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101”剛成團就要散?

鈦媒體2018-07-12 05:32:16

 鈦媒體 TMTPost.com

|科技引領新經濟|

 

眼睜睜看着自家藝人火了之後,少女們背後的經紀公司也不甘寂寞,開始了一場“名與利”的博弈。

鈦媒體編輯丨張曉欣


成團即脱團?在打造偶像團體這件事上,騰訊碰到了和愛奇藝一樣的難題。


在經歷一場尷尬與淚水並存的總決賽後,從101位參賽選手中票選出的11位女孩,坐上粉絲們眾籌上千萬元“打造”的寶座,以“火箭少女101”(以下簡稱“火箭少女”)的組合名宣佈出道。


緊接着,連哭花的粧都來不及卸,便開始連夜練習,登上湖南衞視表演出道首秀。隨之而來的是綜藝、發歌、網劇、見面會.......她們的行程中開始排滿了通告和代言。


而眼睜睜看着自家藝人火了之後,少女們背後的經紀公司也不甘寂寞,開始了一場“名與利”的博弈。


成團延期


7月8日晚間,火箭少女十一位成員各自的後援會幾乎在同一時間發佈微博稱:“官方通知不可抗力導致原定於7月11日晚的成團發佈會,無法如期舉行。”



消息一放出立馬登上了熱搜,隨即就有網友爆料稱,火箭少女成員孟美岐、吳宣儀已被帶出宿舍,她們所在的經紀公司——樂華娛樂與節目組因合約問題產生了分歧。


還有人放出與票務的微信截圖,稱發佈會門票的定金全部被退,票務甚至聲稱“火箭少女已經解散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


接下來的兩天內,網絡爆料層出不窮,官方都未正面予以迴應。


連續兩天被各種瓜塞滿的粉絲們,在各個社交網站上流淚吐槽:“我早知道內地愛豆組合不好走,但沒想到上來就直接開啟地獄模式啊。”


7月10日晚,鈦媒體就此事詢問辰海資本合夥人陳悦天,陳悦天認為可能是企鵝影視、哇唧唧哇(負責女團運營)的分成比例過大了,所以經紀公司鬧得這麼厲害。而且其中應該還是好多經紀公司在鬧,才會導致成團的發佈會不得不取消。


並且他收到的消息是,火箭少女101成團發佈會推遲,而不是取消。這意思就是,樂華與騰訊還需要一些時間,把原來沒有講清楚的話講清楚,該補籤的就補籤,成團發佈會該辦的還是要辦。


果然,“火箭少女101官博”於當晚宣佈火箭少女團體綜藝將於7月12日中午12點開始第一期的首播。



網友根據這一微博,猜測騰訊應該是前幾天與其他經紀公司一家一家地談判後,在這兩天才與樂華談判。而7月10日晚,團綜首播這一消息的宣佈,也代表着雙方初步在合同相關事宜上達成了一致。


這一猜測也與陳悦天的想法一致。


樂華娛樂與鵝廠的分歧


分別以第一名和第二名入團的孟美岐與吳宣儀,其實早於2016年2月25日作為中韓女子組合——宇宙少女的成員正式在韓國出道。


這支由3位中國人和10位韓國人的大型女子組合,是由韓國新興娛樂公司StarShip與中國樂華娛樂公司合作推出的。在韓國由三大社(SM、JYP、YG)統治着的女子組合戰場上,宇宙少女剛出道時並沒有受到韓國人民太多的關心。


最大的關注度還是於2016年,中國成員程瀟在一場棒球比賽中,打扮成街霸遊戲中的角色“春麗”開球,在韓國引起了熱議。自此,提到“宇宙少女”,大多數韓國人第一反應就是“春麗程瀟”。



在這種認知的籠罩下,組合其他成員的存在感就低的如同伴舞一樣,而不是StarShip“親女兒”的孟美岐和吳宣儀在舞台上簡直就是“伴舞”中的“背景板”。


但隨着她們在《創造101》上走紅,這兩個“背景板”開始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


在6月23日結束的《創造101》總決賽中,節目總製片人在媒體羣訪中表示,按照之前簽訂的“割裂式合約”要求:未來兩年孟、吳二人會完全只在火箭少女限定團裏活動,不會和宇宙少女同時活動。


受此説法影響,6月29日,孟美岐和吳宣儀就把微博名稱把“創造101-宇宙少女孟美岐”、創造101-宇宙少女吳宣儀”中的“宇宙少女”字眼去除,分別改成了“火箭少女101-孟美岐”、“火箭少女101-吳宣儀”。


但在7月3日,Starship娛樂和樂華娛樂發表共同聲明,稱與騰訊方面簽訂的是兩個組合可以並行活動的合約,目前騰訊主張的分離活動與當初的合約不同。而根據美岐、宣儀的合約,她們下半年將作為‘宇宙少女’迴歸。並且認為騰訊方面沒有和公司協商就更改微博暱稱是違背合約的行動。


圖片來源於微博


這一幕似曾相識,很多粉絲想到了有同樣經歷的樂華藝人:範丞丞、朱正廷以及Justin。


他們三個人在愛奇藝製作的選秀節目《偶像練習生》中,經過層層選拔與其他六個男生以“nine percent”的名字於2018年4月出道。但出道後,範丞丞、朱正廷和Justin並沒有參加太多組合活動,反而與樂華其他練習生組成“樂華七子”上各種通告。


這導致觀眾選出來的nine percent組合無法以一個團隊的方式進行活動,更無法將組合的影響力和商業潛力發揮出來,甚至連剛出道時承諾的團綜與歌曲都拖到了現在還沒實現。


這背後是愛奇藝沒有意識到韓國原版節目中出現過的問題:出道成員參加雙重組合活動。


據悉,當初《偶像練習生》只是愛奇藝的試水,大火後選出的nine percent在出道前都是一團亂,籤合同也是根據資源分了好幾種再籤,導致九位成員背後的經紀公司到現在都與愛奇藝有很多糾紛。


而對於樂華與騰訊的博弈,辰海資本合夥人陳悦天告訴鈦媒體,合約雙方最在意的是兩點:


  • 利益分成


譬如説,我接一個一千萬的代言,騰訊與哇唧唧哇分多少,其它經紀公司分多少。接下來,經紀公司和藝人怎麼分,這些都是合約規定最重要的東西。


  • 走賬的方式


一般來説,多家合作產生的收益,會建立共管賬户,大家都看得到的,一般來説要進行分配的,雙方都得同意,然後按比例分配,這種一般是用於分成機制的合約來結算總賬。


此外,成員時間調配,主動權掌握在誰手裏也是非常重要的點。目前,樂華應該還是在針對這幾點與騰訊商討方案。


雙重組合活動在韓國也出現過


韓國原版節目《produce101》,早已在這一點上栽過跟頭。


2016年1月22日,韓國最著名的網絡商業頻道Mnet推出了第一個“經紀公司企劃女團”的女團出道選拔計劃——《produce101》。從101名來自不同經紀公司的女練習生選出前11名,她們會以Mnet旗下藝人的身份,由YMC娛樂公司負責經紀活動,進行為期一年的團體活動。


2016年4月5日,從《produce101》選出的女子組合IOI公開出道先行單曲,並在5月發佈首張迷你專輯正式出道。


而她們自出道後,就擁有着連韓國三大社旗下女團都無法抗衡的人氣和熱度,不到一年在韓國所有音樂節目的打榜中都得過一位,這是很多人氣組合需要多年努力才能做到的事。


也正是這種人氣,讓一些成員的原經紀公司想趁熱捧紅屬於自己公司的女子組合:


  • 2016年5月IOI成員鄭採妍回到原所屬的DIA組合,準備6月開始原組合的活動;


  • 同一時間,IOI成員金世正和康美娜所屬的JellyFish娛樂公司也宣佈推出含有這兩位成員的女子組合“gugudan”;


  • IOI成員俞璉靜在2016年7月宣佈加入StarShip娛樂公司旗下的宇宙少女,並在8月隨宇宙少女組合發行迷你專輯《THE SECRET》。


本來IOI的活動量就很多,再加上原組合的迴歸,成員們在兩個組合之間同時活動難免會出現“沒有好好營業”的狀況,為此這幾位成員也遭到了韓國網民的罵聲。


韓國網民對此事件的評論,圖源微博


面對成員這樣損害IOI組合利益的行為,背靠韓國第一大娛樂公司CJ E&M的YMC娛樂公司自然也不會忍氣吞聲。他們將那些回原組合進行活動的成員剔除在外,在2016年6月10日發佈公告稱推出7人小分隊,並在用心宣傳下,小分隊做出了更喜人的專輯銷量。


在《produce202》選出的組合出道後,YMC娛樂直接要求與經紀公司簽署協議,杜絕出現雙重組合活動的現象再次發生。負責節目的CJ E&M娛樂公司還對所有參賽練習生髮出“3個月內模特活動禁止”的規定,練習生即使被淘汰,還是要等到3個月之後才能較自由地與廣告商簽約。


其實在韓國演藝界,經紀公司與電視節目方發生糾紛是一件很難見的事情:


  • 電視台對藝人有絕對的封殺權


韓國三大電視台(SBS、KBS、MBC)以及音樂電視台Mnet,他們旗下的音樂排名電視節目是偶像歌手宣傳新舞台、獲得關注以及驗證粉絲人氣的最重要的途徑。如果與電視台發生糾紛,很大機率上觀眾就再也不會在這個電視台的節目中看到這家公司的藝人了。


如此重量級的渠道,只有三大社(SM、JYP、YG)才有勇氣與電視台鬧翻。比如在2010年KBS“歌謠大祝祭”上,YG歌手們全部缺席,兩家本來就有些裂痕的關係徹底破裂。KBS開始封殺YG旗下歌手,不允許他們參加KBS旗下的“音樂銀行”打歌節目。


遭遇這樣的封殺,也就常年讓藝人“在家摳腳”的實力派YG不會受到太大影響,其他的小經紀公司則是完全不敢得罪電視台的。畢竟韓國羣眾的認知度才會增強藝人的音源與銷量,而提高認知度就必須要上電視台的各種綜藝節目。


  • 經紀公司其實是利益共同體


在辰海資本合夥人陳悦天看來,韓國有經紀業協會,幾家經紀公司其實都是利益共同體。


而《produce101》背後的CJ E&M公司,就是韓國國內最大規模的音樂投資、製作、發行公司,很多小廠牌的歌手發片都要通過CJ來發行。


這也就是説,在韓國除了幾大公司外,很多小型經紀公司是沒有能力靠自己完成製作發行工作的。而我們看到的中小經紀公司其實都被韓國財閥劃分到了自己的勢力之下,例如CJ E&M背靠三星,而他旗下的經紀公司有FNC、Jellyfish、神話等中小型經紀公司。


與CJ系相對的SK系,也就是韓國最大的電信運營商,旗下有三大社之一的JYP、最大的電信公司子公司Loen、Cube等較大型的經紀公司。就連經紀公司巨頭SM和YG,也有偏向的派系。


CJ系與SK系的經紀公司,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這樣的環境下,韓國經紀公司自然不會做出任何以卵擊石的行為。

中國內地偶像行業的發展,不僅面對着偶像培訓體系的不專業、娛樂產業鏈條的不成熟、資本入場撈金的不體面,還面對着經紀公司與平台資源的不合作。


陳悦天看來,對於成功推出、運作好女團這件事,目前視頻平台方、女團背後的經紀公司還沒有做到最好的狀態。


《偶像練習生》推出的Nine percent男團已陷入成團即脱團的尷尬窘境,《創造101》的女團似乎也在重蹈覆轍。


現在看來,《創造101》的女團還未成團,便開始陷入尷尬窘境了。(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張曉欣,編輯/李小年


鈦空艙夏日麼麼噠涼爽上線,

你所需要的【度夏好貨】,盡在鈦空艙

識別下方小程序,

立即進入“解暑納涼”吧!

👇清涼夏日,盡情放縱吧!👇

【本小程序由鈦媒體旗下科技與創意產品

推薦平台“鈦空艙”推薦】

點擊閲讀原文訂閲孫振耀「72問」專欄,精彩不容錯過
閲讀原文

TAGS:經紀公司吳宣儀宇宙少女火箭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