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曼珍 努力做一個零投訴的律師

南方人物週刊2018-07-10 08:32:16

 廣東創律事務所律師、主任,曾獲2016年廣州律師協會授予的執業20年貢獻獎。2014年7月-2017年2月組織律師團隊為廣州市從化區鰲頭鎮51個村( 居) 提供服務


為當事人提供真正優質到位的法律服務,就是努力做一個零投訴的律師



從1993年拿到律師執業證至今,段曼珍已經當了25年律師。


她篤信“仗義”。小時候看《流浪者之歌》,女主角麗達為一名青年辯護,“法官的兒子永遠是法官嗎?強盜的兒子永遠是強盜嗎?”她第一次感受到“仗義執言”的含義。這在她的性格中埋下了種子,草灰伏線多年。當律師後第二個案子,開庭時她覺得檢察院説的不對,並沒有輪到她發言,但她想到麗達的行為,一邊舉手一邊將意見脱口而出。


在她眼裏,這種仗義不分對象。她曾接受過一個法律援助的案子,犯罪嫌疑人被告販毒,但他從被抓到判決之前都沒有認罪。在辯護時,她分析案件中重要事實不清,關鍵證據不足,唯一指控的證人在時間上沒有讓他有販毒的可能。“在法院沒判決之前,他是一個犯罪嫌疑人,可能有罪也可能無罪。法院會經過嚴格的法律程序,最後依據事實和證據來判他有罪。”


經驗豐富之後,專業性與仗義融合得更好了。“不管是原告被告,找到我以後,我都會就他在本案中該承擔的責任以及不該承擔的責任找到法律的切入點、找事實,為他進行辯護。作為法律人,要對事實進行法律判斷,這是最重要的思維。”


她喜歡在法庭上對着國徽講話的感覺,因為“在辯護中,這就是對法律人的一種檢驗。國徽在是很神聖的。”


現在段曼珍已經深諳“法庭有法庭的程序與規矩”,她也能夠感性地接受事實,進行消化以後,再理性地表達出來。


在經驗練就的專業性與性格底色中的仗義合力下,段曼珍一步步實現着自己的目標:為當事人提供真正優質的、能夠到位的法律服務,做一個零投訴的律師。



從長沙到廣州



帶着麗達在性格中埋下的種子,段曼珍就讀了湖南女子學院(原湖南女子職業大學)經濟法律專業。1988年畢業時,被分配去了一家工廠擔任工會專幹,廠裏的法律事務都是她去處理。她發現有律師證的人出去談事務,受到尊重會多一些。“以我23歲女孩的眼光來看,有律師證會得到專業的尊重,對自己也是一個肯定。”


考取律師資格證後,段曼珍進入了當地一家品牌律所,第一個案子是傷害案件,最後辯護不是很到位。但是在辦案半年的時間內,段曼珍不斷與律所其他大咖律師溝通案件,學習辯護詞,瞭解法律流程……與平時單純在律所開會討論案件相比,實操經驗累積得更加迅速。


2006年5月,段曼珍站在長沙市政府大會堂的領獎台上,從頒獎嘉賓手中接受長沙市優秀律師的榮譽證書,她將其視為人生中的重要時刻之一。


2010年,因丈夫工作調動,段曼珍離開工作二十餘年的長沙來到廣州,一切從頭開始。她多次積極參加廣州市司法局組織的律師坐診法律義務諮詢服務活動。在新的執業環境,她儘量減少和廣東律師面對面的交流,“我去説話人家可能説倚老賣老,別人都不認識你。”時間花在寫文章上,《對中國律師身份和律師行業的重新界定,是建設和發展法律職業共同體的基礎》一文被廣東省律師協會評為2012年廣東省“律師職業共同體建設”研討會的二等獎。2012年下半年,為貫徹廣東省司法廳要求律師參與“法律進基層”活動要求,發揮律師專業知識服務於社會,段曼珍被聘為廣州市荔灣區六甫社區的法律顧問,免費實地坐班,義務幫社區居民進行法律諮詢服務。2013年11月,她參與廣州市司法局在浙江大學舉辦的廣州公益律師法律服務高級研修班的培訓。2014年3月在廣州市綜治辦、市中院、團市委和市司法局等單位聯合發起的合適成年人蔘與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訴訟程序工作中,也有她的身影;廣州市司法局精挑細選全市40名專職律師組成的“廣州市金不換合適成年人”隊伍,段曼珍也是其中一員。


“通過這些事情,我漸漸發現,廣東是接納陌生面孔的,是包容的。文章OK,人OK,做事OK,就會接受你。”



“村居”讓人自豪



真正將段曼珍視野打開的,是參與村居法律顧問工作。


近年來,村(社區)基層徵地、拆遷、環保、計生等問題凸顯,村(社區)法律服務需求日益增長,而基層法律服務資源卻相對匱乏。面對這個矛盾,廣東省近年在全省推行 “一村(社區)一法律顧問”制度,創新社會治理,引導全省律師本着履行社會責任的宗旨,投身到基層中,成為基層依法治理的重要力量。


律師作為村(社區)法律顧問,通過修改完善村規民約、出具法律意見書、辦理各類法律援助案件、參與法律諮詢活動、直接參與調處矛盾糾紛、舉辦各類培訓和法制講座等方式,服務基層,提高基層幹部和羣眾的法律意識,促進基層依法治理,為基層法治保駕護航。2014年以來,廣州律師段曼珍及其團隊先後對口支援了從化鰲頭鎮。


段曼珍的經驗是,農村沒多少大事,都是家裏的小事。基本上每個村都會有,但是不多。村裏遇到最多的事情就是土地問題。“農民對土地是寸土必爭,土地就是農民的命根。”南樓村在修煤氣管道,管道沿線各家人臨時出讓土地,一位村民認為她的土地被別的村民佔了,向段曼珍求助。她調出了2002年、2008年、2012年的土地確權的衞星地圖,根據圖中一棵荔枝樹的位置判定了土地不存在佔用的情況。但該村民依然不滿意,並透露實際原因是另一位村民因土地的問題天天罵她。段曼珍建議她下次遇到這個情況用手機錄像,以後身體不舒服了就找她,可以控告精神傷害和身體傷害。第二個月段律師再來,女村民笑着對她説謝謝,問題已經解決了。“法律人講法、普法、講解法律,當事人從中獲得知識,最後收到效果,我感到由衷自豪。”段曼珍説。


對口援助三年,她認為,律師的意義是貫徹依法治國的理念,如果村委會幹部養成依法辦事的習慣,其實很多時候都能起很大作用。但一定要有法律的思維才能進行。律師去了,對他們來説既是一種法律意識的輸送,也是一種監督。律師進去以後,倒逼他們更加重視法律。村幹部講的話,村民不一定相信,就藉助律師。兩邊都需要的時候,就不能輕易表態,要了解清楚,雙方怎麼想,事情原委是怎麼回事,“不要直接給出答案,你要告訴他們法律。”


段曼珍當時所在的律所最多有30名律師參與了村居法律顧問的工作,按照相關文件,1名律師擔任法律顧問的村(社區)數量,原則上在城區只能1個,相對邊遠區最多不超過5個。該所曾有10個律師擔任鰲頭鎮的50條村的村居法律顧問。


擔任村居法律顧問,收入從來不是最大的吸引力,此前有村民因案子想請律師代理,按廣東省律師收費標準最低收費1萬元,該村民只願意出1000元。“立案、調查取證、開庭,划不來,我們寧願不代理,只做免費諮詢。這項工作並不會帶來很多錢,但必須有人去做,沒有大的心境做不了。” 


“政府出錢,律師出力,村委和村民都受惠,特別是那種偏遠地區,有律師介入的話,對他們最基層的管理、對民風,都很有好處,起到那種法治和文明的推動作用。”




最重要是維權



人物週刊:做律師到現在會有什麼案子一定不會接?


段曼珍:從法律人的專業角度判斷,如果維權的空間很小,那我可能不會接。一是要花時間花精力,還要出錢,對雙方都不利。


人物週刊:所以在你看來,做律師最重要的是維權?


段曼珍:是的。這也是整個律師法的定義。因為你有權益,你才去維護。你的權益受損以後,這是包括憲法、民法、刑法等等一系列法律規定的權利,受到損害當然要去維護。


人物週刊:在這個行業25年了,律師行業有變化嗎?


段曼珍:越來越規範了。規範是指省市律協、司法部門,對律師的管理很有序。一些關於律師執業紀律、職業道德的規定也得到完善。規範和調整律師行業。包括我們律師自律也得到了一些加強。不斷地學習培訓,對好的表揚,對壞的進行處罰、懲戒,我自己在這個行業做,也感覺到這個行業是越來越好,越來越規範。


人物週刊:經過時間的變化與空間的轉換,你的感受是怎樣的?


段曼珍:長沙的都是過去。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你老是在那邊的話,可能會有天花板。我人生真正達到一個高度,還是在廣東這邊。這裏給了我很好的平台。現在全國形勢都很好,老家湖南長沙的律協也做得很好,廣東的律協也做得很好。兩個地方要友好地交流。工作(都)是不錯的,但是廣州這個開闊的舞台,讓我感覺更加精彩。


就像我説的,時間如擺渡,南國擴視野。時間真的像個擺渡車,一下就擺渡過來的。真正讓我的身份,還有我的視野打開的,還是廣州這邊。特別是村居這一塊,三四年的時間裏,我接觸村居,瞭解最基層一些人的法律需求,真正地把我多年律師執業的經驗以及法律進行講解、宣傳。通過個案,跟當事人面對面地講解,我覺得他們能聽懂了,類似的案例不再出現,就是最大的幫助。


人物週刊:所以村居法律顧問這段經歷對你影響很大?


段曼珍:現在我們要進行精準扶貧,我覺得我們律師真的做到了,真的是在“扶貧”。如果你的目的是賺錢那你就去賺錢,你有政治追求你就追求,你追求公益你就去做公益。這是不矛盾的。而我也想賺錢,也想好好做公益,也是可以的。做這種精準的法律援助,一定要做到位。政府也出了錢支持,它是個惠民的好事,一定要做到位。這樣才能讓村居法律服務,真正的有千秋萬代的視野。


人物週刊:公益方面你主要做了什麼?


段曼珍:一次會議,領導説咱們的廣東律師好像在社會責任承擔方面做得不是很多,那時我抓住機會,我把自己來廣東所做的一些公益的,以及對社會盡責任的點點滴滴如實地在會上跟各位代表分享。包括我2010年剛到廣州,我首先是到司法局那個法律服務大廳去值班。同時,協助公檢法司做合適成年人。對未成年人的案件審理或者是偵查、提訊的時候,必須要有家長到場。如果家長一時找不到的話,就必須要有合適成年人。司法局招40人,我也報名了。我現在是廣東法學會未成年人保護委員會的常務理事。


人物週刊:工作至今,在行業上你的目標是什麼?


段曼珍:為當事人提供真正優質到位的法律服務,努力做一個零投訴的律師。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第558期

文 / 本刊記者 甌江   圖 / 本刊記者 大食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