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拍吻戲,萬一有生理反應了怎麼辦?導演的這招真狠

玄燈大師2018-07-10 09:17:49

    九點,夜色撩人。 

    在單身派對上喝得有點多,所以被未婚夫帶回了公寓,只是當她頭疼欲裂的睜開眼時,卻在微弱的燈光下看到一對男女正在動情的激吻。 

    唐寧猶如被雷擊中,呆滯的看着兩人在她牀邊吻得天翻地覆,心裏的憤怒瞬間裂開。 

    “雨柔,別亂來,唐寧剛睡着!”男人剋制的揉着女人的腰説道。 

    “怎麼?怕你未婚妻醒來?”帶着怨氣問道,“明天你們就結婚了,這一夜,你給我吧!” 

    “寶貝兒,別鬧,我們去別的房間!”男人魅惑的誘哄。 

    “不要,我就要在這!我就要在她面前!”墨雨柔迅速的解開男人的襯衣,兩人再次吻作一團。 

    唐寧忍得眼淚直掉,她怎麼也沒想到,她明天就要登記的未婚夫,竟然帶着小三在她牀前偷情。 

    “乖,我們去浴室,你不是最喜歡在浴缸嗎?” 

    “那你先進去放水!”墨雨柔推着男人的胸膛,等到男人走了之後,她才走到唐寧的面前,低頭冷笑,“唐寧,明天,我不會讓宇凡有那個機會和你登記結婚,因為我懷孕了,他是我的!” 

    唐寧將雙手握成拳頭,強忍着沒有讓自己發出聲來,直到浴室中傳來兩人熱情的呻吟,唐寧這才感覺到了支離破碎。 

    三年前,她還是晟京第一名模,可是為了這個男人,她放棄一切,將名模的位置讓給了墨雨柔,原來,她只是在給別人做嫁衣。不,她在做夢,這是一場惡魔,等醒來就好了。 

    唐寧努力的自欺欺人,可是待到半夜,墨雨柔卻以身體不舒服纏着離開了酒店,而韓宇凡就這麼幹淨利落的棄她而去! 

    可是他們明天就要結婚登記了啊! 

    帶着苦澀的笑意,翌日清晨,唐寧按原計劃,驅車到了民政局,並在下車之後給韓宇凡打了一個電話,但卻聽到電話裏一句冰冷的回答“墨雨柔被舞台砸傷,我先處理要緊事,登記改天再説。” 

    沒有改天了!唐寧絕望的在心裏提醒自己。 

    唐寧轉身,戴上墨鏡正想離去,迎面卻見一抹高大的身影朝着她走來,深藍色的復古西裝包裹着健碩的身軀,前胸的口袋中帶着一條酒紅色的圍巾,往下一看雙腿筆直修長,一雙棕色尖頭鞋皮鋥亮發光。 

    這個男人……給人的壓迫感太強,猶如中世紀的高貴帝王! 

    尤其是他走近之後,雖然戴着墨鏡,但是……那猶如刀削的剛毅面容,還有那性感的薄脣,還是讓人瘋狂。 

    唐寧認得這個男人,海瑞娛樂總裁,在她還有名氣的時候,曾在舞會上有過一面之緣。 

    他也今天結婚? 

    “總裁,池小姐沒有按時到場……遲到了十分鐘!”身後跟着的助理恭敬的説道。 

    “打電話告訴池家,結婚都要遲到的人,永遠都不用來了。”男人冷酷的説道。 

    “可是董事長説,今天你一定要結婚,娶個人妖他都不反對……”助理有些膽怯的説道。 

    “再從名媛中隨便挑一個,我只給你半小時時間……”男人幹練的出聲,顯得有些不近人情。 

    原來……同病相憐,但是又有所不同,墨霆坐擁億萬身家,想要誰都輕而易舉,而作為一個鑽石王老五,他最不需要的就是愛情,他只需要應付長輩的婚姻。 

    忽然,唐寧心裏有了一個主意,只見她取下墨鏡,走到了男人的面前,輕聲道“墨總,你新娘未到,我新郎落跑,不如……我們拼個婚?” 

    墨霆身後的助理呆住,居然有女人這樣大膽…… 

    可是唐寧背脊卻筆直,因為她提起了所有的勇氣。 

    墨霆取下墨鏡,露出墨色雙眼,瞳孔猶如鑽石一般,散發鋒利的光芒,但片刻之後,他扭頭問助理“給我她的資料!” 

    助理當然知道唐寧的身份,直接拿出手機搜尋唐寧的名字,然後畢恭畢敬的奉上。兩分鐘後,男人薄脣輕啟,只對她吐出一個字“好!” 

    唐寧覺得,能夠碰上墨霆是她的運氣,因為他不需要利用女人,也不需要所謂的愛情,更加不會缺少牀伴。 

    還有,她要韓宇凡的後悔! 

    兩人的結婚手續在飛快的辦理,短短半小時後,唐寧拿到了結婚證,從此,她成了有夫之婦。 

    “墨總,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聽我説幾句話?” 

    “上車!”墨霆戴回墨鏡,邁着信步離開登記大廳。 

    唐寧緊跟墨霆的身後,上了勞斯萊斯之後,有些緊張的看着墨霆道“謝謝你和我結婚,你需要我做什麼,我都會無條件配合,但是有兩條,我希望你能答應我。” 

    “説!”墨霆有些疲憊的鬆了鬆衣襟。 

    “第一,婚姻關係如果不是萬不得已,不得公開。第二,不要干涉我的私事,你放心,既然我們已經結婚,我不會和別的男人有過分接觸。” 

    墨霆聽了唐寧的話,嘴角微微的一揚,危險的味道在車中流轉“我答應你……不過,我給你時間收拾你亂七八糟的過去,和我試婚,半年後……我會全面公開我們結婚的消息。” 

    “謝謝!”唐寧點了點頭。 

    “還有……我不贊同夫妻分居!給你三天時間,搬到我給的指定地點,我助理之後會聯繫你!” 

    唐寧沒有反對,既然是夫妻,這樣要求非常合理,所以她順從的點頭“我答應你!” 

    “那就好!” 

    兩人口頭約定後,唐寧從墨霆的車上離開,換了助理坐上駕駛座,透過後視鏡看着墨霆“總裁,回公司嗎?還是要先回老宅告訴董事長?” 

    “你開車跟着唐寧,把她的行蹤告訴我!”墨霆吩咐助理,然後下車。 

    忽然找他結婚,不可能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作為一個跨國娛樂公司的總裁,他不是沒有聽過唐寧這個名字,曾經在模特界名氣非凡,但在三年前,唐寧忽然拒絕一流模特公司星皇的邀約,遭到了全面封殺,之後,宣佈簽約天藝娛樂,和其老闆韓宇凡打得火熱。


第2章 一代名模


    一代名模從此隕落…… 

    不過從現在看來,唐寧的故事,不僅限於此。 

    …… 

    事實上,唐寧從未覺得自己膽子如此之大,居然敢和陌生人結婚,不過做都做了,她絕不後悔。 

    唐寧回到車上,正準備回家,但剛要發動轎車,就接到了韓宇凡的電話。 

    “唐寧……你現在在哪?” 

    “民政局門口,正準備回家。”唐寧儘量的平息自己的語氣。 

    “雨柔有一場很重要的秀,你去替她走一下,我讓化粧師給你戴面具,誰都看不出是你。”韓宇凡直接用下命令的口氣,跟唐寧提出要求,“雨柔受傷了,你辛苦一下……” 

    “墨小姐不是被砸傷了?那媒體應該都知道她在醫院……” 

    “但是,我已經讓人放話出去,雨柔會帶傷出席,讓你去你就去!” 

    還真是無恥啊,以前,她還真幫墨雨柔做過不少這種蠢事。 

    原來,一切都是利用,不過,不是每次她都會替墨雨柔做嫁衣! 

    唐寧保持平靜,然後點頭“好,告訴我時間和地址,我一會過去。” 

    “唐寧,我們也快結婚了,你好好推雨柔一把,她現在正是事業上升期!” 

    “我會好好推她一把的!”唐寧話中有話的説道。 

    “那我掛了,晚點我們一起吃飯。” 

    韓宇凡完全沒意識到形式已經發生逆轉,想必現在,正守在墨雨柔的牀前,柔情蜜意吧?唐寧掛斷電話,再給她的經紀人打了一個電話,經紀人一聽,頓時怒火攻心 

    “韓總要你替墨雨柔那個B模走秀?有沒有搞錯?要不是你隱退,模特界就沒有她的立足之地。” 

    “龍姐,我已經答應了……”唐寧平靜的説。 

    “你還真要去?”經紀人得吐血,唐寧和墨雨柔目前都是天藝娛樂的模特,可是就因為唐寧隱退,連帶她這個經紀人都受到諸多嘲笑。 

    唐寧知道經紀人為她打抱不平,遂以笑“我不會再那麼蠢的任人利用了!” 

    聽到唐寧説這話,經紀人頓時活了過來“這麼説,你有計劃?” 

    “龍姐,我現在只有你能信任了,你幫我做一件事,好嗎?” 

    “你説。”經紀人絕對忠誠唐寧,畢竟利益是一致的。 

    “墨雨柔這樣處心積慮的假裝帶傷出席,無非是因為影響到年度十佳模特的評選,你幫我去一次天合醫院!” 

    “我懂,拿到那個時間段,她還在醫院的證明,然後給她曝光!”經紀人激動的道。 

    “不是,還有更大的料,她懷孕了,孩子是韓宇凡的!而且,請你提前幫我準備一份申明,內容是韓宇凡多次利用我替墨雨柔走秀,具體是那幾場,也麻煩龍姐找出證據。” 

    經紀人先是一驚,頓時明白了唐寧態度轉變的原因,真是不要臉的狗男女,偷情就算了,居然還把唐寧當做傭人使喚。 

    “唐寧,你放心,這兩件事,我都會幫你做好。” 

    唐寧沒有回話,但是內心卻從未有過的平靜,別人怎麼對她,她就怎麼對別人! 

    想明白以後,唐寧急忙收拾東西,獨自驅車到了走秀場地,和墨雨柔目前在天藝的助理會合。 

    那是個身形魁梧的已婚男人,為人比較狡詐,當然,也比較勢力。 

    他對唐寧還算客氣,雖然唐寧已經過氣,但是唐寧背後的唐家,還是不容他小覷。 

    “你怎麼才來?快……跟我進去上粧……” 

    “今天這場秀,是什麼秀?”唐寧被拽着邊走邊問。 

    “不怎麼重要的秀!”助理回答,其實,這是法國知名珠寶品牌hf的珠寶秀…… 

    這場秀後,墨雨柔可能會成為hf的代言人,原本這個合約因為墨雨柔受傷可能要泡湯,但是既然韓總説利用唐寧,那他當然求之不得! 

    其實,唐寧在路上,就已經查好了今天這場名為皇冠之星的珠寶秀。墨雨柔的助理這樣騙她,難道……她平時就這麼好忽悠? 

    “多虧了雨柔現在的地位,有獨立的化粧間,你是壓軸出場,這是你等一會要展示的珠寶,這是整個流程表……”助理指着化粧台上的珠寶對着唐寧説道,然後就吩咐化粧師給唐寧上粧。 

    韓宇凡以為,給她戴上面具,別人就真的認不出她是唐寧了? 

    雖然這樣做,是鋌而走險,但是,她一定會給那對狗男女一個措手不及。 

    事實上,墨霆的助理一直跟着唐寧,在仔細打聽得知她要替墨雨柔走秀之後,頓時給墨霆打了電話,墨霆聽後,馬上內線聯繫祕書“我要去hf的珠寶走秀現場,立即安排!” 

    “是的,總裁!” 

    那並不是什麼一場高級的秀,但是,他想看唐寧真正的實力。 

    …… 

    上午11點,海藝秀場已經傳來古典的音樂,顯然已經開場。 

    化粧間內,唐寧也已經上好了粧容,站在長鏡前面安靜等待。只見她身着一條白色的抹胸緊身長裙,簡單卻不失聖潔,面帶一個金色面具,透露神祕的氣息,長髮被盤在腦後,發間別着一朵白色玫瑰,整個人出塵的不可思議…… 

    助理看得有些呆,心想,唐寧就算站着不動,也能驚豔四射,墨雨柔這個代言,是拿定了! 

    “你的入場方式,是坐在藤椅上從天而降!這條手鍊,就是皇冠之星,我給你戴上!”助理取下手鍊,小心翼翼的給唐寧扣上,然而……唐寧比墨雨柔纖細,所以尺寸過於大了,往下能直接劃到她的手臂…… 

    這是hf的創始人為愛女所設計的手鍊,金色的鏈身中央,是一個鑲嵌這白鑽的皇冠,而皇冠的兩側,是兩顆星形,純潔無暇的白寶石,象徵父母圍繞自己的寶貝。 

    “沒辦法戴……怎麼辦?” 

    “你信我嗎?”唐寧忽然詢問墨雨柔的助理。 

    “現在我只能信你啊。”助理點頭,這個節骨眼上了,他也只能相信模特了。這可是墨雨柔的代言,要是搞砸了,韓總肯定會讓他滾蛋的。 

    “那,你交給我……”唐寧自信的説道。 

    “快準備吧……馬上該你出場了!”助理完全沒注意到唐寧睫毛下掩藏的一雙慧眼。


第3章 她是模特界的新星


    唐寧笑着點了點頭,然後提着裙子朝着後台奔去,因為戴着面具,如果説要從她和墨雨柔身上找區別的話,那麼就是她那雙被譽為全球最美之一的長腿。 

    秀場儼然已經到了高潮的地方,但見唐寧斜躺在藤椅上從天而降,全場所有的聚光燈都打在她的身上,卻發現她手腕上光潔着,根本就沒有皇冠之星…… 

    這是怎麼一回事? 

    在場的人四處尋找皇冠之星的影子,因此將唐寧渾身都打量了一遍,隨後,就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唐寧那雙修長白皙的腿…… 

    那是一雙讓人看了會過目不忘的腿! 

    緊接着,帶着金色面具的唐寧自信的一笑,並且非常柔軟優雅的舉起了手來,將腦袋往後仰,並且抬起了面對觀眾的左腿,做出了一個非常優美的舞蹈姿勢,而就在那一瞬間,順着白色裙身從她腿上的滑落,唐寧腳踝上那串皇冠之星,散發着讓人窒息的璀璨光芒。 

    天吶…… 

    所有人都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更讓人難忘的是,唐寧還在藤椅上不停的變換姿勢和動作,可是無論她定格在哪個姿勢,腳踝上的皇冠之星都能呈現不同的美感…… 

    全場瞬間爆發了無比熱烈的掌聲,所有觀秀的人都激動的站起了身來,就為了給唐寧鼓掌…… 

    人羣之中,一個高不可攀又無比僻靜的位置,墨霆聚精會神的看着台上的唐寧,他的新晉老婆,前晟京超級模特,居然來替一個B模走秀。 

    可是不得不説,無論是三年前,還是隱退的三年後,她還是那個名模,只為T台而生…… 

    隨着最後的一個姿勢定格,整場珠寶秀也完美的結束,hf的創始人對最後唐寧的走秀非常的滿意,當然,他並不知道那是唐寧,他還以為那是墨雨柔。 

    只見他從後台走上了T台,並且紳士的朝着唐寧伸手,並牽着唐寧走到最前的位置,鞠躬跟觀眾致謝。 

    “感謝大家,當然也感謝墨小姐對於這場秀的演繹,真的非常的精彩。” 

    唐寧沒有説話,只是一個禮貌的鞠躬,可是,誰都沒有想到,在T台的盡頭,卻忽然傳來一道尖鋭的聲音“她根本不是墨雨柔,我見過墨雨柔本人,墨雨柔沒有這麼長的腿!”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愣住了,一臉疑雲的看着台上的唐寧,並不停的打量她的那雙長腿“如果你真的是墨小姐,請你摘下面具,如果不是,天藝娛樂就是騙子!” 

    懷疑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大,就連hf的設計師都不得不懷疑身邊的這個女人,並不是墨雨柔本尊。 

    “墨小姐,請你摘下面具吧……”設計師也想知道,她究竟是不是墨雨柔,如果真的不是,那麼和天藝的合作而不必再進行下去了。 

    唐寧表現得很為難,但是,此刻已經四面楚歌了,唐寧沒有辦法,只能動手摘下了面具,那一瞬間,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氣,甚至有人一眼就認出了眼前這個過氣的名模…… 

    “她是唐寧!” 

    所有人都説,自從唐寧遭遇封殺以後,她的地位已經不復存在,連野模都不如,沒想到她居然淪落到替別人走秀,她是故意炒作,還是受形勢所迫? 

    “唐寧,居然是唐寧。”記者迅速的圍了上來,讓唐寧被夾在了記者中間,沒有任何退路。 

    “唐小姐,你可以跟大家交代一下hf的珠寶秀,是特邀墨雨柔出場的,可是最後為什麼會是你代替呢?” 

    “眾所周知,你三年前已經遭遇封殺,難道你是想借着這場秀再次回到模特圈嗎?” 

    “一個過氣模特,你説,你是不是想搶墨雨柔的資源?你是不是趁着她受傷,所以想趁機搶走屬於她的代言?” 

    “一看就知道是炒作,我就説,墨雨柔已經受傷了,怎麼可能出來走秀,什麼一代名模,簡直是一代賤模!” 

    記者的問話已經越來越尖鋭,甚至有人已經開始口不擇言。 

    “過氣賤模……” 

    “這個代言是雨柔的,還給雨柔!” 

    唐寧被步步的逼退,被記者圍攻,甚至被記者推搡,但是此刻,hf卻繼續給唐寧以打擊“我會對天藝娛樂提出控告,你們這是欺詐!我要的是墨雨柔,你們居然給我一個三流模特。”設計師並不知道三年前唐寧的地位,他只知道,他最近沒見過這麼一個模特。 

    “還有你,等着法庭見吧!但是現在,你給我滾,你不配站在我的T台上。” 

    尖鋭的吼聲穿透了整個秀場,甚至是在場的記者都被hf的設計師給震撼了,因為沒有哪個模特,會在這樣的場面被大吼。 

    “還不滾?” 

    唐寧早就做好了心裏準備,但還是強忍心裏的屈辱,可就在這時,一道低沉且磁性的聲音從T台的盡頭傳來“是該有人滾……” 

    記者們詫異的尋聲而去,卻見墨霆一臉冷漠的站在T台的盡頭,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天哪……這不是海瑞娛樂的總裁嗎?他怎麼會在現場?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走上了T台,所有人都知道,墨霆最討厭藝人玩心機手段,唐寧這是自找死路吧,連海瑞都看不下去了。 

    所有人都忘記了呼吸,以為唐寧要倒黴,卻見墨霆走到了唐寧的身邊,猶如帝王一樣,對着hf的設計師説道“但是,不是她滾……而是你滾!” 

    “我可以讓你們hf從晟京銷聲匿跡,因為你的教養似乎和你的珠寶不是一個檔次?” 

    唐寧的心跳猛然的停止,她沒有想過……這個才見第三面的新婚丈夫,會站出來幫她説話。 

    所有媒體都震撼了,也開始提心吊膽起來,早知道唐寧和海瑞有關係,他們就不敢這麼放肆了。 

    hf的設計師臉色異常的難看,但也知道不能得罪海瑞國際,沉默幾秒後,只能道歉“對不起,墨總,我不知道這位小姐你和你關係……” 

    “你錯了,我和她沒有任何關係,我只是單純的……不看好你的人品!”墨霆撇開和唐寧的關係,準備邁步離開,只是臨走前,還回頭對着所有媒體説道,“但是不可否認,她將是模特界的一顆新星!”


第4章 對付狗男女


    媒體大眾,又是一驚,墨霆會這麼説,是有意想簽下唐寧嗎?墨霆是開玩笑的吧? 

    但不管怎麼樣,媒體和珠寶方不敢再找唐寧的麻煩,只能叫矛頭轉向天藝娛樂。 

    這下,天藝娛樂和韓宇凡的麻煩大了,墨雨柔的助理更是直接炮轟唐寧“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你還能做什麼,這次看韓總怎麼收拾你!” 

    唐寧不以為然,面容上是從未有過的從容淡定,只見她換裝之後離開秀場,卻在側門發現了墨霆的跑車。 

    “上車。” 

    唐寧聽話的上車,對於墨霆今天的舉動,滿懷感激“今天,謝謝你。” 

    墨霆利眼一動,嘴角露出一絲輕笑“你覺得我能容忍別人當眾欺負我的新婚妻子?” 

    “其實,我不值得你幫,因為我是故意讓人認出我的。”唐寧有些歉疚的説道。 

    墨霆看着對方,然後放平視線“我知道。” 

    “只是如果你找不到對付對方的辦法,可以跟我説,這樣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似乎有些笨?” 

    唐寧“……” 

    “送你去哪?” 

    “你家吧,我們不是結婚了嗎?”唐寧理所應當的反問,因為她已經做出了決定,就絕不容許自己後悔。 

    “你想清楚,我們不僅結婚了,今晚……還是我們的新婚之夜!” 

    唐寧雖然臉紅,但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我做好準備了,也謝謝你隱瞞我們的關係,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袖手旁觀,因為我要靠我自己的實力,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墨霆沒有勉強,難得有個女人不想靠他上位,他倒是要看看唐寧到底還有什麼本事。 

    兩人出發,唐寧很快接到了經紀人龍姐的電話“唐寧,我已經拿到墨雨柔懷孕的證據了,你打算怎麼用?而且,珠寶秀的事情,網上也已經傳開了,你現在上了網絡熱門,罵聲一片,你打算怎麼辦?” 

    “龍姐,你願意跟着我嗎?” 

    “你這不是廢話嗎?”龍姐輕哼,“你讓我繼續跟着那對狗男女?” 

    “那就把我之前讓你準備的申明發出去,只是這樣,你和天藝就徹底的撕破臉了!” 

    “怕什麼!”龍姐很興奮,“早該這麼反擊了,我這就去辦,證據已經準備好了,我得趁着韓宇凡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搞定。” 

    唐寧掛了電話,車內再次回覆了平靜,唐寧其實有些緊張,不知道墨霆會怎麼看她。 

    “我……” 

    “你們的對話,我都聽到了,但是,你對誰都是這麼誠實?”墨霆趁着紅燈,捏住了唐寧的下顎,猶如利鷹的眸子,不停的打量着她。 

    “我只在你面前誠實,並且打算以後都是。”唐寧表露自己的忠心,“因為我怕你對我有別的不好的想法。” 

    墨霆震驚了一下,然後説道“如果是我,我只會更狠!” 

    墨霆肯定猜到她和墨雨柔以及韓宇凡之間的關係了,就因為這句話,唐寧對這個新婚丈夫,很有好感,不管怎麼樣,她都會記住今天她對墨霆的所有承諾。 

    …… 

    另一方面,韓宇凡也收到了唐寧走秀被認出的消息,不僅如此,hf方面還打來電話,控告天藝娛樂違約,一時之間,天藝娛樂不僅僅面臨違約,網上更是被扒出諸多的黑料。 

    墨雨柔看着唐寧走秀的視頻,將韓宇凡拉到了跟前説道“你看,唐寧就是故意要讓別人認出的,她明知道我和她的差別是那雙腿,她是故意的!” 

    “雨柔,唐寧不是這樣的人,她又不是第一次替你走秀。”韓宇凡潛意識裏,還是相信唐寧。 

    “這麼説來,你更相信唐寧了?宇凡,你別傻了,這件事被爆出,總要有人來承擔責任,難道你想違約嗎?還是你想告訴所有人,是你讓唐寧去替我走秀的?那我們就都完了!” 

    “你的意思是?” 

    “反正你和唐寧都要結婚了,她以後也不在圈子裏呆,為了天藝娛樂着想,你必須要馬上發聲,你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我們都不知情,是唐寧自己想炒作,所以才瞞着我們去當了替身。”墨雨柔將所有人的髒水都往唐寧的身上潑。 

    “當前看來,只能這樣了。”韓宇凡認同的點了點頭,可就在他聯繫公司公關的同時,助理也打來了電話。 

    “韓總,快看娛樂頭條,唐寧的經紀人,在網上爆料了。” 

    韓宇凡馬上搜索頭條新聞,卻見唐寧的經紀人,快一步將他三番五次指示唐寧替墨雨柔走秀的黑料全都爆了出來,還發了兩人大量的對比圖,宣稱小作坊就會欺負人,唐寧被變相欺負很多年。 

    韓宇凡氣瘋了,馬上聯繫唐寧的經紀人。 

    “龍姐,你瘋了?” 

    電話那頭的龍姐笑開了,聲音很穩“就你這小破爛公司,我早就不想呆了。” 

    “宇凡,這肯定是唐寧的意思,你趕緊壓新聞,把唐寧炒作的新聞放上去。” 

    韓宇凡沒有猶豫,馬上利用自己的人脈,將龍姐的爆料壓了下來,將唐寧疑似炒作的新聞放了上去。 

    一時之間,唐寧還有天藝娛樂,都爬上了熱門搜索,並且褒貶不一。 

    沒有人知道唐寧和墨霆的關係,所以相較唐寧還有天藝娛樂,他們更不願意得罪韓宇凡。 

    唐寧肯定是吃虧的一方,在網絡上被一片瘋罵。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形勢發生逆轉的時候,唐寧替身這個詞彙,忽然空降熱搜第一,而點擊進去的內容,全都是龍姐發表的新聞內容,唐寧才是受委屈的一方…… 

    本來就是龍姐先發申明,網友會先入為主,加上唐寧替墨雨柔走了那麼多次都沒有炒作,一直都遭受天藝的利用,現在還是壓倒性的熱門第一,網友幾乎是一邊倒的相信了唐寧才是受害人。 

    韓宇凡不可置信的打電話給公關,加錢打壓唐寧新聞。 

    而同一時間,墨霆助理直接給主流媒體通話“如果唐寧替身的那條新聞被撤熱搜,那麼你們就等着關門大吉吧。”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