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酒店纏綿2天,退房阿姨打掃,哭到説不出話來!

億人傳媒官微2018-07-12 05:21:28


東海市

“終於回來了!”

葉峯走在燈紅酒綠的大馬路上,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滿是故鄉的味道。

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甚至覺得有些陌生。

以前,道路沒這麼寬闊,樓也沒那麼高,就連燈光也沒有那麼璀璨。

葉峯身上穿着皺巴巴的白色襯衣,牛仔褲也洗的褪色,看上去就像底層工人,剛乾完苦活。

忽然,他感覺到一絲不正常。

掐指一算,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前面將會有一場車禍發生。

果然

一輛麪包車,在葉峯眼中,猛然間撞上了一輛黑色的奧迪。

嘭!

隨後,麪包車下來四個黑衣大漢,衝進奧迪車裏放倒保鏢後,將一個女人抓了出來。

葉峯就站在不遠處的地方觀望,本來不打算出手。

當年他被老頭抓到小島上,沒日沒夜地訓練了好幾年,吃盡了苦頭。

要不是用腦子將這個老頭擊敗,估計還不肯放自己出來。

出來後,他經歷過最殘忍的戰鬥,見到過幾千人的慘死!

當初他也是一樣的熱血,以為自己是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可是最後才發現,他誰也救不了!

只不過下一幕發生的事情,讓他徹底改變了想法。

因為,黑衣男從車上拉下來的,是一個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

葉峯可以清楚的看到,這個女人很漂亮,她扎着馬尾辮,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一張傾國傾城的面容,身上紫色晚禮服突顯出絕妙的高挑身材,尤其是那股冷若冰霜的高貴氣質,時刻刺激着男性的征服慾望。

這絕對是能讓任何一個男人流口水的身材!

她的臉上冷若冰霜,遭遇到這麼嚴重的襲擊,居然沒有任何一絲絲的慌亂!

在這個女人還沒有出現之前,他並不想多管閒事。

但是,現在不同了!

葉峯微眯着眼睛,停下了步子。

“蘇總,快走!”灰衣保鏢支撐不住了,在最後的時刻,他希望盡一個保鏢的職責。

一柄寒光凌烈的匕首,直接插*入灰衣保鏢的胸膛,瞬間讓他喪失了呼吸。

那女人看到灰衣保鏢的慘死,臉上依然沒有任何表情,淡淡的看着四個黑衣男。

“蘇總,你的保鏢還真的是恪盡職守!”

領頭的黑衣光頭也不多廢話,在她脖子上捱了重重一下,女人直接暈了過去。

兩個黑衣男強忍着口乾舌燥,慌忙將她抬起來,扔到後備箱。

葉峯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

粗魯!真的是太粗魯了!

對一個這麼漂亮的女人,怎麼可以這樣?

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多年不見,這裏的治安已經糟糕到這種程度了?

不行,必須要出手,不然這女人肯定被糟蹋了!

被這些五大三粗的人糟蹋,還不如……

原本並不知道這兩方是什麼恩怨,萬一四個黑衣男是受害者呢!

但是,在漂亮女人出現之後,事實就很明顯,這絕對是一宗綁架案!

最讓他最在意的是,當時那個女人的表情,簡直鎮定的可怕,鬼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麪包車快速開走

周圍雖然也有人和車,但無人敢見義勇為,更不會報警。

城郊外

麪包車忽然一個急剎車,四個黑衣男想起後備箱的絕色冰山美人,臉上都帶着不懷好意的笑容。

尤其是光頭,嘴都笑歪了:“哈哈,兄弟你比我還着急啊。也好,這裏是郊外,我們剛好來一發!就一人一發,不許多!”

此時,一直沉默的黑衣男司機,卻臉色慘白,忽然開口説道:“不是!車開不動了!好像有人在…在後面…拉我們的車!”

忽然,葉峯從車頂上跳下來,一臉不爽的看着四個黑衣男:“你們是不是想笑死我,然後好繼承我的那一發?幸虧老子早就防備!”

四個黑衣男一副見了鬼的表情,直接嚇傻了。

“你們這些壞人也太不專業了,一點敬業精神都沒有。不過我也不計較了,剛才那個女人留下,你們四個可以滾蛋了!”

四個黑衣男畢竟是經歷了腥風血雨的人,很快就反應過來。

聽完葉峯的話,再看完葉峯的穿着,很快臉上就露出了鄙夷:“就你這農民工模樣,不去搬磚跑來這裏充英雄!知不知道這裏是城郊外?”

“我覺得你數學老師死的比較早,所以不知道一個人和四個人的差距,像你這種農民工,我分分鐘能把你懟在地上,扣都扣不出來那種!”另外一人忍不住站出來,他早就看葉峯不爽了。

“農民工,農民工咋滴,搬磚,又不是搬你家東西,要是沒有農民工,你們他媽也只能躺大街睡。再説了,往上數五代,誰家不是苦出身?”葉峯的笑容,漸漸消失。

對着説話的人,就是一指。

“你過來,我送你一場造化!”

其他三人都笑了,這農民工兄弟真是天真,居然想單挑“鐵牛”!

也不看看“鐵牛”一身蠻力,長得人高馬大。而且手臂天生很硬,像葉峯這種身材的,被一拳打中的話,能把他打成一串骨肉相連。

鐵牛大吼一聲,猛然衝上去,砂鍋大的拳頭在空氣中發出暴響。

這一拳轟在石牆上,會出現一個大坑!

絕對能把葉峯懟在裏面,扣都扣不出來。

“上次跟鐵牛説這種話的人,現在墳前草已經有好幾米高……”

“他死定了!”

其他三人開口調笑,看葉峯的眼神,已經像是死人了。

在他們看來,葉峯的舉動,簡直就是在找死!

葉峯一臉淡然,不慌不忙伸出手掌,抓向轟來的拳頭!

鐵牛冷笑一聲,要是對方依靠身體敏捷躲閃,或許他還要浪費一些功夫,對方居然硬生生想用手掌來接,簡直就是找死!

嘭!

拳掌相撞,發出劇烈的聲響!足見這一拳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臭小子,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這一拳絕對不是所有,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不對啊,有點不對勁啊!”光頭老大第一個感覺不正常,按道理鐵牛那麼大的力量,葉峯怎麼會在原地一動不動。

“啊……”

一聲慘叫聲響起!

下一秒發生的事情,讓三人都不可思議瞪大了眼睛。

他們發現,慘叫聲居然是鐵牛發出的,而且此時鐵牛已經躺在地上打滾了。

光頭老大面色忽然凝重,連忙開口問道。“你到底是誰?我們好像沒有得罪你,何苦要針對我們?”

對方一招就將鐵牛放倒,豈能是一般人?難道是那女人身邊的高手?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把我的女人放下,然後滾蛋……”教訓這些人,葉峯找不到任何成就感。

“你的女人,哈哈……”另外一個黑衣男捧腹大笑,不屑道:“就你這農民工兄弟,能有這樣的女人?”

“跟一個農民工廢什麼話,一個人幹不過他,難道三個人還不行?我們就是要以多欺少,一起上!”

“又看不起農民工?很好,那我就讓你們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這下葉峯火更大了!

也不知道葉峯從哪找來了板磚,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狠狠地拍在他們頭上。

啪!

“看不起農民工是吧!”

啪!

“人多欺負人少是吧?”

啪!

“想綁架我的女人是吧?”

啪……

“大…大…大哥!”

“大哥,我們錯了,我們真的錯了,你千萬不要殺我們,我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那個女人歸你了……”

幾個呼吸間,三人都趴在了地上一邊慘叫一邊哭,臉腫得比豬還大,硬是被葉峯拿板磚給拍哭了。

他們沒想到,一個照面,三人就被對方放倒了,甚至連對方都沒有碰到。

光頭審時度勢的開口説道,此時要是不求饒就真的完了,反正這裏黑燈瞎火,就算是被殺了多半也查不出來。

其餘三人見風使舵,當然也都磕頭求饒,生怕葉峯殺了他們。

“滾蛋吧!一分鐘內消失,不然……”

葉峯話才説了一半,四個小子就慌忙連滾帶爬的跑了,連麪包車也顧不上。

葉峯趕緊打開後備箱,把那個女人抬出來,不得不説這個女人真的是絕色尤物,五官緊緻絕美,黑色晚禮服下更是勾勒出了令人驚心動魄的身材。

就連號稱閲過美女無數的某人,也忍不住流出了口水。

不好!沒有呼吸了!

葉峯將手探在她精緻的鼻子前。

一瞬間,忽然感覺不到女人的呼吸,快死了!不行,得做心肺復甦!

這是什麼回事?

人的身體怎麼可能冰冷到這種程度!

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就像是摸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塊千年寒冰一樣。

女人的身體很軟,猶如水一樣。葉峯將她礙事的紫色晚禮服褪去,瞬間咋現的大片雪白非常耀眼,尤其是她胸前的飽滿充滿了驚人的彈性,葉峯一隻手竟然只握住了半個!

葉峯呼吸一滯,差點噴出鼻血,但救人要緊,他只好強行壓下心神的盪漾。在她胸前按了一兩分鐘,女人依然一點呼吸都沒有。葉峯開始有點着急了,眼下情況緊急,只能人工呼吸了。

葉峯湊近,看着絕色佳人就像一條美人魚一樣躺在懷中,無可挑剔的五官近在咫尺,雙目緊緊的閉着,長長的眼睫毛垂簾。

捏住她緊緻的小鼻子,那張魅惑眾生的粉嫩紅脣立刻微張。

救人要緊,葉峯只能犧牲自己的初吻,低頭親了下去……

經過十幾分鐘的搶救,女人終於漸漸的恢復了平穩的呼吸。

葉峯此時才長長鬆了一口氣,功夫不負有心,終於救回來了!

不過,她脖頸上有針孔,顯然是被打了麻藥,一時半會怕是醒不過來。

而且,葉峯更頭疼的是!

女人的身上除了衣服,錢、身份證、手機一概沒有。

葉峯在附近找了一個酒店,先將她安頓好。

剛把女人放在牀上,蓋上被子。

“冷,好冷……”女人喃喃的開口説道。

冷?據説擁抱之後就會暖和了,女人是不是需要哥哥温暖的懷抱啊!

剛一靠近,他就感覺不對勁,女人的周圍變得冰冷,被子上竟然結上一層薄薄的白色的霜。

這也太誇張了吧!

二話不説,葉峯直接拿過女人的玉臂,開始把脈。

“原來如此……唉!年紀輕輕,居然,太可惜了……”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股暖流順着女人手臂,進入她的身體,寒氣慢慢的消散。

空氣的温度也恢復正常,白霜也消失不見。

或許她已經知道身體的情況,所以對死亡感到淡然,難怪被綁架的時候,是那樣的篤定。

“不好意思,你的病我無能為力!希望剩餘的日子你能過的更開心一點,那些牛鬼蛇神也都不要找你的麻煩。”

葉峯感到異常的煩躁,非常的不甘心!他無奈的退出了房間。

當年被老頭抓到小島上,沒日沒夜地訓練了好幾年,吃盡了苦頭。

要不是用腦子將這個老頭擊敗,估計還不肯放自己出來。

老頭子曾經説過,醫術再強大,總有一些病症沒法救治。

人生苦短,誰都無法改變。

她是自己回到華夏後,看到的第一個病人,雖然救了她的命,但卻不能讓她好好的活下去。

這是一個巨大的遺憾。

也不管身上的衣着,葉峯隨便找了一個陰暗的角落,躺下就睡。

無聲的歎息……

心裏總覺得放不下什麼,猛然間想起來,好像自己回來的時候,老傢伙給了自己一封信。

説是要去什麼公司找人,都什麼年代了,還用手寫信這種老掉牙的東西。

回憶了一兩分鐘,才想起老傢伙交代的公司叫蘇氏集團,要他找一個叫蘇夢涵的人。

老傢伙無緣無故讓自己找一個女人幹什麼,難道從小定的娃娃親?

清晨

葉峯草草的吃了點東西,來到蘇氏集團的大樓。

葉峯手裏拿着一杯冰檸檬水,大搖大擺的走進去,直接被門口的兩個保安攔住。

“你找誰?”一個保安開口問道。

“你好,我找一下蘇夢涵,請問,她應該在這裏吧?”葉峯非常有禮貌。

看着葉峯的穿着,保安面露鄙夷:“哪來的野狗,還想找我們董事長!趕緊滾到一邊去……”擺了擺手,就像是趕一隻狗一樣。

頓時,葉峯眯了眯眼睛:“野狗是不會來看門的,請不要刻意抬高自己!”

“知道這個是什麼東西嗎?該死的傢伙,活膩了?”保安晃了晃手中的電棍,怒視道。

“那,你們知不知道什麼是括約肌?”葉峯微微搖了搖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哈?括約肌是什麼?”兩個保安都一臉茫然,怎麼忽然間就出現了新名詞。

“接下來將會有一股寒氣,由你們的肚子進入小腸,然後在進入大腸,最後全憑兩位的括約肌支撐着……”

葉峯説話間,右手伸進冰檸檬水,兩道猶如白光一樣的寒氣,直襲向兩個保安的肚子。

兩個保安只覺得一股寒氣直襲肚子,然後股間一緊,顧不上管葉峯,往廁所狂奔而去。

葉峯無奈的搖了搖頭,在大樓裏尋找一圈,終於找到董事長的辦公室。

萬沒想到蘇夢涵居然是董事長,能夠支撐起蘇氏集團,應該是四五十歲老女人。

因此娃娃親之類的應該沒戲了,最可能應該是單純的保護吧!

.

一百多平米的房間,乾淨的一塵不染。

蘇夢涵一身黑色的職業裝靠着椅子閉目思考,桌子上堆滿了一疊疊文件。

傾國傾城的臉龐上面依然是冰冷的神色,感受不到一丁點的温度。

她在想救她的那個人到底長得什麼樣子。

前天晚上,本以為會被人*幹掉。

但醒來的時候,卻躺在一家酒店的牀上,身體沒有被動過的痕跡。

本來抱着必死的決心卻活了下來。

身體中還有一股暖流,在半睡半醒當中,似乎感覺到一個男人的懷抱,感覺好温暖!

在她的印象中,她的身體對於男人是有很大的殺傷力,只要是發育正常的男人都抵擋不住誘惑。

但是那個人卻抵擋住了,難道自己對他沒有吸引力嗎?

她病犯不吃藥的情況下肯定會死的,可是她怎麼還能活着?

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反正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找到他。

一聲輕輕的敲門聲,打斷了蘇夢涵的思緒,她微微皺了皺眉頭。

今天似乎沒有預約客人。

“之前不是告訴過你嗎?誰都不見!”蘇夢涵頓時有點火了,不出意外的話又是那些該死的追求者,看着就煩心。

“蘇總,有個人想見你,他手裏拿着一封信,説您看到信就會見他了!”祕書怯生生的開口。

“信?真的嗎?拿過來我看看……”蘇夢涵神色微變,似乎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難道真的是那封信?

不可能,肯定不可能!已經收過很多信了,這一封也肯定是假的!

接過那封信,蘇夢涵的手微微顫抖,似乎跟別的信有些不一樣。

這信看起來皺巴巴,難道真的是爺爺説的那封信?

深深吸了一口氣,用顫抖的手撕開信封,拿出裏面的一張白紙。

白紙上用黑色筆寫着六個大字!

蘇夢涵深深吸氣,當她看清那六個字後,拿信箋的手微微顫抖,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

白紙上面赫然寫着“我是你未婚夫”六個大字!

信箋上還有一個小向日葵圖案,與她那枚戒指的印記,一模一樣!

信箋顫抖着,蘇夢涵深深吸氣,臉色慘白,開口道:“讓他進來!”

從很小的時候,蘇夢涵就被爺爺告知,她有一個未婚夫。某一天他會拿着一封信出現,不管那個人是什麼人,她都必須要嫁給他。

她曾以死相逼,但抗拒無效。

自從知道壽命不會超過三十歲後,她也無力反對了,這個世界對於她來説沒有什麼可留戀的,唯一在乎的就是爺爺。

剩下兩年的時間,結婚生子,完成他老人家的心願也是不錯的選擇……

不經意間,腦海中忽然浮現出某個人的影子,她蒼白的臉上,陡然浮現一抹紅暈。

祕書李小悠輕輕的點頭,退了出去。

葉峯剛進去時,就看到椅子上的蘇夢涵,微微愣了一下。

發現,居然是昨天晚上救的那個女人。

地球果然是圓的,這樣都能遇上,真是巧!

但是,一想到女人身上的病,不禁微微搖了搖頭。

葉峯本以為蘇夢涵肯定是個老女人,畢竟是一個集團的董事長,怎麼可能年輕!

可事情出乎他的意料。

很快,他臉色就恢復平常,走到蘇夢涵對面,大模大樣的在椅子上坐下來。

蘇夢涵眉頭微皺,對於葉峯的第一印象不算很好。

他身上穿着一般,都像是最廉價的地攤貨。

長相雖然中規中矩,但,滄桑的臉上卻是一副欠揍的表情。

而且,居然在她沒有允許的情況下,旁若無人的坐下來!

雖然,他不像其他男人那樣色迷迷的盯着自己,品行還算不錯,至少不會看見漂亮女人腿就軟。

但是,他搖頭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嘲笑自己還不夠好看嗎?還是説,對方是彎的?

實際上不管葉峯如何表現,都不會給她留下好印象,因為她從心底排斥這個婚約。

“我是蘇氏集團董事長,叫蘇夢涵,你帶着這封信來找我,是什麼意思?”沉默了一會,蘇夢涵終於開口。

“我也不知道,老傢伙讓我帶着這封信來找你!”葉峯迴過神來,緩緩開口説道。

蘇夢涵心裏咯噔一下,他這麼説顯然是想履行婚約。

怎麼辦?難道我真的要嫁給他?如果幾年之後自己死了,他會很難過嗎?

這個男人給人的印象並不是很差,至少不像那些富二代,名牌都往身上穿。

而且從他眼神中似乎看不到慾望,而是一片清澈,這在她遇到的男人當中還是第一個人。

如果可以選擇。她寧願要一副普通的面容,然後平淡的活着,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然後結婚生子,平淡的過完後半生。

但事與願違,不管走到什麼地方,她總是能吸引到男人的渴望,女人的嫉妒。想低調都無法做到,真的太累的。

“這個……有什麼不對嗎?”葉峯感覺到蘇夢涵情緒低落,眼泛淚光,自己似乎沒説什麼過分的話。

“呃……沒有,這封信你看過了嗎?”蘇夢涵抿了抿嘴。

實際上她已經不抱希望,因為這封信沒有封口。

“沒有。我能看嗎?”葉峯信守承諾的同時,也很好奇信箋上的內容。

“不行!”

蘇夢涵嘴角勾起,眸子瞬間被點亮,但很快被她生生壓下去。

沒看信!沒看!沒……

見葉峯湊上來,連忙將那封信收起來,生怕被葉峯看到。

葉峯只好無奈作罷。

“你現在在東海做什麼?”蘇夢涵暗暗鬆了一口氣,很快又恢復董事長的臉色,以居高臨下的問道。

既然對方沒看到,那麼,只要讓對方討厭自己,這個婚約作廢就好了。

“我剛回東海,暫時還沒有工作!老傢伙似乎説你可以幫忙找一份工作!”

“有簡歷嗎?如果沒有的話,可以大概説一下你的履歷,文憑,以及工作經歷”

“我沒有上過大學,似乎連高中都沒有上過。不過我什麼都會,隨便安排一個總經理,讓我混上幾萬塊的工資就可以了……”葉峯隨口説道,猶如這件事情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隨便安排一個經理混混?”蘇夢涵一愣,隨即臉上出現了怒色。

一個連高中都沒有上過的人,居然一開口就想要當總經理?

這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蘇氏集團的職員哪個不是名牌大學畢業的?

一張口就什麼都會。連大學都沒有上過,真的不知道他能會什麼!

“就你這樣還想當經理,要不要把我的位置讓給你坐?”蘇夢涵言語中充滿了諷刺,僅剩的一點點好感也都沒了。

“這樣不好吧……這樣搶你的位置,有點不合適……”葉峯臉上依然帶着笑容。

蘇夢涵深吸口氣,覺得葉峯愈發不可理喻,再談下去自己肯定會崩潰掉。

難道他聽不出來自己説的是反話?怎麼可能隨便就將一個集團交給他?

況且以葉峯那點本身,恐怕不出半年,整個集團就被敗乾淨了!

“你這個沒有學歷,我真的很難安排……”蘇夢涵最終還是沒有跟葉峯計較,畢竟她那種高傲的性格早就習慣了。

“我可以買學歷,哪個學校的都可以!”葉峯正兒八經的開口。

“買學歷?”蘇夢涵差點一拍桌子憤怒的站起來,從沒見到過公司的哪個員工可以跟上級趾高氣昂説可以買來學歷!

“對啊,現在學歷很容易就可以搞定……”

“恐怕,不行!公司對學歷的要求很嚴格,造假不行!”蘇夢涵再次深吸口氣,以前別人她都泰然處之。

可是眼前這個傢伙,似乎每一句話都可以氣到自己!難道他是上天派來懲罰自己的嗎?

“我可以買到真的!還可以保證在學校裏能查到信息……”

葉峯非常認真的開口説道,似乎還想要詳細的介紹……

蘇夢涵都要瘋了,臉色微微有點難看。眼前的這個傢伙難道聽不懂人話嗎?

公司要的是貨真價實的能力,這個傢伙天真的以為弄一個假學歷,就可以成為公司的經理?

“我想你要清楚,我們看重的是個人能力,並不僅僅只是一張紙的學歷而已!明白嗎?”蘇夢涵終究還是忍不住,聲音大的直接蓋住葉峯的聲音。

“既然如此的話,以我的能力當一個部門經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葉峯摸了摸下巴,想都不用想,直接開口。

“你確定?那我很想知道,在此之前你在什麼地方工作?”蘇夢涵忍不住輕蔑的冷哼一聲。

“其實本來這些是不能説的,不過既然老傢伙讓我帶信來見你,應該沒有什麼不能説吧!之前就在一個小島上,學習各種技能。天文地理、醫圤星相、道家傳承之類,基本上什麼都會一些……”

葉峯的話雖然誇張,但卻是事實。在島上他被傢伙硬逼着學習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有的東西總覺得一輩子都不會用的到,但必須學,否則就會被狠揍一頓。

“哈?你確定自己不是在開玩笑?”蘇夢涵眼神中已經流露出厭惡。

原本覺得他跟那些蛀蟲富二代完全不同。但聽完葉峯的胡言亂語後,僅有的一絲好印象也都沒了,剩下就只有厭惡而已。

“聽起來,或許有點誇張,不過確實是事實。老傢伙一直教育我,做人一定要謙虛,我也一直都是這麼做的……”葉峯微微聳了聳肩開口説道。

其實所有學過的東西都能用精通來形容,説是會一些真的十分謙虛。

當然蘇夢涵卻不這麼認為,葉峯這種胡言亂語的瘋子,就算是死,她也不會嫁!

“請問你口中的老傢伙是……”

“噢,那是我師父,就是他讓我帶着這封信來找你的……”

“你這樣稱呼你師父?”蘇夢涵微微的搖了搖頭,對方簡直是目無尊長,不懂長幼有序。

葉峯也不解釋。因為他和老傢伙關係,是真正經歷過生死的,那種感情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就像老傢伙叫他小東西一樣。

“如果你真想要留在蘇氏集團的話,我只能給你提供一個保安的崗位”

“你能接受嗎……”蘇夢涵緩緩的靠在椅子上,有點無奈。

要知道,她從來都不走後門,蘇氏集團就連保安需要正常的面試招聘進來的!

在她看來對方要是不接受的話就更好,她只要回去跟爺爺説清楚。她就不相信,爺爺為了找這個人弄的滿城風雨……

“保安,就是開大門的麼?”

“保衞治安,責任區域內的人生安全,也包括防火防盜……”

“説的簡單一點,也就是開大門的!既然如此的話,我就接受這份工作!”葉峯輕輕的摸了摸下巴,微微聳了聳肩膀,緩緩開口説道。

“你接受了?”蘇夢涵有點意外,像是看到一件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一樣。

“當然,難道我不應該接受麼?”

“不是……”蘇夢涵輕輕的搖了搖頭,對於葉峯更看輕了。

看來這個傢伙的真實水平也就只能當成保安了,我的老天,堂堂蘇氏集團的董事長居然要下嫁給一個保安!

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管怎麼樣,一定要讓爺爺取消這個婚約,不然真的要去死了!

嫁給這樣的人,不要説幾年,兩三天估計都要瘋了!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我通知一下保安隊隊長,等下你直接去他那裏報到就可以了……”蘇夢涵無奈,早知道就應該打發他去掃地,説不定就直接逼走了。

“葉峯,葉子的葉,山峯的峯!”葉峯不慌不忙的開口説道。

他當然能夠看的出來,蘇夢涵根本看不起自己,不過無所謂,反正他會遵守承諾,做這份工作五年,到時候撂挑子走人就可以了。

經理或者保安對於他來説,都只是一份工作而已,而且保安似乎更能輕鬆一些。

在壞境極其惡劣的下水道,他都能待一個禮拜的時間。為了任務,甚至扮演過拾荒人,一身髒兮兮的衣服,連聞一下都覺得噁心。他只要懈怠一點,等待他的就是死亡,保安不就是穿着保安服瞎晃悠,似乎沒有什麼難度。

“你可以直接去保衞處,就在一樓左拐得地方,門口有牌子!我現在就打電話……”

葉峯直接轉身離開後,蘇夢涵囑咐保安隊長。

“陳隊長,我是蘇夢涵!”

“蘇總,您好……”陳振濤佯裝鎮,心裏早就樂開了花,蘇夢涵居然主動給他打電話!

“是這樣的,我安排過去的保安叫葉峯,你讓他知難而退……”

蘇夢涵原本不想這樣,但一想到婚約,她就氣的牙根直癢癢。無論如何,自己絕對不能嫁給這樣的人!

“沒問題,你放心好了,不出一個月,我就讓人自動乖乖的滾蛋!”陳振濤語氣堅定。

他也不在乎回報,待遇,只要能天天看她一眼,這輩子就值了!

“多謝,我還有事先掛了……”

聽到蘇夢涵説謝謝,陳振濤整個人猶如飄在醉夢當中一樣……

陳振濤幻想着,他能跟蘇夢涵面對面吃頓飯,甚至於有更親密的動作,只是到了關鍵時候,幻象被一陣敲門聲打斷。

他看着一身地攤貨的葉峯推門走進來,臉色非常難看:“你是誰,來找誰?”

“我是葉峯,是來報道的。”葉峯也不客氣,直接坐在沙發上。

“葉峯?好,蘇總那裏應該跟我招呼好了,你跟我來吧。”陳振濤雖然慈眉善目,但言語之間卻隱藏着鋒芒。

其實他看的出來,這個保安隊隊長對於他充滿了敵意,像是被他搶了老婆一樣。

接下來,領制服、辦理入職資料等一系列事情進行也非常順利。

看着一身保安服的葉峯出現在面前,陳振濤微微點了點頭。

“蘇總吩咐過要我好好照顧你。你放心,我一定會對你特別關照的!”陳振濤嘴角勾起一抹嘲笑,轉瞬即逝。

“那就多謝隊長了!”葉峯依一副懶散的樣子。

“那我現在就給你安排任務了!馬上到公司門口去查員工證件,沒有證件不允許進入大樓!”

陳振濤拳頭捏得做響,葉峯啊,葉峯,你説你招惹誰不好,居然敢招惹蘇總。那麼多的富二代都沒有好下場,更何況你一個窮酸鬼。

葉峯無奈的聳了聳肩,隨後,晃晃悠悠來到大廈的門口,認真的檢查起每一個人的證件。

大多數人都會將員工證掛在脖子上,方便檢查,遠遠就看到了。

通過員工證瞭解公司到底有些什麼人,這似乎是最快速的方法。

對於上一次蘇夢涵被劫持的事情,他就懷疑幕後操縱者是蘇氏集團的人。

雖然老傢伙沒説讓他保護蘇夢涵,但如果蘇夢涵死了的話,似乎五年的工作就失去了意義。

況且他已經救了這位大小姐一次了,也就不在乎再救她第二次。

不管怎麼樣,既然對方沒有成功,那麼可能會再次動手。

至於這個大小姐怎麼看待自己,似乎一點都不重要。

最近他要看緊蘇夢涵,以免當中出了什麼問題。

這時,一個白色西裝男緩緩走進來,二十多歲的模樣,頭髮噴了髮膠定型。

“請出示員工證!”葉峯老遠就被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嗆到,不禁眉頭一皺。

“哈?員工證?”西裝男冷笑一聲,臉上滿是嘲笑。

旁邊路過的員工,連忙拉了葉峯一把,讓開一條路,西裝男輕撇了他一眼,然後徑直走進去。

“你不要命了!這可是蘇氏集團第二大股東的親兒子蔣飛揚,幾大副總之一!小心直接開了你!”

葉峯微微眯了眯眼睛,沒有説話。他才不管這貨到底是誰的兒子,直覺告訴他這個小子有問題。

不遠處穿着一身黑色職業裝的蘇夢涵,邁着優雅的步伐緩緩走來,光在一旁看着都有些心動了。

蘇夢涵將頭髮紮起來,傾國傾城的臉上略施粉黛,讓人看了一眼這張臉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只不過這張臉上依然沒有半分笑容,冰冷到極點。

“要是能夠多笑一點就好了!”葉峯輕聲低語道。

下一秒,他忽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是他對危險的感知,就像是被槍瞄準了一樣。

“蘇總,您好,不知道能不能查一下你的員工證!雖然我們都知道您是蘇總,但是你也跟員工做一下表率!”葉峯猛然衝上去,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

“神經病!”蘇夢涵直接白了葉峯一眼,這傢伙肯定是神經不正常,居然來檢查她的員工證。

蘇夢涵直接繞過葉峯,沒想到卻被一隻腳絆住,整個人都摔向地板!這要是真的摔下去,還不毀容了……

與此同時,葉峯的眼中掠過一個人拿着狙擊槍,槍口正瞄準蘇夢涵的頭顱。

扣動扳機……

↓點擊下方“閲讀原文”查看更多

閲讀原文

TAGS:葉峯蘇夢涵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