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條未載明債權人名稱或姓名,借條持有人能否獲得法院支持?(案例+裁判要旨)

濟南中院2018-07-12 13:00:06

發佈:濟南中院新聞中心

轉自:民商事裁判規則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原告持未載明債權人的借款憑證起訴,被告對原告提出抗辯應承擔舉證責任

閲讀提示:原告持的借款憑證請求被告還款,原告能否勝訴?舉證責任如何分配?該類案件的裁判規則為:被告對原告的債權人資格未提出有事實依據的抗辯,法院認定借款憑證的持有人為債權人;被告對原告的債權人資格提出有事實依據的抗辯,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不具有債權人資格的,裁定駁回起訴。


裁判要旨

原告持沒有載明債權人的借款憑證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被告抗辯原告不具備債權人資格,被告應承擔舉證責任。


案情簡介



一、2014年3月,借款人朱一明向出具借條一份,借款金額為30萬元,借款月利率為3%,朱一明在借款人欄簽名,蔡貴洪、、陶慶忠、陳春祥在擔保人欄簽名,借條未載明債權人。張海濤通過銀行向借款人朱一明匯款25.5萬元。

二、2014年9月,由於朱一明未還款,蔡貴洪向張海濤出具承諾書,承諾代朱一明償還7.5萬元。邵文良、陶慶忠向張海濤出具協議,約定:朱一明借顧鍵30萬元,由蔡貴洪、陳春祥、邵文良、陶慶忠四人擔保,現陶慶忠、邵文每人承擔7.5萬元還款責任。

三、張海濤向阜寧縣法院提起訴訟,請求邵文良、蔡貴洪、陶慶忠償還借款及利息。訴訟中陶慶忠與張海濤自願達成調解協議,約定陶慶忠償還張海濤人民幣10.5萬元,陶慶忠的擔保責任終結。阜寧縣法院判決:蔡貴洪、邵文良共同償還張海濤人民幣17萬元及利息。

四、邵文良不服阜寧縣法院判決,向鹽城市中院提起上訴。鹽城市中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五、邵文良不服鹽城市中院判決,向江蘇省高院申請再審。江蘇省高院裁定駁回再審申請。




裁判要點


本案債權人張海濤持未載明債權人的借條提起訴訟,請求保證人償還借款及利息,保證人邵文良抗辯稱張海濤並非債權人,但邵文良未提供證據證明其主張,最終法院認定張海濤系借條的債權人,邵文良因此敗訴。

法院認為,“雖然涉案借條上沒有載明債權人,但借條和邵文良、陶慶忠、蔡貴洪事後出具的還款承諾均由張海濤持有,張海濤提交的江蘇省農村信用社的轉賬憑條證明25.5萬元款項系從其卡上轉給朱一明,顧鍵亦認可其只是介紹人,出借人是張海濤,雖然顧鍵未作為證人蔘加訴訟,但其接受法院調查時所形成的談話筆錄經過了當事人質證,其陳述有其他證據佐證,且借條本身也未載明債權人就是顧鍵,而邵文良亦無證據證明顧鍵另行向其主張還款責任,因此邵文良關於顧鍵是債權人的主張,沒有事實依據。上述證據相互印證,可以證明張海濤系涉案25.5萬元借款債權人的事實,邵文良關於張海濤作為原告主體不適格的主張,不能成立。”




實務經驗總結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為避免未來發生類似敗訴,提出如下建議:

一、民間借貸出借人應當要求借款人在借款憑證上寫上債權人的名字,避免借貸雙方因債權人資格發生爭議。

二、應完整保存借款憑證、支付憑證等相關交易文件。重要意義在於:如他人持未載明債權人的借款憑證提起惡意訴訟,借款人能提供充分證據否認持有借款憑證主體的債權人身份。



相關法律法規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二條  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訴時,應當提供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以及其他能夠證明借貸法律關係存在的證據。

當事人持有的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沒有載明債權人,持有債權憑證的當事人提起民間借貸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被告對原告的債權人資格提出有事實依據的抗辯,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不具有債權人資格的,裁定駁回起訴。

《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

第十九條  當事人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連帶責任保證承擔保證責任。



法院判決

以下為該案在法院審理階段,判決書中“本院認為”就該問題的論述:

當事人基於借貸關係主張返還借款的,應當對借貸合意和款項交付等要件事實承擔舉證責任。本案中,雖然涉案借條上沒有載明債權人,但借條和邵文良、陶慶忠、蔡貴洪事後出具的還款承諾均由張海濤持有,張海濤提交的江蘇省農村信用社的轉賬憑條證明25.5萬元款項系從其卡上轉給朱一明,顧鍵亦認可其只是介紹人,出借人是張海濤,雖然顧鍵未作為證人蔘加訴訟,但其接受法院調查時所形成的談話筆錄經過了當事人質證,其陳述有其他證據佐證,且借條本身也未載明債權人就是顧鍵,而邵文良亦無證據證明顧鍵另行向其主張還款責任,因此邵文良關於顧鍵是債權人的主張,沒有事實依據。上述證據相互印證,可以證明張海濤系涉案25.5萬元借款債權人的事實,邵文良關於張海濤作為原告主體不適格的主張,不能成立。涉案借條系2014年3月13日出具,張海濤於2014年3月14日即轉款,結合涉案借款的債權憑證均為張海濤所持有,可以印證所轉款項即是借條載明的借款。邵文良雖主張非同一筆借款,但又無法舉證證明張海濤與朱一明之間另行存在借貸關係,一、二審判決對其主張未予採信,並無不當。邵文良主張顧鍵與朱一明串通騙取其提供擔保,並認為張海濤與阜寧縣偵捷擔保公司存在非法行為,要求移送公安機關處理的主張,無證據證實,本院不予採信。



案件來源

張海濤與邵文良、蔡貴洪等民間借貸糾紛再審複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蘇民申3862號]。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