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就是那個標準化閲讀器吧?

鍾二毛2018-07-12 07:38:35

鍾二毛私人微信,長按二維碼可以添加,看更多分享。特別提醒:已經有鍾二毛任何一個私人微信的朋友,請不要重複添加。因為分享的內容是同步的、一樣的。


文:鍾二毛


 有一次我坐出租車,司機正在收聽一檔知識競賽節目。節目中,主持人放了5個音樂片斷,每個片斷幾秒鐘,隨後提問:這5個音樂片斷,有2個片斷屬於同一首歌,你們誰知道?一個小夥子搶答説他知道,並且回答正確。

 

緊接着第二個問題是:其中有2首歌出自同一張音樂專輯,你知道嗎?這時我緊張了,我怕他知道。他不知道,説明他還是正常人,如果他知道,他這一輩子可能就廢了。但是沒想到他真知道。這時我讓司機把收音機關掉。司機嚇一跳,問為什麼?我説,它在侮辱我們的智商,並且在誤導我們生命的流向。

 

以上這個故事,是從國內學者鮑鵬山先生那裏聽來的。我印象深刻。

 

它講的是無用的知識,以及生活中我們很多人,對這些無用的知識津津樂道。比如,很多人關心某個明星喜歡的顏色是什麼,星座是什麼,結了幾次婚,又離了幾次婚。當一個人把精力花在這些地方時,他可能獲得了知識,並且在飯桌上能與人聊天,顯得知識很豐富的樣子,但他會變得特別瑣碎。

 

這是互聯網時代的一個特點。互聯網時代,最便宜的一件事,就是信息的獲得。互聯網讓我們感覺我們什麼都知道,什麼都能談出一大套東西,非常高大上,甚至是乾貨滿滿。

 

這是一種災難性的自我感覺良好。因為知道得越多,其實就是啥也不知道。

 

十多年前,資訊還沒有那麼發達的時候,有個詞叫“知道分子”,講的是傳統媒體記者。記者當然是“知道分子”,因為他每天採訪不同的人,知道不同的事、不同的觀點、不同的概念。但記者能幹專業的事嗎?難。為什麼?因為他僅僅是知道。

 

知道,不代表專。

 

時代發展今天。我們每個人都是“知道分子”,比記者知道的還多。

 

前天,我的朋友圈分享過一個段落:

 

馬爾庫塞在《單向度的人》裏表示單向度的工業社會具有“極權化”傾向。當人們使用着相同的網絡,閲讀着相同的頭條,因為相同的信息垃圾而消化不良,信息社會同樣造就了無數“單向度的思想”與“標準化的人”。確切地説,不是“標準化的人”,而是“標準化的閲讀器”。 

 

我們都是“標準化的閲讀器”,人人雷同。人人讀着一樣的熱點新聞、一樣的觀點,自然談出來的東西也大同小異、看似很接地氣很熱鬧,其實都是都是一些情緒化的表達。我們極少獨立思考。可是,有沒想過,人人雷同,知道得再多,又有什麼用呢?又有什麼值得炫耀的呢?死路一條。

 

你看,人人都聽羅振宇的羅輯思維。請問有誰成了即插即用的“優盤”?不都還是在小格子間裏吭哧吭哧加班狗一個。

 

為什麼?因為知道的東西太多了,多得可以誰牛逼三天三夜不睡覺,這種感覺可以讓人“自信”到天上去:不着急、不着急,我知道這麼多,一切盡在我掌握,老子就等一個機會。

 

於是,很少人會找一條道路死磕下去。

 

於是,人人手裏端着個十幾塊錢的破網紅奶茶,與人羣中談笑,然後把一天時間耗掉。然後,第二天繼續重複。

 

沒用的。什麼都知道,不如知道得少一點,然後低頭走路。低頭走路就是心無旁騖,一條道走到黑。因為,道路,一定是在道路的盡頭。


二毛原創必讀


中國年輕人真的會被抖音毀掉嗎?

連這20%都沒有,憑什麼你可以過1%的生活?

2018已過半,如想下半年崛起,請重讀這篇跨年演講!


二毛好書好課推薦


永遠不要低估讀過《道德經》的人

梁啟超毛澤東蔣介石任正非等人,為何都愛讀曾國藩?

從年級倒數到北大研究生,從出身寒門到《超級演説家》冠軍,她靠這套方法3年3次成功逆襲!

 ↓ ↓ ↓點擊文末“閲讀原文”,看鐘二毛小店【二毛文房】推薦的好書。

閲讀原文

TAGS:知道互聯網時代知道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