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歲月丨温柔的小孩

綠茵陳2018-07-21 01:08:15

昨天晚上,發生了一件不愉快的小事。

小寶的學生卡找不到了,是兩張卡片——藍色和黃色。雖然到目前為止,沒發現它們的用途,但是我和寶爸一直兢兢業業的保存着它們,基本上只要和小寶有關的類似物件、書籍等我們都加倍小心的保管。我想,家有小學生的父母們估計都能理解我們的心態。

班主任老師在班級羣裏發了通知,要求在週四帶學生卡到學校去。本着不要給老師添麻煩的心理,老師對發給家長的通知,我一向都是積極響應的。即使如此,前兩天還鬧了個烏龍。所以這次不能再發生那樣的事了。

我記得是讓寶爸放到一個卡包裏了,但是他沒有找到。我一遍遍地翻找可能放置的地方,抽屜、書櫃……都沒有,記憶就跟個負心漢似的,一次次騙得我心碎。

我忍耐不住,衝寶爸大聲嚷嚷。遍尋不果的情況下,我堅信卡片一定是給他了,而現在居然找不到了。

聽到我大聲説話,正在寫作業的小寶走出來,拉住我的胳膊,安慰我:“媽媽,不要着急,還有最後一條路。”我以為他有什麼好辦法,他説:“實在找不到了,就報告李老師,也許還能補辦。但是最好不要這麼做,她夠忙的了。”我真是無名火起,又大聲説寶爸怎麼這麼不小心,寶爸也跟我嗆起來,惹得我更煩躁了。

小寶站在我身邊,有點可憐兮兮的,他把臉靠到我的胳膊上,輕輕地説:“媽媽,不要發火,你要原諒別人。”“不管多麼大的事,你都要原諒別人。” 反覆説了幾次,一個8歲孩子,也説不來別的勸慰的話,他的意思大概是説爸爸是有錯,但是原諒他吧,即便這是滔天的錯。

我感覺自己是有點過頭了,就冷靜下來。記憶力閃過一道光,我想起來有一次讓小寶姥爺去幫小寶辦個學生用交通卡。就是那次,從卡包裏取走過這兩張卡。

馬上翻找姥爺的錢包,果然,兩張卡片好好地放在裏面。

我很開心。固然也是因為找到了卡,但更開心的是,家裏這個小孩子能有體諒別人的心,能温柔地勸説發怒的媽媽。我也很慚愧,回想那個時候,火氣來得真是莫名其妙。

對待小寶也是如此,大多數時候,我們心平氣和、快快樂樂地對話,但是隻要輔導他寫作業,講一遍不會,我馬上就急了,他要再一走神,巴掌都上來過。他書寫時很用力,寫一會兒手就累了,字寫得也不夠好。糾正了很多次,有時我就忍不住了:“你看人家***,字寫得那麼漂亮,你再看看你寫的,這都是亂七八糟的醜八怪。”拿別人家的小孩來刺激自己家的小孩,我曾經發誓不要做那樣的父母,但是自己真做了媽媽,卻也如此粗暴。我情緒變壞,會影響到小寶,他也會頂撞我,但平靜之後卻總是先向我道歉,小鹿一樣純真清澈的眼睛含着畏懼和擔憂。要道歉的是我啊!寶爸也差不多,一到寫作業的時候,就有可能失控。

父母無論實際上怎樣,在這個階段的孩子心中都是偉大的,也只有孩子才會真心覺得自己的父母偉大吧。固然有時候我和他爸爸傷害了他,他卻總是忘掉這些不好,依然把我們當做是崇拜的人。晚飯時和他聊天,他告訴我們:“學校現在不缺教課的老師,缺一些搬東西的人,還有技工。”寶爸就逗他:“那爸爸去你們學校應聘可以嗎?”他説:“爸爸可以去應聘校長。”要知道,校長可是他心目中的權威人士。

回想起小寶更小的時候,許多次,只有我和他的午後,在小區裏玩,陽光直曬,他也絲毫不在意,在沙坑裏獨享屬於他的快樂。我躲到樹蔭下,時而觀察下他有沒有弄到嘴裏、眼裏,時而吼一聲“別亂吃”。他還經常帶個小鏟子挖土玩,在他3歲的那個端午的午後,挖完土,他躺在吊牀上悠悠盪盪。後來我躺吊牀上,請他推動。再後來,他要我抱着他,有蟬鳴,涼風,搖搖的吊牀,温軟的寶貝,直要人睡去。

那些時候,會突然間覺得日子好漫長,他還要多久長大,又或許光陰似箭,轉眼間他就已不需要我的陪伴。果然是轉眼間他已經這麼大了,而這陪伴卻太短。即便父母子女間,一錯身也是百轉千回,我得珍惜他尚年幼需要陪伴的時光。我喜歡小熊維尼那句話:You are braver than you believe, stronger than you seem, smarter than you think. 我要讓他知道,讓他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這温柔的力量。

在所有地方看到自己 | 在自己身上看到所有人

閲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