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通訊“被離職”高管公開信:實非所願,深感屈辱

虎嗅網2018-07-08 15:45:47


虎嗅注:美國商務部針對中興公司的出口禁售令,自4月15日至今已持續近三個月。根據與美國商務部達成的“解禁協議”,中興需要更換高管,就在7月5日,中興一紙《第七屆董事會第三十二次會議決議公告》,宣佈總裁趙先明離職,公司執行副總裁徐慧俊、張振輝、龐勝清、熊輝、邵威琳(邵也是公司財務總監)全部離職。


其中,張振輝是中興公司全球營銷副總裁,在中興供職超過18年,他在7月6日離職後發出題為《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別了,我的小夥伴們》的離職公開信。


張振輝在信中回顧了自2001年以來中興的工作歷程,對此番離開,他稱“實非所願,深感屈辱。但是,為了公司下一步的發展,為了公司更好的未來,我們堅決履行公司簽訂的和解協議的要求,全部選擇離開,無怨無悔”,面對曾經的對手華為,他也直接表示“真心的希望,華為這樣的民族通訊企業,能夠一直挺起脊樑,去面對未來必然會發生的各種挑戰”。


以下,是張振輝的公開信全文。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別了,我的小夥伴們


讀《莊子》,“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隙,忽然而已”。是啊,忽然而已。從416事件發生到現在,已過去81天。416事件發生後,我和大家一樣,每過一天,都度日如年,每過一天,都希望T0時刻在下一個黎明到來。


就在昨天,2018年7月5日,為了公司的T0到來,為了公司履約,為了公司的明天,我正式與服務了18年的中興通訊,在解除勞動合同的協議上籤上了我的名字。


416事件發生時,我正在國際出差的飛機上,赴某國與一知名運營商準備簽署一項全面戰略合作協議。落地的第一時間打開手機,幾十個未接來電已經説明事態的嚴重性。2016年的A事件,從2016年3月7日事件發生到3月22日美國商務部簽發暫緩制裁令僅僅用了兩週多的時間。時至今年,危機又一次到來。這一次,能否在更短的時間,儘快解除公司的危機?當時我在迪拜機場,思考最多的就是這個問題。


事件發生後,我和我所帶領的15000名全球營銷將士們,一直堅持按【一二三級工作機制】,在堅守合規的前提下,有序運作,應對危機。


眾所周知的原因,我與此次事件並無任何責任關聯,所以一直到6月中旬之前,我堅信自己還會跟小夥伴們一起繼續戰鬥。但結果是,直到履約的最後一天,公司這一屆所有的EVP、多位戰友無一倖免。為了公司的下一步發展,為了T0時刻儘快到來,儘管深感屈辱,包括我在內的每一位高管,還是堅決履行公司簽訂的和解協議的要求,全部選擇離開!


今天下午,根據安排,公司的新老班子將進行工作交接。此情此景,百感交集。我已在中興通訊,走過了第18年頭。我站在自己在研發樓5樓辦公室窗前,放目遠望,人行寥寥,回首靜心,細細回味自己在過去18年的點點滴滴。


“2001年:開啟中興征程”


2001年,我27歲加入中興通訊,入職在北京大項目組,工號20010310009948,以博士生的身份從普通的業務員做起,開始了我的中興之路。而當時,作為改革率先開放的市場之一,中國電信基礎網絡正在經歷着由所謂的“七國八制”高價壟斷時代,被以“巨大金中華”為代表的本土廠商的崛起所打斷的關鍵節點。


石家莊辦事處是我在中興通訊管理崗位的第一站,那個時候的河北市場,產品單一,無線市場佔有率為零,辦事處在網通小靈通和聯通CDMA的招標中出現重大失誤,11個地市的招標無一中標,客户關係降到了冰點。2002年10月8日,我在一片茫然中從北京南下,開始了我的征程。


通過三年多時間的耕耘,河北網通和中興通訊建立了非常好的戰略合作關係,在ADSL、PSTN都取得了重大突破,佔據較高層面的網絡格局;新的運營商市場持續拓展,以保定移動GSM實驗局為突破,到我在2005年底離開石家莊辦事處時,保定無線市場份額已突破30%。當我在2005年底,把這份成績單交給繼任經理時,實際已經為接下來的2006年、2007年石家莊辦事處連續兩年拿到公司“競爭超越獎”打下了網絡格局上的基礎。


值得驕傲的是,在我入職公司的短短三年後,中興通訊已成為中國聯通集團在CDMA領域的第四大合作伙伴,市場份額接近20%。到2004年,中興通訊營收接近212億元,並且實現香港H股上市;也就在這一年,侯董獲得當年的“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也正是在這一年,我的專著《動態環境下的中國電信企業競爭優勢研究》在中國財經出版社正式出版……


“2006年:五片區17張網”


2006年初,我輪崗到太行山另一側的太原辦事處, 5個月之後,提拔為事業部副總經理,也就是公司的三層領導,同時任命我擔任當時三營第五片區區總。我輾轉奔波,在華北、中原、西北大地,和大家奮戰在一起。彼時正值3G招標的關鍵時刻,五片區的6個省,一共18張網,到2009年初戰鬥真正結束,五片區拿下了6個辦事處共18張網中的17張(除天津電信)。可以説,3G招標一役基本奠定了五片區所轄各省後來4G的格局,為良性發展創造了機會!特別是2009年甘肅電信CDMA項目,在某友商通過低價競標已經拿到全省中標通知並開始各地市發貨的情況下,將士們狼口拔牙拿下了50%的市場份額!


蘭州辦事處在《西北風采》創刊時,邀我寄語,記憶猶新:


2009年,機會與機遇同在,夢想與理想齊飛。謹以此詩預祝蘭州辦事處,與片區一起,為事業部再傳佳音。


青海長雲漫雪山,三江源頭春風暖;

但使西北眾將在,玉門關外盡開顏!


“2009年:征戰中國電信市場”


2009年4月,我調至三營電信總監辦,接任電信總監一職,一干就是五年。彼時在即將結束的3G招標項目中,電信總監辦與電信集團未建立起有效的溝通和信任,丟失了很多省會城市和沿海絕大多數發達城市。而基於多年來電信市場的經驗和積累,公司上下對電信市場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比如高端數據產品上,希望有重大突破。


從2009年底開始推進M6000,經過持續努力,到2011年,M6000率先在全國第一次入圍,且每次新增份額的佔有率均在40%以上;與此同時,電信總監辦又開始瞄準了新的方向CR(號稱有線通訊網絡上的“珠穆朗瑪峯”-高端數據集羣路由器),從開始運作到真正入圍,經歷了整整5年的時間,過程中的艱辛難以描述。當年我們早期的產品跟行業標杆企業有代差,通過持續不斷的努力,在大家都沒有足夠信心、競爭壓力非常大的數據產品領域,電信總監辦從上到下樹立起很高的目標,這目標是使命,這目標是情懷。五年磨一劍,2014年中興CR產品T8000集羣路由器正式入圍中國電信!


在我即將卸任電信總監的最後一年,2013年,迎來了中國4G建設的首戰:中國電信沿海四省(廣東、江蘇、浙江、上海)7個地市第一期4G招標。在這場事關全局的決定性戰役裏,我和我

的小夥伴們力壓華為公司,拿下42%的第一市場份額,進入六地市,一戰奠定ZTE在中國4G市場的江湖地位!


正是在電信總監的幾年間裏,我從管理上,提出了KCRM管理及S級大項目管理理念,並在電信總監辦內部全面實施;從KCRM維度,通過幾年的精細化管理,對中興品牌的建設有很大的提升,同時大大夯實了中興通訊與中國電信的戰略合作伙伴關係;隊伍士氣持續高漲,員工面貌煥然一新,團隊戰鬥力不斷加強。


“2014年:四張表與KCRM、S級大項目管理”


2014年的通信市場,競爭環境更加惡劣,另一方面,隨着移動互聯網的持續發展,運營商管道化不可避免,運營商的經營環境持續惡化,加速向下遊供應商傳遞經營壓力。2014年年初,我被正式提拔為公司領導、SVP,從曾學忠手中接過了他精心經營了8年的三營。曾總掌舵三營的2006年到2013年,把三營的營收規模,從百億出頭,提升到近三百億。我站在巨人的肩膀,倍感忐忑。


“圖難於其易,為大於其細。天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正是從2014年開始,三營從管理上,確定了從“管理提升”,“管理深化”,再到“管理優化”的螺旋式上升總體思路;在經營上,以“四張表考核”為中心,努力提升KCRM和MKT兩大能力,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全面推行S級大項目管理,建立“重大項目作戰指揮部”、“售後項目羣管理”等創新性管理舉措,有效提升了經營效益;啟動“大展車”全國巡展,持續提升中興品牌價值!


“2016年:雙BG運作&A事件”


2015年12月28日,在三營全體幹部大會上,公司正式宣佈上三營與終端中國一體化運作的方案,由我來負責。也是在那一天,我由SVP升職為公司EVP,進入了公司“常委班子”。


正是在那次會議上,我正式宣佈:新三營進入到“生死作戰”狀態,事不隔夜,令行禁止。就從那一刻起,一支部隊在系統網絡產品繼續浴血奮戰,要全力取得“反圍剿”(某同行友商針對ZTE制定專項行動:“圍剿行動”)的最終的決定性勝利;另外一支部隊,要浴火重生,在終端側實現偉大的終端中國的復興。


我在一個季度末,寫給全體將士的題為《在一起,一起拼,一起贏》的倡議書中再次號召大家:

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多年後再回首,我們定會為今天的奮鬥而自豪!……就像阿爾卑斯山鷹的重生,只要有不斷蜕變的勇氣,未來就能走的更遠!一體化運作的新三營,融合,改變,學習,創新,奔跑!四海皆兄弟,誰為行路人。況我連枝樹,與子同一身。


非常不幸,公司在2016年一季度,經歷了當時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我們後續稱之為A事件,我親歷了初期談判的全過程。我作為公司赴美華盛頓談判組組長,當年的A事件,在短短不到三週的時間內解禁,獲得美國商務部的暫緩制裁令,其中之艱辛,非常人所能理解。


那個時候,我常與小夥伴們説,A事件之後,公司經此磨難,承受能力必然會提升。在面臨滅頂之災的情況下,中興人堅強挺住,積極磋商,讓美國政府看到我們面向未來堅強、堅決、更好的合規發展的決心,促進我們向全球跨國企業發展邁出堅實一步。從長遠看,這個事件對中興是分水嶺,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


“2016年:新常態,新三營”


在2016年之前過去的幾年裏,我在三營做的印象最深的事情,是S級大項目經理負責制和KCRM。在日趨強大的主要對手的競爭下,三營持續保持競差比的縮小,每個項目的背後,都體現三營將士強大的戰鬥力!從2016年,面臨新的歷史使命、新的歷史階段,新三營的架構也做了調整,在地市層面組建強大的地市團隊,“55座塔”建立了地市片區部,打開了一個快速發展的組織通道。


2016年,在宏觀環境下行、運營商逐步轉移壓力以及合規經營的“新常態”下,三營將士,按照“以終為始”的思想,堅持合規經營,以“求真務實、拼搏創新”精神為指導,在經營上精耕細作,在管理上持續優化螺旋上升,“S級大項目”在經營及管理兩方面成效顯著; “大展車”全國巡展持續提高品牌形象;五個“北大倉”市場華麗摘帽……


“2017年:全球營銷&業務主戰、專業主建”


2016年底,公司決定組建全球營銷。這是中興歷史上真正意義的“全球”一盤棋運作。2016年12月21日,我坐着輪椅(當時由於運動導致左跟腱斷裂)從北京到深圳總部履新就職新崗位:全球營銷負責人。那個時候,一方面,從大局來講,公司當時正在進行艱苦的A事件的後期談判。另一方面,我們的同城友商近幾年高歌猛進,迅速拉開與我們的差距。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全球營銷承載着公司未來系統產品更快發展的夢想和使命。


而當時的我,坐着輪椅,拄着雙枴,深感壓力巨大,但動力也巨大。這壓力來自於公司領導和廣大員工的信任和期望,這動力來自於自身從不服輸的使命和責任感!


全球營銷成立之後,立即搭建了“業務主戰,專業主建”一體化組織運作架構,堅決落實“聚焦”“專業”“共享”的核心經營舉措,堅持合規經營,全面覆蓋全球營銷各業務領域;全面強化“四張表考核”,持續推進“S級+Top項目和KCRM”兩個管理工具,在全球營銷上下,形成“比、學、趕、幫、超”的學習氛圍,常態化進行全員技能大比武,提升各領域專業能力,不斷提升客户關係管理能力和水平。


“丈夫志四海,萬里猶比鄰”。全球營銷成立一年來,我與全球小夥伴們並肩戰鬥,足跡遍佈全球各地,全年出差天數超過200天,遍及國內20多個省市,國際超過30多個國家和城市,全年飛行里程達60萬公里。全球營銷的小夥伴們,勠力同心,高效協同,公司重點產品在大國大T的格局持續改善,各領域專業能力不斷提升。到2018年,全球營銷的系統性經營管理開始見成效。全球主要運營商開始實質性加深或拓廣與ZTE的合作,比如VDF非洲四國無線項目招標項目,全球真正意義上5G第一張網Ooredoo集團卡塔爾5G網絡,比如,Telefonica集團承載網現代化改造項目等等。


正當全球營銷將士大踏步前進的時刻,416事件降臨,前行戛然而止。我在國際出差途中得知這一消息,痛心不已。記得走出迪拜機場的時候已是當地時間凌晨3點。可是抵達住所之後,根本無法入睡,瞪着眼睛到了天亮。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真是18年彈指一揮間啊,每一次戰役的成敗,都歷歷在目;每一個項目的策劃,都記憶猶新;每一個崗位的變遷,都帶給我全新的挑戰。當我在解除勞動合同的文件上,簽下我的名字之時,過往的一幕幕在腦海中回放,而時間的腳步永遠在前行。


別了!我的小夥伴們!


我心光明,亦復何言。披肝瀝膽,感恩同行。


感恩18年來,公司提供的平台。我從最基層的客户經理做起,經歷過多崗位的歷練,參加過多場合的戰役,是中興通訊提供的舞台,讓我盡情展示所學、所能。作為東南大學科班畢業的管理學博士,正是因為有了中興通訊這樣的一個世界級的實踐舞台,才讓我不斷的把理論上的知識與實踐相結合,不斷豐富和提升自己的人生視角。S級大項目管理,KCRM理念,四張表考核等管理工具無一不是將管理技能融合了實戰經驗,過程中不斷驗證不斷提高。18年來正是中興提供的一步一個台階的平台,為我提供了足夠的空間施展自己的才華和抱負。


感恩18年來,歷任公司領導的幫助。猶記得,創始人侯董的教誨和幫助,核心價值觀至今不能忘記:互相尊重,忠於中興事業;精誠服務,凝聚顧客身上;拼搏創新,集成中興名牌;科學管理,提高企業效益。猶記得,史總裁,在新三營成立後, “新三營通過新策劃,再上新台階”的指示;猶記得,殷董事長提出的:“榕樹戰略”、“領導的注意力就是生產力”;猶記得,趙總裁提出的:“以終為始,深入思考,守正出奇”,“真誠的態度、專業的能力、敬業的精神”;還要感謝我在中興公司的其他歷任領導,張秀梅、祖蔭長、史立功、張傳海、曾學忠、樊慶峯、田文果。從他們身上,從不同的角度,都豐富了我的人生座標。


感恩18年來,小夥伴們的風雨同行。從18年前的起步開始,我們一起摸爬滾打,一起面對強大的同行競爭對手,我們一起,困難一個個克服,問題一個個解決,既敢於出招,又善於接招,做到“蹄疾而步穩”,一路走來,風雨同舟,不忘初心,砥礪同行。


感謝18年來,我們的同城友商華為公司。18年來,除了ZTE這個名字銘刻於心外,huawei這個名字時時刻刻銘記於行。不管在戰場上如何拼殺,我們不得不都承認,華為公司和中興公司一樣,都是中國民族通訊企業的一面旗幟。中興公司正是在和華為公司的一路打鬥的過程中,不斷成長,走到今天。從某種意義上,沒有華為的一路領跑,就沒有今天的中興,而正因為有着中興的不斷追趕,也促進了華為公司的一路高歌猛進!我真心的希望,華為這樣的民族通訊企業,能夠一直挺起脊樑,去面對未來必然會發生的各種挑戰!


金一南將軍説,“軍人對國家最大的奉獻,不是犧牲,而是勝利”。但是就在昨天,在中美貿易戰的大環境下,在科技戰爭的“白色恐怖”下,包括我在內的公司所有EVP,已全部簽署了離職協議,已正式卸任,離開公司。這樣的離開,實非所願,深感屈辱。但是,為了公司下一步的發展,為了公司更好的未來,我們堅決履行公司簽訂的和解協議的要求,全部選擇離開,無怨無悔。


今天下午,公司的新老經營班子也將會正式工作交接。新班子成員也都是在此之前一起奮戰的戰友,都是公司內外公認的實幹派,都有着各崗位長時間的歷練,都有着豐富的管理經驗,都有着強大的戰鬥力,都有着深厚的中興情懷。


新的經營班子的小夥們,你們一定要扛起中興通訊的大旗。你們肩負的不僅僅是公司8萬人的期望,還肩負着繼續振興中國民族通信業的重任。還有很重要的是,你們身上還肩負着我們這一代中興人的期望。我們這一代中興人的離開,希望換得的是公司更美好的未來。希望你們不忘初心,砥礪前行,開創中興更美好的未來,開創中國民族通信業的新局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別了!我的小夥伴們!


張振輝

2018年7月6日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這麼大的太陽,每天上班還要生一堆悶氣

誰不需要一個「職場保命利器」

懟天懟地懟到戲精昏過去

穿上這件「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

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閲讀原文

TAGS:張振輝三營全球營銷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