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四分之一的女性,都遇見過「安嘉和」

獨立魚電影2018-07-12 03:59:57

最近魚叔的朋友圈都在刷GQ的一篇人物報道,《家暴之後,依舊瘋狂》。


2011年8月,瘋狂英語創始人李陽的妻子李金,微博曝光李陽家暴。一年以後,法院認定李陽行為成立,准予離婚。



令人跌破眼鏡的是,在最近的採訪中,李陽對於家暴,絲毫沒有半分愧疚和反省——


「我打老婆的事,我有沒有羞恥感?臉紅不紅?一點兒都不紅,為什麼?正常的。」


有過家暴的公眾人物,何止李陽。


至上勵合組合成員劉洲成,也傳出家暴醜聞。妻子懷孕期間,劉洲成六次施暴,其中一次導致流產。



名人自帶話題和流量,出了家暴醜聞,全民關注,路人聲討。


但如果,和被施暴者,都只是你身邊的普通人呢?


2016年,一位河南懷孕妻子遭遇丈夫家暴,流產後第三天,在醫院被丈夫活活掐死;

2017年,重慶27歲女子跳樓自殺身亡,生前頻遭丈夫家暴。


這樣的新聞,我們看過太多。


在我國,30%的已婚女性曾遭受過家庭暴力;每7.4秒就有一位中國女性遭遇家暴;40%的女性殺人案件與家暴有關;每年有9.4萬女性因家暴自殺。


今天魚叔要説的紀錄片,不止推薦給女性觀看,男性更應該看看。


《中國反家暴紀事》



這是中國第一部以反對家庭暴力為內容的紀錄片,旨在促進中國反家暴立法


最終在2年之後,於2016年3月,中國出台了有史以來第一部反對家庭暴力的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


沒錯,這就是改變國家的紀錄片。


百度百科上,第一句介紹就特別有意思。


《中國反家暴紀實》是吳春導演的一部恐怖電影。


確實,世間最恐怖的莫過於兩個字,真實。



李翠翠,八零後。


1999年,李翠翠19歲,和村書記的兒子訂婚兩年。


一次,兩人就婚期問題吵了起來。


就因為拌了幾句嘴,未婚夫就做出了慘絕人寰的非人惡行,他用手,把李翠翠的眼睛挖了出來。



幾年後,李翠翠結婚了,她以為終於找到幸福。


然而,新婚之夜,丈夫卻直言,結婚目的只是想要個孩子,李翠翠被當成了生育工具。


婚後,李翠翠因為洗碗動作慢了,就招來一頓毒打。


一捶打到我嘴上,抓住我頭髮,把我壓到地上,在我頭上踏了幾腳。


李翠翠生下兒子後,本以為丈夫會有所顧忌,但對方卻變本加厲。不許她出門,把繩子和斧頭放在牀上,多次逼她自殺。


衝動之下,她拿起斧頭,砍向丈夫。


家庭暴力,只有零次,和無數次。施暴者在第一次家暴後沒有得到有效控制,就會反覆、長期、越來越兇殘地施加暴力。


最開始用拳頭,隨後用腳踢,再後來就用各種器具打,對受害者的身體傷害也逐漸加深。



在李翠翠生活的地方,男人打老婆,被認為天經地義。


這與古代的父權文化有關。


家庭暴力,其實就是父權文化發展到極致的表現,即男性認為自己擁有權力控制女性


直到現在,仍有人覺得,打老婆,不是家庭暴力。這是父權文化下,物化女性的結果。



在此普及,身體暴力、性暴力、精神暴力、經濟控制,是家庭暴力的四種形式。這裏任何一種,都是家庭暴力。



杜鵑,來自東北。


她是一位小學老師,丈夫是一位工程師。


外人眼中,這是一個和諧美滿的家庭。只有杜鵑知道,關起門來,丈夫的禽獸嘴臉。


每天晚上,丈夫都逼她看三級片。每個黑夜,家裏的牀都是她的地獄。


她不想,丈夫就強迫她。一個耳光打過去,血就順着她的嘴角流下來。



非人折磨下,杜鵑得了嚴重的婦科病。可是手術第二天,丈夫又找上門來,妻子術後感染,一年都沒好。


杜鵑説,這就是婚內強姦。


婚姻關係存續期間,丈夫以暴力、脅迫或其他辦法,違背妻子意志,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係,就叫婚內強姦。


誰能想到,婚姻關係,成了丈夫對妻子實施性暴力的合法理由


性暴力,往往讓受害者難以啟齒,只能自己默默忍受。


他要是打我的手,打我的臉,打我的頭,我可以隨便跑出去報警。可是他打的地方,我給別人看的勇氣都沒有。



相對於身體暴力,性暴力摧毀的是女性的自尊。受害者生不如死,掙扎煎熬。



在女性服刑人員中,因無法忍受家暴憤而殺掉丈夫的案件,2005年比2004年上升32.4%,2006年比2005年上升33.14%。


由受害者轉為殺人犯,這些女囚無一例外,全都都承受過身體暴力和性暴力。




楊煥瑩,是個能幹的女人。


照顧公婆,養育孩子,還用打工掙下的錢,在老家買了房子。


丈夫生意失敗,把怒火全部撒在她身上。打她罵她,她都忍着。但是,對方居然放黃色錄像給自己女兒看。


丈夫甚至想將楊煥瑩抵給債主。她拒絕後,丈夫聲稱同歸於盡。


當天夜裏,驚醒的楊煥瑩發現,牀邊有十幾塊燒紅的煤。她將兩個孩子趕緊拖出屋外,自己陷入昏迷。


再次醒來,天已經亮了。她看了一眼躺在房間裏的丈夫,恨從中來,用刀砍碎了他的身體。



劉婉玲,名牌大學哲學系畢業的高材生


婚後不久,丈夫拿走了她的工資卡和存摺,家暴,搞外遇,五毒俱全。


劉婉玲畢竟受過高等教育,嘗試用理智解決問題。


她曾經去醫院做過傷情鑑定,企圖留下丈夫毆打的證據。檢查時候,醫生聽説是夫妻打架,就直接説回去吧沒事。


劉婉玲也想要走法律途徑解決問題。三次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最後都以失敗告終。


因為根據當地習慣,男娃多半會判給男方。丈夫威脅説,如果兒子歸他,那麼劉婉玲一輩子都別想看見兒子。


丈夫不光拿兒子威脅,還對她本人進行人身威脅,要是離婚,就把你弄死,把你家人也弄死。


忍了六年,她實在忍不下去了,決定下毒。



也有受暴女性嘗試報警,去了派出所後,一個年輕民警説,你現在報警有什麼用。等你丈夫動手傷人的時候,再來報案。


這殺死了她最後一縷希望。



看到這裏,魚叔又生氣又悲傷。


我想起了一部韓國電影,《金福南殺人事件始末》



金福南被丈夫和家人視為豬狗,成為島上男人的性奴,任意踐踏和侮辱。當唯一的女兒死後,她再也無法忍受,舉起鐮刀,砍死了島上所有人。


當金福南大開殺戒的時候,我們感覺特別解恨。一個字,爽。


但是電影總歸是電影。


生活中,這些「舉起鐮刀」的復仇女王,以暴制暴的結果,就是成為女囚。



2016年,我國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民間也多了很多反家暴援助組織。


希望,受暴者一定要走法律途徑,千萬別為了家暴渣男搭上自己的後半生,不值得!




有一部講述家暴的經典電視劇,《不要和陌生人説話》,是不少人的童年陰影。


丈夫安嘉和,成了家庭暴力的符號。妻子梅湘南,是家庭暴力陰影下中國女性的縮影。



生活中,也有近乎一模一樣的家庭。


衞嵐,40歲,單親母親。


十多年前,她過着《不要和陌生人説話》的生活。



她的丈夫,與劇中安嘉和一樣,腦外科醫生,受人尊敬。


她本以為,一個腦外科醫生,應該很清楚,打腦袋是什麼後果。但是丈夫發起瘋來,就是安嘉和附體



她報警,警察來之後,丈夫整理好衣服,斯斯文文,與之前的禽獸判若兩人。


剛開始,為了維護自己和丈夫的名譽,她總是儘可能地掩飾丈夫的暴行。


挨完打,還得收拾家暴過後的一片狼藉。



她一直幻想,丈夫肯定會改好的,因為他是有修養、有文化的人


有時候還反過來自責,是不是自己哪裏做得不夠好。


她的忍耐,換來的是丈夫更加兇狠的暴力。


不少人覺得,家庭暴力,只發生在農村,施暴者大多是低收入、低文化水平的人。


但其實並非如此。


家庭暴力,有可能出現在任何一個家庭。它與施暴者的家庭出身、受教育程度、社會地位和經濟收入,沒有必然聯繫。


大家誤以為,家庭暴力與受教育程度有關,其實是因為,有知識有地位的施暴者,暴力行為更為隱祕,不為人知。



,北京姑娘。25歲時,與愛人結婚。


婚後五個月,董珊珊渾身是傷,回到孃家。三天後,丈夫就帶着人找上門來,硬把人擄走了。


之後,她給爸媽留下一封信,為了不連累爸媽,她再次逃跑。


信中,她説自己現在患上重度抑鬱和焦慮。只有離開,才是解脱。



但是,她多次出走,多次被找到。


董珊珊曾去法院起訴離婚,但又被丈夫逼迫取消訴訟。



婚後八個月,她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


婚後十個月,26歲的董珊珊,死了。



後來的審訊中,丈夫王光宇,對自己的家暴行為供認不諱。


據董珊珊母親説,王光宇還逼迫董珊珊一絲不掛地站在窗户前,讓她遭受精神折磨。



2009年,董珊珊的名字轟動一時,因為家庭暴力傷人致死,社會上掀起了一場反家暴公益行動「染血的婚紗」



對於董珊珊來説,這是一種習得無助


習得無助,就是指,通過不斷反抗,不斷逃脱,最終回到施暴的環境中,她覺得自己沒有反抗能力,沒有機會逃跑。


很多人習得無助,是因為親情的牽絆


楊豔梅,土生土長的農村女子。


知道她丈夫家暴,孃家人卻這樣勸説:他打你,你別動,他罵你,你別吭聲。你遇見這樣的了,你就慢慢在他手裏熬吧。


很多被家暴者就是如此,為了父母的面子,在親人的勸説下,默默忍受。



還有的受暴女性,為了年幼的孩子,默默忍受


如果自己逃跑或離婚,那孩子怎麼辦,不能將她留給施暴的父親。而施暴者也看中這一軟肋,用孩子控制對方。


在李陽家暴案中,身為妻子的李金,想要減少對孩子們的傷害。


然而,傷害是無法避免的。


小女兒三歲半,看到父親李陽對母親施暴後,畫了一幅畫。她對母親説,我可以用筷子和剪刀來保護你,我可以殺了爸爸



在一個暴力家庭中長大的孩子,成年後容易悲觀,帶有不良生活習慣,自殺、犯罪的可能性也較高,暴力行為也會延續到下一代的家庭。




家庭暴力不僅發生在夫妻之間,還表現在血緣關係上:子女虐待老年人,父母虐待年幼孩子。


這位四川老人,經常被小兒子兒媳毒打。後來被趕出家門,他只能住在土坯房裏,在露天做飯。



這位廣州的老人,雙目失明後性格變得暴躁,兒子兒媳把他關進黑屋子,平日裏鎖住。十年時間,他沒有從黑屋裏出來過。



血濃於水的親情關係,剪不斷理還亂。老年人覺得家醜不能外揚,老來順子,所以往往不會尋求社會幫助。


如果説,一些遭受家暴的老人們,自己選擇忍受子女的暴行。那麼被父母家暴的幼童,則根本沒有選擇,因為他們尚未知道如何保護自己。


還記得是枝裕和的電影《無人知曉》嗎?



該片改編自震驚日本的西巢鴨事件。母親為了與男友同居,將四個年幼的孩子拋棄在出租屋裏。14歲的長子獨自照顧7歲、3歲、2歲的妹妹。


其實,我們也類似的案件。


2013年,南京市人民法院審判了一起故意殺人案。被害人,是兩個女童,一個兩歲多,一個不滿兩歲。


被告人,就是她們的親生母親


為孩子預留了少量水和食物之後,親生母親就把孩子鎖在了房間裏。最後,兩個女童被活活餓死了



這部八集紀錄片,豆瓣評分8.8,只有53人評價。



也許很多人並不知道《中國反家暴紀實》,也並不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的存在。


今天魚叔寫出來,如果能讓多一個人知道,那就值得。


反對家暴,人人有責。


這不僅是對女性、對老人、對孩子的保護和尊重,更是對人權的尊重


沒有經歷過家暴的人,是幸運的。因為你根本無法想象,他們經歷過什麼樣的身體和心理折磨,遭受過怎樣的非人待遇。


我知道,依然會有人覺得,鄰居家打老婆,打老人,打孩子,那都是人家的家務事,與自己無關。


但如果,有一天,被家暴的人是你呢?你還會希望所有人冷眼觀之,充當幫兇嗎?


本篇案例較多,寫得較長,有幾點總結:


第一,家暴,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必須對家暴者零容忍,不要指望你的寬容能換來他的改過自新。


第二,家醜不可外揚,勸和不勸分,都是極為愚蠢的,有可能釀成大禍。


學會尋求法律幫助,法院起訴離婚。就算為了孩子,為了父母,也要離開家暴渣男。真正的親人,不是告訴你忍受暴力的人。


第三,訴諸法律途徑。


遭遇家暴,第一時間去醫院驗傷取證。第二,報警,現在有了法律支持,派出所民警應該有所作為。


第四,從你我做起,改良社會風氣。


很多錯誤的傳統觀念,在中國人的腦海裏根深蒂固。打老婆,就是家庭暴力!只要能改變一個人的觀點,這篇文章就沒白寫。


實名制反對家庭暴力,從你我做起。


希望每一個遭受過或正在遭受家庭暴力的人,都能儘早走出陰影。


人生那麼長,你應該過得更好。



喜歡這篇文章的人也喜歡 · · · · · ·

獨立魚招聘:簡單粗暴,幹掉爛片

Netflix用15年拍攝一個人間惡魔,現實果然比電影更可怕

一集上天,提前鎖定年度十佳美劇

豆瓣9.3的國產片,不該只有422人看過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