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讓我想起父親的最後三個月

集思錄2018-07-12 05:30:42

昨天去看了《藥神》,久久不能平靜。

15年底,父親得了肝癌,準確的説,叫肝內膽管細胞癌,這種癌的烈度堪比胰腺癌,比肝細胞癌還要嚴重的多。父親從確診到離世,也就3個月多月時間。這三個多月裏,我深深的感到無助,整個家庭都籠罩在陰影之中。所以對影片中的一些片段深有感觸,期間不免多次落淚。


當年我在股市上已經獲利頗豐,只要有治療方案,無論多貴我都是支付得起的。所以,當知道已經沒有治療方案後,我還是做了些功課。妻子的同事,他母親得了肺癌,一直吃的印度靶向藥,維持了兩年,這讓我知道了靶向藥的事。但是很遺憾,我父親的病,根本還沒有針對的靶向藥。我記得當時我註冊了一個與癌共舞的網站,裏面有很多病友都在吃靶向藥,並且一些細心的病友會分享吃完後的指標和療效。研究了好幾天之後,我從妻子同事那裏買了台灣正版的阿法替尼,準備再買一個叫184的原料藥。其實,電影中的藥,已經算比較好的仿製藥了,很多病友都不一定吃得起,有很多人都是吃原料藥,原料藥一是更便宜,二是很多還沒能上市,所以只有一個代號,比如這個184。這個網站裏,很多都是像我家這個情況,因為沒有任何方案,都自己試藥。當時為了買藥,我只要一説我是無錫的,就沒人肯賣,説查的緊,直到藥神開播,我才知道電影中原型是無錫人。估計這裏很多人不理解,絕望的時候,任何人都不會放棄一絲希望。而且癌細胞比大家想得要複雜的多,我研究後發現,其實很多醫生估計也不能完全明白,也沒法沉下心來研究每一個案例。電影中的這種白血病,已經是靶向非常明確的病種了。而且靶向藥也不能治癒,過一段時間,就會出抗藥性。從論壇,我當時知道一種能治癒癌症的方法,叫CAR_T,可惜只能治療一些非實體瘤。


回到電影,很多人都在説對錯,而我認為,這部電影裏,沒有任何一方是錯的。何錯之有?沒有這些高科技公司的持續投入,人類平均壽命只有30多歲,而且得了這些病只能等死,更何況醫藥公司的財務報表也沒有暴利,是實實在在對人類社會有貢獻的。藥販子陸勇也沒有錯,本着治病救人,甚至自己貼錢,從他身上反而看到了人性的偉大。那些買仿製藥的人更沒有錯,人類的求生欲是天生的,他們還是社會弱勢羣體,他們做着任何人在那種情況都會做的事。如果有人站在某個角度抨擊這類人,我只能恭祝你家也有人得癌症,讓你分分種知道怎麼做人。警察也沒有錯,無論是辦案警察還是那個看起來冷血的局長,他們維持這個社會基本秩序,要有執行力,不管這事本身對錯,就像我們炒股一樣,都要按照標準來。法官有沒有錯?這個爭議比較大,我認為這個法官是最好當的,無論判有罪還是無罪,都沒有錯。電影中為了維護社會這個法制秩序,判了有罪,而現實中為了更大範圍的人性秩序,判了無罪。

也許,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對錯的,觀點只是來源於立場。

黎明潛伏

沒有這些商人的高投入研究有錢都買不到能治病的藥。再説了,要濟世救人的話,幹嘛慷他人之慨要求藥商降價,為啥不是擁有國家力量的用國庫給病人出錢?為啥不是全社會出錢來給病人治病?要藥廠降價還保持研發動力也很容易,國家給予降價差額的補貼,哪個國家政府能做到?


其實,我覺得這部影片裏只有一句話點明瞭問題關鍵:世界上只有一種病,窮病。不是藥太貴,而是我們太窮。像現在一線城市的高收入人羣,這個藥價還是能承受得起的。搞清楚為什麼國家還有那麼多人窮,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


長按以下二維碼,選擇“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集思錄微信


特別提示

本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僅為信息分享。任何因本文導致的投資行為發生的虧損,本公眾號及作者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集思錄 微信公眾號:jisilu8   

集思錄(www.jisilu.cn)是一個低風險投資理財社區,我們的理念是在保證本金安全的前提下,使資產獲得穩健增長,我們專注於新股、債券、可轉債、等低風險投資品種。


快捷查詢:

搜索微信號“jisilu8”添加我們


回覆“新股”學習申購新股基礎知識


回覆“債券”瞭解債券基礎知識


回覆“分級”學習分級基金基礎知識


參與討論請猛戳“閲讀原文”鏈接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