你們分發新聞。


扎克伯格:我們在處理這方面問題時遵循兩個核心原則。為人們提供發聲平台,這樣人們就能表達他們的觀點。然後,保證Facebook社區安全,這一點我認為真的很重要。我們不會讓人們策劃暴力活動或者攻擊其他人,做壞事。這些原則確實有它的利弊,彼此牽制。我們認為,我們的責任是阻止假新聞廣泛傳播。


我們針對假新聞採取的措施,並不是説你不可以在互聯網上説錯話,這太極端了。每個人都會做錯事。如果我們因為人們犯了少量錯誤就取締他們的賬號,這就很難讓人們發聲,很難説你重視言論自由。但是同時,你可以隨意在某一天看看在Facebook上廣泛傳播的前100條新聞,我真的認為我們有責任確保這些新聞不是假新聞,不是在公然造謠。




數據隱私聽證會


斯韋什:那麼咱們接着説説隱私和數據吧。你怎麼評價你在國會的表現?馬克,他們並沒有難為你。他們做的並不好。這是我的觀點。


扎克伯格:你認為他們做得不夠好?


斯韋什:我認為你表現的很好,但只是因為他們做得差。


扎克伯格:好吧,許多人從遊戲者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有人贏就得有人輸。


斯韋什:我説的不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問題。我認為他們沒有在特定問題上一直追問你。其中一個就是你們如何處理數據的,另外一個有關劍橋分析公司的,我認為你們現在還在調查。官方也仍在調查數據泄露醜聞是如何發生的。當時,你的辯解是:“我們沒有發現,一旦發現後,我們就採取了措施。”


我想問的是,你們沒有發現什麼?為何你們沒有發現這些數據正在被濫用,因為我記得你曾經在2008年還是2009年討論過這個話題。


扎克伯格:是的,我們的原則是:一方面,你希望人們能夠控制他們的信息,能夠把信息從Facebook帶到其他不同應用中,因為我們不會建立所有社交體驗,讓人們在其它地方使用他們的數據應該是一件容易事。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他們在Facebook上建立了信息,與我們有一定關係,那麼我們也有責任保護人們,保證他們的安全。


在劍橋分析事件中,一位開發者開發了一款測驗應用,然後一扭頭把人們給他的數據出售給了其他人。這顯然違反了我們的所有政策。我的意思是説,這很可怕,是這樣吧?我們不會銷售數據,不允許任何人銷售數據。由於數據是在他們的服務器上,我們不一定能夠看到他們從事的交易或其他事情。


斯韋什:但是你們過去曾經抓過現形,在這一點上遠遠比以前更為嚴格。


扎克伯格:我們做了許多工作。其中之一就是不斷審計,並且已經開發了技術系統來查看是否有開發者以奇怪方式索取信息。對於我們能夠審計的開發者服務器,我們進行了抽查。但是,許多工作還得依靠標記,要麼是用户或執法部門的標記,要麼是其他人向我們舉報。我認為英國《衞報》第一個向我們指出:“嘿,我們認為亞歷山大·科根(Alexander Kogan)這名開發者在賣信息”。當我們得知後,立即關閉了他的應用,將其主頁下架,對數據進行驗證,確認數據已經刪除。


現在回想起來,我們在這一事情上真正搞砸的是,我們相信了這次驗證。通常來説,我不瞭解你,但是當有人提供合法證明時,我就傾向於相信它。但是回想起來,一目瞭然……。




為數據泄露負全責


斯韋什:是否應該有人因為這一事件被解僱呢?我曾經問過雪莉(Facebook COO),但是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扎克伯格: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但是注意,我設計了Facebook這一平台,如果有人因為這件事被炒,那應該是我。我認為,未來重要的是確保我們在這一問題上做對。


但是整體來看,這是一個重要問題。對於我來説,這個例子説明人們會根據你處理問題的方式判斷你這個人。我認為,在這一問題上,我們做對了。實際上我們在幾年前就採取了許多措施,防止這一問題再次發生。


斯韋什:不過,要説清楚的是,你現在不會炒掉你自己吧,是這樣嗎?


扎克伯格:不會在當前的採訪中炒掉自己。




政府監管


斯韋什:如果民主黨重新上台執政,你認為監管力度有多大?他們對你們公司和谷歌似乎相當有敵意。


扎克伯格:我認為你太專注於美國了。


斯韋什:好吧,咱們放眼世界。顯然,歐洲是一個監管力度遠遠更強的地方,你注意到了嗎?


扎克伯格:我認為最有可能被監管的地方在內容。美國有着悠久的鼓勵言論自由傳統,這已經被寫在了憲法中。所以,我們對於政府試圖監管的舉動感到十分厭惡。但是幾乎在全球其他任何一個國家,儘管人們普遍希望獲得儘可能多的言論自由,但是有人會指出一些東西可能比言論自由更重要,所以要防止仇恨言論的傳播……


我們開發了AI工具來偵測恐怖分子會在何時試圖傳播內容。在任何人看到或替我們標記恐怖主義內容前,我們的系統已經標記出了其中的99%內容。目前,我們建立了一支2萬人的隊伍來審核內容。




分拆Facebook會壯大中國科技公司


斯韋什:好,你能夠應對監管挑戰。一些人呼籲分拆Facebook或亞馬遜這樣的大公司,因為這些公司變得太大了。你會對此感到擔心嗎?


扎克伯格:總的來説,這引發了一場非常有趣的討論。如果你真正開始研究為何我們會成為一家大公司,你會發現我們並不大……從傳統意義上説,我們並不大,因為儘管我們是在美國如此龐大,許多人在這裏使用我們的產品,但是如果我們不是一家跨國公司,如果關閉美國以外的業務,我們的利潤就沒那麼豐厚了,甚至可能無法盈利。


因此,我認為你是從政策角度提出的這個問題,那就是我們是否希望美國公司向世界產生輸出?我們在這個星球上長大,我認為我們的許多價值觀與這裏人的是相同的。從安全原因和價值觀來講,從事跨國業務都是非常有利的。


坦白講,如果我們不進軍其他市場,那麼替代者將會是中國公司。如果我們認為“以國家名義阻撓美國公司,讓他們更加難以在其它國家運營,讓他們的規模變小”,那麼會有大量其他公司願意、也有能力接替我們的業務。


斯韋什:你們目前在中國的處境如何?


扎克伯格:無法使用。


斯韋什:會努力在中國推出Facebook產品嗎?


扎克伯格:從長期來看,如果忽略中國這個大國,你很難實現讓這個世界更加緊密聯繫在一起的使命。


斯韋什:需要採取什麼措施?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説,現在距離我們採取行動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認為我們需要在某個時間點弄明白,但是我們需要找出一個符合我們原則、目標,並且遵守當地法律的解決方案。否則,什麼都不會發生,現在,我們還沒找到這麼一個交集。




Facebook形象變差


斯韋什:Facebook現在的形象不是太好,你同意嗎?


扎克伯格:沒以前好了。


斯韋什:你對此有何感想?


扎克伯格:我個人的感覺是,過去10年或15年,我們基本上受到的都是人們的歡迎和鍾愛,如果人們想要在幾年時間內聚焦一些真正問題,我能接受。


斯韋什:你今年的目標是什麼?你設定了目標,今年要整頓Facebook。去年,你在美國展開了巡迴旅行。今年的個人目標是什麼?除了整頓Facebook?


扎克伯格:我已經完成了一些個人挑戰,因為我認為運營一家公司是一件耗時耗力的事情。為了擴大視角,你也想做一些其他事情。不管是跑步、學習普通話、造訪不同地方、開發AI管家管理我的家,這些都是好事情。


但是今年,我認為我們需要處理許多問題,不適合專注於其他事情。這也很有趣,這是一個重要挑戰,我們需要盡全力確保我們能夠解決問題。


斯韋什:會持續多長時間?


扎克伯格:我想我們需要花費大約三年時間來徹底重塑Facebook,解決所有內容問題和安全問題。但是好消息是,已經過去一年半了。我確信,到今年年底時,我們會在許多問題上實現顯著改進。我不認為我們在明年的表現會和預期的一樣好,但是會很接近。




最令人興奮的產品領域


斯韋什:好的,我的最後一個問題。很簡單,你認為現在最令你感到興奮的產品領域是什麼?讓我們在這個話題上結束採訪。


扎克伯格:從更長遠來看,作為一名技術工作者,讓我感到興奮的始終是新的計算平台。每10年或15年就會出現一個新的計算平台。他們總是更自然,能夠更多捕捉人類體驗。在沉浸的世界裏,你會更自然地分享你的體驗。我認為,虛擬現實(VR)和增強現實(AR)技術平台真的很了不起。


責編 | 劉考坤


目前100000+人已關注加入我們

       

       



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户端訂閲鳳凰網科技。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