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彥宏會是AI時代的亨利•福特嗎?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8-07-10 09:59:01


1908年,福特T型車下線,亨利•福特以最簡單實用的設計、低廉的價格,啟動了汽車工業革命時代。


“T型車最初量產,用了1000多個零件的版本,經過一個世紀的發展,現代主流汽車已有3萬個左右的零件。” 2018年百度開發者大會上,領導百度開始逆轉汽車工業的走向,全球首款量產的L4級“阿波龍”無人車,沒有方向盤,沒有駕駛位,減少了硬件元器件,軟件層面複雜度迅速提升。


汽車是李彥宏與亨利•福特的連接點,其實,兩人正顯露出某種跨時代的相似,同樣有着產業的前瞻,開創或試圖開創一個全新產業時代,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有着難得的理想主義,福特一直關心汽車“讓每個普通家庭都負擔得起”,而李彥宏説的越來越多的是,只有普通人有機會平等、便捷地獲取AI能力,AI時代才會更美好。



創新引領者


亨利•福特有名言,“在汽車未發明之前,人們只想要更快的馬車。”


2016年,AlphaGo驚豔亮相之前,普羅大眾只知互聯網,不知AI,李彥宏更早看到了未來。


18年前,李彥宏在中關村創立百度時,就開始了人工智能技術研發與應用,因為搜索引擎的背後,除了有鏈接分析等互聯網技術,也需要自然語言處理、信息檢索等AI技術。10年後,有了技術積累的百度,開始全面佈局AI,陸續開始包括自然語言處理、機器翻譯、語音、圖像、知識圖譜、機器學習、數據挖掘、用户理解等技術的研發,李彥宏豪擲了大筆研發費用。


2012年,百度佈局深度學習技術,用於語音識別和圖像識別,語音識別準確率方面,當年的進展即超過過去15年的總和,以圖搜圖的準確率從20%提升到80%,只用了1個月時間,就上線了全世界首個全網人臉搜索產品。看到深度學習技術的驚豔效果,李彥宏毅然決定,在2013年1月成立世界上第一個深度學習研究院,並應用於大規模搜索排序系統。 


李彥宏篤信技術創新的價值,百度是以技術立身的公司,一年後,他對外披露説,“我們一直在聘請全世界最優秀的互聯網專家,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方面的專家,包括無人駕駛汽車、無人飛行器、模擬人的大腦,很多項目都在熱火朝天地進行,我們相信有一天,這些東西會給百度的業務帶來實質性的影響。”


一直以來,李彥宏也是為中國AI奔走最勤的企業家,2015年,他在“兩會”建言,制定國家層面的“中國大腦”計劃,推動中國人工智能技術跨越發展。有人統計,光是2016年,他在公開場合提及AI一詞至少513次,被外界稱為“中國AI產業總設計師”。


其中,他在當年8月發表的演講《互聯網的下一幕》中,提出了移動互聯網的紅利已經終結,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語驚四座,完全更新了行業的思維。從小米、聯想到美圖、好未來,各個領域的代表性公司,後續均重新定義自己為AI公司,或將AI確立為核心戰略,同年,百度大腦正式發佈,百度對外開放AI核心技術,加速了中國AI產業的進程。


李彥宏曾澄清,從未説過“all in  AI”,但是,他在2017年加速了百度的轉型計劃,AI戰略在無人駕駛、智能語音操作系統、金融等多個賽道多點開花,力推“Apollo(阿波羅)計劃”和DuerOS;第一屆AI開發者大會,他乘無人車上北京五環趕往會場,雖然吃到了一張交通罰單,但強調“AI是通向未來的必由之路”,也承諾了百度“開放”的決心。


一年後,Apollo開源平台代碼已長了6倍,“阿波龍”無人小巴如期量產,李彥宏開玩笑,“一個新的系統要想上線的話,面臨很多不確定性,會經常有各種各樣的delay(延遲)……我們把自己吹的牛實現了!”


李彥宏大大拉近了普通人與AI的距離,天南地北的開發者,利用百度PaddlePaddle、EasyDL等平台,開發了無人政務機、自動駕駛輪椅、盲人導航等各種應用,最小的開發者甚至只有12歲,就像聖象地板一位質檢員所説,第一次感知“智能就在身邊”,她能用AI充當自己檢測的眼睛。


確實,造車跟造PPT不太一樣。亨利•福特如此,100年後的李彥宏也是如此,他自述:“連續七八年的時間,百度每年將收入的15%左右投入到AI技術的研發,我們有上萬名的工程師,近百萬台的服務器集羣進行各種複雜運算,有萬億級的數據來‘餵養’百度大腦……”


前瞻思考者


作為一名理想主義者,亨利•福特花了很多時間思考社會問題。他完成了多本著作,用以闡述其關於民主制度、工資與福利的本質、慈善事業、機器與人的關係等,夢想着“把苦役從勞動中清除出去”。 


圖為亨利·福特的第一輛汽車


如果追蹤李彥宏的言論,可以發現,AI時代越近,他越有許多遊離於商業外、近乎形而上的思考。


“AI的使命不是替代人,是讓技術忠誠於人類,服務於人類,讓人類的生活變得更美好。”他這樣説道,“AI的技術發展需要價值觀的指引,在AI倫理價值的指引下,才能迎來‘一個更美好的AI時代’。”


一方面,李彥宏有着對AI理想國的憧憬,他真誠相信AI可以將人“從重複、低效和繁重的腦力判斷中解放出來”,許多無創意的工作可交由機器來實現;另一方面,他也清楚看到了AI可能招致的惡,這種擔憂沒有埃隆•馬斯克 “人工智能或許就是我們正在召喚的惡魔”那樣聳動,但也足夠真切,比如,利用AI算法找捷徑,誘導用户沉迷於無價值、甚至低俗的信息。



就像福特創制了流水線模式,又確立“1天8小時”工作制,以“開明的利己思想”避免過度剝削勞工一樣,李彥宏也格外關注AI對於大眾福祉的影響,呼籲“所有AI新產品、新技術要有共同遵循的理念和規則”,並提出了個人的“百度AI四原則”:


1)AI的最高原則是安全可控;

2)AI的創新願景是促進人類更平等地獲取技術和能力;

3)AI的存在價值是教人成長,讓人成長,而非超越人、替代人;

4)AI的終極理想是為人類帶來更多自由與可能。


所有問題中,或許他最關心的是,“智能鴻溝”招致的不平等加劇。18年前,他創立百度的初衷之一,就是要讓人們平等、便捷地獲取信息 ,而AI時代可能形成新的“智能鴻溝”,拉大人和人之間的差距。


而他給出的解決方案是開源和開放,“AI時代主要由數據、算法和算力在不斷推動。百度的答案是,通過數據、算力和算法的不斷替代和不斷開放來填平智能鴻溝,讓每一個開發者能接觸到全球最先進的AI技術,讓每一個公司、每一個企業能很方便地使用最先進的AI能力……正是因為開源和開放,AI正在滲透到經濟和社會的毛細血管當中。”


亨利•福特從來不是他的時代最富的人,他經營的公司幾經坎坷,個人性格獨斷專行、工於算計,尤其不善於管理,但是,他超越了同時代的精英,一直被視作美國“20世紀最偉大的企業家”,因為他的影響不只限於財富和產業,其以流水裝配線、福利資本主義重新塑造了新的工業生活模式,提升了生產率,增進了多數普通人的福利。


當AI時代降臨,考驗李彥宏他們的,不只是成就了多大的產業、市值多高的公司,更重要的是,他能否將AI的福祉儘可能多地惠及所有人。


(本文為商業策劃案例)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