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過女人的這3個地方,才能叫真愛!

十二星座2018-07-12 04:36:54

這一天,是姚芸兒出嫁的日子。

一早便是陰雲密佈,姚家的院子裏冷冷清清,一些村民站在姚家門口指指點點。

“這姚家三丫頭也是個命苦的,你説她嫁給誰不好,怎麼就偏偏嫁個殺豬漢?”人羣中有人壓低着聲音,嘖嘖開口。

“可不是,好好的一個黃花大閨女,那殺豬漢瞧起來也忒嚇人了點,他來咱村三年,我就沒見他笑過。”

“這算啥,我瞧那殺豬漢根本就是個啞巴,甭説你沒見他笑過,就連話我也是從沒聽他説過哩。”

“我昨兒個還聽楊大嬸説,那殺豬漢兇悍的緊,她們家有一頭養了三年的種豬,楊老爹和楊大郎,楊二郎,爺三個一起上都制不住那畜生,可那殺豬漢一來,楊大嬸都沒看清他是怎麼出的手,那豬就倒在了地上,血流了一地哩。”

“我倒是聽説,那殺豬漢每日裏都要去河邊洗澡,你們説如今是啥時節,那清河水冷的都能把人凍死,旁人可是連沾都不敢沾的,他居然還去洗澡,可不就是個怪人!”

人羣裏嘰嘰喳喳,説的不亦説乎。

姚芸兒坐在牀頭,大紅色的嫁衣襯着她柔軟似柳的身段,一頭烏黑的長髮早已是綰在腦後,露出一張白淨如玉的瓜子小臉。

她今年不過十六歲,可那屠户袁武卻已經是三十出頭的人了,讓她嫁給一個屠户已是怕得慌,更遑論這個屠户還比自己年長了這樣多。

似袁武與姚芸兒這般的老夫少妻,村子裏可謂是絕無僅有,倒也難怪一些長舌婦要在背地裏嚼舌頭了。

聽到“吱呀”一聲響,姚芸兒轉過身子,就見姚母端着一碗荷包蛋走了過來。

“娘…”少女的聲音柔婉嬌嫩,這一聲剛喚出口,那眼眶便是紅了。

姚母心裏也是難受,只將那碗荷包蛋送到女兒面前,對着女兒言道;“快吃些墊墊肚子,待會兒男家就要來迎親了。”

話音剛落,姚母想着女兒要嫁的那個男人,也是忍不住的悲從中來,只舉起袖子拭淚。

姚芸兒將那碗荷包蛋接過,剛咬了一口,淚水便是撲簌撲簌的落在了碗底,她生怕被母親瞧見,只將頭垂的很低,直到將那一碗荷包蛋吃完,眼淚也是止住了,方才抬起頭來。

姚母見女兒那雙眼睛雖是哭紅了,哭腫了,可仍舊是晶瑩清亮,因着今日成親,那張小臉還搽了些胭脂,更是顯得肌膚白裏透紅,猶如凝脂。

姚家三個閨女,無論是大姐金蘭,還是二姐金梅,相貌間都毫無可取之處,可不知為何,單單這三丫頭姚芸兒卻長得跟絹畫上的美人似的,不僅將自己的兩個姐姐比了下去,就連這十里八村的,也找不出一個比她更美的人來。

這般俊俏的美人,本是要找個好人家的,誰都沒想到,就在前不久,三年前落腳於此的屠户袁武,竟會遣了媒婆,來姚家提親了。

袁武是外鄉人,平日裏除卻必要的生意,從不與村民來往,村子裏也沒人知曉他的來歷,但見他生的魁偉健壯,又是個不多言多語的性子,整個人都是透出一抹冷鋭與凌厲,直讓人不敢接近,倒像這屠户是個瘟神一般。

“芸丫頭,你別怨爹孃心狠,咱家只有小山這麼一根獨苗,他若是上了戰場,你説我和你爹還有啥奔頭?”姚母凝視着女兒如花似玉般的小臉,心裏卻是一陣陣的疼,這一句剛説完,便是心裏一酸,再也説不下去了。

姚芸兒知曉家裏的難處,她眼圈微紅,只握住母親的手,輕聲道;“娘,您別難過,女兒心裏都明白。”

姚母一聲喟歎,瞧着眼前聽話懂事的女兒,心裏的愧疚卻是一浪高過一浪,孃兒兩還未説個幾句,就聽院外傳來一陣嘈雜,顯是迎親的人來了。。

説是迎親,也不過是幾個漢子抬着一頂簡陋的小轎,與媒婆一道進了姚家的大門。

姚家家貧,姚家二老也無多餘的銀錢來為女兒添置嫁粧,就連家門口放的那一掛鞭炮也都是稀稀拉拉的,還沒響個幾聲就銷聲匿跡了。

姚芸兒便這樣出了家門。

袁家也不比姚家好到哪去,因着袁武平日裏從不與村民來往,如今娶親,家裏竟是連個道喜的人都沒有,小院裏安安靜靜的,甚至院門上連個囍字也沒有貼。

轎伕將新娘送到了門口,媒婆攙着姚芸兒下了轎,將她送進了屋子。

媒婆歎了口氣,只説了幾句吉祥話,便走出了新房。

幾個轎伕領了喜錢,早已是走了個乾淨,待媒婆走出屋子,就見院子裏,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筆挺如劍,聽到她的腳步聲,男人轉過了身子,露出一張英武果毅的容顏,正是袁武。

男人面無表情,只將一串銅錢遞了過去,媒婆回過神來,趕忙將那喜錢接過,囁嚅着,道過謝後便拿着喜錢匆匆離開了袁家的大門。

至此,原本便冷清的小院,更是靜到了極點。

袁武依舊是不動聲色,只上前將門推開,就見那抹温婉的身影輕輕一動,一雙白皙的小手不安的交握在一起,他瞧在眼裏,遂是將新娘的蓋頭一把掀了下來。

少女白如美玉的臉蛋上暈染着絲絲紅雲,鴉翼般的黑髮綰在腦後,膚白勝雪,柳眉杏眸,她輕輕抬頭,一雙剪水雙瞳清亮柔和的,透着沁人的純淨,讓人看着不禁心頭一動。

雖是同村,但袁武並未見過姚芸兒,一來是他整日裏深居簡出,二來他畢竟是外鄉人,又沒有成家,三來他是個屠户,聽起來難免讓人怕得慌,似姚芸兒這般未出閣的姑娘,自是不會與他有什麼接觸。

袁武從沒想過自己的新娘竟會如此美貌,縱使媒婆之前告訴過他姚家的三丫頭是清水村裏出了名的美人,可他也全然不曾走心,只道清水村這般偏僻荒涼的地方,又哪會有什麼美人?

男人的眸子烏黑如墨,靜靜的望着自己的新娘,心頭卻是暗道了一聲慚愧,讓這般花容月貌,年紀又小的姑娘嫁給自己,的確是委屈了人家。

姚芸兒見眼前的男子約莫三十來歲年紀,劍眉朗目,尤其一雙黑眸,深邃內斂,極具威懾。

在她心裏,本以為這個男人定是長的十分兇惡醜陋的,卻從未想到,他長得非但不兇,而且也一點兒也不醜。

這樣一想,少女的臉龐頓時一熱,默默地將臉頰低垂,再也不敢瞧他。

袁武終是開了口,低沉的聲音聽在耳裏,渾厚而有力;“你不用怕,我既然娶了你,自然會好好待你。”

姚芸兒聞言,心頭便是一怔。

因着沒有客人,自然也沒有擺喜宴,這新婚第一天,便在一股悽清的寂寥裏悄然而過了。

到了晚間,袁武端來了飯菜,他依舊是沒有説話,只是將一碟子肉擱在姚芸兒的面前,而後又是拿起一個饅頭,遞到她的手裏。

飯畢,袁武將碗筷收拾了回屋,見姚芸兒俏生生的站在那裏,男人上前只將她一把抱在了懷裏,少女的身子纖細而柔軟,滿懷的温香軟玉。

驟然被他抱在懷裏,姚芸兒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他的手掌粗糙而温暖,緊緊的箍在她的腰際,令她動彈不得,而他掌心的温度更是滾燙,幾乎要透過布料,將她肌膚都給灼痛了。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閲讀原文】繼續閲讀哦~~~

閲讀原文

TAGS:姚芸兒袁武殺豬漢姚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