嗆聲財政政策“不積極”的央行,7月份已經向市場釋放了萬億流動性

北京商報2018-07-18 14:54:31


央行近兩日在公開市場加大投放,繼7月16日,央行通過逆回購方式釋放3000億流動性後,7月17日,通過開展逆回購以及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商業銀行定期存款操作再向市場釋放2400億流動性。在7月初,央行就以定向降準方式向市場釋放了7000億流動性。有分析人士指出,在防風險的政策背景和當前的貿易局勢下,要穩定經濟表現,已經相對寬鬆。在此背景下,央行官員喊話要“更積極的財政政策”,也引發了市場關於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爭論。



01

兩日釋放超5000億元流動性 


7月17日,央行以利率招標的方式開展了1000億元逆回購操作,當日有100億元逆回購到期,淨投放900億元。事實上,7月16日,央行以利率招標方式開展了3000億元逆回購操作,實現淨投放3000億元,為2月22日以來最高。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7月17日,央行公佈了“2018年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商業銀行定期存款(七期)招投標結果”,中標量和中標利率均打破年內記錄。具體來看,此次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商業銀行定期存款此次中標利率為3.7%,比之前6期同樣是3個月的同類存款,有了較大幅度的降低。北京商報記者統計,今年一期至六期的中標利率分別為4.70%、4.5%、4.62%、4.50%、4.63%、4.73%。此外,此次的總標量為1500億元,為今年以來最高的中標量。

     

對此,有觀點認為,央行在引導市場利率走低,這是一次非常規的降息。不過,從中標利率水平看,3.7%的利率價格與3個月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同業存單利率基本持平。這也意味着,央行操作是對當下市場利率水平的確認。7月17日,Shibor3個月品種則延續月初以來的下降勢頭,降0.70個基點至3.6010%。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中心主任黃志龍認為,央行對於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商業銀行定期存款中標利率下降以及中標量升高,相當於這類品種的資金獲得“降息”,意味着商業銀行藉此獲得更低成本、更大規模的資金,用於表內貸款業務的擴張。


02

嗆聲財政政策“不積極”


在7月初央行通過定向降準方式向市場釋放了7000億元資金。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表示,今年以來,央行已經先後通過三次降準和兩次擴大MLF操作量,向市場新增投放了1.8萬億元左右資金。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防風險的政策背景和當前的貿易局勢下,要穩定經濟表現,貨幣政策已經相對寬鬆。在此背景下,央行官員喊話要“更積極的財政政策”,也引發了市場關於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爭論。

      

7月13日,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發題為《當前形勢下財政政策大有可為》的文章指出,財政收入的增速近兩年一直高於GDP增速,赤字率不增反降,積極的財政政策不是真積極,應該要落實對小微企業、創新企業的減税,赤字率也應該在控制新增地方政府債務規模的同時有所提高。中央財政要發揮逆週期的宏觀調控作用,實行真正意義的減税,做實國有金融機構的資本金,支持有條件的地區擴大投資。

      

之後,財政系統匿名人士迴應稱,不能將赤字規模與的力度簡單等同起來;“舉債安排的支出與通過財政收入安排的支出都是掏出真金白銀”;地方政府壓低政府債務的納入,更多出於政績考核和風險指標的考慮,“地方政府是不願意看到轄內任何企業發生債務違約的”。       

      

財經專欄作家肖磊直言,央行和財政部的爭論實際上隱含着一個背景,就是目前國內經濟狀況比較敏感,尤其是資本市場比較弱,這種背景下,如何解決以及誰來解決這個問題,存在巨大的爭議,央行認為,這已經不是貨幣政策能夠解決的問題了,需要財政政策,但財政部認為財政政策是比較有限,他們已經盡力了。

      

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協創中心研究員李虹含看來,貨幣政策對GDP的影響比財政政策稍好,這可能要歸功於中國金融的市場化改革。由於利率的變化會影響經濟增長,利率是經濟增長的先行指標,利率的變動能夠預示宏觀經濟的變動。因此,政府應該注重貨幣政策的運用,尤其是利率的調節及其作用發揮。

      

對於央行與財政部“互懟”事件,瑞銀亞洲經濟聯席主管、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認為,兩方説的都有一定道理。她表示,1998年以來出現財政赤字便被認為是積極財政,財政發力是在預算之外,即表外的“準財政”。如果去槓桿強化,準財政就要收緊。因此,積極財政就需要“開前門”,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要配合起來,收緊影子銀行,擴大融資渠道,比如加大地方專項債發行。


03

去槓桿力度趨“温和”


前段時間,債市違約頻頻“爆雷”、5月社融環比“腰斬”等市場波動引發對去槓桿用力過猛的擔憂,也讓金融監管部門承壓。在此背景下,央行也在不斷調整去槓桿的力度和節奏,更強調結構性去槓桿。

       

對於央行貨幣政策的轉變,董希淼表示,近來,央行加強了對貨幣政策的預調微調,增強了政策工具組合運用的靈活性。在對流動性的表述上,由2016年末的“維護流動性基本穩定”,到2017年末的“維護流動性合理穩定”,再到2018年6月末的“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對貨幣政策的展望,也在5月發佈的《2018年第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將由“把握好穩增長、去槓桿、防風險”之間的平衡,改為了“把握好穩增長、調結構、防風險”之間的平衡。

       

在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中心主任黃志龍看來,近年來,我國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協調問題日益突出,央行和財政部的爭論涉及到積極財政政策如何度量、地方債務風險、財政資金作為金融機構出資人等許多方面,但其中隱含的一條主線是財税體制改革的難題,例如關於地方債務的金融風險問題,本質上依然是中央和地方財權、事權和支出責任的關係,即便是房地產市場的土地財政問題,同樣是財税體制改革滯後的問題,同樣積極財政政策被市場普遍解讀為不積極,也是因為個税改革方案遲遲未能出台,企業減税力度不夠等問題。通過這次爭論,上半年政府承諾的各項減税政策,將在下半年快速落地出台,特別是新一輪的財税體制改革,將值得期待。

      

分析人士指出,央行在公開市場操作上採取大規模淨投放措施,有望為比較寬鬆的貨幣環境創造基礎。汪濤表示,中國將在短期內調整去槓桿節奏,增加流動性投放,預計年底前央行將再降準150個基點,中央還可能放鬆對PPP和地方政府融資約束,增加地方債發行。此外,她預測,今年年底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可能會在3.4%。 

      

對於央行近兩日的市場操作,肖磊表示,央行目前採取的行動表明,央行還是積極配合,從淨回籠走向淨投放,貨幣政策層面已經在展現一種態度。未來更多的期望應該是財政政策,因為貨幣政策最根本的問題是穩定物價水平,保持貨幣的購買力,財政政策才是刺激經濟,調節經濟的一個重點。


精彩回顧


蘋果推新款emoji,但在表情包江湖這家日本公司才最厲害


高鐵又升級丨刷起你的身份證,和排隊取票説再見吧!


MUJI酒店“不賺錢”背後的商業邏輯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