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幾歲的時候,你連喪的資格都沒有

尹惟楚2018-07-12 02:16:03

置頂確認過眼神,你是對的人。


July.10.2018 丨No.28

文 | 尹惟楚


1


在我們大學四個室友中,老狼是唯一一個仍然勤勤懇懇奮鬥在工程一線的人。

記得14年我送他去非洲的時候,離別前他信誓旦旦地和我説:老子去奮鬥三年,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去他媽的搬磚

而後,他就對我們進行了長達兩年的騷擾。

“卧槽,好恐怖。昨晚這裏叛亂了,到處是槍聲……”

“哦豁,今天凌晨他們又幹起來了……”

“我和你説,昨天的槍聲節奏感不強,影響了老子一整晚的睡眠……”

16年夏天他牛逼哄哄地回來了,第一件事就是豪氣沖天地首付了一套豪宅。我們問他,是要申請提前結束海外合同麼?

他拍了拍乾癟的口袋,再堅持一下吧。

去年年底終於完成回國,可回來後沒多久他又尋思續簽合同,但被他家人死死按住。

我説你他麼是在那邊弄了個相好嗎?準備將華夏血統撒播在非洲土地上生根發芽?

他咧着嘴笑得比哭還難看,裝修使我一窮二白。

最後他沒有絲毫掙扎,直接去了一家工程設計公司老老實實地搬磚,完全忘記了自己當年的豪言壯語。

他説,我總以為去外面吃三年苦,就可以擺脱這個行業,但沒想到兜兜轉轉下來還是一腳泥濘,我可能命裏帶磚吧。

説這句話的時候,我甚至都感覺不到他任何失望的情緒。

2


其實他並非沒有選擇。

比如他完全可以放棄專業,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問題是,只有專業內工作才能承受他目前的房貸車貸。

而事實上這兩樣東西,也確實壓垮了整個社會絕大部分年輕人的夢想。

我們這代人,在各種誘惑中長大,享受了社會高速發展的各種便利,但也面臨着殘酷的競爭。上面的資源無力奪取,只能在有限的空間裏撕咬拼奪。

我們想要的東西很多,但真正能夠被我們擁有的又太少。

我們的人生也是如出一轍,看似很多選擇,但其實一直都被死死地焊在了一條固定的軌道里。無力脱離,也沒有幾個人擁有決絕脱離的勇氣。

前幾天去看了最近口碑大好的《我不是藥神》,很多人説要我寫觀後管。

當時我在朋友圈説:

“觀後感不給你們寫了,估計這段時間你們也看過了太多。也不知道寫什麼,寫貧窮是一種原罪?還是抨擊醫療體制?還不如説幾句和電影無關的吧。其實就我個人而言,真實看到的比這個更現實也更殘酷:目睹過病牀上的病人凌晨死了,天還沒亮馬上就有人繼續躺上去;見過一針六七千塊錢,有錢的人活了,沒錢的死了;也曾見過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因為治療傾家蕩產後只能轉回老家醫院等死,不到兩個月就離世……當然,我也看到了很多曾經昂貴的進口藥一步步實現國產化。其實,改變也擺脱不了客觀環境的時候,適應環境也不會是貶義詞,至少這是絕大部分人的首選。所以,我只希望大家在愛惜身體的前提下,多去掙錢。活得開心。”

並非故意製造恐怖,而是事實即是如此。

這個社會,只有極少數人是在真正地過生活,剩餘絕大部分人其實都是在忍受生活。

而二十幾歲的人,甚至連喪的資格都沒有。

3


小樣是我一個讀者,因為一起打遊戲熟識起來。

雖然她的水平確實很一般,但能讓我玩得省心。每次開黑遇到一些噴子,不需要我説話,她能立馬花式噴回去。

我一直認定這姑娘挺強悍的,也一直猜想她的強悍來自於生活的磨練。

事實也是如此。

剛入職的時候,因為能力好而且夠拼,所以很快嶄露頭角。這也招來了同事甚至頂頭上司的嫉妒,不停給她穿小鞋,甚至製造一些侮辱女生聲譽的流言。

但她只能一個人躲在公司的樓梯間哭,哭完還得換上笑臉步入辦公室。

那時候她感受到了生活的不容易,上班強裝積極向上,下了班喪氣滿滿,但也僅是如此。直到父親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才讓她瞬間懂得了人生的殘酷。

當母親把消息第一時間通知她的時候,她腦袋一片空白,但記得最後一句話是手術費十萬。

那時候父親事業失敗,家裏已經沒有了任何經濟來源。

那一刻,她猛然發現剛畢業的自己已經成了家裏最大的支撐。

最後她連夜從朋友和老闆那裏東挪西湊借了十萬,把父親送上了手術枱。

4


她曾經和很多同齡人一樣,為失戀痛苦,為工作受人排擠感到委屈,為生活的各種不如意而喪氣遍身,但如今卻不敢再有任何喪的情緒。

她説,以前稍微遇到點挫折就覺得人生無望,但其實那又算什麼。

只有真正經歷過那種舉目無助的彷徨,才知道生活對於我們有多殘忍。它也從沒給我們留下任何的容錯空間,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小樣現在還不錯。

畢業三年不到,在傳媒公司一路上升到帶自己的團隊,獲得了公司的股份。經常能在朋友圈看到她在各種活動現場指點江山。

但她不敢絲毫鬆懈,在社會中呆的越久,經歷的生活越多,就越明白這個年齡階段的積累於我們人生的意義。

5


想了想周圍那些天天喊喪的年輕人。

白天上班走個過場,晚上回去看看電視劇,打打遊戲。偶爾閒暇時候,約上三五好友聚個餐,節假日一起來個旅遊。

感覺這樣的日子,似乎也挺好的。

但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意外還未來臨之前。

其實我們絕大部分人,甚至絕大部分家庭面對突如其來的高強度變故,所能展示出來的抵抗力幾乎為零。

一場意外,一次重症,立馬就能讓你體會到那種沁入骨髓的絕望。

誰也不知道明天是風是雨,但你要讓自己擁有面對任何變故的底氣。至少於我們絕大部分人而言,年輕的意義,都是為了給未來拼搏出更龐大的容錯空間。

二十幾歲的年紀,我們真的連喪的資格都沒有。

哪怕生活讓你哭,就連擦眼淚,你也得保持奔跑的姿勢。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也許你還想看:

成長是最孤獨的痛

我還是很喜歡你,只是再也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愛過很多女生,但我不是渣男。



-作者-

尹惟楚,不正經理工男,非文藝段子手。著《和這個世界温柔地對抗》。

商務合作/互推/開白/等請加微信:(13680845957)
閲讀原文

TAGS:尹惟楚生活搬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