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我洗個東西” “洗什麼?” “喜歡我”——土味情話的類別和原理丨語言學午餐

語言學午餐Ling-Lunch2018-07-12 07:38:59

“你知道我的缺點是什麼嗎?”

“是什麼?”


“缺點你。”


套路!不過,這又甜又膩的土味情話,最近在尬撩屆可謂是大火了一把,不少明星都紛紛入了坑,在綜藝、微博、抖音和朋友圈更是風靡一時。



台灣小哥搭訕術合集 時長:1分44秒


土味情話可以是這樣的畫風——



也可以是這樣的——



還可以是這樣的——



有沒有被撩到?


記得小編讀大學時,流行的還是文藝小清新的三行情書(暴露年齡),而如今時代已經屬於土味情話了。


早年流行的三行情書 


那麼什麼是土味情話?

它到底“土”在哪裏?

如何用套路創造土味情話?

快來跟小編一起分析吧。

 

(本文專屬土味分割線)


土味情話,即那些聽起來很肉麻、甜膩,又帶有些鄉土氣息的情話。小編試着將土味情話的套路從語言學的角度分為以下幾類:



Type 1: 靈活的詞性


還記得前一段逼瘋外國人的“我也想過過過兒過過的生活”嗎?第一類土味情話也是充分運用了漢語中靈活的詞性。


比如:

 

“你知道我的缺點是什麼嗎?”

“是什麼?”

缺點你。”

 

在這段對話中,尬撩發起者所問的“缺點”是整體作為一個名詞的使用,而在第二次的回答中出現的“缺點”卻完全改變了詞性,也不再作為一個詞。此處“缺”作動詞使用,意為缺少,而“點”則作量詞,意為一點。完全相同的兩個字,


卻表達了完全不同的意義。


再來一個——


“你今天有點。”

“哪裏怪了?”

好看的。”


在第一句話中,“怪”是一個形容詞,表示奇怪,在回答時,“怪”變成了一個程度副詞,修飾“好看”。呂淑湘先生在《現代漢語八百詞》中對程度副詞“怪”做了解釋:表示有相當高的程度,用於口語,後面必須用“的”。



Type 2:巧用同音字


每種語言都存在一定的數量的同音異義詞(homophone),它們發音相同,但對應不同的字形/詞,比如漢語中的午/捂,英語中的deer/dear等。


漢語是一門同音字密度比較高的語言,運用同音字詞或語素可以構成不同的詞,在不同語境下表達不同的意義。


例如:


“你知道我跟唐僧的區別是什麼嗎?”

“是什麼?”

“唐僧經,我你。”

 

“可以幫我個東西嗎?”

什麼?”

歡我。”

 

“你想點什麼?”

“我想護你。”


這三段尬撩都巧妙地運用了漢語中的同音字。把“取”、“洗”、“喝”的分別通過同音字偷樑換柱成“娶”“喜歡”“呵護”,這滿滿的套路,小編不得不服啊。



除了同音異義詞,在很多情況下使用同一個字或同一語素也可以構成許多不同的詞。


例如:

 

“現在幾了?”

“12。”

“不,現在是我們幸福的起。”


由此可以想象,這一方法的能產性極高,小編認為這也是土味情話裏比較常用的一種套路,並表示寫着寫着牙都要酸倒了。



Type 3:隱喻用法


對於大多實義詞來説,除了它本身的字面意義以外,通常還有一種隱喻用法。


例如:

 

“你有打火機嗎?”

“沒有啊。”

“那你是怎麼點燃我的心的?”

 

“你知道我為什麼感冒了嗎?”

“因為着涼了?”
“不,因為我對你完全沒有抵抗力。”

 

這兩段分別使用了與“打火機”語義相關的“點燃”和與感冒語義相關的“抵抗力”的隱喻用法。


顯然,這裏“點燃”並不是真正的“點着,使燃燒”,“抵抗力”也部分脱離了其指“保證人體生命活動正常進行”的本義。類似的還有“撥動我的心絃”等等。



怎麼樣?熟練掌握了這幾種方法後,大家有沒有什麼新的想法?現在可以開始創造你的專屬的土味情話啦。


當然,以上幾種並不能涵蓋所有種類,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利用押韻,套用俗語,或是直接開撩的,歡迎大家留言多多補充。




聊完了土味情話的創造,小編想再來從接收者(聽話者或閲讀者)的角度來聊一聊對土味情話的理解。

 

土味情話最有可能發生在兩種情況下,一是面對面的交流,二是微信等社交軟件上的聊天。



今天,撇開大家已經爛熟於心的對話中的合作原則(Cooperative Principle)和關聯理論(Relevance Theory),小編想來聊聊在文字聊天中,閲讀者對於“土味情話”中語音和語義激活的問題。


從以上對土味情話的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到,土味情話多涉及語音相關(如取/娶)或語義相關(如感冒/抵抗力)的情況,那麼在加工過程中,人們對於字、詞的語音和語義激活時間與順序是怎樣的?


為了探究此問題,心理語言學家們曾運用不同的實驗範式,做了許多實驗。今天,小編介紹其中的三個實驗。


首先,我們需要了解什麼是啟動效應(priming effect)


啟動效應是指由於之前受某一刺激的影響,而使得之後對同一刺激的知覺和加工變得容易的心理現象。


假設我們受到“取”這個字的啟動,並激活了“取”的語義,我們在隨後對與其語義相關的詞,如“拿”的加工則更加容易。若激活了“取”的語音,隨後便會對與其語音相關的詞,如“娶”的加工更快。



利用啟動效應,有學者通過詞彙判斷任務(lexical decision task)來檢驗在漢語雙字複合詞中語義和語音的激活時間。



實驗一:詞彙判斷任務(雙字複合詞)


首先呈現給參與者的是一個刺激詞,如語義啟動詞“衞生”,該刺激詞在屏幕上或短時停留(57毫秒),或停留較長時間(200毫秒),之後會出現一個目標詞,比如潔淨,被試需要判斷它是否是一個真詞。


實驗假設是,如果被試在57毫秒時已經激活了“衞生”的語義,那麼在判斷與其語義相關的“潔淨”是否為一個詞時速度便會顯著加快。



實驗結果表明,無論刺激在屏幕上停留的時間長或短,如果刺激為語義啟動詞,則被試對於目標詞的判斷顯著加快,且錯誤率較低;而若刺激為語音啟動詞(同音異義詞或半同音異義詞),則被試對於目標詞的判斷與無關詞無明顯差異。


這一實驗表明,在加工中,至少早在57毫秒時語義已經激活。但該實驗沒有產生同音啟動效應並不能説明語音在加工中沒有被自動激活,而是可能由於該實驗任務(詞彙判斷)主要是基於詞彙和語義層面,從而使得語音因素沒有得以體現。



實驗二:真假字判斷任務(單字)


幾位學者在實驗二中進行了一定的改進。


首先,實驗材料由實驗一的雙字複合詞替換成了單字,減少了詞彙層面的因素,並且,為了進一步的探索語義啟動詞的效應,實驗二的語音啟動詞又細分為同義詞(如讀-念)和其他語義關係(如東-西)兩類。


實驗二的結果表明,當刺激呈現57毫秒時,被試對於與啟動詞語義相關的目標詞的判斷更快,而對於與其語音相關的目標詞的判斷並沒有顯著加快。比如首先“念”在屏幕上呈現了57毫秒,之後,被試對於“讀”是否為一個真字的判斷會顯著快於對於“粉”的判斷。若首先呈現的是語音相同的“讀”,則被試對於“讀”的判斷速度與“粉”基本相同。



但當刺激呈現200毫秒時,語義和語音啟動詞均產生了顯著效應,但語音的啟動效應仍小於語義。並且在同義關係和其他語義相關的兩種情況下,語義啟動效應基本相同。


這一實驗説明了語音啟動也許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在57毫秒時語音尚未激活,在200毫秒時則已經激活。


但由於該實驗仍採用的是詞彙判斷任務,因此語音因素被背景化的可能仍未被完全排除。



實驗三:啟動命名法(單字)


因此,學者們又採取了啟動命名法(primed naming task)來進一步探究語音和語義啟動的時間。


啟動命名法要求參與者儘可能快地大聲讀出目標字。為了能夠直接反應兩種實驗範式本身的差異,該實驗所採用的材料與實驗二相同。


實驗三的結果表明——


在啟動命名法中,語義啟動詞和同音啟動詞的都具有啟動效應,且效應基本相同,但聲調不同的半同音刺激卻對命名具有阻礙效應。


這説明了即使是在更需要語音信息的命名實驗中,仍無證據支持同音啟動效應能夠大於語義啟動效應。


因此,這幾個實驗至少能夠説明,在漢語閲讀中語義激活的時較早,至少不晚於語音啟動,且效應不小於語音啟動。


目前,對於漢語閲讀中同音啟動和語義啟動仍有較多問題沒有定論,在我們討論的土味情話中,單字詞(如洗)對於第一個字與其同音的雙字詞(如喜歡)是否具有同音啟動效應也仍無確定的證據。對心理語言學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多多關注這方面的文獻。




寫在最後:


大家想不想親自體驗一下同音啟動和語義啟動的效應?那麼,有什麼有趣的、新的、甚至原創的土味情話,歡迎在留言區與小編分享!



參考文獻

Zhou,X .L.,& Marslen—Wilson,W.(2000). The relative time course of semantic and phonoloigcal activation in reading Chines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 Cognition, 26(5). 1245-1265. 

俞林鑫. (2014). 語音在漢字語義通達中作用的研究述評. 《心理與行為研究》12(3): 413-417. 






讚賞是語言學午餐作者唯一的稿費來源

激勵作者,享受更多語言學好文

閲讀原文

TAGS:土味情話啟動效應同音啟動效應詞彙判斷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