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島沉船事件48小時

虎嗅網2018-07-08 15:46:03


虎嗅注:這些遊客們不會想到,一場説走就走的自由行,最後竟演變成了如此的悲劇。沉船事件已經過去了快三天,救援數據也在不斷更新,數據顯示:死亡人數上升至41人,尚有15人失蹤。那麼,悲劇是如何發生的?需要反思什麼?


本文轉自公眾號“界面(ID:wowjiemian)”,作者:鄭萃穎,誾睿悦。


48小時後,泰國官方更新“普吉島沉船”事件的救援數據,死亡人數上升至41人,尚有15人失蹤。


查龍碼頭復歸平靜。船舶停靠埠外。以往這個時候,它們通常在深海返航的路上。


這些日子,普吉島的天氣變化莫測。3天前,普吉島官方就已發佈了風浪預警——惡劣的天氣將一直持續到10日。


Rawei Beach 附近,經營遊船的個體商家。攝影:鄭萃穎


安達曼海的寧靜延伸至海平線。舉目遠眺,兩天前的傍晚,沉船事件就發生在遠處兩座島礁之間。“鳳凰號”和“塞里尼佳號”兩艘遊艇違規出海,沒能挺過暴風雨的襲擊,沉沒於深海。


兩艘船上的127名中國遊客遇險。救援力量在48小時內共救出78人。目前仍有15人失聯,41人確認遇難。遇難者全部來自“鳳凰號”。


7月5日早上,出航的“鳳凰號”起初是一帆風順的。


普吉島目前有100家左右的遊船公司、共2000艘快艇和100艘左右能乘坐三四十人的遊艇(有內艙)。遊艇“鳳凰號”體積龐大,寬8米,長38米,內部分為4層,最大載客量為200人。


來自中國不同省份的93名遊客登上了這艘大艇。十個小時後,他們同途殊歸。


來自廣州的(化名)和四個好朋友剛剛參加完高考,決定遠赴泰國來完成高中畢業旅行。他們在旅遊平台“飛豬”上訂了“TC潛水”的產品。


同時上船的,還有霍飛和她的新婚丈夫。這本是他們的蜜月旅行。6天前,他們剛剛舉辦了婚禮。7月1日,他們抵達曼谷,3號來到普吉島。


《鳳凰號大小皇帝島豪華遊艇的行程表》顯示,這批遊客的行程從早上7時40分開始,遊覽地為小皇帝島和大皇帝島,項目包括海上拖釣、浮潛、深潛,還可選透明皮划艇、水上滑梯、衝浪漿板、兒童戲水區和SPA浴缸。在皇帝島,此前不會游泳的中國遊客(化名)學習了深潛的技巧。


登船的人們或許沒有留意到,泰國官方因天氣預警而下達禁止船隻出港的通告。


季風季節的糟糕天氣正在侵襲這個國家。不久前,暴雨淹沒了泰國北部的一個洞穴,12名男孩和足球教練被困數日才被成功營救。泰國沿海地區的風暴,讓海上航行變得危險。


一家在普吉島擁有120多艘遊船的公司負責人事後告訴界面新聞,在普吉島,Harbour Master(港務局/港監局)負責船隻管理。而決定當天是否出船則需要層層決策:港務局根據天氣狀況判斷能否出船;遊船公司的負責人根據經營情況判斷,船長根據經驗判斷;旅遊團領隊、遊客決定是否出船。


船舶違規出海是否有嚴格管理尚未可知。“以前沒遇到過如此惡劣的天氣。”一名當地大型遊船公司的員工告訴界面新聞。


“鳳凰號”從大皇帝島開出來沒多久。下午4時許,船上的人們發現天色開始變黑,霧氣自海面上升。但異象未能阻止這艘快艇返程。


“船上也有會講中文的船員,沒人徵求過我們任何意見。”張瑋瑋回憶。


另一艘船上的中國遊客告訴界面新聞,事發當日10時許,他們從查龍碼頭出發,下午4點多開始返程,“天氣都是晴好”。直到經停大皇帝島,船員告訴遊客們,從大皇帝島到普吉島海面上有超過5米的大浪,“説是十多年來最大的風浪,堅決不能回航。”


泰國媒體報道顯示,5日下午4時30分許,風暴“Freak”襲擊了安達曼海岸,伴有強風和海浪,普吉島的許多地區當晚出現停電狀況。


浪越來越大,船體一度與海面形成60度角,讓船上的人們感到恐慌。


在顛簸中,張瑋瑋聽見“金屬般爆裂的脆聲”,隨後又傳來第二聲。


船員讓遊客都穿上了救生衣。船體又開始右傾。他們向遊客們解釋:“風把船吹斜了”。


坐在船艙內的譚一琳沒有意料到船會翻。“當時還有人在拍照攝像。”她説。


直到海水浸漫船艙,船員們把大部分人集中到甲板上。一些人被障礙堵住了路。張瑋瑋的一個同伴打破了玻璃,才從船艙跳了出來。


船體開始下沉。


“保佑啊!”張瑋瑋在心裏開始默唸,試圖克制恐慌。他甚至想往左邊站,希望能平衡一些船的左右重量。


上船後,沒有人跟乘客講過遇險的自救措施。“鳳凰號”的倖存者們告訴界面新聞,出海前遊客們並沒有接受逃生培訓,“浪大了才想起穿救生衣”。


風浪讓險境中的人們無法在甲板上站立。張瑋瑋選擇了跳船逃生。他的眼鏡被海浪打落。最終,在海面沉浮的他被拉上了救生艇。他回頭觀望,看見“鳳凰號”在普吉南部的珊瑚島水域沉入海面。


沉船的時間,被當地官方表述為17時45分(北京時間約18點45分)


同一時間,載有35名遊客的塞利尼佳(Sereniga)號在普吉島東南部的麥通島傾覆。這艘船上的落難者後來全部獲救。


一部分人被困在了船體內。船傾倒後,水灌進船艙,未能走上甲板的譚一琳被玻璃窗困住。她用頭撞了兩下玻璃,未能成功。“本來想着可能就要死掉了的時候,玻璃窗在離我很近的地方破了。”這位25歲的女孩順着水流飄出船體。


譚一琳仰躺着,隨波逐流。她感覺到落水的人們在身邊漂浮,“有一些還在喘氣,後來都慢慢聽不到喘氣聲了。”


轉移遇難者遺體的車輛。攝影:誾睿悦。


站在甲板上的霍飛未能及時跳船,跟着船體沒入海面。


她抬頭看見海面藍色的光。霍飛朝那光芒奮力游上去。幸運的是,她找到了玻璃被水衝開的位置,終於冒出海面。


霍飛説,如果當時在船裏被壓到,或者沒找到窗户,人就上不來了。“當時船裏很多東西往下掉。你也不知道蹬到的是什麼。”


另一名倖存者從附近給霍飛掄過來救生圈。她在海上漂浮。霍飛能看到海岸,但它太遠了。


求救信號發出十幾分鍾後,兩艘漁船趕來救援。


倖存者們被一一拉上兩個黑色充氣橡皮艇上。艇上到處是血,張瑋瑋發現,同伴何午(化名)的手破了,小腿上也被船艙的玻璃割傷,另一位同伴的兩個手也在流血。


霍飛也被玻璃劃傷,儘管做了簡單包紮,傷口仍在流血。(傷口)沒什麼感覺。只想活下去”霍飛説。


在船員的指引下,救生艇上的倖存者們趴在救生艇內保持穩定,巨浪卷着海水往皮艇裏灌。


張瑋瑋默不作聲地在救生艇上顛簸——同伴周然(化名)生死未卜。


5個朋友出海前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事發後,中國駐宋卡總領館接到泰國警方通報。


救援力量很快便開始了行動。但當晚風浪太大,他們暫停了搜救,6日早上6時30分重啟搜救。


7月6日凌晨4時,官方通報76名中國遊客獲救,1名中國遊客溺亡,另有53人失蹤(其中50人為中國公民)


事故發生後,普吉府尹即赴現場指揮救援,海軍、水警和旅遊警察等相關部門緊急出動數艘救援船、直升機持續進行海上聯合搜救,海事局、防災減災中心、遊客協助中心及各大醫院均參與救援工作。


6日上午9點,一名失蹤者獲救。一個多小時後,泰國官方通報:已找到17名遇難者遺體。


6日下午,死亡人數上升至40人。泰國副總理巴威表示,普吉島海域失事船隻的船長和船主應對此事負責,“涉事船隻不顧泰國氣象廳警告,擅自出海。”該國公安部副部長Sriwatana少將則下令起訴鳳凰號遊輪的船長。涉事者被控疏忽造成財產損失和造成人員傷亡。


在這一天,泰國旅遊和體育部部長威拉薩稱,翻船事故遇難者家屬將獲得泰國政府30萬泰銖(約合人民幣6萬元)撫卹,並將向受傷者家庭提供相應補償。受傷者將會獲得不超過50萬泰銖的醫療報銷。泰國旅遊和體育部已成立協調中心幫助中國遊客。威拉薩表示,涉事的鳳凰號所在公司已購買遊客意外險,遇難者家屬將從保險公司獲得100萬泰銖的保險賠償,傷者獲得50萬泰銖的賠償。


中國駐泰國大使館參贊兼總領事李春林這天中午率使館工作組飛抵普吉,與事發後連夜趕赴現場的駐宋卡總領事館工作組共同會見了泰方相關人員,敦促泰有關部門全力搜救。由中國外交部牽頭的多部委聯合工作組也將於當日晚抵達。


在救援現場,中方工作人員搭乘泰方軍艦前往遊船沉沒海域瞭解搜救情況。夜幕降臨,海面上的搜救仍在進行。


暫停救援的這一晚,倖存者譚一琳在海面上徹夜漂流。


大部分時間裏,她都仰躺着游泳,累了便躺着休息。她看到周圍有一些島嶼的輪廓,便想拼命往那遊,“但太遠了,而且遊一會,一個浪打來就衝回了原處。”為了保持浮力,這位漂流者在海面上拽着一具屍體。在茫茫大海中,她不停地和這位逝者説話,想帶着她一起上岸。


她遊了整整一晚,激勵自己往島的方向遊,“想着遊吧,上岸了就給自己買最貴的水果。”除了恐懼,乾渴也在威脅着她。幸運的是,譚一琳在一個漂浮的包內找到了一瓶水。


被拯救的機會在大海中顯得過於渺茫。這天夜裏,她看到了一艘船,“但太遠了,那條船沒有發現我。”她説,搜救船不是像電影裏那樣拿着探照燈左照右照,“電影是騙人的”。


第二天早上,譚一琳決定再遊一天。“如果這一天還不行我就放棄了。”她放開了手裏的屍體,鄭重地向她道歉——她沒能帶她一起上岸。在她的記憶裏,“那個姐姐長相洋氣。”


白天遊了很久,譚一琳又看到了遠處的一艘船。她翻身向它游去,但浪還是不停地將她打回原處。那艘船一開始並沒有發現她。譚一琳使勁對着船喊“救命”。“好在那船聽到了,對我回應‘OK,OK’。”


譚一琳是最新發現的倖存者。她很快被送入醫院。經過檢查,這位倖存者除了胸部積水,沒有大礙。


譚一琳被救的這天晚上,張瑋瑋一夜未眠。“不知道天亮後怎麼面對趕到的周然父母。”


他不打算即刻回國。“我們5個人一起來的,一定要5個人一起走。”


7月7日凌晨,霍飛已經通過照片指認,默默接受了新婚丈夫李冠男的死訊。她躺在病牀上,神情恍惚。


中國政府聯合工作組於7日前往普吉行政醫院,看望在5日普吉遊船傾覆事故中受傷的中國同胞及家屬。在中泰雙方舉行的發佈會上,泰方表示,該國總理對此次事件中遇難者家屬表示沉重哀悼,兩支中國救援隊也到達普及,參加搜救工作。


7月7日泰國官方對倖存者的探望。攝影:誾睿悦


這天下午5時,泰國官方更新救援數據,死亡人數上升為41人。尚有15人失蹤。


7日夜裏,周然被確認遇難。


37名來自浙江海寧海派傢俱有限公司的員工和家屬遭遇災難。截至7日上午9點半,這37人已有19人獲救,18人失蹤。


海寧海派為海寧市當地一家大型傢俱企業。因為是淡季,這家公司從7月1日開始放假至7月8日,此次前往泰國旅遊的員工都是公司的中高層及家屬。


7日11時,家屬們和浙江海寧市派出的救援善後工作組陸續趕到了普吉島當地醫院。


海寧老鄉們抵達普吉島的12個小時前,徐泰民(化名)正焦急尋找着兒子的屍體。他上午剛通過照片確定了老婆的遇難信息,現在希望見到兒子後,“把他們送到一起”。他看上去五十多歲,佝僂着背。


徐泰民也是傢俱公司的員工。“鳳凰號”沉沒後,徐泰民和女兒獲救,妻子和兒子未能脱險。


在通過泰方的遇難者照片確定兒子已經遇難後,他執意要見兒子遺體一面,給他擦擦臉,“最好換身衣服,把他和他母親放在一起。”他向周圍的人看兒子與老婆的合照,“出海前剛照的,你看,媽媽和兒子應該在一起。”


但按照泰國的善後程序,遺體需要按打撈上來的時間順序編號,並依次進行拍照、按手印、記錄身份、轉運等程序——妻子與兒子之間隔了20多個號。


他需要爭取“家人團聚”。但院方、警察、志願者……徐泰民接收的信息時刻在變:從“先簽字確定身份後回家等待”,到“第二天早上會有統一時間看到遺體”,到“等下就能看到”,每個人都給着徐泰民不同的信息。但徐泰民態度堅決:“就是要現在,今晚,一定看到,並把娘倆放到一起,哪怕等到天亮。”


晚間,普吉島vichita醫院門口。攝影:鄭萃穎


在離存放兒子的臨時房間裏,他不斷地和志願者、警方、院方交涉,給他們看照片,重複着中國人的倫理綱常。他頻繁起身,又坐下來。他死裏逃生尚不足30小時。


轉機在7日零點,在一位泰方官員的協調下,他如願以償。


凌晨三點半,妻子和兒子終於相見,他用濕紙巾仔細整理了兒子的面容,拿掉雜物,撫平衣領。

“對不起啊!”他用家鄉話説道。


他將母子放入同一格冰櫃時,推掉了幾隻打算幫忙的手。他咬緊牙關,面部皺在一起。


“兒子來陪媽媽了。”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這麼大的太陽,每天上班還要生一堆悶氣

誰不需要一個「職場保命利器」

懟天懟地懟到戲精昏過去

穿上這件「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

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