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哈手欠,非要上隔壁小黃,結果...好疼啊...

萌寵圖2018-07-12 03:48:59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結婚三年的丈夫陸俊會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和另一個男人睡一晚


那天是我生日,陸俊難得回來的早。


我上前接過他的外套,陸俊卻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説道:“莫凝,能幫我一個忙嗎?”


我愣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不以為意地回道:“我能幫你什麼,這幾年在家待着,什麼本事都沒了。”


“不,你可以的,只有你行。”陸俊的語氣有些急促,“公司快支撐不下去了,你一定要幫我。”


我驚訝的看着他,“你要我幫什麼忙?”


“陪一個人,只要一晚,你點頭就行。”陸俊的話讓我震驚,我沒想到他會説出這種話,任何人一聽這種話就明白什麼意思。


“我為什麼要點頭?”我把手從他的手心抽了出來,轉身背對着他,冷聲質問道:“陸俊,你當我是你老婆嗎?”


“莫凝,你也知道我有隱疾的,這些年的確是虧待你了,可你也體諒我一下,公司是陸家的全部,你能眼睜睜看着它沒了嗎?”陸俊上前,從背後拉住了我的手,突然跪在了我面前。


我轉身難以置信地俯視着她,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他毫無自尊地跪在地上,拉着我的手,不斷地搖晃着。


看到男人眼中的淚水,我那顆原本決絕的心竟然軟柔了下來。


雖然跟他有夫妻之名,沒夫妻之實,可這三年來,他對我,對莫家都非常好。


面對他這般苦求,他踐踏了一個男人的尊嚴,跪在我面前,我心痛到了極致,終於艱難地點了點頭。


我的生日,陸俊卻要將我當成禮物一樣送給別的男人,我心寒了。


陸俊欣喜站起,用力地將房卡硬生生地塞到了我的手裏,我沉默地看着那張金色的房卡,手心用力地捏着它。


“凝,我知道這些年你受委屈了,拜託你幫幫我,就一次。”


我淡淡地扯了扯嘴角,拭去淚水後推開了他,天底下也只有陸俊這個窩囊廢會把自己的老婆推到別人的牀上。


陸俊開車送我去的酒店,下車的時候,我特意看了一下手機,是晚上十點半。陸俊將車窗放下,探出頭,叮嚀道:“凝,別讓我失望。”


我沉默,根本不想理會他。


陸俊的車開走了,絲毫沒有任何的擔心,我平淡地看着他的車影,心中那一抹苦楚泛開來,久久沒有回過神。


我踩着恨天高,窈窕的身姿伴着那長長的拖地紫色長裙,長髮披肩,卷而不亂,胸前的紫水晶項鍊讓整個人的皮膚看起來更加的明亮。


斜斜的劉海下一張精緻瓜子臉,我透過電梯中,看着自己,輕輕地摸着自己的小臉,我真得要聽陸俊的話,去陪一個陌生的男人嗎?也許這一去,我將徹底失去所有的尊嚴。


“叮”的一聲,電梯門一打開,我落寞地看着那長長泛着微黃的燈光,全金色的長廊,腳底似灌鉛一般沉重。


我選擇了幫陸俊,這些年,他沒盡過當丈夫的義務,可他做了當女婿的責任,我不能眼睜睜看着他的公司陷入困鏡。


找到房間,刷了一下房卡,門“吱”的一聲打開了,裏面暗暗的,我一進門,習慣性地準備插上房卡。


“不要開燈。”一個深沉的聲音響起,我愣了一下,門自動地關上,房間一片漆黑,我根本看不清什麼人在房內。


“你是誰?”我恐懼地問着,面對黑暗,我害怕。


“不要問,站在原地。”那個聲音再次響起,夜的靜,房間因為沒有通電而異常的悶熱,我有點難受地用手當扇地扇了幾下。


突然,我的手被人拉了一下,整個人跌進一個強有力的臂膀之中,我慌亂地想推開他,卻被他鉗制得很緊。


他的脣貼在我的耳邊,吹着暖風,輕舔一下,我下意識地狂甩了一下頭,長髮似乎跟他身上衣服的扣子打結了。


他將衣服一脱,我的頭髮瞬間重了許多,他將我橫抱而起,重重地壓在牀上。


我能清晰地聽見他的呼吸聲開始凝重,雜亂無章着。


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的我,一臉錯愕,黑暗中我也看不清那男人的長相,只知道他的手落在我的臉上,然後緩緩的遊走着,到我的鎖骨,再到我的胸,最後我顫抖地接受了他。


清晨的第一道陽光將我照醒,我捂着眼,擋着光,渾身酸楚地起來,卻發現房內空無一人。


一想到昨晚那人的瘋狂索取,我頓覺自己下賤得很。


明明可以拒絕,我卻一次次的接受,還很配合。


我明白,這是陸俊欠我的三年温存,我是女人,需要那種男女之間的歡愛。


昨晚的交易其實是我這些年來的釋放,原來我自己也有這樣狂野而下作的一面。


多麼可悲,這種感覺竟然在另一個陌生的男人身上找到。


我撿起地上散落的衣服,頭一沉,踉蹌一下,雙腿發麻地跌坐在地毯上,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陸俊打來電話,説我昨天表現得很好,威斯集團易燁澤注資他的公司,危機度過。


電話裏,他滿心歡喜,嘴裏一直談論着公司美好的未來,卻隻字未提昨晚的事,也沒有關心我的身心是否受到創傷。


掛斷電話之後,我肆無忌憚地哭了起來,憤恨地撕扯着那件紫色的長裙,咬牙,用力地咬着自己的雙脣。


脣被咬破,口腔中那血腥的味道慢慢的蔓延開來,我用力地撐起身子走進浴室,放了水,躺了進去,我不知道泡了多久,等我走出浴室時,才發現牀頭上有一張紙。


我拿起一看,上面寫着一個電話號碼。


我猜想估計是我昨晚太過賣力了,讓那個男人很滿意,所以讓我保留他的號,想着下次會不會還有可能。


我揚起嘴角冷諷了一下,直接將那張紙撕成碎片。


回到家後,我在浴室一遍又一遍地洗着,想將昨晚的一切洗掉,可我發現根本洗不掉,那個人星星點點留在我身上的吻,他身上那特殊而清淡的味道,還有他一遍遍地穿透我的身子,都是那麼清晰地留在我的腦海裏。


那天陸俊照舊很晚回來,他還是老樣子,去了夜瀾CLUB,他精神和肉體慰藉的地方,喝了爛醉而回。


我一個人靜靜地站在陽台上,他一回房間,尋找了一翻,來到了陌台,從後背抱住了我,將臉貼在我的臉頰邊,酒味濃重地説道:“老婆,我回來了。”


我一動不動,一句話都不想説。


“怎麼了?”他輕聲地問了一下,那雙大手第一次主動地遊走在我的腰側,再繼續往上,當那雙不安份的手到達的我胸口時,我擋住了他,惡狠狠地側着臉瞪着他,諷刺地問道:“怎麼,瘦田有人耕後,你也想嚐嚐滋味了?”


陸俊踉蹌地抽回手,站穩了身子,臉上的笑容一收,漠然地瞪着我,揚起嘴角諷刺地説道:“昨晚你表現得肯定很好,憋了三年,肯定很舒服吧!”


我揮起手,還沒打向陸俊,就被他捏住了手腕,“莫凝,我念在你挽救公司的份上,就不計較你失身後的噁心,就算我不稀罕你的身子,我也不希望你的身上留下任何男人的蹤跡。”


“你殺了我。”我瘋一般地衝着他吼着,“陸俊,你要這樣折磨我到什麼時候,是不是要看到我死,你才會跟我離婚。”


三年來,我不止一次提出離婚,可每次他都忽視我。


“我不會離婚的,陸家需要一個媳婦,你給我乖乖地熬着,會有期限的。”陸俊的話像把利刃,刮開了我的胸膛,生生地疼着,痛到極致了。


他轉身走出我的房間,我跟他分居三年,他一直在客房睡。我冷眼看着這一切,歇斯底里地揪着頭髮吼着。


自從那一晚之後,我竟然有時候會莫名其妙地想到那個男人,他關着燈是因為他太醜了嗎?長得見不得人?


我總會胡思亂想,我知道我是太無聊了,被陸俊當金絲雀養了三年,別的本事沒有,除了發呆。


鐘點工過來將別墅的衞生搞完之後,每次離開的時候,總會過來跟我道別。


“陸太太,衞生我搞好了,飯菜也準備好了,沒什麼事我先走了。”鐘點工每次都是這麼機械地道別,我只是“嗯”了一聲,繼續站在陽台,看着前方的美景。


我不知道是我神經太大條,還是我婆婆的腳步輕,她站在我身後許久,冷不丁的一個咳嗽嚇了我一跳。


我轉身,看了一下劉玉,心中再不快,也揚起了笑容,上前,問候道:“媽,你今天怎麼來了?”


劉玉一向高傲,她一直針對我的出身,門不當户不對,結婚前還是一個模特,有錢人的眼睛都是長在頭頂上的。


“莫凝,俊兒天天在外打拼,你在傢什麼事都不幹,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你怎麼有臉享受這一切?”劉玉每次過來都要冷言冷語打擊我一翻,每次我都是默默地站在角落裏接受她的審判。


“我也想工作,陸俊不肯。”我第一次堵氣地回了她一句。


“你那是什麼工作,在眾人面前脱衣服給別的男人看?你不要臉,我們陸家也要臉。”劉玉再次攻擊我之前的職業。


我氣得血液都凝固了,默默地低下頭。我知道我的口才抵不過劉玉踐踏別人尊嚴的能力。


“看看你,又不説話,怎麼,我欺負你了?”劉玉覺得她比我委屈,我不説話好像是在挑戰她的耐心,可我真得不想説話,在婆婆的眼裏,反正我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媳婦。


劉玉的食指用軒地戳了一下我的額頭,罵道:“我們陸家上輩子欠你們莫家的,個個都是討債鬼。”


“媽,你要罵我就罵我一人好了,別罵我家人,好嗎?”我忍住氣,硬逼着自己客客氣氣地懇求着。


“罵怎麼了,你們莫家花了我們陸家那麼多錢,還不讓人説。你自己説説看,你哥買房,娶媳婦的錢,是不是我們陸家出的?”劉玉又開始算舊賬了,她也只會這一套。


這些舊賬就像陰影一樣纏着我。我明白,我之所以答應挽救陸俊的公司,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在變相地償還莫家欠陸家的金錢而已。


驀地,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拿起一看,屏幕上顯示着:易燁澤。


我好像沒存過這個手機號,還有這個陌生的名字,怎麼感覺在哪兒聽過似的。我猶豫了幾秒,剛要摁下接聽鍵,就被婆婆奪了過去,她望了一眼,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她的嘴角上揚着,冷笑着。


她摁下接聽鍵,還特地摁了揚聲器,然後“喂”了一聲。


“在哪兒?”


我婆婆應了聲“在家”。


“見個面,老地方。”話一落,簡短而曖昧地將一切的難堪都移到了我身上。


什麼老地方?我根本都不知道?易燁澤,易燁澤,我心裏默唸了幾遍,才想起了那一夜,難道是他?


他肯定是趁我身心疲憊睡着的時候,把他的手機號輸到我的手機裏,這個男人很聰明,好像很瞭解我肯定會撕了那張寫着電話號碼的紙。


我看到婆婆那雙陰厲的眼睛開始陰陣狂爆,她用力地將手機扔了過來,砸在我的胸口上,落在了地毯上。


“別的本事沒有,現在竟然開始偷人了?”

由於微信篇幅限制,只能發到這裏啦!

點擊下方閲讀原文後續劇情精彩不斷!

閲讀原文

TAGS:陸俊劉玉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