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幸福,叫我有一個“發小”……

李清淺2018-07-19 10:52:27

即使生活給了我一地雞毛

我也要把它紮成漂亮的雞毛撣子

這是一個超級接地氣的公號

文|  來源|李清淺(wliqingqian)

01

 

我又被髮小小懶蟲明晃晃地紮了心,我吐槽極不適應二胎生活,小懶蟲一條留言亮了:

 

少壯不努力,長大帶孩子。

春眠不覺曉,醒來帶孩子。

舉頭望明月,低頭帶孩子。

商女不知亡國恨,一天到晚帶孩子。

夜夜思君不見君,還得埋頭帶孩子。 

洛陽朋友如相問,就説我在帶孩子。

待到山花爛漫時,我在叢中帶孩子。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天到晚帶孩子。

 

我能想象出小懶蟲的得意,畢竟這種才華橫溢的留言,也就她想得出,當然也知道她就是秀秀才華,本意其實並不是要扎我的心(就算是她故意扎我,我也當她是為了秀才華。

 

昨天突然想到,我好像從沒有好好寫過小懶蟲,今天就講講我和小懶蟲的故事。

 

我和小懶蟲是真正的發小,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一塊玩兒。

 

當時我們一塊玩兒的發小還有一個,叫,她原先賣電腦,後來在淘寶刷單,現在改賣男性保健用品。那天我和小懶蟲聊天,都誇劉三姐做事有魄力,如果能成功,那麼離月入百萬不遠了。

 

小懶蟲突然興奮地和我説:我馬上要月入五十萬啦!

 

我吃了一驚,以為她找到啥財路了,結果她説:不是説朋友的平均收入就是你的工資水平麼?你的收入加上三姐的一百萬,我不就馬上月入五十萬了嗎?

 

我一聽馬上眼前一亮:那我也要月入五十萬了,三姐的一百萬加上你的收入,我也是五十多萬。

 

我們兩個嘻嘻哈哈都巨開心,彷彿馬上要步入人生巔峯了,而我們能否步入人生巔峯,主要取決於我們另一個發小的收入能否月入百萬,所以雖然我們商量要不要屏蔽三姐的朋友圈(男性保健品的文案,真心不能看啊),但是還是希望她能早日月入百萬,所以,要加油哦,三姐~~

 

扯遠了,再説回小懶蟲。



 

02

 

我説了,我們從小學一年級就認識了,那時小懶蟲在我心中,是女神一樣的存在(現在也是),她學習好,家裏條件也好,媽媽是我們學校的老師(你好,程老師),爸爸在縣城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她是班裏的學習委員,還是少先隊小隊長(好像後來成了中隊長),而我只是一個成績平平的胖女生+農村土妞,在平凡普通的我看來,這樣的小懶蟲,簡直光芒耀眼。

 

猶記得一次我們班拍證件照,全班女生穿的都是小懶蟲的一件衣服,那件衣服,在我眼中很高級很公主範兒。小懶蟲説,多年後才知道,那件衣服花了爸爸一個月工資,小時候的小懶蟲就這麼豪。

 

我人生中吃的第一塊“巧克力”,就是小懶蟲分給我的。

 

彼時當日,有劉三姐、我、小懶蟲,還有另一個叫阿敏的姑娘,我印象中我們好像當時還自稱四姐妹,遺憾的是我和阿敏已經至少十年沒有聯繫了,小懶蟲和她倒還有聯繫。

 

那天小懶蟲拿出兩塊巧克力,説是城裏的一位親戚給她的,她小心地打開,將一塊巧克力掰成兩塊,我們四個每人吃了一小塊。

 

吃到嘴裏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好吃的東西,好甜,好香,好糯!!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吃到這麼高級的零食。

 

這麼説真的不是我誇張,那是經濟不怎麼發達的八十年代末,我是一個最遠去過縣城的河北農村土妞,壓根沒機會吃這麼高級的零食。

 

幾年後我才知道,那個讓我念念不忘的東東不是巧克力,而是巧克力味兒威化餅,應當是小懶蟲搞錯了,可即使是威化餅在當時的我看來也好好吃,好高級,幸福感簡直爆棚。

 

可能是這份美好的記憶使然,我現在依然愛吃威化餅,只不過考慮到熱量的原因,我偶爾才小嚐一下。

 

我兒時的記憶裏,我們一起玩耍的地方,有村東的大河渠,村南的小河沿兒,以及村子正中的大隊。

 

我們一塊撿過石子、撈過小魚,一起拔過山葱花兒,一起刨過花生掰過棒子,還一起在大隊看過戲,分享過一包瓜子,吃過一串糖葫蘆兒,嚼過同一棵甜棒……(啊,又想起了我們80後不用上輔導班放了假就瘋玩的美好童年)

 

我們都不是特別調皮的女生,相反,還都學習不錯,所以我們沒什麼壯舉,大家聚在一起聊得最多的好像是電視節目,那時候看電視是我們的主要娛樂活動,猶記得當時,我們愛聽鄭智化,喜歡《射鵰英雄傳》,人人都能哼唱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

 

小學時光無憂無慮地過去了,我們又上了同一所初中,同級不同班,但課間或者上下學路上還是經常在一起。

 

初三那年,我和小懶蟲又分別考取了師範學校,雖然是不同的學校,不怎麼見面,但只要寒暑假,肯定還是會約約約,我們的主要活動不是去縣城吃飯、K歌,而是聊天,最讓我費解的是,我們竟然有很多內容可聊,能聊上一天(現在好像很少有什麼也不做,單和你聊一天的朋友了)……

 

從小到大,我其實丟了不少朋友,小懶蟲是為數不多一直沒有弄丟的。



 

03

 

中師畢業後,我繼續讀書,小懶蟲則成了一名老師,再之後,我來了陝西,她去了天津。

 

她嫁給,我遇到老秦,我們依然聯繫很多,只要回老家,依然會小聚,我不像小懶蟲交際廣泛、朋友多,小懶蟲是我和其他同學、舊友之間的橋樑,這麼多年來,大多數老友的動態,我都是通過小懶蟲得知的。

 

這些年我工作也換了不少,編雜誌,寫網文,後來又寫公號,小懶蟲一直是我的忠實支持者。注意,是支持者,不是粉絲,我們之間不存在誰粉誰的問題。

 

小懶蟲總説我勵志,其實她才是地道的勵志蟲:她在我心中一直是熱愛生活的人,不但做一手好飯,還經常去書店讀書,堅持運動,總之正能量滿滿。

 

前段時間她迷上了攝影,就買了一套單反,而且報班學習,現在他們公司網店的樣品圖,就是小懶蟲的作品,她偶爾還會接其他網店的活兒,1500起步(有需求的可以找我,我保證我就賺一點點中間費,哈哈。)

 

再之後,考驗友誼的時刻來了。

 

前段時間,我急用錢,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小懶蟲(她給我的印象就是有錢有閒的),問她借錢我是這樣説的:我需要問你借點兒錢。

 

她:借多少。

 

我:你有多少。

 

她:x萬。

 

我:全借給我,我一個月內還你。

 

説實話那個瞬間我真的很感動,畢竟,這年頭你説借錢,大多數人會回答:我的錢在理財裏放着取不出來……

 

我也説到做到按時歸還了,所以,作為一個負債人我經受了這份考驗。



04

 

最後説説小懶蟲總扎我這事,她愛抖機靈,加之比較瞭解我,所以留言比較“真相”,顯得有點毒舌。

 

以下略舉幾例:

 

我告訴她懷二胎了,她説你決定要了嗎,想象一下你抱着老二去接老大放學,那畫面不能太美好。

 

我説我決定生下來,她説,又可以看你胖回75KG了,哈哈哈。(這次她沒能如願。)

 

我告訴她自己在產房和老秦吵了一架,她説老胡在月子期間對她可好了,娃哭了老胡哄,給娃洗澡都是老胡洗的……

 

我告訴她我現在毫無自由,天天餵奶抱睡,她説,那以後聊天就看緣分了,我先去健身了,哈哈。

 

總之,花式虐我是她的愛好之一。但是考慮到她肯借那麼多錢給我,而我以後可能還會借,我選擇了一次次做包子,人嘛,誰還沒幾個愛欺負你的朋友了?




不過話説回來,你當着小懶蟲的面欺負我試試,嘻嘻,看小懶蟲會不會幫我欺負回去。


發小,又叫總角之交,不是每個人都有幸有發小,也不是每個人在幾十年後,依然可以和小暢開心扉,無話不談。


有發小的人,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因為發小之誼,是這世上最不功利、也最難能可貴的友誼。

 

最後,歡迎留言説説你的發小或你的老友,也祝你們朋友一生一起走”!


猜你想讀


作為一個胖子,你聽到的最扎心的話是哪句?

講真,生二胎後你後悔了嗎?

生娃,就是一場“死神發牌,我押命”的賭博!

母乳不夠,讓多少媽媽抬不起頭來

生二寶後,我們是如何變成“特困户”的~

沒有伺候過月子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爺們兒

老秦講述綿綿出生過程:生產面前,沒有小事

重磅推薦


李清淺新作《所有美好,都值得用心等待》即將傾情上市,

各位老鐵們,過幾天網上就能買啦。

到時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關注“李清淺”回覆“説話”

送你一節免費婚姻溝通課

回覆“書單”

送你一份獨家繪本書單

全是清淺獨家的哦


作者簡介


李清淺,愛折騰的80後老少女,兩個孩子的媽媽,主職奶娃,兼職寫作。著有《願你獨立,願你強大,願你貌美如花》等書。微博@清淺李,個人公號:李清淺(ID:wliqingqian)。

李清淺
這是一個超級接地氣的公號。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