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戰“豆”

虎嗅網2018-07-08 15:45:43




7月6日上午,一艘從美國西雅圖出發的,載滿7萬噸黃豆的“飛蜂號”(Peak Pegasus),正在以船速13.5節的搏命速度行駛在黃海上,它衝刺的目標是中國大連港。


“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話被驗證地淋漓盡致。幾千海里外,這隻“勵志的小船”也成為了網友們今日份的狂歡。


彭博社報道畫面


一路狂飆的飛蜂號,拉開了一個序幕:中美貿易戰開啟首輪交戰。


特朗普對中國的加收關税政策於北京時間7月6日中午12點開始實施,作為反擊,中國也於同日對同等規模的美國產品加徵25%的進口關税,措施於今日12 : 01正式實施。所以,這艘船能不能在12點零1分之前及時趕到,關乎着是否要多交一筆近650萬美元的關税。


北京時間中午12點已到,主機幾近跑壞的飛蜂號,還在離大連100多公里的海上漂着。


掐着表、捏着一把汗的網友們,終於等來了想看到的結果。紛紛感歎道:這船真倒黴!而遠方那艘還在和命運賽跑的小船也少不了成為他們午餐時下飯的佐料。


“衝呀!大豆!”

“小船還是沒能跑得過關税。”

“大豆:太快了暈船,要吐了!到岸都成了豆漿。”

“求生欲!”

......


過去三週裏,為了準備回擊美國發起的貿易戰,中國已經接連取消了8月31日前發貨的三批美國大豆船貨。而正從上一段歷史中飛快駛向下一段歷史的飛蜂號,還是不遠萬里送來了“first blood”。有消息顯示,這船大豆的買主,是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


這回的“戰場”,是大豆。


彭博社有評論道: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去年從美國進口140億美元(約931億人民幣)大豆,而成為美國大豆最大的客户,因此,大豆是兩國貿易之爭的重要戰場。


美國是全球第一大大豆生產國、第二大大豆出口國。


2017年美國大豆出口量超過60%進入了中國,而中國大豆進口量約35%來自於美國。也就是説,中美在大豆貿易市場上幾乎是最大的買家和賣家。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對美國大豆25%的關税生效,美國至少將失去中國近2000萬噸的大豆出口市場,中國對美國大豆進口量將下降65%,大豆總產量將減少15%,美國經濟每年可能損失170億~330億美元。


另一方面,大豆與特朗普的政治生涯,也有着一些淵源。


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支持特朗普的8大重要的票倉地區,都是大豆生產的中堅力量,是美國的農業大州。如果中國對美國大豆採取提高關税,那麼這些州的經濟無疑會受到嚴重打擊,未來特朗普的支持率可能也會成為一個問題。


美國大豆出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只是叫好的同時,很多人都忘了那句“貿易戰就在你我的餐桌上”。在中國進口的農產品裏面,大豆佔據着絕對的比例優勢。


圖片來自中信證券


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大豆進口量為9554萬噸,同比增長13.9%,創下了歷史新高。前三大進口來源國依然是巴西、美國和阿根廷,進口量分別為5093萬噸、3285萬噸、658萬噸。


2018年3月份,中國進口大豆總量為566.17萬噸,其中,從美國進口309.96萬噸,佔比55%;從巴西進口233.25萬噸,佔進口總量的41%。


為什麼要進口美國大豆


首先這取決於中國大豆種植的產量不足。


感受下這組數據:


2017年中國進口的這9554萬噸大豆,相當於8億多畝耕地的產量,大概佔中國近20億畝耕地總面積的40%。中國耕地面積有限,沒有後備耕地,而且這幾年還在不斷的縮減,更重要的是,中國的耕地尚需要優先保證水稻、小麥、玉米等高產主糧的供給。


2017年,中國大豆的消費總量在1.1億噸以上。如果這些全部出自國產,將意味着中國要拿出超過四分之一的耕地去種植大豆。短期內實現還不現實。


圖片來自中國產業信息網


當然,農業部已經在嘗試解決這一問題。


中國農業農村部5月16日舉行新聞發佈會時,種植業管理司司長曾衍德表示,預計今年將擴大大豆、雜糧雜豆等種植面積,提高有效供給,預計大豆麪積將增加1000萬畝,擴大到1.27億畝。


但牽制住大豆自給的,不止種植面積,還要算算種植成本這筆賬。


這也就是第二點:我國種植大豆的“性價比”並不高。


國內目前大豆的規模化種植水平低,導致成本高,從而豆農所得的利潤也會比較低。


規模化種植的好處就在於,可以使用較多的科技化機械,效率高,人工成本及其他的非土地成本低,適合大規模使用。種植規模大、科技化的生產,可以投入大量的物質勞作、農機裝備和技術,這也是為什麼,來自美國的大豆產量大,價格便宜。


再者,運輸成本也是不可小覷的影響因素。要知道,國產大豆的運輸較從國外進口並沒有更加省時省力。


天下糧倉的資料顯示,國產大豆從黑龍江產區經過鐵路運輸到達山東、江蘇一帶的成本,要比美灣大豆的遠洋運輸成本高出40%~50%,就算是將國產大豆先運到大連港,再由大連港運輸到日照港和張家港等港口的費用,仍然要比遠洋運輸要高出不少。


除去以上這些,最後還有一點,就是備受爭議的轉基因。


進口大豆多數是轉基因,單產高,而國產的非轉基因大豆單產量相對較低,同時也就不具有價格優勢。還有,對於榨油業來説,國外的轉基因大豆比國產非轉基因大豆的含油量要高2%~3%左右,而且顆粒大小均衡,用來榨油的品質相對較好。


這些前提下,如果中國減少了從美國進口的大豆數量,短期內很可能會導致進口大豆價格的上漲。


對美國大豆加徵關税後,中國進口大豆來源就會往巴西、阿根廷和東南亞傾斜。而基於這次大豆貿易格局的改變,巴西、阿根廷連同美國的大豆價格同時出現上漲就不是沒有可能。


媒體愛惠農作了一系列估算:實施25%的進口關税,進口美國大豆理論成本將增加600元~700元/噸,近期美豆到港理論成本每噸在3100多元,徵税後將超過3700元,漲幅20%左右。而受此影響,豆粕的價格也會相應上漲400多元,漲幅12%左右。


連鎖反應


沒錯,大豆成本上行還會帶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首先,以豆粕為主要生產材料的榨油業和飼料業,會首當其中衝受到一定的影響:成本升高定會在一定的程度上壓縮供應鏈上的利潤。


愛惠農資料顯示,豆粕在飼料成本中的比例達到20%左右,而飼料成本佔養殖成本的70%以上。若豆粕價格上漲12%,養殖成本可能相應增長3%左右。


而通過對糧食價格的影響,將帶動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增長0.07%;通過飼料對終端肉製品的影響,將帶動CPI增長0.11%;通過對油脂價格的影響,將帶動CPI增長0.1%。


綜合來看,將刺激CPI提升0.28%。


不過,好在這個數據尚屬於可接受的上漲範圍。


我們已經對美國作出了不得已的反擊,但單從大豆貿易來看,美國大豆這個缺口能否由巴西等國家補上?


吉林大學李曉教授在發表“國家命運與個人命運”講話時表示,全球大豆生產的相當大部分被幾家美國公司控制着,就算是巴西大豆,從生產、運營到銷售也幾乎都是美國公司控制的。


而且,在短期內可能很難找到直接的可替代來源。


界面就有過報道,考慮到南北美大豆存在季節性特徵(巴西,阿根廷4~5月收割,美國9~10月份收割),不同時期大豆供應主力不同導致難以完全替代,南美國家大豆短期難以充分滿足我國國內大豆需求。


並且,巴西國內的大豆運輸體系並不完善。


由於地形原因,效率不高的公路運輸是巴西主要的運輸方式。同時,從大豆主產區到港口的運輸距離也較長。天下糧倉的數據顯示:馬託格羅索到桑托斯港大約距離為1200英里,每噸的內陸運費摺合高達100美元,與美國相比,要高出70美元。


貿易戰總歸非你我所願。


“我們不想打,也絕不打第一槍;但我們更不怕打,為了捍衞國家核心利益和人民羣眾利益,不得不被迫作出必要反擊。”這是中國商務部在應對貿易戰之前發出的迴應,“我們將持續評估有關企業所受影響,並將努力採取有效措施幫助企業。”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虎Cares 


這麼大的太陽,每天上班還要生一堆悶氣

誰不需要一個「職場保命利器」

懟天懟地懟到戲精昏過去

穿上這件「職場內心戲系列T恤」

老闆想批評你都得三思而後行

👇👇👇👇👇👇


閲讀原文

TAGS:大豆中國美國貿易戰