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推介】張振興 徐睿淵:《中國語言地圖集》(第1版/第2版)

今日語言學2018-07-12 12:56:13

01

 《中國語言地圖集》(第1版

張振興




《中國語言地圖集》(以下簡稱“《地圖集》”)第1版由和澳大利亞人文科學院合作編纂,李榮、傅懋勣等擔任中方主編。香港朗文(遠東)有限公司於1987年和1989年分兩次正式出版,有中文和英文兩種版本。


《中國語言地圖集》(第1版)封面


《地圖集》共有50×36釐米彩色地圖三十五幅,每幅圖附有必要的文字説明。《地圖集》中漢語方言分區圖及文字説明部分,是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組織全國部分漢語方言工作者共同編制的,由李榮、熊正輝、張振興擔任主編。這項工作包括方言調查,新舊資料整理分析,繪製分區草圖和編寫文字説明等幾個步驟。1983年由國家社會科學基金立為“六五”國家重點社科項目,同年項目工作正式啟動,1987年全部完成。


《地圖集》包含ABC三部分內容:A是五幅綜合圖,其中A2是“中國漢語方言圖”,宏觀地展示了漢語諸方言分佈的全景;A5是“廣西壯族自治區語言圖”,反映了廣西境內漢語諸方言和各少數民族語言分佈的複雜面貌。B是十六幅漢語方言圖,其中B1-B6是官話圖,包括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東部、北京、天津、河北、山東、河南、皖北、蘇北、陝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四川、雲南、貴州、廣西、湖北西部。B7是晉語圖,包括山西省及其附近地區。B9是吳語,B12是閩語圖,包括福建、台灣、粵東、海南。B15是客家話圖。以上各圖都是從方言出發,畫出其分佈區域。B8是東南地區的漢語方言,B10是安徽南部漢語方言,B11是江西省和湖南省的漢語方言,B13是廣東省的漢語方言,B14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漢語方言,B16是海外(分a、b兩張)。這幾幅圖都是從區域出發,畫出該區域內方言的分佈。C是十四幅中國少數民族語言圖。這種用多幅彩色地圖的形式,把漢語方言和各少數民族語言加以分類分區,標出它們的地理分佈,在我國還是第一次。


《地圖集》中的“中國語言圖”


《地圖集》是中國漢語方言學界1979年重新開展工作之後承擔的第一項大型工程,得到了有關各方的大力支持,體現了中國漢語方言學界集體合作、協同攻堅的優良傳統。工作過程中,一方面充分利用了在此之前所取得的漢語方言研究成果,以及積累起來的豐富的調查材料,同時,又組織力量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面上的調查和核查。這些調查與核查涉及到600多個市縣或相當於市縣的方言點,調查人員的行程達數萬公里。因此,在這個基礎上繪製的漢語方言分區圖和隨圖的文字説明,不僅精練地總結了在此之前的漢語方言的研究成果,同時包含了大量漢語方言研究的最新成果。比較客觀地反映了漢語方言分區的實際面貌,比較清楚地表述了漢語各個方言區的重要特點。


《地圖集》豐富了漢語方言分區的理論,是漢語方言研究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產物。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在漢語方言分區的層次方面提出了全新的概念。對漢語方言提出了“點─小片─片─區─大區”的五個層次劃分法。“點”指方言點,一般一個縣市選一個方言代表點,在方言複雜的地區則選兩個或多個代表點。若干個點組成小片;若干個小片組成片;若干個片組成區;若干個區組成大區。除了方言點外,其它各個層次根據實際情況,範圍有大有小。在同一個小片、片、區、大區內的方言,都具有比較明顯的共同點。這是用共同特徵做標準,對漢語方言進行多層次的劃分。這種五個層次的劃分法,對比於傳統的“方言─次方言─土語”三級分法,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是一種進步。


第二,提出了方言分區的新見解。把漢語方言分為十個區,大體上反映了漢語方言分佈的實際情況,即:晉語區、吳語區、徽語區、贛語區、湘語區、閩語區、粵語區、平話區、客家話區、官話區。其中,閩語區包括閩南區、莆仙區、閩東區、閩北區、閩中區、邵將區、瓊文區等七個區;官話區包括東北官話區、北京官話區、冀魯官話區、膠遼官話區、中原官話區、蘭銀官話區、西南官話區、江淮官話區等八個區。這個結果和以往學者對漢語方言的分區有明顯的不同,主要表現為以下幾點:(1)把晉語區從官話方言裏分立出來;(2)把徽語從吳語區裏劃分出來;(3)把贛語和客家話分開;(4)把平話單獨立為一個方言區;(5)把官話大區再分為八個官話方言區。


第三,提出漢語方言的分區的兩個基本標準。《地圖集》對漢語方言大區和區這兩級的劃分,從大處看有兩個基本的標準:一個是古入聲字的演變,一個是古濁聲母字的演變。按照古入聲字的演變標準,可以把官話和非官話分開,官話方言絕大多數地點古入聲字今讀舒聲(江淮官話和其它官話的零星地點除外),非官話方言古入聲字今仍讀入聲,例外的情況很少;根據古清音聲母入聲字的演變,又可以把官話大區分為八個區。按照古濁音聲母字的演變標準,可以劃分九個非官話方言,當然也可以用來把官話大區分開。這兩個標準是從大量的方言事實中歸納出來的,因而有比較強的概括性和系統性。尤其重要的是,實踐已經證明這兩個標準一方面比較客觀地反映了漢語方言語音系統的結構特點,另一方面也比較全面地反映了漢語方言的歷史演變規律。用結構的特點和歷史演變的規律來給漢語方言分區,是迄今為止所能找到的最為理想的、可以具體操作的分區標準。


《地圖集》是漢語方言研究的一次重大進展,被認為是我國科學文化領域的一項基本建設。《地圖集》出版之後,於1999年獲中國社會科學院優秀成果一等獎,同年又獲國家社科重點規劃項目一等獎,並在海內外學術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丁邦新認為:“編繪這樣一本地圖集是一件體大思精的工作”,“中國境內語言和方言情形極為複雜,主編和各圖的編輯從整體的設計到個別的解決,既須有一般性的瞭解,也要有獨到的學術眼光。這是一個大集體工作的團隊表現,如非中國社會科學院主持其事,其他的學術單位恐怕難以辦到。光是語言調查的資料就涵蓋了近數十年來的方言調查報告和近幾年大規模調查研究的成果。海外漢語方言部分則顯示過去二十五年來一百五十個漢語社區的情形。説地圖集體大思精,並非虛譽。”“編圖的手法是靈活的。”“繪圖的技術是一流的,種種方言重疊交叉的情形都能用不同的顏色和符號詳細顯示出來,令人一目瞭然。可以想象在設計過程中不知流過多少辛勤的汗水。”(丁邦新,評《中國語言地圖集》,《國際中國語言學評論》,1996,Vol. 1. 1: 89-92.)


陸儉明説:“這一時期的方言調查和方言研究的成果突出反映在由中國社會科學院和澳大利亞人文科學院合作編制的《中國語言地圖集》的出版”。“這可以説是我國語言科學的基本建設。這不僅對於方言研究本身具有極為重要的價值和意義,使漢語方言研究在語音、詞彙、語法各方面取得了綜合平衡的發展,使人們更清楚地看到了漢語方言的分歧性和統一性兩方面的本質特徵,也不僅為整個漢語研究提供了大量的新鮮事實,有利於整個漢語研究水平的大幅度提高,而且對國家的語言決策和相關學科的建設都具有重要參考價值。(陸儉明,新中國語言學50年,《當代語言學》,1999年第4期,1-13頁。)


02

 《中國語言地圖集》(第2版)


徐睿淵


《中國語言地圖集》第2版(以下簡稱“新版《地圖集》”)是中國社會科學院2002—2008年A類重大科研項目成果,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香港城市大學語言資訊科學研究中心合作,經國內50多位專業語言學者前後耗時10年共同編制而成。熊正輝、張振興、黃行、道布和鄒嘉彥組成編輯委員會共同擔任主編,張振興擔任執行主編。2012年由商務印書館出版,並獲評2012年商務印書館“十大人文社科類好書”。


新版《地圖集》為大4開本,印製十分精美,裝幀古樸大方,內容也非常豐富。該地圖集地圖部分包括79幅大型彩色語言地圖,連同政區圖、圖例及兩卷重複部分,共88幅圖。其中A類圖是5幅中國語言總圖,B類圖是36幅漢語方言分區圖和分省區漢語方言分佈圖,C類圖是38幅中國少數民族語言分類圖和分省區少數民族語言分佈圖。文字部分是對每幅地圖的詳細説明,共488頁。兩卷的總篇幅近200萬字。為了方便讀者和使用者,以上圖幅和文字説明分為“漢語方言卷”和“少數民族語言卷”兩卷。通過地圖和文字説明,全面呈現了我國豐富多彩的方言和語言資源,以及這些資源詳細的地理分佈狀況,並細緻地描述了它們的語言特點。


《地圖集》第2版“漢語方言卷”封面和書脊


新版《地圖集》是在1987年原版《中國語言地圖集》(中國社會科學院與澳大利亞人文科學院合編)的基礎上繪製的,不僅忠實地繼承了原版的理論框架,還在理論和實踐上有所創新和擴展:


第一,新版《地圖集》的圖幅,由原版的36幅增加到79幅,不僅新增分區分類圖,還新增了14幅分省區的漢語方言分佈圖和11幅分省區的少數民族語言分佈圖。漢語方言分佈圖中詳細繪製了官話八區圖,把原來的平話區改畫為“平話土話”圖;少數民族語言分佈圖裏,所反映的少數民族語言種類,由原來的81種增加為130種,新加的49種都是近年來調查新發現的少數民族語言。圖幅的改變和大幅增加,説明新版《地圖集》在內容上做出了重大的補充和更新,更全面地反映了1987年以後20多年來我國語言調查研究的重大進展,以及所取得的主要成果。


第二,新版《地圖集》所有的文字説明,都是根據最近20多年來調查研究的最新成果新寫的。方言語言分區分類圖的文字説明除了詳細介紹地理分佈以外,還重點突出了方言和語言特點的描寫和論證,凡是在分區分類方面學術界有爭議的地方,也都詳盡介紹論爭的焦點和理由,並提出本圖集編制者的看法。分省區方言語言分佈圖的文字説明除了詳細介紹所在省區方言語言種類和地理分佈外,重點突出了省區內各種方言語言,及其在日常交際生活中的相互聯繫和影響,有的還概述了這些方言語言未來發展演變的大致趨勢。這些説明內容豐富,文字嚴謹,充分體現了地圖集編制者的學術風格和學術自信。


《地圖集》第2版“少數民族語言卷”封面和書脊


新版《地圖集》跟原版一樣,也是一部重要的學術精品。在10年的編制過程中,地圖圖面前後修訂校對12次,文字説明前後修訂校對16次。這部鉅作的正式出版,不僅對語言學研究,尤其對漢語研究和少數民族語言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而且對漢學、民族學、人類學、遺傳學、考古學、人文地理學、歷史地理學、人口統計學、經濟學、社會學、民俗學、新聞事業等相關學科也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相關鏈接


張振興:進一步繼承和發揚我國方言學的優良傳統

張振興:此生與辭書有緣


>>> 語言所網絡信息化工作室編輯

今日語言學 


語言之妙    妙不可言


 


長按指紋,識別加關注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