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坦廠中學:泯滅人性,為了一生的尊嚴

每天進步一點點2018-07-11 23:16:16

文 | 米粒媽 (公眾號 米粒媽頻道)


毛坦廠不生產毛毯,也見不到一台車牀和一座冒着青煙的煙囱,但這裏依然被稱為工廠。

 

每年8月,有數萬名復讀生被送到這裏,像原材料一樣在的高考車間裏擠壓、鍛造、打磨成形,來年6月被製造成“高考考生”大量出品,向高考奮力地發起第二次衝刺。



進了毛中,時間就變成了壓縮餅乾,你得一點一點費力地啃。

 

學生每天6點就開始早讀,一直到晚上10點50下晚自習。11點多到家,再寫上一兩個小時的作業,通常凌晨一兩點才能睡覺。



午飯、晚飯各半小時,真正吃飯的時間只有10分鐘。



有的班甚至要求學生統一時間上廁所,以免午休時,進進出出影響別人休息。

 

這裏沒有網吧、咖啡館、KTV,任何娛樂場所都被視為人民公敵。

 

也有人不知死,開了一家網吧,公安聞訊來取締時發現已經晚了一步,前一天就被幾個家長聯手搗毀了。

 

每年6月,這邊高考成績一公佈,那邊毛中復讀班的諮詢電話就被打爆了,三天內名額全滿。

 

所有家長都認為,只要孩子一隻腳踏入毛中,另一隻腳就進了大學。



復讀生報到時,班主任第一天就會説:“我知道你們當中有些人到這裏會焦慮,甚至會恐懼,但是只要你聽老師的話,你就能考上,哪怕你是最後一名。

 

這就是毛坦廠中學,被稱為“亞洲最大高考工廠”,從來不做廣告,卻無人不知。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神話,復讀生的本科升學率達到9成以上。


 

紀錄片《高考》為我們展現了一個真實的毛坦廠,講述了一個個關於高考的鮮活故事。



1


我們是所修理廠

 

來毛中的學生都是復讀生,所以毛坦廠中學給自己的定位是:“修理廠”。

 

毛中的老師們,説起話來還真是透着幾分修理工師傅的氣魄:

 

“他們都高考的失敗者,學習態度都不好,處處防着老師,防着家長。”

 

按毛中的官方説法,老師的首要任務是,“全方位立體式無死角無縫隙的管理”。其實上,在我看來就是三個字,“看學生”。

 

經驗豐富的老師們都知道,“小孩子都很善於偽裝的”,所以他們會常常在走道、窗口窺探,看誰是真學習,誰在裝。


還要確保行蹤飄忽不定,不能讓這些狡猾的孩子摸到規律。



有幾個孩子串通好,裝病。老師就去宿舍摸底,調查。



每個月的模擬考試,成績一公佈,沒考好的肯定要上黑名單。


 

然後就是寫檢討、保證書,當着全班懺悔。



教室後面貼的是滿牆的檢討書。


 

還有幾位好漢,竟然在檢討書上寫黃段子,把老師氣的要沒了脈。



對成績下滑特別明顯的學生,絕對不能容忍。老師會當場讓你交出你們家的鑰匙,為毛?


 

原來是抄你老窩,發現任何與學習無關的東西一律沒收。

 

老師還得意地説:上次,某某被我收了一堆MP4什麼的,結果月考成績升了1000多名。

 

寒假到了,放假前老師嚴正警告各位:

 

“同學聚會少參加點,別人上大學了,你還在複習講出去多醜。如果他來找你玩,你跟他講等你考完了,他這不是害你嗎?本來你就比別人慢,現在這十幾天又耽誤了,不是更慢嗎?”

 

這些話實在是太虐心了,太沒面子,我隔着屏幕都坐不住了。

 

最後,老師覺得還不到位,補了一句:“假期我隨時給你家長打電話,看你到底在幹什麼?”

 

感覺不是放假,是保釋。

 

還有更厲害的,監控器,你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老師的眼睛。

 

 

哈哈,上課吃方便麪,磕瓜子,同學你馬上就有麻煩了!



各種盯梢,搜查,監控,懲罰,圍追堵截,這不科學啊!哪兒像一所學校,感覺是一所監獄,老師都是看守。

 

但是老師一句話就讓我啞口無言了:如果你們能自己管好自己,你們早就不在這兒了!

 

嗯,毛中的老師都土酷土酷的,超級愛説大實話。

 

除了這些強硬的手段,毛中特色還體現在勵志和打雞血上。

 

操場上有一塊巨大的LED屏,據説是華東地區最大的。那上面一天24小時顯示着距高考還有多少天。望着那些鮮紅的數字,一天比天減少,可怕極了。



教室裏,校園裏到處都是標語,都非常接地氣。



班主任老師個個都是雞湯手,金句王。


有個老師我印象特別深,他講:人生就像心電圖,一帆風順你就掛了,起起伏伏,經歷波折才是正常的……。

 

哈哈哈,老師太有才了!


3、4月份是出成績最關鍵的時期,每個班都要召開誓師大會。首先是老師動員,然後學生代表發言,集體宣示,氣勢如虹。



最後老師不忘再放了一句狠話:

 

我不希望下次報名的時間再見到你們!

 

有一位老師的話很中懇,他説:“這一年,就是把知識補上,還能學習吃苦耐勞的精神。這個精神有了,你在社會上也能吃得開。碰到點什麼挫折,那都是小挫折了。”

 

總之,毛中的老師給人的印象就是非常接地氣,目標明確,手段極端。




2


考三本等於失業


2月份月考成績下來了,在班上排名落後,她心裏很難過。


 

別看老師很兇,但對何飛這種肯學又出不來成績的,並不罵,而是安慰加打氣。


 

然後,老師開始問她寢室關係怎麼樣,有沒有矛盾,會不會太吵。他覺得何飛成績上不去的原因可能是學習環境的問題。

 

接着就是談成績,老師説:“你就是二本和三本擦邊球那種,考不好就是三本,三本我講難聽點,畢業就是失業。”

 

説得何飛頭都抬不起來了。


 

把學生虐夠了,緊接着老師話峯一轉:

 

“你真的考個好二本,工作不用找了,用人單位找你,對吧?你家也會好起來。”

 

何飛聽了含淚點頭。

 

這老師的溝通技巧,談話的節奏感,真是夠老辣。

 

老師真心要幫她,又找來何飛的父親談話。

 

他告訴何飛的爸爸:我看了監控,你家小孩學習很認真,她能考好。然後,各種勸説,讓他在外面為何飛租一個單獨的宿舍,不要她影響學習。


在老師的努力下,爸爸終於同意給何飛在外面租房,還叫奶奶來照料她的生活。

 

這時候,老師不失時機地找何飛又談了一次話。

 

“高考成績一分就是好幾百人,關鍵要有信心,如果你真的全神貫注的話,我跟你講啊,考個一本達線都有可能,那二本就隨你挑了,你想怎麼填怎麼填。”

 

把何飛的心思給説活了,莫名感覺自己有戲。

                            

搬出宿舍那一天,老師還特意來幫何飛搬行李。


他當着孩子的面和家長説,生活的事兒你們管,學習就交給我管。小孩後期壓力比較大,可能會鬧情緒,你們要多體諒她……。



“剩下學習全是我的”?!


要是老師都這樣,你説説,家長得少操多少心啊!


細緻、用心、負責任,方方面面的問題都考慮到了,在強硬之外,毛中的老師也很温暖,很有人情味兒。

 

“對於成績差一些的學生,你更要重視他,老師的重視會讓他更有信心。”

 

程老師一邊幫何飛搬大包小包的行李,一邊這樣説。原來這也是毛中老師的育人之道。

 

通常,我們對搞應試教育的老師印象就是嚴格、死板,題海戰術之類的,但是這部紀錄片讓我們看到了老師更豐富的形象。

 

毛中是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應試教育,這裏的老師的確更兇、更極端,但是他們也更加諳熟人性,對學生家長的心態洞若觀火,對教育孩子有豐富的實戰經驗。

 

果然4月月考,何飛考出最好成績,上升到班級的中游水平。




3


走個好學校就可以吃一碗輕鬆飯

 

吳俊是毛中的保安隊隊長,頭腦精明,樣子看起來很社會。


家裏幾輩人都沒上過大學,吳俊説自己沒有文憑,找不到體面的工作,以前販水果還虧過十幾萬,生活不易。



 兒子吳世康是塊讀書的料兒,正在讀高三,成績一直處於班上的前三名。


眼看家裏要出一個上重點大學的兒子了,這個脾氣火爆地男人用一種温暖地語調説:“我有信心,這孩子能走個好學校,將來吃一碗輕鬆飯。”

 

沒有什麼好聽的大道理,只是為了謀一個好點的飯碗。然而,這個理由似乎又勝過一切道理。

 

可是,沒想到3月份月考,吳世康的成績一下掉了快3000名。


 

吳俊急了一身汗。


 

“恨鐵不成鋼啊,要不是高考在即,這頓打是跑不了的”他説。

 

可能是因為經常挨父親的打,吳世康是個內向的孩子,關於成績下降的問題,父親從他嘴裏得不到什麼有用的話。

 

爸爸憤怒了,他説:“你的成績根本反應不出你在努力,我對你的付出多少都是應該的,但你要對得起自己奮鬥的這十二年。”

 

“只有進前十名,你才有機會往一本的路上走。”

 

4月月考,吳世康成績停止下滑,但是一直停留在谷底。


 

離高考只有二個月了,吳世康的成績突然一落千丈。父母看在眼裏,急在心裏,可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混小子該不是談戀愛了吧?

 

爸爸拿出當保安的本領,跟了兒子幾天,並沒發現有什麼讓他分心的女同學。

 

他只好去找老師求助,老師問他,在家裏平時你是怎麼跟孩子交流的。


 

還是老師最清楚自己的學生,吳世康把不願對父親講的話都向老師傾訴了。

 


最後,他説:我是個好強的人,我也想把成績搞上去,現在是拿命在拼。


吳世康的成績終於回升了,最後以超過一本線30多分的成績考上了一所重點大學。



4


毛坦廠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地方

 

還有兩天就要高考了。

 

街道上,好多孩子在放天燈,放煙火。



他們為了高考又熬過了一年,褪了好幾層皮,被考試機器碾壓了無數遍。

 

在痛苦已經終結,結果還未來臨之前,他們還有片刻的歡愉與輕鬆,就像天上綻放的絢爛煙火,因為短暫所以不可錯過。

 

既然,未來還有長長的路要走,還有數不清的坎要過,為何不盡情享受這美好的瞬間呢?

 


來毛坦廠中學的孩子,絕大多數來自農村、小城鎮的中下階層家庭。對他們來説,要想過得比上代人好,靠什麼,只有高考了。

 

按毛中老師的口頭禪,挽救一個孩子就是挽救一個家庭。

 

同樣是高考失利,有人把孩子送到國外,有人送到毛坦廠;還有人送到東莞的製衣廠,廊坊的印刷作坊,真正的工廠。

 

在那裏,是沒有人整天看着你背書做題,也沒有人説你學習不好,讓你很沒面子,或者沒收你東西。

 

真的沒人再為學習為難你了。

 

也沒人在乎你能不能上大學了,沒人在乎你有沒有未來,你不再被當作一個18、19的大孩子了,你只是一個合格或不合格的勞動力。

 

人們關心的是,今天你幹了多少活,跑了多少單,週末能不能加班。

 

那時候的你會不會想念有一個叫毛坦廠中學的地方,想念那個曾經摺磨你的地方。


 

高考工廠扭曲人性嗎?

 

肯定是有的。


可諷刺的是,恰恰是這些被稱為高考工廠的地方,使無數平民子弟避免了進入工廠的命運;也恰恰是這些被認為消滅人性的地方,讓人活得更有尊嚴,更像人樣。

 

是進真的工廠,還是進一所叫毛坦廠的工廠,此外還有沒有第三條路,我們應該想想清楚。




想了解更多有趣、有料的冷知識

掃描下方二維碼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