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突破“職業瓶頸”,該放手的放手,該升級的升級

人神共奮2018-07-12 07:35:19

首發於“人神共奮(ID:tongyipaocha)”微信公眾號

每週二原創:職場學習類乾貨

每週五原創:解讀經典,笑看職場

不改變思維方式,“職業瓶頸”還不是最可怕的……


1/5

熟能生“厭”


這年頭,人幹得好好的,嗷的一聲,就“職業瓶頸”了,就進入“職業倦怠期”了,誰要是不想創個業、不去做點自己喜歡但沒有錢賺的事,出門都不好意思跟別人打招呼。


以前有一位同事,資深廣告文案,忽然有一天跟我辭職,問他到哪裏高就,他説回家寫小説。一年後,圈子裏傳他回來上班了,估計是錢用完了,小説也沒有動靜。只是這麼一折騰,他覺得自己還是更適合做廣告。


也有一去不回頭的,多半是創業去了,每次看到他們,都在談不同的生意,邏輯一次比一次強大,前景一次比一次廣闊,搞得你不投點錢都不好意思。其實大家都明白,之所以不回頭,是因為上班時積累的那點家底還沒耗完。


過去是熟能生巧,現在是熟能生“厭”,只要你在某領域有點能耐,好像都要經歷“職業倦怠”。其實也不難理解,工作做到得心應手時,同時也意味你在此領域未來能取得的進步將越來越小。


這在經濟學上叫邊際效益遞減,好比你肚子餓了,吃了三個包子吃飽了,雖然這三個包子都是一樣的,但對你的意義肯定是第一個最香,第二第三個就會出現“邊際效益遞減”。


我在《為什麼大部分人的職場,總是越努力越絕望?》一文中,我已經用“邊際效益”這個經濟學最基礎的概念來解釋了“為什麼比你牛逼的人更反而比你更勤奮”、“為什麼寧可把100塊錢給富人,也不給窮人”等等生活現象。這個話題的第二部分,我要用它來解釋“職業瓶頸”是如何產生的,如何解決“職業倦怠”現象。



2/5

為什麼會出現“再怎麼努力也就是如此了


“邊際”這個詞,有點學術化,其實差不多是“增量”的意義。你昨天賺100元,今天賺120元,20元是“邊際效益”,如果明天賺150元,再多賺30元,就是邊際效益遞增,明天賺130元,只多賺了10元,就是“邊際效益遞減”


與“邊際”相對的概念,就是“存量”或者“總量”。


窮人羨慕富人,因為他們看到的是富人的“總量”,住別墅、玩遊船、聲色犬馬,揮金如土,但富人並不覺得自己有多快樂,因為他們是用自己的“增量”,也就是“邊際效益”,來判斷的——如果去年是歐洲十五日遊,今年除非去南極,否則就是“邊際效益遞減”。


這也導致了一個人在職業發展中的客觀業績,和主觀上的自我評價,有較大的差異。


如果去年做的是500萬業績,超過了任務100萬,今年指標是700萬,那麼,你不做到800萬,就很難獲得和去年一樣的成就感,就會出現“邊際效益遞減”。那麼明年呢?做到1000萬也沒有用,因為增量對你可能只是一個數字遊戲了,想要“邊際效益遞增”,必須要用新鮮的東西,比如負責銷售區域的變大了、管的人變多了。


既然人的自我評價來自於“邊際”,而非“總量”,一旦工作能力出現“邊際效益遞減”的拐點,往往就是“職業倦怠感”產生的起點,轉化成人的直觀感受就是工作沒有激情、業績沒有驚喜。


“邊際效益遞減”其實是人生的正常狀態,而“邊際效益遞增”屬於逆流而上,想要始終保持“遞增”,那更是難上加難,首先要知道,“邊際效益遞增”是如何實現。

(想要定量的分析,對不起,那就要上圖了)


我把一個人獲得工作上的成就的資源要素分為兩類:


資源要素A為專業知識、知識面、思維方法、性格優勢、家族的社會關係等等

資源要素B為時間、努力程度、再投入的資本


資源要素A相當於一家工廠的廠房、技術產權、機器設備、許可證等等一次性的固定的投入,所以它的主要投入期是在大學和剛進入職場的兩三年,在這短短几年內,投入曲線上升很陡,之後的投入就越來越緩慢,真到停滯,投入曲線走平。

而資源要素B是需要持續不斷投入的,相當於一家工廠要持續運營所需投入的原材料、人力資源、流動資金等。它的投入曲線基本上可以看成是一條向右上傾斜的直線。


我們假設100個要素A可以和100個要素B配合產生100個個人產能。因為要素A是先投放的,在100個A投下去後,B再開始從0到100的投入,這個階段的產能就像汽車剛剛啟動,增長速度越來越快的,屬於“邊際效益遞增”期。


這就是職場最初的快速進步期,感覺每一天都能學會很多東西,每一個月做事的熟練度都在增加,每一年看問題的眼光都在變化。


但B在100之後,繼續投入的話,就會受到要素A無法同步增加的制約,進入“邊際效益遞減”期。



我在上一篇中舉了一個例子,一個大學生和一個高職生在同一車間同一個起點,但幾年後的成長高度相差大。從“邊際效益遞增”到“邊際效益遞減”的拐點,就是“職業瓶頸”,並不取決於資源要素B的投入,而是跟資源要素A的高度有關,出現“再怎麼努力也就是如此”的情況。


而“職業倦怠感”只是一種自我心理保護,讓現狀看上去並非是自己能力有限,只是忽然失去了興趣而已。


出現“職業倦怠感”確實讓人無能為力,因為資源要素A是一種類似固定資產的早期投入,感到瓶頸已經是職場幾年後,正值資源要素B的大量投入,時間精力上都成問題。


而且資源要素A的投入沒有即時回報,導致很多喜歡走“捷徑”的“聰明人”,不重視基礎知識、思維方法的積累,只想着要“投入就有產出”的乾貨。


我們身邊往往越聰明的人,“職業倦怠感”出現的越早,在該領域的成就反而不如那些早期表現平平,但厚積薄發的人。


我之前在廣告公司發現一個規律,那些在學校裏就致力於做“飛機稿”的聰明學生,在職場初期很佔有優勢,但也很容易對廣告產生厭倦(其實是能力瓶頸)。而能在這個浮躁的行業紮根下去的人,最先往往是做其他行業工作,帶着相當多的人生積累和不受專業限制的思維方式進入這個行業,因為A要素的積累很高,才能把“職業倦怠期”儘量往後推延。



當然,這個建議可能出現的有點晚,很多人更關心的是,一旦出現“職業瓶頸”,我們該如何走出這種心態。

 

3/5

“職業瓶頸”還不是最可怕的


在職場的最初幾年的“邊際效益遞增”期,讓我們對自己做出了更積極的評價,自信滿滿,但就總體水平而言,我們還是很嫩,還有很多幼稚的想法,效率還是比不上老員工。


所以事實上還有一條曲線,叫“個人產能”,這條線才代表你的真實能力,而根據這兩條線的關係,可以把我們的職場生涯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剛才説的“邊際效益遞增期”。


從拐點之後,就進入第二個階段——“邊際效益遞減,個人產能遞增”的階段。


雖然“增量”在減少,但只要它仍然為正,你就仍然是在進步,只是進步的幅度越來越小,而你的個人產能仍然是增加的


前面説了,決定了自我評估的是“邊際效益”,但決定我們的薪水的仍然是個人產能這個客觀的標準,不會有老闆因為你進步幅度最小了,就給你降工資。


如果“邊際效益”遞減到零甚至負數,這就是真正停止進步了,這就意味着你的個人產能也出現了拐點,這就是第三個階段——“邊際效益和產值同步遞減”期。


這就是職場上常見的兢兢業業但能力有限的老員工,無法承受任何職業變化的打擊——這才是真正意味上的職業危機。


“職業倦怠”只是一個心理預期的問題,而“職業危機”卻是實實在在的生存問題,此時再回頭看看第二階段,只要還有進步,只要“邊際效益”為正,進步小一點根本不是問題。


所以第二階段的“職業瓶頸期”最重要的,不是去安慰自己的玻璃心,而是延緩第三階段的到來。


“職業倦怠”產生的心理機制還有一個重要原因——習慣性地通過加大B要素投入來強行提高產能,比如加班、簡單的技能“學習充電”,但由於資源元素A的瓶頸仍在,反而越投入,越遞減,越努力,越倦怠


應對“職業瓶頸”,反而要把要素B上投入的時間和精力,轉移到資源要素A上,進行升級改造,突破瓶頸,讓“邊際效益遞減”曲線的下降端變得平緩,從而延緩“個人產能拐點”的出現。


很多公司都有“輪崗”的制度安排,主要針對容易出現“職業瓶頸”的中層技術人員和管理者。我有一個朋友,之前的職業生涯在一家大企業的財務主管的位置上停留了好幾年,陷入典型的“邊際效益遞減”的職業發展瓶頸,後來他有一個機會輪崗到產品運營部。


這二年的時間裏,新的工作職責和業績考核迫使他從“運營活力”而非“財務健康”的視角重新審視業務,挑戰了他之前根深蒂固的財務思維方式。


雖然輪崗對職業發展有暫時的損失,但對個人能力絕對是有好處的,因為不同的職位需要不同的資源要素A,輪崗常常能刺激A的投入水平,所以當他又重新回到財務部門後,他很快就突破了“職業發展瓶頸”。



當然,還有一種思路,既然“職場三階段”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規律,那跳出職場不就行了嗎?

 

4/5

財富自由是個好辦法


如果有人通過服裝生意積累身家上億,此時他再去開個小咖啡館,雖然個人產能大幅下降,但“邊際效益”卻是從零開始提升,重新獲得了那種不斷進步的快感。


這就是另一種應對“職業倦怠”的方式——儘早實現“財富自由”,然後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而讓自己永遠處於“邊際效益遞增”狀態。


方法雖好,只是難度太大,通過本職工作實現“財富自由”,前提是有一雙火眼金睛,挑出有上市前景的好創業公司,拿到不菲的期權;或者在一個類似房地產、金融、互聯網一類賽道很好的頭部公司,實現“火箭般”晉升。


所以更多的人選擇在“職業瓶頸期”出來創業。


創業,從好的方面來説是追求事業理想,但用邊際效益來解釋的話,其實和身家億萬的人開小咖啡店是一個道理——個人產能從零開始,以期重新獲得一個“邊際效益遞增”的曲線。


但問題是,財富自由的人可以不追求個人產能,而創業者仍然需要儘快推升個人產能,早日超過打工時的水平,壓力可想而知。


而創業又是一件失敗率很高的事,一旦失敗了幾次,被經濟所迫,鼓足勇氣回頭想繼續打工,此時才發現,不是自己有沒有勇氣回頭的問題,而是你“人過四十”,直接進入“邊際效益和產能同步遞減期”,人家願不願意要你的問題。


創業就是創業,是一項計算投入產出比的經濟活動,只要能賺錢的,你喜不喜歡都得做;

解決“職業瓶頸”就去解決“職業瓶頸”,重要是提升資源要素A,延續“邊際效益遞增”的滿足感。


目標不同,路徑不同,把兩件事混成一談,想要一舉兩得,多半一無所獲。



5/5

“邊際思維”和“總量思維”


我用了兩篇文章講“邊際效益”這個經濟學特有的概念,因為“邊際思維”和“總量思維”之間的差別,是造成人生幸福感缺失的重要原因。


我們在評估不太瞭解的人時,喜歡用“總量思維”,但在進行自我評價時,卻喜歡用“邊際思維”,這讓我們從小在活在“隔壁家的孩子”的陰影之中,長大又陷入和“隔壁老王”莫明其妙的比較中。


相親第一次見面,用的是“總量思維”,以後再約會,就是“邊際思維”,所以談戀愛再怎麼“一見鍾情”“兩情相悦”,也難免長期相處“激情褪去後的那一點點倦”。


職場上,有人習慣“邊際思維”,在追求成功的道路,不放走任何的機會,終於在進入無法避免的“邊際效益遞減”期後,陷入焦慮和絕望


有人習慣“總量思維”,提倡知足常樂,但不去維護“邊際效益”,結果就是早早進入“負邊際效益”,連總量也保不住,再也沒法“做人呢,最重要的是開心”。


“職業瓶頸拐點”更像是一個提醒,人生並不是像書裏説的越來越富有智慧,而是前半生一件件地得到,後半生一樣樣地失去,而幸福感來自取捨之間——哪些再辛苦也得追求,哪些“得亦無喜,失亦無悲”,哪些應該直截了當地拒絕。


P.S.

終於拿到微信的讚賞功能,不用放一個碩大無比的二維碼了,還可以給打賞的同學露個頭像了,大家不想試試嗎?

在最下面

↓↓↓↓↓↓


與“工作效率”相關的文章


從“知道很多道理”到“過好這一生”的必殺技

你天天那麼忙,才是你做不成大事的原因

為什麼大部分人的職場,總是越努力越絕望?(邊際效益之一)


人神

共奮

每週兩篇原創

顛覆你對職場的看法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閲讀原文

TAGS:邊際效益遞增邊際效益遞減資源要素a個人產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