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奪冠丨“移民軍團”讓馬克龍樂開花,而執政一年的馬克龍讓法國樂了嗎

北京商報2018-07-18 14:54:34


北京時間7月15日晚,2018俄羅斯世界盃迎來了第25個比賽日,也是最後的決賽日。

 

圖據網絡


坐鎮莫斯科盧日尼基體育場迎戰“格子軍團”克羅地亞隊。最終“高盧雄雞”法國隊4-2大勝“格子軍團”,時隔20年重奪世界盃冠軍。

 

法國

4:2

克羅地亞


在本次世界盃法國隊中,除了代表法國隊出戰的21人之外(法國陣中有2人並不是出生在本國,分別是出生在喀麥隆的烏姆蒂蒂和出生在剛果的曼丹達),還有29名法國出生的球員代表其他國家出戰。


50名法國出生的球員,約佔了本次世界盃32強全部球員(共736人)的7%,效力其他國家的29人中,不乏很多大牌球星,包括阿根廷的伊瓜因、塞內加爾後防大將庫利巴利等。

 

法國堪稱本次世界盃上最大的“軍火供應商”,這當然與法國移民國家的屬性有着密切的關聯。

 

另外,除了好看的比賽、激動的球迷,坐在貴賓席手舞足蹈的在全球的社交網絡火了

 

圖據《費加羅報》


轉眼間,馬克龍已執政一年,這期間他交出了一份什麼樣的成績單?


@現場:法國VS克羅地亞,巔峯對決 誰是王者?


移民足球的勝利


法國隊,終於在時隔20年後重回世界之巔。

 

在本次世界盃法國隊中,只有3名球員是“血統純正”的法國人,就連格里茲曼,母親都是葡萄牙人。而其中16名球員,都有着一身黑色的皮膚(當然也包括像瓦拉內棕色人種)。

 

這其中,有祖籍喀麥隆的姆巴佩和烏姆蒂蒂,祖籍民主剛果的恩宗齊、曼當達和金彭貝,祖籍幾內亞的博格巴等等。

 

1986年世界盃,以普拉蒂尼為代表的法國隊最終獲得第三名的好成績,而在當時的陣容中只有一位,那就是出生於法屬蘇丹的蒂加納。

 

之後法國足球陷入了長時間的低谷期,在連續兩屆無緣世界盃之後,開始有大批的黑人球員嶄露頭角,到了1998年在家門口舉辦的世界盃時,法國隊的黑人球員已經多達7人,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當屬德塞利與圖拉姆。

 


最終也正是憑藉着這批球員的出色發揮,法國隊第一次捧起了世界盃的獎盃。

 

值得一提的是,在那屆法國國家隊裏,除了7位黑人球員之外還有3位奪冠功臣同樣不是純正的法國人,他們分別是齊達內(阿爾及利亞後裔)、德約卡夫(亞美尼亞後裔)以及博格西安(亞美尼亞後裔)。

 

自1998年之後,法國國家隊中黑人的數量就再也沒有低於過10人

 

從2006年世界盃開始超越白人球員,

 

在2016年的歐洲盃上,法國是24支參賽隊伍裏黑人球員最多的球隊,達到了13人。

 

決賽法國隊的首發名單中,有7位是黑皮膚的球員。


地處歐洲的法國,怎麼會有如此多出色的黑人球員呢?

 

目前在法國國內,黑色人種已經達到了500萬人,佔法國總人口的8%左右。至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黑色人種,則要分為三個階段來講。

 

第一個階段是17世紀,做為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國家,在鼎盛時期法國殖民地面積達1234.7萬平方公里,殖民人口多達6000萬,其中非洲佔了很大的一部分。從這個時期開始,大量非洲廉價勞動力進入法國,並在法國紮根。

 

第二個階段則是二戰之後,大批非洲的勞工與士兵並沒有選擇回到故鄉,而是選擇留在法國繼續自己的生活。

 

第三個階段則是現在,大批的難民開始湧入歐洲,而法國作為歐洲寬容性最強的國家,自然成為了大家避難的首選。同時,法國種族歧視問題也不像其他國家那樣嚴重,所以從非洲移民到法國的人也佔了很大一部分。


據調查,目前在法國巴黎每年54%的新生兒都是黑色人種,而在法國國內有6個地區黑人嬰兒出生比例已經超過了20%。同時,由於目前法國本土居民的生育意願不斷降低,有人甚至預言稱100年後法國將變成一個以黑色人種為主的國家。

 

從1998年世界盃,以及之後的歷史進程可以看出,“血緣混雜”是法國隊成為世界一流強隊的最大推進器,但也是導致法國隊內亂不斷,制約球隊登上世界之巔的最大絆腳石。只要能理順血緣關係,法國隊就能創造佳績,比如1998年世界盃冠軍,2006年世界盃亞軍;反之,則狼狽不堪,比如2010年世界盃兵變醜聞。

 


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法國人骨子裏的英雄情結,只要有一個鐵腕的英雄人物帶隊,球隊內部的矛盾就能有效緩解。

 

比如2006年,齊達內這個眾望所歸的大哥仍在隊中,且發揮出了最後的光芒,足夠壓服隊內其他球員,於是無論是裏貝里,還是阿比達爾、埃弗拉,都是乖乖的圍繞在齊達內周圍。

 

再比如2014年,白人球員和黑人球員比例為12比11,但主教練德尚鐵腕治軍,結果殺進八強,小負最終的冠軍德國隊。


多種族的法國


不過,無論是蒂加納,還是德塞利,以及後來的埃弗拉等等,這兩代法國的黑人球員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都是出生在國外。

 

比如德塞利出生在加納,而埃弗拉出生在塞內加爾,在成長到一定年齡之後才隨父母來到法國並加入法國籍,這樣的經歷,使得他們對於自己法國人的身份並沒有那麼強烈的認同感,很多時候並不會從國家榮譽的角度來考慮問題。

 

而如今的這一代法國黑人球員,包括姆巴佩、博格巴等,都是屬於第二代或者第三代移民,他們出生在法國,在法國成長承認,因此更認同自己法國人的身份。

 

就像德國隊的厄齊爾,他的父母都是土耳其人,但他在德國長大,對土耳其也沒有歸屬感。厄齊爾就説:“我們家族三代都是生活在德國,我自己出生於德國,從小就在德國的青年隊成長起來,除了效力於德國隊,我無法想象自己會代表另外一個國家出戰。”

 

由於法國允許自己的公民具有雙重國籍,這也讓一批批的球員在為法國效力的同時還能保留着自己的祖籍。不過也有像瓦拉內這樣的優秀黑人球員,雖然他們可以同時擁有兩個國籍,但已經是第三代移民的他們最終只選擇加入法國這一個國籍。忠誠度更強,未來的法國隊或許內鬥將更少。

 


關於法國種族歧視的現狀,法國《觀察者報》進行了分析。根據法國人權諮詢委員會提供的數據,每年種族歧視性質違法犯罪案件多達2000餘起,比去年增長了22%。法國國家人口研究所指出,種族歧視在工作中最為常見,在法移民與移民的後代都受到影響。

 

另據《快報》報道,法航就曾因種族歧視而被巴黎上訴法院判罰。其員工穆罕默德從1997年起在法航工作,擔任機械師,但在團隊其他成員均進入領導層時,他卻因為“來自外國”而無法晉升。法航因此賠償穆罕默德愈15.6萬歐元。

 

在員工僱傭上,法國種族歧視現象仍很嚴重。法國蒙田研究機構的調查表明,在兩名求職者能力相當時,“穆罕默德”要比“米歇爾”多投送4倍的簡歷才能獲得面試機會。

 

《巴黎人報》報道,巴黎的Eleven公司被指責歧視猶太員工。一名26歲的猶太員工在試用期過後,公司莫名其妙不願與其簽訂工作合同,隨後他從同事口中得知,同是猶太人的部門領導不願將他留下,“因為他是猶太人”,領導“不想僱猶太人,因為他們週六是安息日,不能加班。”迪士尼樂園在招聘員工時也要求必須是“歐洲國家國籍”。

 

62%的求職者認為他們的膚色影響了求職結果,其中43%的受害者感到絕望,放棄求職。

 

如今,法國社會面臨着前所未有的,不同種族、宗教羣體之間的割裂。2015年巴黎恐怖襲擊之後,法國與其社會中少數羣體的關係被迫提到了枱面上。歐洲民粹主義運動的興起也讓穆斯林羣體感受到壓力,認為他們被視為二等公民。

 

而長久以來,法國政府一直試圖淡化“種族”這個概念。現在他們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將其從憲法裏完全抹除。

 


今年6月,法國國會議員投票決定,從憲法中刪除“種族”一詞(1946年時,法國憲法中首次出現了“種族”一詞)。他們認為,種族其實是一種虛構的社會結構,並不真實存在。

 

翻開憲法,在人們熟悉的“所有公民在法律面前,不論種族、出身和宗教一律平等”這條中,“種族”將被替換成“性別”。擯棄種族概念的同時,馬克龍政府希望進一步提倡性別平等。

 

法國政府在此時修改憲法,被視為對當今局勢的應對。也有分析認為,馬克龍此舉還是試圖為自己吸引黑人選民,特別是海外領土選民的支持。

 

不論馬克龍出於什麼心態,作為一個年僅40歲的“愣頭青”總統,馬克龍已執政1年了。


“掌舵”一年什麼樣


今年5月,法國總統馬克龍執政1週年,有人盛讚他強勢果決,革故鼎新,讓世界聽見“法國聲音”;也有人怒批他傲慢粗魯,罔顧民意,諷刺他是“富人的總統”。

 

一年來,馬克龍的執政成績到底如何呢?

 

在上任的這段時間內,馬克龍政府推出涉及税務、勞工法案、國有鐵路等改革措施,為法國企業重新注入活力。

 

期間,馬克龍還簽署了新反恐法,初步兑現對加強反恐與安全措施的承諾;有針對性地推出多項舉措,恢復“日常安全警察”(“片警”)制度;允許警方在法國國內交通設施、學校和治安敏感地區加裝攝像頭,保證常態下系統性地加強反恐。

 


今年法國《歐洲時報》7月9日報道稱,法國總統馬克龍於當地時間7月9日在凡爾賽宮召開議會兩院聯席會議,在900餘名議員面前發表施政演講,重申推進改革並建設新型福利國家。這是馬克龍自2017年上任後,第二次召集議會兩院聯席會議。他贏得法國總統大選後表示,每年都會在兩院聯席會議上發表演講,以求在不同階段闡述“國家的改變”。

 

除了以上的工作外,馬克龍還挺愛“出差”

 

自2017年5月14日正式就職起至2018年5月14日,在其執政第一年內共出訪27次,遠超其前任奧朗德的數量,並打破了前法國總統薩科齊26次的外訪記錄,成為法蘭西第五共和國曆史上執政首年出訪最多的總統。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根據法國《費加羅報》報道,法國民調公司哈里斯互動於當地時間8月16日公佈的最新調查結果顯示,在馬克龍上任總統百天之際,有超過6成的法國民眾對其執政表現不滿。

 

在接受調查的人羣中,馬克龍的“不滿意率”達到了62%。反對馬克龍的聲音主要來自於法國右翼政黨“國民陣線”和“不屈服的法國”,這兩大陣營對馬克龍的“不滿意率”分別達到了94%和87%。共和黨和社會黨的這一比率分別為75%和57%。而馬克龍的“共和國前進”運動中則僅有11%的人對其感到不滿。

 

雖然有62%的不滿意,但是馬克龍還是交出了亮眼的成績。在這執政的第二年,馬克龍有決心將改革進行到底,但能否讓經濟保持向好勢頭呢?


被低估的法國經濟


根據最近公佈的一系列數據顯示,法國2017年經濟增長率達1.9%,創2011年以來新高。法國輿論普遍認為,這場由馬克龍掀起的改革風暴,漸漸扭轉了人們對“法國無法改變”的消極看法。

 

除此之外,伴隨着世界盃的奪冠,法國經濟要一升再升了。

 


法國《歐洲時報》7月12日報道稱,法國經濟及財政部長勒梅爾於當地時間7月11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法國隊如果在此次俄羅斯世界盃足球上奪冠,將促進經濟增長。

 

另外,裕利安怡集團首席經濟師蘇布朗稱,7月15日,法國如果決賽取勝,將對國家經濟帶來0.2%的額外消費量,即0.1%的經濟增長率。該集團對2018年法國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預測已由1.8%增加至1.9%。

 

據報道,勒梅爾對此沒有給出具體數據,但依然堅持法國2018年2%的經濟增長預測。在4月份提交給歐盟委員會的財政穩定性報告中,法國對經濟增長率也持同樣預期。他強調,法國能夠達到這個增長目標。

 

或許世界盃經濟對法國來説是曇花一現,但出口貿易向來是法國的王牌。

 


據歐盟統計局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法國貨物貿易進出口比上年同期增長2.7%,而運輸設備、機電產品和化工產品則成為法國出口最主要的商品。 

 

法國糧食產量佔歐洲糧食產量的1/3,農產品出口僅次於美國穩居世界第二位。科技是法國的主打牌,農業自然因此受益,機械化成為法國提高農業生產率的主要手段,法國已經基本實現了農業機械化,大大減少人力的同時成為法國外貿出口獲取順差的支柱產業之一。

 

當然,法國的奢侈品行業成績單自然不俗。去年5月,奢侈品集團LVMH更是取代了全球第六大石油公司道達爾,以1170.6億歐元的市值成為法國第一大企業。而法國奢侈品經久不衰、歷久彌新的現狀與其歷史不可分割。


華帝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面對着法國隊奪冠、經濟大漲,華帝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

 

事情發生在今年3月,華帝簽約法國國家足球隊,成為其官方贊助商。世界盃期間,品牌舉行了“法國隊奪冠,華帝退全款”活動,承諾法國隊如果能夠拿下世界盃冠軍,購買華帝“奪冠套餐”指定產品的消費者將獲得全額退款。

 

今天凌晨,法國隊拿下了世界盃冠軍,而華帝官方微博也正式發佈確認相關退款要求和流程。

 


很多人關心,一旦法國隊奪冠,華帝是不是要賠慘?

 

實際上,華帝對這個營銷活動做出了精心的設計,參與活動的不是全線產品,而是指定“奪冠套餐”,並將消費者購買截止時間設定為6月30日22時,此時法國和阿根廷的1/8決賽正要開踢(後來華帝又將活動時間延長了三天)。

 

根據華帝的初步統計,活動期間線下渠道總零售額預計約7億元以上,其中“奪冠退全款”指定產品約5000萬元,佔線下銷售比例約7%。活動期間線上渠道總零售額預計約3億元以上,其中“奪冠退全款”指定產品約2900萬元,佔線上銷售比例約9.67%。

 

如實際發生退款,需承擔的成本只是“奪冠退全款”指定產品的生產成本和部分促銷費用,而不是終端零售額。因此,退款將低於7900萬元。

 

而且,根據活動營銷方案,華帝公司總部只需承擔線上渠道的退款責任,即不超過2900萬元;線下渠道的退款責任則由銷售區域的經銷商來承擔。


 

世界盃期間,“法國隊奪冠,華帝退全款”幾乎成了家喻户曉的話題,華帝品牌知名度大大提升。這波營銷為華帝賺足了眼球,其廣告效果恐怕不亞於數千萬元的電視廣告。

 

而且,這波營銷直接帶來了銷量的提升。

 

活動期間,華帝線下同比增長20%左右,線上同比增長30%以上。天貓618當天,華帝轉化率在大家電行業top20品牌裏第一,單日最大增幅高達525%。

 

因此,即使“法國隊奪冠退全款”,華帝這波也不虧。



精彩回顧


藍視頻丨法國VS克羅地亞,90後與80後的巔峯對決!(內附小米中獎名單)


因“爽身粉”被罰49.6億美元,強生屢屢被罰卻依舊登上了製藥巨頭營收榜首


卡塔爾冬季辦賽,VAR新技術引進,大力神杯變遷……你喜歡的世界盃都發生過什麼樣的變化?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