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首例共享單車破產案:大量用户押金疑被關聯交易轉出

財經雜誌2018-07-18 23:37:57

小鳴單車成為首個駛入破產程序的共享單車公司,2017年備受關注的黑洞去向謎題初步解開。經破產管理人調查,該案中,大量用户押金以買車的名義被關聯交易轉出公司。


《財經》記者 張瑤 | 文  李恩樹 | 編輯


全國首例共享單車破產案有了新進展。7月10日,就小鳴單車運營者廣州悦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破產案,廣州市中級法院召開首次債權人會議,22名用户代表參會。


7月11日,廣州市中級法院召開新聞發佈會介紹,自5月18日受理該破產案以來,已核實超過11萬名用户押金債權。


該案押金問題成為關注重點。巔峯時期,小鳴單車先後在廣州、上海等10多個城市投放超過43萬輛單車,收取押金達8億元。


“押金的法律性質原本是一個學術問題,現在被擺到枱面,進入司法實踐應如何認定,是我們下一步工作重點。”該案主審法官蘇喜平告訴《財經》記者。


超11萬名用户主張押金債權


悦騎公司成立於2016年5月,註冊資本500萬元。其成立後立刻獲得1億元A輪融資,運動單車品牌廣州凱路仕自行車運動時尚產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凱路仕,neeq:430759)及其創始人領投並加入創始團隊,成為實際控制人。


由於主打南方及二三線市場,及單車造價較低,小鳴單車曾在共享單車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


共享單車押金按用户數而非單車數收取,企業迅速積累起鉅額資金池。由於法律性質和監管不明,押金變相具備融資功能,在“燒錢期”成為各平台一大重要現金流來源。


小鳴單車破產案破產管理人負責人廣東君信律師事務所律師倪燁中向《財經》記者介紹,審計報告顯示,2016年,悦騎公司靠投資者的融資和用户押金維持運營,而到了2017年,收取押金則已成為公司主要資金來源。


“一開始公司運行很健康,盈利是不錯的。後來其他兩大單車(摩拜、ofo)免押金騎行,導致小鳴單車騎行量和用户數下跌,一下子就難以為繼了。”今年3月,廣東省消費者委員會對悦騎公司發起公益訴訟,庭審中,悦騎公司現法定代表人關斌這樣解釋資金鍊斷裂原因。


隨後小鳴單車發生押金擠兑事件,悦騎公司很快陷入危機。2017年11月,多位悦騎公司杭州地區員工向《財經》記者透露,悦騎公司杭州公司已陷入癱瘓,拖欠員工工資及裁員補償金。


一名小鳴單車無錫公司員工告訴《財經》記者,截至2017年11月,無錫還有4人在正常工作,主要內容為協助市民退還押金並整理維護車輛。“退款的市民太多了,優先退一些政府部門和媒體記者。”


2018年3月,廣州用户張鷺以押金未得到退還為由,以債權人身份向廣州市中級法院提起破產清算申請,5月18日,法院正式宣告悦騎公司進入破產程序。


破產後,悦騎公司債權人散佈在全國十幾個大中城市,主要包括用户、供應商、員工三類。目前,有效申報的用户押金債權118738筆(單筆押金金額普遍為199元),若以每名用户199元押金推算,則押金債權超過2000萬元;供應商申報的債權28筆,合計約3003萬元;另外,管理人核實的職工債權115筆,經濟補償金及欠薪合計161萬餘元。


“199元押金到底還有沒有希望退回來?”7月10日的債權人會議上,一位年過60的用户向破產管理人發問。今年6月,他通過法院開通的債權申報微信小程序登記,成為現場參會的22名用户之一。更多無法參會的受損用户選擇在微信公眾號和審判公開網上觀看在線直播。


錢去哪了?


倪燁中介紹,目前,悦騎公司淨資產為負6666萬元,公司賬上已沒有多少現金,管理人僅接管到35萬餘元。


儘管關斌將押金擠兑作為悦騎公司破產的原因,但該公司過去數年間資金流入和流出狀況顯示,押金擠兑並非根本原因。


悦騎公司的錢去哪了?審計顯示,悦騎公司2017年主要資金開支是預付貨款5000萬元,用於購買小鳴單車,開支比例佔到全年開支的77.82%。


7月10日的債權人會議上,倪燁中表示,管理人核查中已發現悦騎公司與其他公司實體存在顯著不合理的關聯交易等現象。經破產管理人調查,2016年至2017年間,悦騎公司與關斌的另一家關聯公司廣州鋒榮實業有限公司簽訂四份《購銷合同》,悦騎公司以明顯不合理的價格向該公司超額支付4600萬元,同時因價差而損失1800萬元。


倪燁中表示,破產管理人已向廣州中院提起訴訟,要求鋒榮公司返還和賠償這6400萬元。關於鄧永豪的其他關聯交易線索,仍在調查和徵集線索當中。


悦騎公司前法定代表人鄧永豪曾公開表示,小鳴單車每輛成本為400元,是其核心優勢。不過,多位接近悦騎公司的人士則向《財經》記者質疑稱,其造價低於400元。


廣州、杭州地區多位員工曾向《財經》記者表示,還有更多關聯交易。“小鳴單車的所有單車均出自凱路仕,沒有任何招投標,沒有驗收程序,純屬內部關聯交易。”


據凱路仕公告,鄧永豪已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且存在違規利用凱路仕為其個人提供連帶責任擔保的行為。國信證券6月1日發佈的風險提示公告稱,“鄧永豪作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同時擔任公司董事長、信息披露義務人和財務總監職責,目前人在國外。” 自2017年11月24日開始,凱路仕股票一直處於停牌狀態。


押金的法律性質認定是關鍵


蘇喜平介紹,與其他破產案件不同的是,悦騎公司進入破產程序,法院首先面臨的首要難題是,潛在的幾十萬名用户債權人的程序和實體權利如何保障。


廣州中院副院長吳筱萍介紹,共享單車破產案的特點之一是,債權發生以網絡數據為載體。用户均通過手機App註冊,並通過微信、支付寶等非傳統的方式向悦騎公司交納押金,數據全部存儲在雲端服務器。針對用户申報的債權,需要找到雲端服務器的原始數據予以核對,因悦騎公司後續無力支付雲服務器使用費,大量數據已被刪除。


因此,與既往一般由律師、會計師組成破產管理人不同的是,該案中來自技術開發、大數據研究領域的多位專家接受聘請,協助使用備份數據庫核對確認審核用户債權。同時,由於小鳴單車App早已癱瘓,廣州中院指導開設微信公眾號“小鳴單車破產工作信息”作為信息披露平台之一,設計微信小程序方便申報債權等。


就用户所能享受到的實體權益而言,蘇喜平坦言,用户押金能否全額返還取決於兩點——在破產程序中後續能追回多少財產;以及押金的法律性質是什麼,決定了其清償順位。


目前,押金的法律性質在學界和業界爭議較大,是否屬於普通債權,與職工債權、供應商普通債權同順位清償等,還需未來進一步認定。


除了留下大量債務,小鳴單車的死亡還留下20餘萬輛散落在各地、處於失控狀態的共享單車。


6月28日,深圳市交通委員會已發函,要求悦騎公司將遺留在深圳市的自行車全部回收。倪燁中介紹,由於時間緊迫,回收自行車難度大。破產管理人正在與中國再生資源開發有限公司接觸,協助回收全國範圍內的小鳴單車。


破產管理人的擔心是,從目前市場報價來看,雖然這些單車量很大,但回收時並不值錢。


大家都在看:


地方債高懸之憂:隱性債務的水有多深?|《財經》封面

小米價值迴歸之路|《財經》特別報道

美國收緊高科技專業留學生簽證,院校與中資公司合作亦遭查

“藥神”和“神藥”都火了,國產平價救命藥還在路上

中國是美國的競爭對手還是戰略敵人?| 專訪魏尚進



責編  |  黃端  [email protected]


◤本文為《財經》雜誌原創文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如需轉載,請在文末留言申請並獲取授權。◢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