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媽媽為新生兒錄18年生日祝福: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大呲花2018-07-12 05:11:22

人生處處是絕境,凝視疼痛令我們清醒。——秦博


我們通過電視看到的有關於的電視劇都有一種固定的模式:

病人命懸一線,會診後發現情況危難,決定手術放手一搏,經過十幾個小時的努力病人脱離危險,家屬對感激涕零。



我們經過這樣套路的洗禮,漸漸的接受了醫生是神的設定,好像他們一出手病人就一定能夠救活。你失手沒把我親人救活,就是你的失職!



但今天要講的這部片子《人間世》完整的將醫院暴露在了我們面前,人間眾生百態盡顯。他沒有像電視劇一樣迎合大眾的胃口,而是直接告訴我們醫院的殘酷。



這個年輕小夥子已經查出心臟有問題,但是忙於工作沒及時手術,腸胃炎引發心臟感染。拉了兩週肚子才住院治療,已經發展為急性心衰,沒能搶救過來。



醫生看着已經變成直線的心電圖默默歎道:這個人已經沒機會了。主治醫生宣佈搶救無效,可一旁的醫生仍在不斷的給小夥子做着心肺復甦,期待奇蹟的出現。



主任和主治大夫向小夥子的家人宣佈噩耗,並報以歉意,表示盡力了。老父親歪着頭冷冷的説:沒有希望了。的父母崩潰的哭了起來。這一幕不光刺痛了每一個觀眾,對每一個參與搶救的醫生都是一種煎熬。



醫生只是一種職業,不是救世主。


視頻拍攝選擇瑞金醫院,這裏是全國最好的醫院之一,這裏的醫生都是行業中最精英的人,他們使勁渾身解數,依然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當我們將至親之人交予醫生之手,醫生的心理壓力是常人難以想象的。剛搶救失敗一名病人,主治醫生脱下手術服,無力的説:從醫生的角度來説,即使冒着很大的風險,總歸想能夠做點什麼事情,體現你的價值存在。很多醫生就是為了這個感覺(成就感)在幹活。這次很可惜,我們沒能成功。



但是隻要失敗,這些為救命所付出的努力,就成了沒有意義的徒勞嗎?這是很多醫生面對醫患關係是內心的困惑。所以我很感謝有這樣一部片子,通過真實的鏡頭講述醫生,在醫生和患者之間構建了一座溝通的橋樑。



一名24歲的小夥子,因為生日聚會上吃多了變質海鮮食物中毒,導致多個臟器衰竭。治療方案裏需要大量的血液,但臨時調配的血袋很涼,醫生們就輪流着,用雙手、腋下、胸口將血袋捂暖。這些醫生下意識的動作,充斥着生的力量。



情況稍稍穩定,病人又突發呼吸道出血,調配的血袋根本不夠用,主治醫生趕緊打給上海血站,懇求對方再調配一些血源過來。



面對家屬的焦急,醫生連着説我們一定努力來安撫他們的情緒,但突如其來的巨大壓力,誰又給這些醫生一些排解呢?相對於他們付出的勞動,回報的性價比真是太低太低了。



但是這部片子不是在單純講述醫院遠比我們想象的殘酷,他也讓我們感受到了向死而生時的温暖。



,一名26歲的上海姑娘,剛剛結婚,懷有五個月的身孕。本來一切都是美好的,但醫院傳給她一張死刑通知書:胰腺癌晚期,且腫瘤形狀罕見,無法手術,只能採取化療延長生命。



面對生死,張麗君問了醫生孩子是否會感染癌症。確認不會後,她毅然決定生下孩子,即便這樣會錯過治療癌症的最佳時期。



“就算我的生命終結了,我也要把他帶到這個世界上來看看,好歹我已經活了26歲了,他還沒來這個世界看過一眼。“



“我老公才27歲,我不可能一輩子,就這樣叫他一個人過,他老了也要有人陪。”



面對妻子的絕決,丈夫一直鼓勵她,做她的心理建設。但在沒人的角落,七尺男兒像個孩子一樣哭了出來:“我家裏的喜字還沒擦掉呢,新房子都沒住多久……”



孩子提前三個月出生了,體重僅有一公斤。孩子虛弱的只能在保温箱裏繼續接受治療。張麗君就站在保温箱外為孩子唱《寶貝》。唱着唱着她就哭了,那份不甘,那份難過,那份心疼,揪住了每一個人的心。



想着自己化療過後可能熬不過多久,張麗君決定給寶寶錄下18年的生日祝福。畫面裏她還沒有因為化療掉光頭髮,穿着紅色的大衣,充滿了活力,並不像一個生病的人。



漸漸地,錄製的視頻畫面裏她的頭髮就掉光了,腫瘤從額頭上長了出來。但她仍樂觀的説:兒子以後會覺得她娘青春永駐。



張麗君偷偷的給老公錄了段視頻,唱了一首張國榮給的《共同度過》。“謝謝你風雨內,都不退願陪着我,沒什麼可給你,但求憑這闕歌。”



她還為公公婆婆錄了一段視頻,斟滿淚水的雙眼中充滿了對二老表示歉意和不捨。她的公公説,希望她下輩子可以做他們的女兒,讓張麗君的老公韓詩俊,做她們的女婿。



最終,上帝還是把張麗君帶到了天堂,把她從她深愛的寶寶和深愛她的親人身邊帶走了。



生命往往就是這麼脆弱,我們想極力抓住的親人的手,卻只能眼睜睜看着他漸漸的消逝。而醫生有的時候也會回天乏術,你在醫院中經歷過哪些難忘或感人的瞬間,也希望能在評論區説出你的故事。


寫文不易,大爺打賞個零花錢唄↓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