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徐崢

創日報2018-07-12 02:55:10


。來源:徐崢影視文化工作室微博


文 |周夫榮


這一次,外界關注的,不再只是演員和徐崢,而是監製徐崢,和熒幕外的商人徐崢。


採訪徐崢那天,他感冒了。助理泡了紅糖姜水,他幾乎沒怎麼喝。他身上穿着前一天剛買的西裝,這是為參加一次重要的論壇臨時買來的。


外面的風很大,徐崢依然選擇坐在陽台上接受採訪。“外面空氣稍微舒服一點。”


《港囧》之後的三年,徐崢的作品並不多。彷彿沉寂了三年,徐崢歸來。


這一次,外界關注的,不再只是演員和導演徐崢,而是監製徐崢,和熒幕外的商人徐崢。


今年,接連上映的幾部刷屏影片《幕後玩家》《超時空同居》都由徐崢出演並擔任監製。同時,他還是《後來的我們》的投資人。八月即將上映的《一出好戲》,九月的《江湖兒女》,皆有徐崢參與。


做演員和導演,從都市、科幻、到生活題材,徐崢嘗試着各種影片類型。


他好像格外喜歡塑造有一身缺點的小人物,有點無能,有點喪,運氣也不好,充滿無奈。即便在當下正火爆的電影中,他的角色依然有點油膩,有點糙,甚至還動手打老婆。接着,小人物崩潰到極點,開始反彈。


“人生不就是這樣嗎?不斷遇到新的問題、新的困境,然後尋找辦法解決。”徐崢告訴《中國企業家》。


電影之外,徐崢還參加了綜藝節目。在《嚮往的生活》中做嘉賓,他一見面就和老朋友黃磊互懟。知道做這個節目嘉賓有幹不完的活,徐崢説自己什麼活都不會幹,卻默默地什麼活都幹了。


熒幕裏,他的分寸拿捏地恰到好處。讓人不生厭,看着也不累。生活中,他也遭遇過爭議。他明明就是他作品中的形象,有缺點,但也有温度的小人物。誰又不是呢?


而熒幕外,徐崢也大秀了一把財技。從追IP,到打造IP,現在成為“中年流量”擔當,並賺得盆滿缽滿,徐崢一點捷徑都沒走,但似乎,也一點彎路都沒走。



多重身份


從話劇演員,走向電視劇和電影演員、導演、監製、老闆,徐崢體驗了各種角色,而且目前看來,這些角色,他做得還不錯。


在《春光燦爛豬八戒》中,他是狡黠好色又憨態可掬的豬八戒;在《瘋狂的石頭》中,他是唯利是圖的建築開發商馮董;《泰囧》、《港囧》中,他是個倒黴蛋兒;好不容易在《李衞當官》中演了個清官李衞,卻還是個混混出身。


在拍《春光燦爛豬八戒》之前,徐崢是上海著名的話劇演員,曾經在上海的話劇圈火過一陣子。一度還有個梗,説去上海不看徐崢的話劇,就等於白去。


和他影片中的人物一樣,徐崢在生活中也沒有其他演員的好運氣。很多演員還沒畢業,就已經被影視、電視劇劇組看中,頻繁在熒屏中出現。而徐崢,從上戲畢業後沒那麼多機會,他進入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做話劇演員。


話劇演員徐崢曾憑藉話劇《股票的顏色》,獲得第十屆白玉蘭戲劇獎最佳男主角獎。在話劇界,這是個含金量極高的獎項。


有機會進入電視圈後,他被打扮的花裏胡哨,出演一個和英雄、偉光正毫無關係的豬八戒。後來,《春光燦爛豬八戒》還拍過幾部續集,反應平平。徐崢塑造的豬八戒,卻無人超越。


正是曾經的話劇演出,踏踏實實磨練了徐崢的演技。憑藉《春光燦爛豬八戒》大火後,徐崢被很多電視劇導演發現,開始承擔一些電視劇中的喜劇角色。他出演了《李衞當官》。劇中,徐崢認真地板着一張不精明,看起來還有點喪的臉,好像天生就有喜劇效果。


2012年,徐崢跨越演員角色,開始自編自導自演,嘗試做起了自己的電影《人再囧途之泰囧》。起初找錢,徐崢多次遭到拒絕,最終光線投資給了他約3000萬製作成本。


徐崢的回報是,票房12.5466億。按照光線傳媒的官方公告,該片的票房收入截止2013年1月22日約12.4億,分賬收入約4.65億,佔票房額的37.5%。加上導演費,徐崢的總收入可能有4000萬。


但這部電影也引來了官司。電影的5家出品方以及徐崢被《人在囧途》的版權方告上法庭。最高人民法院認定《泰囧》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徐崢及5家出品方光線傳媒、真樂道公司等被判向《人在囧途》版權方武漢華旗影視公司賠款500萬元。


爭議一直在。


對徐崢來説,更大的意義是,初當導演就躋身10億電影的行列,刷新華語片票房紀錄。徐崢毫不猶豫地把事業重心轉到了電影上。3年後,《港囧》上映,票房16億元,徐崢晉升中國電影界最炙手可熱的導演之一。


他導演電影,像一個按摩師在摸觀眾的穴位,找到一個結節,一板一眼地揉捏按壓。一個不太正面的小人物,在追求個人利益中遭遇各種倒黴的事,一步步走向崩潰,然後觸底反轉,並在這時候打通觀眾的筋脈結節。如《愛情呼叫轉移》的中年家庭情感危機話題,引發很多討論,觀眾看完電影后,不得不反觀自我。


好友黃渤評價徐崢“聰明”,“有導演思維”,黃渤説,“他那個大奔兒頭,原來裝的都是智慧啊”。


2018年,觀眾才意識到,徐崢除了演員和導演的身份外,居然還做了監製。他和很多影視人的路數不太一樣,很少參與大導演的戲,蹭個流量,而是多和名不見經傳的新導演、小導演合作。


據瞭解,監製通常負責攝製組的支出總預算,編制影片的具體拍攝日程計劃,代表製片人監督導演的藝術創作和經費支出,也協助導演安排具體的日常事務。


影評人週黎明曾説,“製片方經常對外宣稱的劇組和睦,其實這種情況絕對是少之又少。如果有媒體報道説某個劇組的重要成員因為身體不適而退出劇組,其實都是劇組內部權力鬥爭的結果。”


內部權力鬥爭,很大部分就來自於導演和監製兩個權力中心的不平衡。


徐崢喜歡和新人導演合作,而他的監製,好像讓導演感覺很輕鬆。《催眠大師》的導演陳正道曾經説,徐崢提出的關於電影的建議,如果自己沒有采納,他(徐崢)絕對不會提第二遍。導演文牧野説,徐崢從頭到尾都很配合拍攝。有的景需要拍20條,徐崢也一句話沒有。


“徐崢坦言,因為自己是演員出身,在拍攝過程中會跟導演提一些建議,但是説了好幾次,發現其實導演並不想聽,這個時候要學會尊重導演。”自媒體影視獨舌寫到。


影視獨舌還提到,徐崢稱,現在的年輕導演需要有一些比較有市場經驗的人站在他們身邊,幫助他們平衡各方面的關係。有時候他是對的卻沒有話語權;有時候年輕導演有些想法也不見得成熟。這些都需要真正懂電影、説得上話、資方又信任的人,去站在中間,保護導演的創作,去平衡關係。而徐監製正好是這樣的角色。

 


資本之路


徐崢過足了戲癮,還賺得盆滿缽滿。


最近最熱的幾部電影,《幕後玩家》《後來的我們》《超時空同居》,還有正在刷屏的現象級影片,都能看到北京真樂道文化的影子。


作為一名商人,徐崢早已開啟商業和資本的大門。


徐崢是上海真樂道影視文化工作室、上海徐崢影視文化工作室的法人代表。另外,他還是北京真樂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北京真樂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嘉興真樂道投資管理合夥企業的股東。


《港囧》《幕後玩家》《超時空同居》等電影,幕後的聯合出品中,都有北京真樂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而徐崢是該公司的大股東,持股51%。


三年前,徐崢拍完《港囧》之後,一直少見於屏幕報端。他看起來沉寂了,還有人猜測徐崢已經江郎才盡。


“《港囧》有很多不好的反響,同時也遭遇了盜版。這些負面的東西,通過網絡在放大。《港囧》的口碑,到最後甚至產生了傾斜。積攢的負面口碑越來越多了,它會改變你的觀點。”徐崢告訴本刊記者。


徐崢坦言,那段時間,整個過程很痛苦。團隊成員一邊流着眼淚,一邊熬夜溝通和刪除盜版。更糟的是,黑水軍也在圍剿。


“對於這些,我沒有去做任何維護和應對。”徐崢做了最好的危機公關,那就是把精力和重心放到產品上,同時,走上資本之路。


不同於泰囧,港囧的第一投資方、製片方變成了徐崢和陶虹的真樂道公司。光線是第二大投資方兼發行方。同時,徐崢將自己的工作室真樂道文化傳播公司在《港囧》投資中的收益權出讓給了21控股,獲利1.5億元。


他開啟了“上市公司提前買斷票房淨收入收益權”的先例,同時也開啟了自己的商業大門。


21控股現已更名“歡喜傳媒”,徐崢和甯浩分別持股19%,為第二大股東。


徐崢監製的《超時空同居》前段時間反響也不錯。如果按5億保底票房來計算,歸屬片方的分賬票房為1.85億,去掉常規費用,徐崢應該至少能賺一億。如果票房更多更高,徐崢的收益也會水漲船高。


7月2日,徐崢持股的歡喜傳媒發佈公告,宣佈與天津貓眼微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貓眼”)簽訂合作協議。貓眼將以約9.53億港元(約合人民幣8.1億元)認購歡喜傳媒約4.88億股股份。

 

以下是徐崢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的內容節選:


問:演員、導演、監製、投資人這多重身份,在你心中的排列順序是什麼?


徐崢:並不是所有電影我都能導。我認識到,從藝術表達形式來講,表演應該是我的核心,就像畫家通過畫畫,音樂家通過音樂來表達,演員通過自己。如果你做舞台劇,做一個演員就可以了。如果你想完成一個影視作品,你會發現不是一個人就能完成。需要各個技術部門都配合你,你就要去做導演。


其次我才是一個投資人。我做投資人的概念,核心是,這是不是一部好片子,是不是一部值得在市場上出現的片子。這是先決條件,而不是是不是掙錢,是不是能讓公司有業績。


問:作為老闆和投資人,你如何篩選電影題材?你的視角有何不同?


徐崢:從真樂道來講,我就是一個電影製作人,做獨立製片,希望集結更多獨立製片人完成內容生產。我們的篩選會很嚴格,一定會從內容本身考慮,這是第一位的。真樂道就是一個生產“作坊”。


歡喜傳媒會投資到各個不同的製作領域,包括探索合拍等各種合作,也會有跟其他導演的合作方案。歡喜傳媒未來會搭建視頻平台,讓更多人選擇優質話題電影,通過互聯網方式集結。

 

問:我發現你的電影主題很少蹭熱點,你的電影基本都是自己打造IP,為什麼?


徐崢:我們關心影視作品的核心價值輸出。至於它是否是特技電影,是否是最熱的IP……我光着腳也跟不上,已經有特別聰明的人去做了。


而且,我不熟悉的,我不會去做。鬼吹燈也好,很多概念也很好,也會很火。但我也得看它是不是我的菜。我重視的是心靈文化的成長,其次是能否有藝術性和商業化的平衡。純商業化的,如果我get不到裏面的點,或者它裏面表達的東西我覺得不對,我會一路都會質疑。


為什麼要拍一部電影,它和你生命的聯繫是什麼,你表達的東西是不是讓人有所感悟……如果只是為了商業,那麼這(對我來説)是負面的。

 

問:你怎樣提前預判一部電影是否會火?


徐崢:電影是一種冒險,必須有驚喜,但也必須靠譜。其實可以藉助互聯網做調查。特別是喜劇,和合家歡電影,觀眾喜歡哪部分,不喜歡哪部分,為什麼,可以做個填表調查。這是一種很技術的手段。還有一個(緯度)是很人文的,(不能靠簡單的表格判斷)。黑馬的識別要靠人腦。

 

問:你認為一部電影能火,是一個系統的工程嗎?


徐崢:港囧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有公路,青春懷舊等等因素。對這些類型打碎整合,應該一定會是爆款,這是我的主觀判斷。如果更加深入探討,混搭因素太多,會不會有負面效果?


影片出來後,我們讓觀眾填表,發現一些問題。但這時候電影已經拍完了,來不及調整。於是後面的營銷會據此做調整。營銷宣傳中,每一步都會有變化,需要你實時調控。比如我們做了倒計時海報、動態圖等,連續30天每天都是新的。這在傳統媒體時代是不可想象的。


營銷、發行、宣傳和電影是一個整體。每一方面都做出最大努力,最後有一個應該有的成績,就是綜合成績。

 

問:你如何看待負面評價?


徐崢:我拍舞台劇時,就習慣去看評價,看到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當你推出帶有個人色彩的作品時,一定會是這樣的。而一個大眾的主題,如泰囧,主題簡單純粹,爭議就比較少。選擇情感題材,就不一樣,觀眾會有明顯的好惡。

 

問:這兩年,文娛產業比較火,資本也很熱,你怎麼看這個現象?


徐崢:電影產業發展非常快,各種資本注入行業中來。因為有互聯網加持,變得有野蠻生長的態勢。大家的熱情是好事,但我們不能忽視,內容還有差距。行業中還有很多問題,如盜版、虛假票房、電影分級沒有解決。


這些問題沒有那麼容易一下解決,但最重要的是,內容方面,我們能不能完成中國人自己的價值表達,文化產品是否能夠真正影響世界。


未來的文化產業,影響力、覆蓋面、涵蓋量越來越大,可以鏈接的環節非常之多。希望有更多的人、資本進入到這個產業中來。

 

問:大家很喜歡你拍的囧系列,你怎麼理解這個狀態?


徐崢:囧就是在旅途中困惑迷茫。其實所有電影都可以理解成主人公遇到困境,然後離開困境。人生就是在不斷遇到新的問題,不斷遇到新的困境,尋找辦法。

 

問:做電影,你比較享受的是什麼?


徐崢:拍攝過程,其實是一個自我療愈、自我發現的過程。特別是做系列電影,我永遠是從自身去發現問題,把對生命的困惑迷茫,作為題材去挖掘。其實我們不是特別在意電影呈現的結果怎麼樣,它對我來説,是我的一個歷程,我參與到歷程裏面去。完成一個電影,和我個人的歷程是同步的。

 

問:你慶幸自己堅守了什麼?


徐崢:我很慶幸我一直在堅守做電影。…我後悔的是,30多歲時太懶惰了,不夠勤奮。

 

問:你認為外界對你最大的刻板印象是什麼?


徐崢:大家認為我是喜劇演員。其實喜劇只是我(作品的)一個外在形式。


你可以透過任何新的形式去做電影,關鍵看最後做出來的是不是一部好電影。我們做喜劇,覺得做一個電影,應該有快樂的“樂”字。希望可以傳遞給觀眾快樂(之外),還有一些精神文化的東西。

 

問:你如何評價自己的性格?在家庭中是什麼相處模式?


徐崢:白羊座,很衝動,衝動完了再糾結。陶虹很瞭解我衝動的個性,她是摩羯座的,所以她是經常給我潑冷水的人,挺平衡的。

 

問:你最近在讀什麼書?


徐崢:我在讀一本書叫《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特別好,很有禪修(的意味)。整理人生,你會發現很多東西該放下,我們應該懂的説再見。這樣,你才能更加尊重你人生中值得讓你心動的東西,每一刻、每一個物品、每一個當下都能給你帶來幸福感。

< END >

❖ 創哥重磅推薦 ❖  

點擊圖片直接閲讀

 後台回覆 目錄 或點擊下列關鍵詞 

獲取更多 10W+爆文

帥哭時裝週  | 碾壓優衣庫 | 霍金宇宙

瘋狂代孕 | 人手一輛特斯拉 | 張召忠

搬空4城百姓舌尖3 | 困局中的小黃車


創日報:

每天一個顛覆老炮的創業奇葩!


 商務合作    18600637322

 原創轉載    13521228560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