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姑娘邊做“兼職”邊環遊世界,剛剛第一站到杭州,就被警察抓了!

都市快報2018-07-12 03:59:00

20歲的姑娘(化名)熱愛旅行,特別嚮往説走就走的瀟灑。


想象很美好,現實很骨感,瀟灑背後需要經濟支撐,真的要出門了,小陳才發現,旅行開銷是個無法迴避的大問題。


吃住行樣樣都要錢,沒有工作,沒有存款,怎麼實現自己看世界的夢想?


小陳姑娘用了一個最荒唐的方法,最後被拱墅警方帶走。

民警衝進了城北一家

今年1月初,幾個民警衝進城北小區,這裏多是酒店式公寓,loft結構,有獨立的客廳、廚房和衞生間,很多被房東掛上了網,作為網租房,可以日租,也可以按周、按月短租。


民警衝進了其中一個房間,牀上的女子猝不及防,尖叫一聲,用被子矇住了頭。她身邊一個30來歲的男人,嚇得一躍而起,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



“別動!”民警先控制住了男人,男人頭埋得很低,一語不發。


“他是我男朋友,關你們什麼事。”倒是女子先開口。


“你們是男女朋友?”民警反問,“那你説説,他叫什麼名字,哪裏人?”


女子看看男人,眼神有些慌亂,又改了口:“我們是網友,剛認識沒多久。”


“你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他網名叫什麼?”民警繼續追問。


女子答不上來,硬着頭皮説:“對,我們今天才見面的,這也犯法嗎?這是我私生活,你們也要管?”


這個女子就是小陳。

羨慕説走就走的旅行

她想了個免費旅遊的方法

雖然小陳口口聲聲辯解,稱自己和男人是“朋友”,但民警查看兩人的手機記錄,發現真相併非如此,兩人此前並不認識,是通過一個“中間人”介紹認識的,為了這次相聚,男子要支付3000元

起初,小陳極力反抗,認為自己的行為只涉及到道德問題,沒有觸犯法律。直到被帶回派出所,她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本來只是想賺點路費和旅費……”小陳説,自己很喜歡旅遊,但因為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出門遊玩的機會十分有限,每次看到網上別人“説走就走的旅行”,都非常羨慕。



去年,她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年齡相仿的“小姐妹”,對方經常在朋友圈裏發佈旅行的照片,小陳點贊留言,兩人慢慢熟絡起來。


到了年底,小陳説起寒假出遊的打算,感慨出去玩一趟開銷太大,小姐妹便悄悄給她提了一條建議:“你到了那裏順便做點兼職,旅費路費全回來不説,還能小賺一筆。”


她説,自己就是這麼做的,不耽誤白天遊玩,還能額外賺一筆“差旅費”,靠這個方法可以免費走天下看世界。


小陳有些猶豫,但最終沒抵制住“免費旅遊”的誘惑,答應了,經小姐妹介紹,認識了中間人。

後來,學校放了寒假,小陳獨自來杭旅遊,旅費不夠時,她給中間人打了電話。


“在校美女大學生,聯繫電話××……”中間人將上述信息發佈在QQ羣與微信羣裏,果然有客户打來了電話。


頂着名校大學生的名頭,小陳開價每次3000元,到手的錢由她和黃某均分。


經查,三四天時間裏,小陳個人的收益就高達七八千元。

拱墅警方集中式洗樓和蹲點抓捕 


其實,自2017年開始,祥符派出所發現中天西城紀的網約房裏經常有陌生男女出入。



民警經過一個月的深入調查,發現中天西城紀內存在大量網約房,這些網約房多為loft户型,和同地段的快捷酒店相比價格優勢不大,每間每晚基本在400至500元左右。不過,網約房沒有前台,入住要方便很多,甚至不需要實名登記。



入住網約房的客人,只要提前在短租平台下單,和房東協商好入住時間,就可以拿到鑰匙,直接進房。


而“樓鳳”選擇網約房從事賣淫活動,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避開酒店入住身份證登記環節,逃避公安機關的抓捕。


在掌握相關證據後,祥符派出所對中天西城紀進行了集中式洗樓和蹲點抓捕等行動,對盤踞在該處的賣淫嫖娼行為進行了嚴厲查處。


自2017年至今,祥符派出所共查處涉黃案件13起25人,其中“樓鳳”14人。


目前,小陳已被公安機關處以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

拱墅區將網約房納入旅館式管理


接下來拱墅區流口辦將網約房納入“旅館式”管理範疇,要求聘請總枱管理人員,並完善人像監控、智能門禁等必要硬件。


公安機關對全區所有“網約房”統一實行“二維碼”管理,租客只需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即可登陸“杭州市居住證服務平台”,自主完成流動人口信息報送,社區網格員上門檢查時,用“警務通”掃描“二維碼”即完成對租住人員身份的查問核對。


記者 林琳  通訊員 李文

素材來源:杭州公安

·90後白淨姑娘在杭州酒店長住兩月,逼酒店報警!女孩子邋遢起來,真沒男人啥事了!

·凌晨4點多都排不到號!萬萬沒想到,暑假杭州最火爆的地方竟在這裏……

·浙江男子綁架情敵上懸崖逼出一個真相!之後發生的事,讓他9年來始終不敢給女友名分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