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P2P連環爆雷,42天雷了108家,但這場“爆雷”可能還沒完

北京商報2018-07-18 14:54:26


,通常指平台突然出現問題,因逾期兑付或經營不善,不能正常投資或提現,甚至直接跑路的現象。

 

據相關數據,6月1日至7月12日的42天內,全國共有108家P2P平台曝雷,相當於每天曝雷2.6家。

 


暴雷潮在今年夏季洗禮了整個P2P市場。更嚴重的是,這一態勢仍在發酵:明星投之家也出現逾期。

 

此次的“爆雷潮”波及甚廣,涉資近千億,涉及用户數百萬人。信任危機已然在行業蔓延,更多平台呈現出爆雷趨勢。現在,P2P已經成為巨大韭菜互割場所。

 

那是什麼原因導致連環爆雷?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捲進這場風暴呢?P2P還有未來嗎?


連環爆雷,什麼原因


6月份,P2P行業顯然非常不太平,善林金融、唐小僧、五星財富、小灰熊金服等平台相繼“爆雷”,進入7月份以來,這種勢頭依然沒有減小。

 

在南京和上海的P2P接連爆雷之後,風險開始蔓延到杭州與深圳。在過去約一週時間,杭州警方已經對不下10家杭州的網貸平台進行了立案。

 

P2P暴雷平台統計/圖據網絡


而其中不乏牛板金和人人愛家等數百億規模的大平台;而深圳的PP基金、錢爸爸、零錢罐三家網貸平台相繼發佈公告宣佈停止運營,三家平台累計交易規模加起來超過700億元,最近一週P2P平台更是暴雷驚人的1255億。

 

投資者恐慌情緒蔓延,互金行業的“多米諾骨牌”效應正在加大。而對於近期P2P平台出現“爆雷潮”,很多投資者認為,主要原因在於監管趨緊。

  

從上月開始,央行、銀保監會等部門多次向P2P市場釋放出加強監管的信號。6月14日,央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陸家嘴論壇上專門提到非法集資的風險,他明確表示,“收益率超過6%就要打問號,超過8%就很危險,10%以上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

 

據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峯透露,原本定於2018年6月底前完成的P2P網絡借貸備案工作已延期。對於備案工作是否有望在年內完成,他指出,“我們繼續進一步做工作,年內還不行,還得繼續加把力。”有觀點認為,備案延期,讓不少網貸平台的合規成本增加,一些有問題且實力不濟的平台,繼續維繫下去的難度越來越大。

  

7月9日,央行會同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單位,召開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下一階段工作部署動員會。央行副行長潘功勝指出,互聯網金融風險是金融風險的重要方面,要用1到2年時間完成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化解存量風險,消除風險隱患,同時初步建立適應互聯網金融特點的監管制度體系。

  

監管壓力增大固然是導致P2P平台“爆雷潮”的原因之一,但在業內分析師看來,P2P平台自身的業務瑕疵和違規行為才是引發風暴的核心因素。

  

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於百程表示:


P2P平台存在自融、資金池、風控的問題,遇到流動性問題和監管壓力,就會引爆風險。隨着出借人的風險偏好趨於保守,一些實力不濟,風險比較高的平台難以獲取持續的出借人資金,從而加速了退出。此外,一些持續高返的平台具有一定知名度,一旦爆雷,會引發連鎖反應。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


近期P2P平台集中爆雷,宏觀經濟去槓桿導致的底層資產不良率上升,以及平台自身經營上的一系列問題是內因,而直接的導火索應該是唐小僧、聯璧金融等明星平台爆雷帶來的恐慌效應。這些平台出問題後,市場恐慌情緒傳染引發資金流出,致使本就很脆弱的平台迅速爆雷。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捲進這場風暴


隨着人均收入水平的穩步提升,民眾手中的資金逐漸累積起來,生活基本小康,不用再為下一頓而擔憂,這就產生了經常所説的“閒錢”


中國跟世界接軌,通貨膨脹壓力越來越大,手中的“閒錢”閒置就意味着貶值,於是產生了資產保值的想法,這就奠定了理財的基礎。

 

近些年,除開銀行自身的存款業務,為適應這一需求,開發了更多的理財產品,銀行理財市場產品單一,年化不足5%的理財收益產品滿足不了太多人的胃口。民眾理財需求旺盛,但是國內理財通道很窄。股市瞬息萬變,看得見的風險壓力眾多普通民眾難以承受;想買房置地,但是門檻高,且在越演越兇的限貸限購政策下,很多人都望而卻步。

 

在這種大環境下,如果存在一種操作簡單,安全可靠,回報頗豐的產品,自然就會成為投資人的心肝寶貝,一傳十十傳百,P2P平台捕獲上百萬的用户也就不是什麼難題了。銀行5%年化利率的產品都有大把的人投資,更何況是這種回報期短,看起來又安全可靠的產品呢?

 

縱觀整個P2P行業,能夠捕獲大量客户得益於貸款簡單、收益高,收益高風險大,沒有一個投資人是傻子,既然收益與風險並存的道理大家都懂,這就無形中增加了平台本身不穩定性,誰都不想風險降臨在自己頭上。由於一直表面經營良好的明星品牌唐小僧爆雷,市場恐慌情緒蔓延,導致大量資金流出,這就加劇了更多平台的“爆雷”,形局每況愈下。

 

之所以會有這麼多人捲入這場風暴,除了風暴範圍廣、看似安全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出在投資人自身身上。

 

投資人不傻,不然也不會出現爆雷後成千上萬的受害者了。人們都期望高收益,想着只要賺一把就立馬抽身。但往往因為貪婪,在以為自己還可以再賺一把的時候,引火上身。“世界上真正啥也不懂的人並不多,但因為貪婪並自覺地比別人聰明的僥倖玩火者眾”。

 

P2P的慣用伎倆就是高額返利。


唐小僧一直通過投放大量廣告以及高返傭來開拓市場,曾推出投100元3天返50元的活動吸引用户註冊,諸多產品利率均在10%以上;聯璧金融平台則通過推出“0元購”等返利活動不斷吸引投資,比如投資3.6萬元送2999元的OPPO手機等;


錢寶網平台中,投資人可通過交保證金、做任務賺取高額收益;雅堂金融平台投資返現金額高,可以用信用卡充值。


起初,有的投資人因為不太瞭解這個行業,開始的確是投得比較小心翼翼,畢竟賺點血汗錢也不容易。可是這些平台早期如期而至的高收益矇蔽並透支着小心翼翼的初衷。毫不費力地撿了一桶金,眼前還有一桶,怎麼可能不去撿第二桶呢?

 

錯誤的理財觀,以及眼前現有的高收益,讓本就鳳眼意識薄弱的投資者蜂擁而至。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網貸平台背後現上市公司身影


尋找中國創客發現,大量提現困難或停業的P2P平台背後,出現了多家上市公司的身影。

  

根據網貸之家提供的資料,目前有16家出現問題的互金平台有上市公司參股。其中,2家平台在2016年爆出問題,7家在2017年爆出問題,2018年爆出問題的平台達到8家。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7月爆出的三家問題平台都與一家叫做“投融長富”的上市公司相關,而這三家平台和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都是李振軍。

  

公開資料顯示,李振軍是杭州投融長富金融服務集團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及主要股東。不過,7月12日,投融長富董事會迴應集團並未開展營運在線融資資訊服務平台的業務。

  

另一家近期暴雷平台“投之家”曾發佈《投之家獲上市公司母公司4.09億元B輪融資》文章,稱此次融資規模達到4.09億元,上市公司平台(珈偉股份母公司灝軒投資)以2.11億元收購原股東35.24%的股權,同時通過增資1.98億元,獲得19.76%股權,直接或間接持有投之家總共55%的股權,獲得平台控股權。

  

珈偉股份7月13日發佈澄清公告稱,經徵詢公司股東阿拉山口市灝軒股權投資有限公司(簡稱“灝軒投資”)瞭解到,灝軒投資未與“投之家”簽署任何投資協議,且從未對其進行投資。

  

7月16日,珈偉股份以6.94元/股的跌停價收盤。7月17日,珈偉股份再發公告稱,就灝軒投資被變更為“投之家”股東工商登記之事宜,整個變更過程灝軒投資毫不知情。投之家宣稱獲得“珈偉股份母公司”B輪融資的信息為虛假信息。


公司為什麼要入股P2P平台


多名互金從業者稱,互金平台和上市公司之間的“親密關係”在前幾年就存在。有的互金平台和上市公司、國企“換股”,以期得到大公司的“站台”。今年情況的特殊之處在於,在“錢荒”的背景下,一些公司股價下跌已經到了質押平倉線,為了自融,它們選擇投資互金平台,而不是僅僅是“站台”。

  

此外還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很多P2P平台在去年12月之後覺得備案無望,想把平台賣掉。另一方面,一些公司收購互金平台,並不是為了佈局借貸業務,而是為了自融。

  

按照規定,P2P平台不允許有資金池,資金要存管到第三方銀行。正常情況下,收購互金公司並不能挪用其資金用於自融,但是不排除部分平台不規範,使用了虛假的第三方。

  

根據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發布的《2018年上半年P2P發展監測報告》,上半年新發現違規P2P平台近280家,其中涉嫌標的和自融的有89家。


當務之急是活着


在這幾年間,國內P2P行業快速發展的同時,監管卻相對滯後。

 

根據南方週末的報道,“網貸行業,是2013年以來最神奇的行業之一,幾乎一直在“監管真空”的環境下,一路狂飆,縱然負面新聞頻發,也沒有因此而停滯。”統計顯示,網貸平台成交量從2012年的212億,躥升到了2017年的2.8萬億,增長了132倍。

 

如果説P2P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可氾濫成災就過猶不及了。要知道最先發明這種融資模式的是英國人,從上世紀90年發明到現在,20年過去英國P2P公司還不到10家。後來美國人也用上了P2P,到現在公司數量也寥寥幾家而已。

 

根據網貸之家的數據顯示,中國P2P網貸平台最高峯達到了5000多家,最近大環境裏錢少了,政策變嚴了,兩個月來一波倒閉潮,可還是有2000家。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黃奇帆曾經説,中國九成的P2P平台會倒閉,讓它像蝗蟲一樣增長是對老百姓極度地不負責。

 

不過這一次,P2P問題平台集中“爆破”後,還有多少P2P平台能夠存活,他們的生存空間還有多大?

 

對此,多位業界從業者表示,目前去救這個行業、挽回投資者信心,無論是常規的還是非常規手段都是非常難的。

 

今年4月,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聯合印發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打破剛性兑付,要求金融機構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產品出現兑付困難時不得以任何形式墊資兑付。

 

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表示:


剛性兑付偏離了資管產品“受人之託、代人理財”的本質,抬高無風險收益率水平,干擾資金價格,導致一些投資者冒險投機。


分析人士認為,在打破剛性兑付的政策引導下,P2P平台未來會逐漸迴歸理性。

 

紫馬基金創始合夥人唐學慶認為,互金行業、網貸行業的存在能夠解決一部分人的理財和資金融通問題,比傳統借貸效率高,這是有市場的。未來平台要做的是合規經營,讓投資人重新建立信心。而當務之急是“活着”,“我們還活着,活着就已經非常好了。”


精彩回顧


蘋果推新款emoji,但在表情包江湖這家日本公司才最厲害


高鐵又升級丨刷起你的身份證,和排隊取票説再見吧!


MUJI酒店“不賺錢”背後的商業邏輯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