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婚後口臭嚴重,去醫院得知原因後令丈夫…

玄燈大師2018-07-10 09:17:53

    京城邊緣,一座古老的城堡矗立森林之中,宏偉而又神祕。 

    左月月敲開了沉重而又古老的大門。 

    細微的詭異電流順着她的指尖爬遍了她的全身,那些恐怖的傳聞瞬間在她的腦海浮現,左月月莫名感到了一股顫慄。 

    這座神祕而古老的城堡她一旦進了,不知道是否還能活着出來,是否也會慘死? 

    今晚,左月月就要和這城堡的主人同房了。 

    這個全京城最具傳奇最英俊也最令人膽寒的。 

    厚重的門打開,一個管家模樣的老人出現在了左月月面前。 

    他上下打量着左月月。 

    眼前的左月月皮膚白皙,一雙眼睛大而靈動,鼻尖挺立,脣形完美。 

    忽然一陣大風颳過,被左月月刻意用長髮蓋住的右臉被一下吹開,臉上那一塊半個巴掌大的黑色胎記瞬間暴露在管家面前。 

    管家眼中瞬間劃過了一道錯愕。 

    左月月咬了咬脣。 

    這樣的場景,她早就習慣了。 

    眾人被她的醜陋所錯愕和震驚。 

    等下也不知道這個霍家的主人,那個極具各種傳聞色彩的霍寒城看到自己會是什麼反應。 

    像那麼英俊的男人,看到自己或許會被自己丑得想吐吧。 

    “左小姐?”管家是經歷過大場面的,很快穩定了心緒。 

    “我是,管家先生。”左月月低聲説道。 

    “請跟我進來吧。” 

    左月月隨着管家走進了帝國城堡,一路上她都被帝國城堡的奢華和宏偉所震驚。 

    上了黑色的大理石台階後,左月月跟隨着管家進入了大廳,她踩着厚厚的羊絨地毯,被大到像迷宮一般的城堡內部和走廊上的各種名貴油畫迷花了眼。 

    最後,管家的腳步停在了一間卧室前。 

    “左小姐,這就是少爺的房間了,少爺已經被老爺下了迷藥。”管家説道。 

    左月月訝異看着管家,眼中閃過了一抹錯愕。 

    下迷藥……這是什麼鬼? 

    管家的臉上浮出了稍許尷尬“少爺他不喜歡包辦婚姻。” 

    左月月“……” 

    她的臉上交織着各種情緒和各種疑惑。 

    説實話,她對這場婚姻是充滿了疑惑的。 

    先是那個被稱為她父親的男人用手段逼迫自己嫁給霍寒城,偏偏連婚禮都沒有辦連霍寒城本人都沒有見到就被通知今晚要同房。 

    然後現在又被通知堂堂的霍家少爺竟然被下了迷藥…… 

    看着左月月臉上的情緒,管家誤解了。 

    他清了清嗓子“左小姐,老爺並不是因為你的長相怕少爺不碰你而下藥的,少爺的前三任未婚妻貌若天仙但少爺也從來碰過,所以老爺這次才不得已想到這個辦法。” 

    左月月“……” 

    她的眼中劃過了一道黯然。 

    霍寒城的前三任未婚妻…… 

    傳聞霍寒城的英俊,可以讓所有女人都驚歎失魂,可以讓世一切繁華都黯然失色。 

    傳聞他權勢通天,富可敵國。 

    傳聞他冷冽無比,殺伐決斷。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男人,卻無人敢嫁。 

    因為他他第一任未婚妻,吊死閨房。 

    第二任未婚妻,慘死街頭。 

    第三任未婚妻,服毒自殺。 

    有傳聞,像霍寒城這麼優秀的男人,是任何女人都不可染指的,所以每個要嫁個霍寒城的女人,都要慘死! 

    説完,左月月推開了卧室的門,隨即眼前的男人讓她眼中閃過了無可描述的震驚。


第2章 同牀


    左月月早就聽聞京城霍少容貌英俊無人能及,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沒想到霍寒城真人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出色。 

    這個男人的英俊,簡直可以讓全天下的女人都為止動心。 

    眼前的男人半靠在沙發上,修長的身材包裹在價值不菲的手工西服下,房間內的燈光很昏暗,卻將男人深刻的五官勾勒得越發的立體起來,他的眼睛是閉着的,濃密的長睫隱去了黑瞳。 

    他的那份奪人的風采,簡直可以讓世間的一切繁華都黯然失色。 

    在這麼一個英俊的男人面前,左月月莫名感到了一股自卑。 

    也不知道霍老爺子是怎麼想的,竟然讓京城第一醜女的自己嫁給霍寒城,還要讓自己和霍寒城同房。 

    左月月走上前了一步。 

    而與此同時,半靠在沙發上的男人猛然睜開了緊閉的眼眸。 

    左月月有種呼吸都被人掐住的感覺。 

    如果是剛剛閉着眼眸的霍寒城會讓所有女人都為止動心,那睜開雙眸的霍寒城簡直可以讓所有女人都無止境沉淪下去…… 

    那幽邃而一望無際的深眸仿若藴含着蠱惑人心的魔力,就像一塊磁石一般,讓人一看就再也拔不出來了…… 

    “……” 

    看着眼前一身貼身長裙勾勒出美好身段的左月月,霍寒城的喉頭滑動起來,體內的那股燥熱讓他渾身像置身火爐一般,時時刻刻受着被焚燒的煎熬。 

    而眼前的女人,似乎成成了冰泉,讓他好想立即飲下化了他的火熱。 

    霍寒城忽然一下站了起來,大步走到左月月面前。 

    身高165的左月月並不算矮,可在近188身高的霍寒城面前,還是硬生生被襯托得嬌小無比。 

    還不待左月月反應過來,霍寒城的長臂一撈,就直接把左月月摟進了懷裏。 

    左月月腦袋“嗡”的一下就空白了。 

    這還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抱住,那鋪天蓋地的男性荷爾蒙瞬間包圍住了左月月。 

    下一秒,她的腦袋就被男人的大掌扣住,一個強勢的吻就落了下來。 

    “嗚嗚嗚”左月月下意識就想要反抗,這是她的初吻…… 

    然而男人的手卻緊緊禁錮住了左月月的腰,根本讓左月月掙扎不得。 

    屬於男人獨有的清冽氣息席捲了左月月。 

    左月月知道自己今晚來的目的就是和霍寒城同房,可眼前男人的狂熱還是讓她感受到了一絲懼意,她想要掙扎卻發現自己的身子竟然好像沒有了半點力氣一般。 

    夜,越來越深。 

    “啊……” 

    一股極致的痛楚侵入了骨髓…… 

    左月月發出了一聲大喊,她的手緊緊掐進了自己身體上方男人的肩膀裏。 

    男人的黑眸越發的深邃起來,漆黑的深眸深不見底,彷彿可以把人的靈魂都吸進去一般…… 

    翌日,霍寒城醒來。 

    霍寒城的雙眸定定落在了身側的女人上。



第3章 做好了死的準備


    女人還在沉睡,一頭黑髮遮住了半邊的容顏。 

    從霍寒城這個角度可以看到,女人白皙的皮膚,小巧的鼻尖,粉潤的嘴脣還有那覆蓋在眼窩上濃密而纖長的睫毛。 

    他的眼眸閃光一抹寒光。 

    該死,竟然被老頭算計了…… 

    “起來。”霍寒城冷聲道“女人,給我起來!” 

    那冷冰冰的話語彷彿可以世間一切都凍結成冰。 

    他被老頭算計了,同時也被這個女人算計了,否則這個女人怎麼可能爬上他霍寒城的牀! 

    大腦一片渾渾噩噩中,左月月聽到了男人冷冰冰的聲音。 

    左月月的羽睫顫了幾下,隨後模模糊糊睜開了雙眸。 

    一睜開雙眸左月月就看到了霍寒城。 

    他一雙幽深的黑眸正冷冰冰盯着自己。 

    左月月的臉不可控制的“蹭”的一下就紅了。 

    看到左月月臉紅,霍寒城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厭惡。 

    一個主動爬上男人牀的女人,竟然還會臉紅!真會裝! 

    “聯合老頭和我下藥?”霍寒城的薄脣輕啟,冷冷的話語從薄脣裏逸了出來。 

    左月月的呼吸一滯。 

    她看到了霍寒城眼中的厭惡,她的心像被什麼重重扯了一下。 

    大概是從小臉上胎記的緣故,左月月從小備受嫌棄,對他人的情緒也特別的敏感。 

    左月月咬着脣,沒有説話。 

    雖然做昨晚她並沒有聯合霍老爺子一起下藥,但她確實是知情的。 

    但她沒有辦法。 

    從小照顧她的奶奶現在還在醫院,等着醫藥費救命,她除了老老實實聽從左自強的吩咐,沒有一點辦法。 

    看着左月月不説話,霍寒城眼裏的厭惡更重了。 

    “好大的膽子,女人,你是第一個敢爬上我霍寒城牀的女人!”霍寒城眼裏閃過一抹冷然。 

    左月月身體一僵。 

    她,是第一次爬上霍寒城牀的女人…… 

    這,這怎麼可能! 

    “愚蠢的女人,我倒要看看你會死得有多慘!”霍寒城的眼眸微眯,裏面投射出來的是讓人膽寒的光芒。 

    被如此充滿壓迫力的眼神看着,忽然逸出了一股委屈。 

    雖然昨晚霍寒城是被下藥了不錯,但也不是她左月月下的啊…… 

    最重要的就是這個男人此刻的模樣,讓左月月心頭就更不舒服了。 

    左月月想,反正霍寒城的三任未婚妻都是慘死,自己估計也逃脱不了這個命運。 

    反正都要死的,還有什麼好忌諱好慫的呢。 

    左月月索性就直接説道“霍少以為這樣就能威脅到我嗎,反正霍少的三任未婚妻都是慘死,整個京城都傳言,只要嫁給霍少你都逃不了一死,霍少用死來威脅我,還真是嚇不到我,我既然已經進了霍家的門,就做好了死的準備了!” 

    他幽深的眸底閃過了一抹異樣的情緒。


第4章 把她抱走弄死她


    片刻後霍寒城的手忽然抬起了左月月的下顎,強迫着左月月看着自己“女人,倒是有幾分膽識。” 

    左月月的下顎被霍寒城這麼一抬,那被黑髮遮住的半邊臉也一下露了出來,那塊半個巴掌大的胎記毫無阻礙的展現在了霍寒城的面前。 

    霍寒城一愣。 

    他開始只注意到了左月月的半邊臉,是個美人兒。 

    而如今這塊被長髮遮擋的胎記顯露出來,眼前的女人瞬間和“美”沒有任何關係了。 

    “真醜。”霍寒城下意識脱口而出。 

    左月月的貝齒緊緊咬着下脣。 

    雖然她知道自己長得醜,但被人如此毫不忌諱的説出來,左月月心頭還是像被鈍器狠狠一擊。 

    她迎視着霍寒城的視線“再醜,昨夜也被你睡過了不是嗎!” 

    天知道要是原來左月月可是沒有這個膽子對整個京城最具權勢的男人説這樣的話! 

    畢竟以霍寒城的手段和地位,要弄死左月月簡直和弄死一隻螞蟻一般容易。 

    可現在左月月已經是抱着必死的心態了,除死無大事,人都要死了,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所以現在左月月才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對慫可以讓整個京城聞風喪膽的霍寒城! 

    “……” 

    霍寒城忽然啞口無言。 

    確實,這個女人雖然醜,但也被他睡過了! 

    不管他是不是被下藥了,他終究是睡過了這個醜女人! 

    惱怒的同時霍寒城眼眸中也閃過一抹異樣。 

    這個女人,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敢如此頂撞自己的女人! 

    霍寒城的手猛然加重“醜女人,在我面前敢這麼囂張,誰給你的.” 

    霍寒城的話語一下停住了,他看到左月月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霍寒城的手鬆開了。 

    這邊左月月像是在極力忍受着什麼痛苦一般,整個身體都捲縮在了一團。 

    “裝死?”霍寒城冷聲道。 

    左月月死死咬住了下脣,一陣一陣的疼痛席捲着她,從那個女人最難以啟齒的地方開始。 

    “痛”左月月終於忍不住了,一個“痛”字從死死咬住的下脣裏逸了出來。 

    她的眼眸頃刻覆上了一層迷濛的水霧,猶如小鹿斑比一般楚楚可憐。 

    這邊霍寒城有些懵了。 

    剛剛這個女人還如此的烈,怎麼一轉眼就變成這樣了? 

    霍寒城從來不會對女人憐惜,同樣,他以為對眼前的女人也是。 

    可在看到女人那一雙眼淚朦朧的雙眸的時候,霍寒城的眉頭蹙了起來。 

    “該死。”他嘴裏吐出這兩個字。 

    片刻後霍寒城一下抱起了左月月。 

    真是個麻煩的女人,一大早就開始裝死了。 

    在抱起左月月起身的瞬間,霍寒城的目光無意掃過了牀單,隨即整個人一震。 

    那潔白的牀單上一朵紅梅在悄然綻放着。 

    一股異樣到了極點的情緒從霍寒城的心中猛然升起。 

    被男人猛然抱起,左月月一下感到了失重,她的手下意識摟住了霍寒城的脖頸。 

    男人低眸,一道冷得可以讓人瞬間寒顫的目光由上往下的投射過來。 

    左月月“……” 

    她默默鬆開了手。 

    她又想起了霍寒城前三任身亡的未婚妻了,難道霍寒城是要把她抱走弄死她?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