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判例:項目經理對外舉債借款主體的認定

小甘讀判例2018-07-12 07:37:04

唐新軍與南通一建集團有限公司、孫雲祥、蔡傑民間借貸糾紛案

案例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案號:(2017)最高法民再298號


合議庭法官:吳曉芳、李明義、方芳


裁判日期:二〇一八年五月七日


簡要事實與裁判理由:

原告:唐新軍

被告:南通一建集團有限公司、孫雲祥、蔡傑


2010年1月,南通一建通過招標承包江蘇湯溝兩相和酒業有限公司新建包裝中心工程,2010年2月25日簽訂《建築工程施工合同》,合同造價58868855元。孫雲祥是南通一建淮安分公司副經理,系本案中江蘇湯溝兩相和酒業有限公司新建包裝中心工程的實際施工人,其向南通一建交納管理費。孫雲祥對外是項目部經理,該項目部同時刻制了“南通一建集團有限公司湯溝兩相和工程項目管理部”印章。蔡傑是南通一建職工,參與湯溝酒廠工程施工管理工作。


唐新軍與孫雲祥之間認識多年,並有經濟往來。2010年3月17日,唐新軍通過灌南建設銀行向南通一建賬户轉帳50萬元,當日又通過灌南農行轉帳100萬元(該筆匯款附言註明為保證金)。2010年4月9日通過灌南農行轉帳50萬元、2010年4月19日通過灌南農行轉帳149萬元,上述收款人均是南通一建。


2012年2月16日,孫雲祥向唐新軍出具借條一份,借條載明:今借到唐新軍分三次從農行、一次建行匯入南通一建集團賬户100萬、50萬、149萬、50萬,共計349萬元,月利息2分。此款用於湯溝兩相和酒廠工程。該借條加蓋“南通一建集團有限公司湯溝兩相和工程項目管理部”印章,並由南通一建的法定代表人丁曉清、財務總監葛玉蘭作為證明人簽名。


唐新軍向法院起訴請求:一、判令南通一建給付唐新軍借款本金349萬元,並按約定支付利息;二、判令南通一建承擔本案訴訟費。


南通一建向法院提起反訴請求:判決撤銷2012年2月16日南通一建集團有限公司湯溝兩相和工程項目部孫雲祥出具的“借據協議”。


一審法院作出(2013)連民初字第0021號民事判決:一、南通一建給付唐新軍借款349萬元及利息;二、駁回南通一建的反訴請求。


南通一建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是:南通一建與唐新軍之間是否存在借貸關係。


首先,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案涉江蘇湯溝兩相和酒業有限公司新建包裝中心工程系南通一建通過招標承包而取得。項目部即為該項工程所設立,孫雲祥雖系該項目部經理,但與南通一建並無勞動關係,是案涉工程的實際施工人,未經南通一建授權對外借款,同時,孫雲祥向南通一建繳納管理費。因此,綜合上述情況分析,故僅就本案現有證據而言,孫雲祥對外並不能代表南通一建借款。


其次,本案中孫雲祥於2012年2月16日向唐新軍出具的借條,從其內容分析,孫雲祥以項目部名義出具借條,但唐新軍與孫雲祥相識多年,並有經濟往來,根據另案生效判決查明事實,唐新軍在孫雲祥承包涉案項目期間為其個人借款作過擔保,因此,唐新軍對孫雲祥與南通一建的關係理應是瞭解的。在該借條中,南通一建的法定代表人丁曉清、財務總監葛玉蘭作為證明人簽字,如果借款確係南通一建所借,應由丁曉清以南通一建名義出具借條,而不是作為證明人簽字,因此,僅憑該借條不足以證明南通一建與唐新軍之間存在借款關係。


第三,雖然案涉款項實際發生於2010年3、4月份,但從款項用途分析,其中有一筆100萬元的匯款用途註明為保證金,這顯然與唐新軍所稱的案涉款項為借款的陳述不一致,且兩者的性質及法律關係也截然不同。唐新軍雖然稱事後所出具的案涉借條能夠證明雙方已經達成合意將案涉保證金轉變成借款,但該説法並未得到南通一建的認可。


二審法院判決:一、撤銷江蘇省連雲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連民初字第0021號民事判決第一項;二、維持江蘇省連雲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連民初字第0021號民事判決第二項;三、駁回唐新軍要求南通一建承擔還款責任的訴訟請求。


唐新軍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審本案。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本案再審審理的爭議焦點是,本案借貸關係的主體應如何確定。


根據查明的案件事實,案涉借款關係的主要證據即2012年2月16日借條載明的出借人為唐新軍,借條出具人處為孫雲祥簽名、加蓋項目部印章,並由南通一建的法定代表人丁曉清、財務總監葛玉蘭作為證明人簽名。依據該借條載明的內容可以認定,該借款關係中的借款方的簽約人為項目部及孫雲祥。由於唐新軍起訴主張南通一建應承擔還款責任,因此,本案應評判項目部及孫雲祥的簽約行為的法律效力能否及於南通一建。


第一,根據南通一建與江蘇湯溝兩相和酒業有限公司簽訂的《新建包裝中心工程補充協議》的約定,孫祥雲是南通一建指派的項目經理。《南通一建江蘇湯溝兩相和酒廠工程項目部管理人員任命名單》中也確認孫雲祥是“現場總負責人”,孫雲祥也實際履行了項目管理的職責在本案的借款行為中,由於借條上不僅有孫雲祥的簽字,而且也蓋有項目部印章,因此,孫雲祥的簽字應認定為是其履行項目部管理人職責的行為,並非個人借款。項目部作為南通一建的下屬非獨立法人的機構,南通一建應對項目部的借款行為承擔法律後果


第二,本案的借款行為發生於2012年2月16日,南通一建於2012年6月26日在江蘇法制報刊登了公告,要求相關原孫雲祥經手債務的債權人應在本公告見報之日起三十日內向南通一建淮安分公司申報,並自公告之日起,孫雲祥對外從事一切經營活動,公司不承擔任何責任。該公告內容表明,南通一建對公告日之前,孫雲祥作為案涉項目負責人對外的簽約行為,承諾承擔責任,而本案的借款行為恰發生於公告日之前,因此,南通一建應承擔還款責任。


第三,案涉借條載明“借款打入南通一建”、“此款用於湯溝兩相和酒廠工程“,這些內容表明借款用於南通一建的承包工程,作為此款的使用人,南通一建亦應償還


第四,案涉借條中,有南通一建的法定代表人丁曉清、財務總監葛玉蘭作為證明人簽字,亦證明了對於孫雲祥以項目部的名義代表南通一建向唐新軍借款的行為,南通一建明知且認可


綜上,本案借貸關係的借款人應確定為南通一建。此外,孫雲祥是否為本案的實際施工人,僅涉及到其與南通一建之間的關係,不能影響對外的法律關係,雖然唐新軍與孫雲祥之間曾存在合作、擔保等各種關係,也可能清楚孫雲祥與南通一建的關係,但均不能影響本案中借款關係的性質認定。原判決關於唐新軍與南通一建之間不存在借貸關係的事實認定,依據不足,應予糾正。


綜上,唐新軍的再審請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一、撤銷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蘇民終字第318號民事判決;二、維持江蘇省連雲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連民初字第0021號民事判決。



長按二維碼即可識別關注


閲讀原文

TAGS:孫雲祥案涉承擔還款責任借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