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環退去的共享單車再謀前景

中國網絡傳播學會2018-07-19 02:24:12

導讀

 

 對企業來説需要明確,不是傳統自行車,其技術標準必須追求耐用度,不能劣幣驅逐良幣。如果都玩低價牌,那城市變成自行車垃圾場就是必然的。運營模式則要重運營,不能只重投放。投放以後的運營人力要配備到位。車子如果有損壞,要及時回收。這樣三管齊下,就能形成從製造到運營再到報廢的一條龍。

來源|中國青年報


7月5日,單車宣佈。超2億用户可享受免押金騎行服務,無任何條件限制。


之前,哈羅單車宣佈,芝麻信用650分以上的用户可以享受全國免押金福利;滴滴在收購小藍單車並推出青桔單車之後,也是以免押金在運營。



除了免押金,摩拜當日還發布了“摩拜助力車”,該車時速能達到20km/h。首個推行混合電動力車的哈羅單車在成都的訂單量大幅提升,三個月完成日訂單量150萬的數據,佔據成都市場份額的65%~70%。而摩拜、ofo則分別為15%~20%,5%~10%左右。並且,哈羅單車的業務線向偏僻的景區延伸,在綿陽的5A景區樂平古鎮,哈羅單車投放了數百量雙人單車,費用為20元/小時。在寧波、杭州、廈門、武漢、南京、青島等城市,哈羅進入了200多個景區。



其實,近一兩年,除了摩拜和哈羅單車之外,多個品牌和梯隊的共享單車在經歷了羣雄逐鹿之後,發生了許多變化。


7月11日上午,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佈會,通報全國首例共享單車破產案(“小鳴單車”經營者——廣州悦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破產案)的最新進展情況。根據通報,截至6月27日,經核實確認的有效債權申報人數是118738人,債權總金額高達5540多萬元,但在該公司賬户上管理人目前僅接管到35萬餘元。


據瞭解,悦騎公司成立於2016年7月29日,主要經營業務是通過開發手機App向用户提供共享單車服務。其間,悦騎公司先後在廣州、上海等全國10多個城市投放共享單車超過43萬輛,收取用户押金總額高達8億元。



無獨有偶,香港首家共享單車公司Gobee.bike近日也宣佈將結束在香港的業務,用户8月10日前可申請退押金。從業務投放至結束運營,只維持了短短15個月時間。


雖然像小鳴單車這樣掙扎在生存線上的共享單車品牌並不在少數,但還是有前仆後繼的入局者。摩拜、ofo等第一梯隊的品牌已經在着力開闢海外市場。


然而,ofo小黃車的國際化戰略並不順利。今年7月10日,ofo宣佈,根據公司“戰略性決定”,將在未來60天內逐步退出在澳大利亞的運營,最終撤出澳洲市場。據QuestMobile數據,ofo全球用户2018年5月總使用次數高達9.62億次,而截止到今年3月,ofo在悉尼的總使用次數為32萬。


ofo在澳洲的遇冷並不是個案。澳大利亞共享單車公司Reddy Go近日宣佈將退出市場,告知用户公司正在重組“商業模式,並計劃向每個會員免費贈送兩輛自行車”。


據第三方數據平台發佈的《2018年中國共享單車5月市場報告》顯示,在月活躍用户規模方面,ofo、摩拜和哈羅單車分別以2805.10萬人、2085.63萬人和761.85萬人,佔據共享單車行業前三名。而此次“免押潮”也給ofo帶來了更大的資金壓力。



有報道稱,截至目前,國內的共享單車平台還未曾實現收支平衡,如何實現盈利勢必會成為行業發展的重點。這也是共享單車行業目前的最大痛點。在沒有足夠資本加持的情況下,不少企業很難維繫發展。


同濟大學可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諸大建認為,對企業來説需要明確,共享單車不是傳統自行車,其技術標準必須追求耐用度,不能劣幣驅逐良幣。如果都玩低價牌,那城市變成自行車垃圾場就是必然的。運營模式則要重運營,不能只重投放。投放以後的運營人力要配備到位。車子如果有損壞,要及時回收。這樣三管齊下,就能形成從製造到運營再到報廢的一條龍。


-END-

編輯|魏慶坤

責任編輯|李志祥


輸入年+月+日,如20180101,獲取往期內容

輸入學會簡介,可瞭解學會的簡要信息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