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試圖把我們埋了,他們不知道我們是種子”

摩登天空雜誌2018-07-20 18:57:51


“這是一家酒吧,5米多的層高,幾乎沒有內飾裝修。四周安裝了鐵製樓梯和簡易平台,形成環形看台,台下正中是個10平米左右的鐵籠。燈光昏暗,電子音樂轟轟作響。狂歡還未正式開始,DJ 搖頭晃腦,顯得有點漫不經心。”


“成都科華路某寫字樓4樓一家酒吧裏,一個10平米的“鬥獸籠”中,不時有人上去“廝殺”,幾乎拳拳到肉。他們當中有學生、司機也有白領,勝者每場有500元獎金。但在近期一場比賽中,獎金被提升到了5萬元,還引來一名號稱“泰國拳王”的報名。”



導演/撰文 | 木小瓷

拍攝 | 崔承瑞,木小瓷,陳翔

剪輯 | 胡志明

配樂 | PuroWuan,Borgore,kyougen,SHENG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關於 Monster 的媒體報道,關鍵詞都是“地下格鬥場“,”地下黑拳“,“3個月50次血腥肉搏”。拳手的汗水會從八角籠的菱形鏤空縫隙中濺到觀眾的臉上,這時總會有姑娘忽然尖叫起來。



Monster 成立於2015年,2017年,搬到了現在的富力天匯6 層。2018年1月,在停賽四個月之後的比賽預告裏,標題是“他們試圖把我們埋了,他們不知道我們是種子”。


2018年5月18日,週五,MC 火車説我們運氣很好,今天總共有五場比賽,頭兩場自由搏擊,一場職業拳擊,兩場綜合格鬥。而平時,只有四場比賽。


這一次的壓軸主賽是綜合格鬥,來自成都的對陣山東的一個俱樂部和重慶的一個俱樂部。恩波格鬥了是或內規模比較大的一個純公益性質的少數民族俱樂部,全是藏族彝族的拳手,Monster 和恩波格鬥合作了多年,也一直在為這些二三線的拳手在做他們的比賽。


拳台上的火車會把音調拖得很長,而他平時説話時語速極快,思維跳躍。火車很能説,能説到點兒上去,也能説到你心裏去。火車一直在強調“我們不是黑社會,我們是拳擊運動員。”


一直有人問我,火車,來你們這兒打比賽有他媽什麼要求。還是那兩個字:勇氣,勇氣,勇氣。


比賽比想象中還要刺激,有時候你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已經迅速結束了。“今天比賽怎麼樣嘛?”“太好看了!”火車最後和我們打招呼説他要走了,我問他去哪,他説:回家,帶孩子。



“人生難得狂妄”


口述|火車

編輯|木小瓷



Monster 是在2015年的11月份成立的,當時我們在美領館的保利中心,就是大家所知道的,成都很出名的魔方大廈。最早其實是因為愛好,慢慢做到了現在,也有很多的俱樂部參與了進來,大大小小俱樂部將近一百多家了,拳手大概3000多名。


我們一直想給一羣中國的這一羣二到三線的拳手一個機會。因為他沒有那麼多比賽可以打。我們當時在成都體育大學成都體院的散打隊做過一個市場調研,一個大學生四年只打十幾場比賽,除了一些校園運動會,省運會全國運動會水平再高一點,亞運會奧運會,然後就沒有了,他們這一生就打不了多少的比賽。



我們一直都是在做一個平台,拳手孵化平台。我們勵志還是想把這種格鬥模式推廣成職業的。我們當時在成都有三樣東西,三無,無拳手,無培訓,無所謂的積分。全部是以來配對的形式來開展這樣的比賽。所以三年下來,我們自己感覺還不錯。


我們今年把一種新的格鬥規則引入到了 Monster ,就是綜合格鬥,國外叫 MMA是我們今年非常大的一個重心,也是我們今年主推的一個拳賽的一個規則。很多拳手他願意打這樣規則的比賽,它更近乎於街道。因為它站立也有,地面也有,兩種方式都可以進行。



任何的運動都有意外,你打籃球都有可能骨折,打高爾夫有可能都要扭傷,打乒乓球也有可能把手指打斷。國家做過一個調研和一個數據的統計,搏擊的傷害,輕於舉重,輕於體操,可能也輕於籃球足球。


只要選手的水平相差非常接近,其實是沒有多大傷害的。但是也存在一些意外,比如説臉骨有一點點的打開或者打裂,這個是存在的。但是這個運動目前為止來説的話,它是非常安全的,它是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的一個表演項目,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有可能就有綜合格鬥這個項目。


 Monster 在保利舊場地拳賽現場


我們一直從來沒有把自己定性為酒吧的比賽,就是酒吧格鬥。我們一直定性為是拳場,再加上我也有四川體委和一些相關部門對我們的認證和支持,我們一直是尊重拳手的,拳手是我現場最主要的 Super Star


我是怎麼接觸到這個行業的,就是一部電影吧,《搏擊俱樂部》。裏面有一些話太酷了,就是什麼車子房子票子都代表不了你,唯獨你戴上拳套能走進這個拳台,所有的人,再帥的人都會看着你。


我自己覺得中國人很壓抑,中國人需要釋放。很多人找不到自己所謂的社會存在感,但是我們可以每週給他一個機會,所以他這輩子不可能當一個職業的 fighter,他至少有過這樣的經歷,有過就好了。


以前中國又是很尚武的民族,這幾年大家在街頭,包括學校,也看到了一些暴力事件,但其實我們搏擊並不是來弘揚暴力。



 Fighter 是有精神的,它是有文化的。對,所以説我們想告訴大家,搏擊,不要去看它暴力和血腥的一面。它有很多面,它有勵志的一面,它有堅韌的一面,它有冷靜的一面。


音樂能調動一個人,改變一個人當時的狀態跟思想,我們今年的任務也是把每個細節的音樂摳好,開場的音樂,拳手在中間比賽的音樂, 休息的音樂怎麼來給觀眾互動,怎麼來給拳手選勾選音樂就是我們今年的一個比較比較重點的一個方向,把每個細節做好,讓拳手真正的調動起他那個感覺:我媽這個真的是要上場打人,我要上去幹仗了,我們希望把這個狀態給它調整起來。


對,我希望拳手上台就是興奮一點。人生難得狂妄,好不容易給一個狂妄的機會,你還不狂妄。



 休息、備戰的拳手


 Monster 拳賽在339 Undernpass 園區內 拳賽現場


以你的工作為例,三分能力六分運氣,一分貴人扶持,有本事不算你本事,你要運氣好也不算你本事,你要對一個 boss ,你才可能起得來。唯獨拳手,九分靠自己,一分靠教練,誰也幫不了你,對你要麼把別個打暈,要麼你被別人打暈,所以這樣的精神我覺得在這個社會對於我們這80後90後乃至00後是極其之缺失的,每個人都是無所事事,遊手好閒,也不知道每天都想什麼也不知道幹什麼。


搏擊這個東西,各行各業都有人在玩過,包括很多民族藏族維族回族彝族蒙古族,很多少數民族的拳手和我們漢族的全省其實有幾個拳手印象我比較深刻。我不知道有些能不能説,以前我們做了一個事情叫格鬥孤兒,你知道嗎?當年很火,當時也做過一些當過當時有很多負面的報道,就是媒體對這個格鬥和孤兒這兩個詞很敏感。



但是我們這些孩子,是一羣涼山州的孩子,大涼山的孩子,然後怎麼説,他們由於種種的原因吧家庭的原因,然後有一些環境的影響,然後自己的生活狀況及其之艱難。我們其實就想讓這一羣十二三四歲的孩子找到一個生活的出路。


我自己覺得其實讀書對於他們的幫助肯定有用,但對於他們的未來成長的幫助,我覺得不是太大。通過這個事情我們讓這一羣孤兒找到了一個自己的方向,對,就是搏擊。我們去採訪過他,他們説過一句話,你想幹什麼?我就想打 UFC ,我就想為我的國家爭光。我覺得夠酷,對,這也是一條出路,不一定一定要學那麼多,X 乘以 Y 偏要當數學家才才叫有出路,偏要戴起博士帽才叫有出路。fighter 運動員也能為國爭光。


2017年朋克音樂節 MorningHouse


2017年汽車音樂節


大家一直對拳手有一個誤區,就是往江湖社會人士的一塊劃分,也有過這樣不好的選手,前段時間才經才有一個拳手是打比賽不行,打車挺厲害的,砸車。你怎麼能這樣?所以説覺得挺無聊。


還有一個拳手我印象比較深刻,他是一個半業餘的 fighter 。以打比賽為生的叫做職業拳手,有自己固定生活的工作,再打比賽的這種叫做半業餘。這個人是雲南的一個拳手,他的工作我也覺得挺酷的,洗碗工。平時他是在一個俱樂部訓練,訓練完就去洗碗,他是雲南的一個孩子。其實就是你這輩子把一件事情做好,不管結果怎麼樣,已經很酷了,真的你已經很酷。



其實一直説 Monster 是到底是個拳場還是個比賽,還是個所謂的亞文化,一個新鮮的業態,我覺得其實都不是,我們是一個機會,一個很小的機會,能讓這一羣能讓這一羣 Underground 的拳手能走到台前來,能讓一些商業的賽事能看到這些拳手。


他們在我這打了一年多的比賽,然後出去打比賽,每場比賽就可以掙到三四千塊錢,其實我覺得我很幫他,他一個月打兩場的話掙個6000塊錢,在成都生活應該沒有多大問題了。


我們不是靠商業出名,是靠口口相傳出名。雖然説是綜合格鬥偏血腥,確實是有點血腥,但是你把它當成一個運動來看的話就很好。拳賽還是要看現場。



我們家一直做的是一種 Live ,每個人都是站着的,所有人都看着你打得好就鼓掌,打着撇或者你消極對抗,我們就會噓你。為什麼?你要尊重這個擂台,Respect 這個地方,Respect everybody Respect MCRespect judge 。如果你不尊重這個地方的話,你會死的很慘。


三年開業至今,我們沒有一起打架鬥毆,也沒有一起酒後鬧事,所有的客人,所有的拳手和所有的俱樂部非常尊重這個地方。



 2018年5月18日 Monster在新場地富力中心6M的比賽現場,最後一張圖為胳膊脱臼的拳手


我們現在就是想把水平做起來,讓大家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正的職業搏擊。在保利的時候它更近乎於那種所謂的黑拳。但是我們還是因為要有一個職業的轉變,也希望我們所有的客人,俱樂部,拳手不再是以那種 underground 的眼光看待我們。我們就是一個非常標準健健康康正能量的一個比賽,但是我們的文化的元素也沒丟。


其實覺得這樣的文化我覺得很好,對,格鬥的文化,街頭的文化。因為本身街頭就是屬於大眾的,所以大眾玩起街頭的文化,它就更容易,這本身就是我的生活。我們也立志於通過我們的拳賽帶給你這樣的感覺,不管你是怎麼樣,場上説了算,隨便你多牛逼,打了再説。



我們的口號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 。冠軍冠軍火雞晚餐吶。贏,你就贏一隻火雞,輸,也只是輸一頓晚餐。無所謂的,人生有那麼多的經歷,被打暈,這都是一個很小的點,我們就是想把這個點告訴每一個人,面對什麼樣的苦難,都是bullshit。我們也是這樣。


我們中國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貧窮,商業對接不到我們了。 所以説為什麼我們堅持三年,很多人都以為我們掙錢了,怎麼掙錢,沒有掙錢,掙錢的話我都開勞斯萊斯了。而且又是在合規合法正規的情況下來開展到我們的拳賽。其實就想把這個拳賽做成一個文化,屬於我們西南,屬於我們成都的一個搏擊的印記,就 OK 了。





作者介紹


 木小瓷 

微博@木小瓷哥哥


90後作家,導演,時尚達人。2015年畢業於四川音樂學院。2016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首部個人小説作品集《撒野》,比想象之中暢銷。視頻欄目《音藥家》負責人。明星訪談節目《 YO TALK 》主持人。個人公眾號:撒野( peaceandfuck )。



 關於 ALLIZILL 


項目位於市中心繁華區域——順城街富力天匯 MALL(東華門街63號)4號門電梯直達6 內。

總佔地2000平米的空間,其中包括35個15-40平小空間、1個400平8米層高的大型多功能 live 空間、1個300平街頭公共空間。而這些空間由36家不同業態的商業組合。

這裏匯聚了嘻哈、電子、紋身、拳擊、中國傳統文化創新及亞文化等多種文化元素。

我們面向街頭文化、亞文化的羣體來開放加入,希望共同將 ALLIZILLA 青年文化空間打造成最具“神祕、活力”的文化聚集地。


BFCD.2018室內朋克硬核音樂節

時間 | 8.4   地點 | “6M”青年文化空間



歡迎關注我們關於成都的系列欄目文章,視頻。


關於消失的保利大廈,339,Monster ,無忌火鍋,張若水, PH7 攝影團隊,半仙SM體驗館,舞者謝葳蕤,蹦迪達人康康的故事。

以及卓越, Kafe Hu ,Mike Gao ,藝術家 Fansack ,無早主理人 Rosa ,插畫師 Icy Tan ,褚喬,便利商店主唱郭碩戈多樂隊貝斯手小明,極限運動推廣人“俊”,33oz主理人李瑩,他們眼中的成都。



文 | 木小瓷

攝影 | 墨築視覺 / 季葉可





 你還可以看看這些  

這,才,是,成,都。

在成都,花一百塊錢就能找人打臉

New Noise廠牌主理人Jef:我在這邊呆了一年讀書,然後就愛上了成都


本文由摩登天空雜誌原創,轉載請聯繫後台


點擊文末“閲讀原文”

進入摩登天空雜誌微店

愛來不來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