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特會”談什麼

北京商報2018-07-18 14:54:23


赫爾辛基迎來第四對美俄總統。在全球政治經濟局勢不甚明朗之際,美俄領導人就任後的首次正式峯會自然備受關注,美俄關係走向也將對世界造成衝擊。在剛剛結束北約峯會和訪英行程後,的握手又會激起怎樣的火花? 



01

緩和信號


因飛機晚點,總統普京遲到了一個小時。7月16日,芬蘭首都赫爾辛基,普京和總統特朗普的握手持續了約3秒,兩人看起來都有點緊張,臉上也沒有笑容。


從2014年烏克蘭內戰起,到敍利亞危機、伊朗核協議、英國間諜案……近年來,克里姆林宮與華盛頓的衝突不斷。就在峯會舉行前三天,“通俄門”事件風波再起,美國聯邦陪審團起訴了12名俄羅斯情報官員,指控他們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竊聽民主黨。


對此,特朗普在峯會前夕通過推特,將華盛頓和莫斯科之間的糟糕關係歸咎於“美國的愚蠢”。儘管在政府層面,兩國關係處於冷戰結束以來的冰點,但特朗普對俄羅斯和普京的態度卻始終曖昧。自2017年1月就職以來,特朗普一直尋求改善美俄關係。據CNN不完全統計,特朗普曾11次公開讚揚普京。在今年6月的G7峯會上,特朗普還提議支持俄羅斯重回G7。


不過,對於此次會晤,雙方的期待值並不高。特朗普在上週日接受CBS採訪時表示:“我抱着很低的預期。”不僅如此,他還轉換調門,稱俄羅斯“是在某些方面上的敵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在接受ABC訪問時也表示,美方不期待會有“成果”,這場會議將是“無架構的”。


按照雙方協商一致的安排,普京和特朗普進行了持續1個半小時的“一對一”會談,僅翻譯在場。而後舉行的雙邊擴大會議持續1小時45分鐘。據俄羅斯總統外交事務助理烏沙科夫7月13日透露,是否簽署任何形式的文件作為赫爾辛基峯會的成果,將由兩位領導人決定。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孫成昊認為,在美俄關係緊張之際,兩國領導人能夠實現會晤,本身就具備象徵性意義。“雙方會談時間近三個小時,即便無法達成共識,但在具體議題上,仍能最大限度瞭解對方訴求,對錶未來美俄關係路線圖。”


此外,參照特朗普與金正恩會面後美朝的高層往來情況,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研究員劉向東認為,此次會晤能夠緩和美俄關係,下一步有可能建立雙邊高層溝通機制。


02

制裁待解


今年以來,受“英國間諜門”等事件影響,美國與歐洲對俄製裁趨嚴。7月5日,歐盟方面已經將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延長至2019年1月31日,主要涉及金融、能源、防務和軍民兩用產品等領域。在4月份,特朗普政府又針對俄鋁公司進行了重點打擊。


早在2014年,美國和歐盟就因克里米亞事件對俄羅斯採取了相當嚴苛的制裁,從瞄準個人的旅行禁令和資產凍結,到針對俄羅斯能源、國防以及銀行信貸等行業的限制,加之當年油價崩跌,令俄羅斯的經濟陷入困境。受制裁影響,俄羅斯的外國直接投資從2013年的690億美元暴跌至2015年的68億美元。


然而,隨着近兩年國際油價迎來又一輪上漲,此前制裁帶來的影響逐漸式微,2017年,俄羅斯與美國、歐盟的貿易往來觸底反彈。“俄羅斯已經扛過了制裁帶來的緊縮日子,新一輪的制裁對俄羅斯的影響不大。”劉向東向北京商報記者分析。同時,在特朗普開啟全球貿易戰,美歐關係出現裂縫之際,特朗普與普京的會面創造出瞭解禁美歐制裁的窗口。


劉向東指出,奉行美國優先戰略的特朗普在政策上具備很大彈性。此前,特朗普就曾提出過在油氣等領域與俄羅斯加強合作的意願。此次峯會一旦在地區政治、軍事議題上取得進展,美俄之間的經貿合作同樣值得期待。


不過,目前來看,特朗普在對俄製裁問題的上的發言權並不大。去年8月,美國國會通過一項針對俄羅斯、伊朗核朝鮮的制裁法案。根據該法案,美國將追加對俄羅斯相關個人和實體的經濟制裁,並特別規定,總統在做出解除對俄製裁等涉及美對俄外交政策“重大改變”的行動時,均需向國會提交報告,而國會有權否決總統的決定。


03

焦慮的歐盟


實際上,相對美俄兩國而言,對這場會晤最為焦慮的恐怕要屬第三者——歐盟。


此次美俄峯會是特朗普出訪歐洲的最後一站。孫成昊分析,根據特朗普以往的行事風格,最後一個和他談判的人對最後決策的影響最大。一些歐洲國家擔心,特朗普可能會不顧歐洲的利益,與普京達成某種“交易”。


在上週於布魯塞爾舉行的北約峯會上,特朗普圍繞軍費問題對其他北約的歐洲成員國進行了多番批判,稱他們沒有在國防撥出更多款項。最近數月,他還不停地抨擊歐盟的貿易政策,稱他們損害了美國出口商的利益。


而特朗普最新的表態更讓歐盟感到不安。在上週日在接受CBS採訪時,特朗普説:“我認為我們有很多敵人。從歐盟對美國的貿易行為來説,他們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從貿易角度來看,他們確實利用了我們和其他北約國家。”


對此,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迴應稱:“美國和歐盟是最好的朋友。無論誰説我們是敵人,都是在散播假新聞。”


在孫成昊看來,目前,歐盟、美國與俄羅斯三者之間關係微妙。“歐盟在安全上依賴美國,而地緣上又靠近俄羅斯,他們既不希望美俄靠太近,又不希望鬧太兇。”


在防務安全問題上,歐盟長期以來對俄羅斯懷有戒心,尤其是在克里米亞事件後,北約頻頻舉行軍演予以反制。而另一方面,歐洲國家與俄羅斯在能源等領域上的合作又十分緊密。俄羅斯是歐盟第四大貿易伙伴,歐盟則每年需要向俄羅斯進口大量能源。去年8月,美國通過的對俄製裁有損歐洲的能源進口,就引發了歐洲方面的強烈反應。


而在此前的北約峯會上,特朗普又將這一問題提上桌面,大肆批評“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稱德國成了俄羅斯的人質。北約峯會結束後,特朗普還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普京提出請求,他不排除取消在波羅的海國家舉行北約軍演的可能性。

 

精彩回顧


法國奪冠丨“移民軍團”讓馬克龍樂開花,而執政一年的馬克龍讓法國樂了嗎


世界盃結束了,不如再來做題回顧一下


世界盃贊助商排座次丨華帝憑藉心機取勝,而阿迪卻慘敗……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